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3:21:26

最新章节: 第三十三章 遗诏(完结篇)“娘娘!”安如意跺脚。“储君之事,咱们少谈论为好。”林媛放下茶匙,突然叹息起来:“贵嫔,张开山谋反那事儿,我早就知道是皇后。”安如意闷闷地坐了下来:“那娘娘要怎么办?好容易劝着皇上扭转心意,重新选定了东宫。这几日却是越发听信皇后谗言,昨晚上整整一夜,皇后的耳边风没少吹

第十八章 迁宫(1)

说着带林媛二人出了长信宫。步子迈得虽快,心里到底没那么绝情,他想起来十七岁那年刚迎娶了萧月宜时,还是有过两年新婚美满的日子的。他还记得有一次父皇罚他在明台长跪,三伏天酷暑难耐,和他一块儿被罚跪的萧氏从袖子里偷藏了冰块,自己不用都给了他。

后来发生了那件事,萧月宜不能生育了……如今他是皇帝,她是皇后,两个人之间早已面目全非,但因为曾经的美好,他对待萧氏到底和旁的女人不同。

萧氏是宫中唯一与他共患难过的女人。王淑容她们,虽然也嫁的早,但作为妾室并不是他政敌们的眼中钉,都没吃过什么苦。只有萧月宜是独一无二的,也是他一次次宽容她的原因。

想着这些拓跋弘心里暗笑,这后宫里的女人啊……萧月宜也是的,每每被冷落就做出宫寒之症复发的样子来,这一次还犯得尤其严重了。拓跋弘也不知她哪次真哪次假,但他并不计较。他只要一想起来当年的艰辛,就会对萧月宜宽容起来,就算萧氏是装病博宠,当初的事可是真实发生过的,就冲着当年,他也不能用对待沈氏的手段来对待萧氏。

来到长乐宫中,太后正亲自拿了一捧佛经在前院寿山石上晒,旁边宫女都侍立着。拓跋弘笑说:“母后好兴致,是要学玄奘晒佛经么?”

太后抬头看皇帝一眼,唤过宫女端了盆子来洗了手,道:“这宫里乌烟瘴气,哀家哪里还会有什么兴致。不过是因着那些嫔妃们被断绝子嗣,大秦皇室造了这么大的孽,哀家心中有愧,虔心求佛祖庇佑我拓跋一族。”

谈及此事,拓跋弘亦默然,半晌才扶太后进殿,愧然道:“是儿子不好,没能将这后宫管束好,让母后上了年纪还要为儿子操心。”说着又劝慰:“子嗣的事儿,母后别太难过了。叶氏最近身子好起来,御医说母子安康呢。还有这林氏也很好,会服侍人,又识大体。”

林媛忙低头道:“嫔妾不敢当。”太后转头看向她,和颜悦色地道:“你跟着皇帝去北塞后就没来哀家这儿了,几个月不见你,这长乐宫都冷清了。等你伤势好了,还是多来长乐宫坐一坐,陪陪我这老婆子。”

太后性格冷淡,想得她一句赞扬真是比登天难,林媛今儿给她夸得脸都红了,连声道:“嫔妾何德何能……”

“也罢,你还是多陪着皇帝才对。”太后看她笑了:“你这身子虽然弱,好在没什么大病,年纪轻轻地好生调理着自然能好。”

林媛知太后所言是子嗣之事,脸上不由更红了,只好低头不言。

几人在内室里依次落座。

长乐宫的内室里生着很热的地龙,软榻的墙角下还生着火盆,是太后年迈畏寒的缘故。林媛和楚华裳都将外罩的广袖长衫脱了下来,然而楚华裳还是觉得很热,额头和鼻尖上很快就凝起汗珠子来。

宫人们上了茶点瓜果,皇帝和太后坐着说话。今日王淑容并不在,但她昨日亲手做的枣泥山药糕和玫瑰蜜露都被宫女们端了上来,呈在太后跟前。王淑容对太后的喜好摸得一清二楚,太后一壁和皇帝询问叶氏的胎,一壁捏着糕点吃,显然很合胃口。

楚华裳有些坐立不安的感觉,闷热的暖气让她心里都开始烦躁起来。她看着太后拉过林媛的手问她的伤势,微微咬牙,起身去端了一壶苦丁茶来给众人倒满,恭敬与太后道:“冬日天干物燥,老祖宗说得话多了喝些茶水才好。”

太后看她这般殷勤,淡淡一笑道:“坐下吧。今日刚封了嫔位,是你的好日子,不必如此劳动。”端了茶轻啜一口又放下了,和皇帝道:“还是王氏煮茶最拿手,苦丁茶里放些金银花,味道别具一格,楚氏虽也擅茶道,心思上到底差一筹了。”

楚华裳看太后如此评论,那茶也撂在了一边,只好讪讪地道:“太后娘娘说的是,嫔妾日后得了闲就去钟粹宫向淑容娘娘讨教。”

而太后已经不再看她,转身吩咐宫人赏赐补身子的药给林媛。

楚华裳顿时一口闷气顶在胸口。曾几何时,她在长乐宫里如鱼得水,每每都能哄得太后开怀。然而现在太后只瞧着林氏好……

真是可恶!当初为着在太后跟前拔尖露脸,她先压下了文嫔,又将叶氏排挤出去,林氏跟着皇帝去了北塞就更不会碍眼了。可现在……文嫔复起,叶氏有孕,林氏受了箭伤还死里逃生。一个个地都跟她过不去!

今日她封嫔位,林氏封婕妤,本是以她为主的。可瞧着皇帝太后都喜欢林氏胜过她,反倒将她冷落。太后一心想抱孙子,看着林媛简直就像看孕妇,还将雪莲花这等珍贵的药材赏赐给她。而自己——自己没有生育皇嗣的资格。

年纪这样轻,却不可以有自己的孩子,家族的昌盛给楚华裳带来的不仅是权势和荣耀,还有无可奈何的牺牲。父亲又是武将,皇帝为着避免萧家上官家的祸事重演,每次传她侍寝之后都会赐下避子汤。祥妃有孕后她承宠最多,却是永远不可能有结果。

她原本对此没有怨言。宫里的女人本就可怜,她能成为皇帝的棋子,被扶持上位和祥妃对抗,即使失去生子的资格又怎么样呢?这个代价换来的东西是值得的。但是现在……

她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自从林媛救驾得了皇帝的心,在皇宠上头她就开始比不上林媛了。林媛即使无法侍寝皇帝去镜月阁的次数也比去咸福宫要多,等她养好了伤,境况简直不堪设想。她明白,皇帝给她的隆宠并不是喜欢她,而是为了扶持她,可若是皇上更宠爱林媛,那这到底是要扶持谁呢?

先前册封她为容华掌咸福宫主位的时候,太后还私下里暗示过她,只要她按着皇帝的吩咐做事,得封妃位也并不是奢求。

沈氏死的那天晚上,她突然明白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她开始明白皇帝到底要她做什么。宫中皇后、祥妃、沈氏三足鼎立,但在沈氏死后这个平衡被打破了。她慢慢地思考,在沈氏从柔妃降位昭媛的时候,皇帝立她为容华;皇帝北塞围猎,她留在宫中服侍太后,又受太后懿旨封婕妤;沈氏死后,她正式行册封礼成为恬嫔。

虽然她不是男子,但也懂得分析局势,后宫里没了沈氏,就如同铜鼎缺了角,总是不稳当的。皇帝现在需要一个合适的人顶替上这个角,太后对她说能够许她妃位……因此,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她就是那个合适的角。

林媛本不足为惧,家世太差,不成气候。但如果皇帝改变了心意——那并不是不可能的!或许在皇上看来林氏更加合适!等她生了皇子、封得高位,与祥妃皇后相提并论的时候,那种情况在皇帝看来也是不错的前景!况且没有家世就没有威胁,皇帝扶持她难度虽大,风险却小。

不行,这样不行……她的前路已经开始模糊了,光明逐渐暗淡。她用子嗣交换而来的权势,眼看就要易手,这一切就成了竹篮打水一场空……她不可以放任这件事发生。

她想她需要除掉挡在路上的阻碍。

太后在长乐宫里留了午膳,林媛和楚华裳陪伴皇帝太后一同进膳,之后才各自回宫。

因着是册封的日子,这一晚皇帝留宿在恬嫔的咸福宫里。然而与此同时,皇帝还特意颁下圣旨,要尚宫局将东六宫之一的景仁宫收拾出来,五日之后慧婕妤迁宫景仁宫,赐主位。

消息传开的时候,六宫侧目。

如今宫里正经的宫殿只有东西十二宫,其余的,如镜月阁之类,都是不如流的小轩小阁,住在里面的嫔妃怎么都不可能被称为主位。也就是说,加上皇后的正宫长信宫,整个大秦后宫里最多只会出现十三位主位娘娘——而拓跋弘的嫔妃足有五十几人。

争夺主位对于嫔妃们来说,是一种僧多粥少的局面。依祖制是贵嫔以上才能够掌一宫主位的,但因着宫殿不够多,景仁宫、延禧宫两宫荒废多年无人居住,永寿宫又因巫蛊封宫,宫里头还有好几位不得宠的贵嫔、九嫔都无法成为主位,只能随居别宫。

眼下林媛不过正四品的婕妤,出身还那样低,就能掌景仁宫主位了。别说这些人心里不平,旁的人,如失宠已久、居在皇宫东南角偏僻之地的陈嫔、随祥妃居在麟趾宫偏殿的谨嫔、原本随居永寿宫偏殿如今又迁到别宫偏殿里的懋嫔等人,也几乎咬碎一口银牙。她们离贵嫔只差一步,但按着皇帝对她们的薄宠,就算爬上贵嫔的位子也未必能捞到个主位名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