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3:21:26

最新章节: 第三十三章 遗诏(完结篇)“娘娘!”安如意跺脚。“储君之事,咱们少谈论为好。”林媛放下茶匙,突然叹息起来:“贵嫔,张开山谋反那事儿,我早就知道是皇后。”安如意闷闷地坐了下来:“那娘娘要怎么办?好容易劝着皇上扭转心意,重新选定了东宫。这几日却是越发听信皇后谗言,昨晚上整整一夜,皇后的耳边风没少吹

第三十八章 有孕(3)



“皇后娘娘息怒啊!”叶绣心一句不敢辩驳,只能求道:“是嫔妾该死,嫔妾办砸了事情,求娘娘……”

“够了,你给本宫滚回去吧!”萧皇后撩了一句话,再也不看叶绣心,眼不见心为净。

叶绣心如蒙大赦,连滚带爬地出了主殿,回头就缩回自己的偏殿里头去再不敢出来了。萧皇后颓然瘫坐在主位上,满面萧索凄凉。

四周的宫女哪个敢上前触霉头,都低了头瑟瑟地站着,大殿死寂无声。半晌,挽秋方上前劝道:“娘娘,午膳的时候到了,您还是先吃些东西吧……”

萧皇后目色呆滞,仿若没有听到。她回头看着挽秋,护甲渐渐撕碎了自己的帕子,低低地道:“此事怕是没有这么简单。叶绣心办事不力,王孙二人蠢笨,吴御医吃里扒外,但这些或许都是有人刻意为之的!是本宫被人算计了……挽秋,你说是不是?”

“皇后娘娘?”挽秋倒是不曾想到这些,此时也不敢多嘴。

萧皇后一手将齐嬷嬷也拉了过来,喃喃道:“若是以前,林氏她位份不高,又没有母家扶持,自然没有那个能耐收买吴御医。但现在她可是静妃宫中的人了!静妃即便昏睡五年,她在宫里头安插的棋子本宫到现在都没能清理干净,她的母亲欣荣大长帝姬还在世,收买吴御医,她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说到这里,皇后的眼睛中已经是疯狂的恨意:“对,应该就是如此了!那个韦氏……吴御医早已背叛与我,可惜我和叶良媛都没能察觉。后来叶氏吩咐吴御医去给林媛下绊子,姓吴的一定是转眼就告诉了静妃和林氏!今日林媛又在太后和皇上面前发病,故作姿态,未尝不是引我们入圈套!当初就不该让她醒过来,是本宫失算,是本宫掉以轻心了啊……”

不提长信宫里乱作一团,那边方回到华阳宫的韦静妃却莫名其妙地打了个喷嚏,紧了紧衣裳:“这天儿太冷了。”又低声嘟囔道:“本宫刚封了妃,没准是哪个该死的在背后骂。”

静妃的宫女在侧给她加了披帛,抱怨道:“绯烟楼那一位真是好大的架势,拉着皇上设了宴呢,里头歌舞升平地,皇上都不来正殿看看娘娘。唉,她现在有孕,势头水涨船高了,娘娘您何时才能将她拉拢过来呀。”

韦静妃想起林媛来,眉色中又透出厌恶,低头不语。

***

绯烟楼里头,林媛被拓跋弘托在膝上,眼前一众舞女舞姿纷呈,好不热闹。

拓跋弘不是第一次当父亲了,然而这一次却是他最欢喜的一次。皇长子之母是个蛇蝎心肠的女人,皇次子生下来就夭折,皇三子、四子更不讨喜。叶良媛的肚子虽然得用,叶氏本身却不出色,怎么能和林媛相提并论呢?

他看着林媛尚且瘦削的腰身,伸手小心翼翼地揽住了,顺势在她额上落下一吻:“媛儿的孩子一定会是最得朕心意的。这一次的事,朕不想追究了,你可怨怼朕?”

林媛抿唇一笑:“嫔妾今儿高兴得都懵了,心里头都是甜味,哪里还会觉得不开心呢?”说着低下头去:“嫔妾明白皇上的难处……”

林媛自然知道拓跋弘的无奈,不论发生什么事,他都不会对萧皇后动手的。萧家树大根深,不似沈家那样好对付。

且无论怎样,自己在拓跋弘眼里都远不是“真爱”的地步,他又怎么肯为了自己一介妾室去惹毛了萧家。

“还是你最懂事。”拓跋弘微微地叹气,眼前却有些恍惚。媛儿自然是识大体、顾大局的好女子,曾经还有一个人,也这样让他心疼,让他爱不释手……

算了,上官璃的出身,终究注定了她无法永远陪伴自己。

“你放心,朕再也不会让你受委屈了。”拓跋弘的手顺着林媛的脊背温柔地抚着:“朕答应你,给这孩子一个平安。这是咱们俩的孩子呢,媛儿,你摸一摸。”他握着林媛的手,轻轻触到她的小腹上。

林媛满面甜蜜,娇嗔了一声“皇上”,便埋头在他胸前不语了。她这个样子,做足了一个年轻少女初次怀孕的懵懂与羞怯,更惹得拓跋弘满眼疼爱。

只是平安二字,哪里这般容易呢……这一次的身孕来得突然,她都有些措手不及。清晨起来梳妆的时候她头晕跌倒,那种感觉有点熟悉,胸闷,胃里反酸水。

她猛然就想起前世怀孕时候的事。那件事她永远都不会忘,她那时候才二十四岁,什么都不懂,还以为自己吃坏了肚子、感冒之类。她工作忙得不可开交,怎有时间去医院检查,顶着不适坚持工作不说,还胡乱吃感冒药。结果可想而知,她在一次周末加班之后晕倒,这才知道有孩子了,而且孩子流掉了。

她那个时候的男友是她真心喜欢的人,也是个挺靠谱的男孩子,都准备好结婚了。对方看她工作狂成这样,心疼之余也开始不满了。流产之后不久,林媛又为了竞争一个主管的位子要拖延婚期,男友不想娶一个不顾家的女人,最终分手了。

从那之后林媛都没认真谈恋爱了,更不肯结婚,拖到二十九岁以剩女总裁的身份摔死。

现在她感觉又有孩子了。她让小成子偷偷地请了叶良媛身边的医女来看,最后确定是有孕了。

她当时很是惊讶。她的身体一贯不怎么好,受伤后更是不中用,怎么就怀孕了呢?不过想想也正常,在封了婕妤之后她就不再用藏红花泡茶了。藏红花这东西是珍贵的药材,女性养颜最好不过,但若是怀了孕再吃就容易流产,平日里也有避孕功效。

本也没想着能这么快怀上,但拓跋弘太宠爱她,从她伤刚好能侍寝了就日夜辛勤耕耘,这一来二去地,竟也就中奖了。

林媛心里头挺乱的。

她还在纠结这有孕的消息啥时候爆出来合适。想来想去她决定不瞒着了,大秦朝后宫的凶残程度已经远超她上辈子看过的清宫剧,瞒着不是一个好办法。宫里头很多有能耐的嬷嬷从女人走路的体态就能看出来是否有孕,萧皇后那样的战斗机未必查不出来,到时候她在暗敌人在更暗的地方,瞒着的结果很可能就是悄无声地被人给害了。

说出来的话,至少有拓跋弘的力量可以保护她。拓跋弘的能力她还是挺佩服的,萧皇后再怎么蹦跶都没能翻了天。

林媛温柔小意地伏在拓跋弘胸口上,男人宽厚的手掌将她拢在怀里,这滋味还是蛮享受的。林媛眯了眼睛,手指摩挲着拓跋弘的胸膛,那地儿没有八块腹肌,但也差不多了:“皇上,您可要说话算话,嫔妾不求这孩子将来如何出息,只求他平安长大。”

“那是自然,朕一言九鼎。”拓跋弘感觉到怀里人儿的轻微颤抖,心里一软,媛儿她也是害怕的吧。初次有孕就被萧氏算计……萧皇后怕是早就知道了林媛的身孕,这才设计了一出戏,目的可不就是如林媛身边的宫女所说,容不下这个孩子啊。

拓跋弘对萧皇后的耐心已经快被磨光了。今日若不是吴御医良心未泯,将太后请了过来,事情还不知要发展成什么样子。林媛年轻不懂,不知自己是怀了孕,皇后领着一群御医们信口雌黄。到时候绿头牌一撤,林媛“安心养病”,那些御医们胆敢欺君就敢暗地里给林媛灌药,到时候孩子流了,谁都不知道……再等到最后,皇后就该向他回禀慧婕妤病死的消息了不是?

真是最毒妇人心!萧皇后也太不知足了。她有了叶氏的孩子,还不安分。

说起叶氏的孩子,她还真以为这宝贝能落到她头上?呵!拓跋弘只在心里冷笑。

“嫔妾虽然和叶良媛不睦,但经此一事,嫔妾也觉得她可怜。”林媛觑着拓跋弘的面色,轻轻地道:“皇上,嫔妾还想向您求一个恩典,求您不要怪罪叶氏了。”

林媛这话说得柔弱,又是求情的话,但听在拓跋弘耳中无异于又给萧皇后从头到脚地泼了一身黑水。拓跋弘额上的青筋挑了起来,冷声道:“朕知道!还不是萧氏胆大,在宫中为所欲为!叶氏庸庸碌碌,没什么能耐,便被她掌控在鼓掌之中。媛儿,你到底年轻心软,虽然叶氏也无辜,但你不怪罪她却十分难得呀。”

林媛低头淡笑,微微叹一口气道:“嫔妾从前和叶氏之间多有龃龉,总觉着她和嫔妾争宠,她后来有了身子,嫔妾心里还嫉恨呢……不过现在,嫔妾却不这么想了。嫔妾自己也怀了孩子,肚子里有一个小生命,这种感觉,没有做过母亲的人是不会知道的。叶良媛所做的一切,不论是好的坏的,都是为着肚子里的孩子啊。嫔妾看着叶良媛怀孕辛苦,却还要在皇后手下苦苦熬着,心里感同身受。”说着,她仰起脸直视着拓跋弘:“皇上,叶良媛真可怜,嫔妾一点都不怪她,只是怜悯她啊。”

林媛一番话说得情深意切,拓跋弘面上亦有动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