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3:21:26

最新章节: 第三十三章 遗诏(完结篇)“娘娘!”安如意跺脚。“储君之事,咱们少谈论为好。”林媛放下茶匙,突然叹息起来:“贵嫔,张开山谋反那事儿,我早就知道是皇后。”安如意闷闷地坐了下来:“那娘娘要怎么办?好容易劝着皇上扭转心意,重新选定了东宫。这几日却是越发听信皇后谗言,昨晚上整整一夜,皇后的耳边风没少吹

第二十章 药方(1)



而且最可恶的是,皇帝对祥妃的情分,和对旁人、对她的,都不一样。那是真心的一点喜欢,虽然只有一点,也是她曾经拥有但早已失去的,和旁人永远得不到的。在考虑事情的时候,就算顾全大局,皇帝也会多少偏帮祥妃一点。

萧皇后忍着心口疼,做出一副愁颜与皇帝道:“皇上还是稍作静候吧,祥妃黎明之时就发作,到如今孩子还没露头。听御医说是难产了……”

“难产!”拓跋弘怒意涌起:“她身边那个蓝氏呢?平日里不是服侍地妥妥帖帖,到临了还就出事了?”

“皇上息怒。”皇后忙劝慰道:“只是有难产的征兆,御医们还在诊治,祥妃那边也尚未有险情。女人生孩子本就艰难,几天几夜才生下来的大有人在,皇上安心地等一等,或许立刻就会有好消息了。”

拓跋弘冷着脸在皇后让出的主位上坐下来了。他冷淡地扫视一眼众人,并理会她们,只传了里头一个御医出来问话。

嫔妃们见皇帝动了怒,一个个噤若寒蝉,更加不敢出半分声色了。内殿里头的祥妃生死未卜、凶险异常,外头的气氛也压抑万分,整个麟趾宫可谓愁云惨淡。

祥妃生产这样的大事,整个内医院的御医中除了去长乐宫请脉的,其余人尽数来了麟趾宫。出来回话的御医是梁守昌的弟子,名张仁,是个很年轻的医官,但听说是有些本事。

拓跋弘此时已经十分烦躁,劈头就斥责张医官:“宫里头养着你们是为保主子们安康的,可你们倒好,尸位素餐、不做实事。这些年来朕也有过不少孩子,大半都胎死腹中,每一次你们都没能尽到本分!一个沈氏兴风作浪下药害人,你们日日给嫔妃们请脉,却也医术平庸,诊不出来病情。如今祥妃这一胎,难道又要重蹈覆辙么?”

拓跋弘并不是担心祥妃的孩子,他担心的是祥妃一尸两命。他刚处死了沈氏,若祥妃难产死了,他可拿什么来稳住后宫。

张医官知道皇帝因着沈氏的事气不顺,如今找了个由头泄愤而已。他一贯心性沉稳,此时也不十分慌张,先磕头请了罪,而后口齿清晰道:“祥妃娘娘神智清醒,身体也并不孱弱,皇上不要太过悲观了。”说着想一想,解释道:“祥妃娘娘孕中中过毒伤了身子,这一胎又怀像不好,如今难产也并非意外。还有,祥妃娘娘的肚子十分地大,按着从前的经验,该是孕中进补地过量导致胎儿长得大,生得时候艰难一点也是有的。不过,这远没有到危险的时候,娘娘还在努力生产,产婆们都在给娘娘顺气,估摸着之后会有好转。”

张医官说话不卑不亢,倒让拓跋弘有些消气。他微微闭目,将事情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复问道:“那依你所见,若是真凶险了,有多少把握能保母子平安?”

张医官进宫当差也有三四年了,见了不少嫔妃生产的境况,素日里也听师父言传身教,心里自然明白。他听皇帝问出这样的话,就知道这是保大保小的问题了。

这里是皇宫不是普通人家,妃子生产自然是保皇嗣,为着孩子把母亲的肚子用剪刀剖开的惨状都时有发生。

遂按着规矩回话道:“若是真到了万不得已的那一步……御医王大人是妇科圣手,尤其擅长处理难产,用药物催生的话有八成的把握能让皇嗣活下来。如果情况实在难办,倒还有最后一个办法,先帝时吴昭仪就是剖腹产子,如今的六王只是身体弱一些,其余与常人无异。”

张医官所言令屋子里大半嫔妃都倒抽一口凉气,随即生出一种兔死狐悲之感。然而这种事情在天家是最常见不过了,若她们将来也怀孕难产,下场多半也是如此了。

拓跋弘听了却有些哭笑不得。他并不是要保皇嗣的意思,若是独留了孩子,上官家有一个皇子在手,将来还不知会做出什么事来。

只是眼下当着这么些人的面,他也不好追问了。遂只好道:“张医官回去守着吧,朕要看到祥妃母子平安。”

张医官应声退下了。此时宫女蓝蕊从内殿闪出来,她满脸是汗,鬓发都散乱了,扑上前啦给皇帝磕头。拓跋弘面带怒意地看向她:“朕将祥妃托付给你,结果你就是这样服侍主子的么?传言蓝氏的医术无人可比,你来告诉朕,祥妃她究竟能否平安生产?”

祥妃久久生不下来,蓝蕊方才在殿内已经心力交瘁,此时一心顾着祥妃的性命哪里管皇帝是否迁怒自己,只跪在皇帝面前焦灼道:“皇上,皇上……是奴婢没用,祥妃娘娘这一胎的确有些艰难……”

拓跋弘的眼睛微微眯起:“你说清楚,你家主子是为何难产的呢?”说着神色凌厉地扫视在座嫔妃:“若祥妃是中了毒或是旁的什么,你尽管说出来,朕给你们做主。”

这话令嫔妃们毛骨悚然,祥妃在皇帝心中的地位显然不一般,更不是她们能够相较的。若是今日真查出来一桩官司,若是祥妃真有什么意外……皇帝一怒之下,还不知要牵连多少人!

众人的眼睛都盯在了宫女蓝蕊身上,盯着她口中吐出的每一个字。一时间,大殿内人人自危。

而那跪着的蓝蕊却神色闪烁,吞吐半晌才讷讷地道:“娘娘她,她……是因为体质的缘故才难产……”

说着又张口结舌地说不下去了。蓝蕊心里已经怕到了极点,那个令主子难产的真正原因她怎么也不敢说出来。

这话说得更不明不白,拓跋弘听着就斥责道:“什么糊涂话!祥妃她身体一贯康健,第一胎的时候生得极为顺畅,今儿怎么就体质有异了?就算她曾中过一寸思的毒,你当时还信誓旦旦向朕禀报,说毒素清除后只会令她身体虚弱一些,并不会影响胎儿的!”说着连连冷哼:“今日祥妃若是有事,你和这一群庸医们就统统陪葬!”

蓝蕊流泪不语,只不住地磕头。

正在此时,一个捧着热帕子等杂物的小宫女从侧殿角门里出来,脚下慌慌张张地,一着不慎竟扑倒在众人眼前,东西摔了一地。满屋子坐的都是主子,她吓得慌忙跪地请罪。

拓跋弘不悦地看过来,早有御前内监上前压住了宫女。林媛远远地瞧着,却是觉得这宫女有些面熟,嫔妃中有一人小声道:“这不是长信宫里的医女柳氏么……”

皇后方才还未理会,此时一听长信宫三字便也定睛看过来,这一瞧竟果真是自个儿宫里的人。长信宫素来驭下甚严,此时这个小医女在这么些人面前冲撞圣驾,偏偏皇帝还在气头上,皇后登时就满面尴尬且气愤,指着她道:“还不快拖下去!圣驾面前成什么样子,长信宫的脸都让你丢光了!”

因着祥妃出了险情,这个医女是长信宫里遣过来帮忙的,因此她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麟趾宫。她也不敢辩驳,旁侧的侍从上前架住她就往外拖,长信宫的首领内监王德海则上前收拾那一地狼藉。

然而王德海刚刚拾起地上的东西,就“噫”地一声,右手扯着一张纸笺递给皇后道:“娘娘,这好像是个要紧东西。柳医女本是要进去服侍祥妃娘娘,这些帕子盆子什么摔了倒无碍,但这张纸,像是一张药方呀……”

柳医女此时也恍然记起来,忙膝行上前拿过纸笺道:“哎呀,奴婢浑忘了!这可是祥妃娘娘要吃的药,奴婢正要拿了给御医大人呢。”

“实在是个糊涂人!”皇后更是尴尬:“连主子的要紧差事都记不住,一副毛手毛脚的样子!你快快退下,以后也不要来长信宫服侍了!”

柳医女这边本是小事,拓跋弘心里乱糟糟地,哪里有心情管束宫女的差错,遂一言不发等着皇后处置。

“哟,这方子看着是良方呢,上头还有雪莲花的药材。”皇后匆匆地扫了一眼药方,随即把东西交到王德海手里,沉声吩咐道:“快,拿进去呈给里头的御医,祥妃待会子还要靠它熬药,耽搁了大事本宫可不轻饶。”

王德海不敢怠慢,急急地捧着东西进去了。身后的皇后微微疑惑地自语道:“这方子虽好,瞧着却不像是催生的呢……”说着面色一惊,连忙对左右道:“快!把小德子喊回来!本宫怎觉得那方子不对头,若是用错了就更糟了!”

此时拓跋弘听了这话也注目了过来。只一瞬王德海就被旁的内监拉回来了,他手里仍拿着方子。拓跋弘不耐地道:“如今这些当差的人一个个都越发地不中用!小医女毛手毛脚就罢了,蓝蕊自负医术却无力保主子周全,内医院的人还连个方子也会弄错!难怪你们无法服侍好祥妃!”说着指着张医官道:“既然皇后觉着不对,你来瞧一瞧这东西有无不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