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3:21:26

最新章节: 第三十三章 遗诏(完结篇)“娘娘!”安如意跺脚。“储君之事,咱们少谈论为好。”林媛放下茶匙,突然叹息起来:“贵嫔,张开山谋反那事儿,我早就知道是皇后。”安如意闷闷地坐了下来:“那娘娘要怎么办?好容易劝着皇上扭转心意,重新选定了东宫。这几日却是越发听信皇后谗言,昨晚上整整一夜,皇后的耳边风没少吹

第十五章 废妃(上)



这一遭的事情可谓峰回路转,皇后来势汹汹,最终林媛却被皇帝解救,还受了恩典要搬屋子。这对镜月阁上下来说无疑是个很大的喜讯,也难怪初雪高兴。林媛正打了水洗脸,听了初雪的话接口道:“皇上还没有为我定下搬迁的宫殿,你们就商量着不要住这儿了。”

“这也是早晚的事。”初桃亦道:“皇上这样宠爱小主,肯定会给您挑选一座十分奢华舒适的住所,总之是比这里要好很多了。”

林媛摇头微笑:“镜月阁有什么不好呢。虽然偏远,但乐得清静。如果我搬到别的宫殿去,以我如今的位分还不能够掌主位,那么势必要看主位娘娘的脸色过日子,又要和同住的嫔妃朝夕相处,多少麻烦聒噪等着咱们呢。只可惜皇后把偶人埋在这个地方,这里再不能住人。就算皇上不宠爱我,我也必须要搬了。”

初雪闻之静默无言。

“罢了,你们都回去歇着吧。”林媛挥手吩咐宫人们:“院子等明儿在收拾也不迟。初雪,你进来帮我换药。”

初雪应了声是,进了里屋又带上了门。她放下床幔,撩起林媛的衣裳看到里头裂开的结痂,皱着眉头道:“皇后实在过分!明知小主带着伤,还这样作践小主。怪不得皇上要对她大发雷霆!”

林媛不以为意道:“这还都是轻的,你没看见祥妃,差一点被折腾地落胎。”说着言语间有些凛冽:“祥妃是个厉害角色,手段根本不亚于皇后,甚至我感觉,她比皇后更能看清局势。还好皇上对她也很忌惮,虽然宠爱她却处处防着她,否则以你我的力量,安能在她眼皮子底下活到现在。”

“皇后还不是一样。”初雪说起皇后,面露不虞:“她横行后宫又如何,有皇上压着呢。出身高贵是好事,但太高贵了,反倒过犹不及。”

“是呢,皇上最不喜那些权势熏天的世家,还有皇后这类弄权的女子……”林媛说到此处,牙齿微微地咬紧,压低声色与初雪道:“前日我要你去传消息给萧大人的事情,没有旁人知道吧?”

在禁足的几日中,林媛是搜肠挖肚想不出办法来。她是从不会坐以待毙的,束手无策之下,她还想到了一个不算办法的办法,那就是求助萧臻。萧臻也的确是个能帮忙的,自从上一遭林媛被蒙古王缠上还能全身而退、死里逃生后,萧右丞相就对这位皇妃心服口服,也笃定了她是前途无量之人。

林媛也没难为他,就写了封信要他在朝中找一个合适的人,不需要太高的官职也不需要得皇帝看重,只求能说上话又不会惹人怀疑就行。

此事对萧臻来说不难办,但皇后看得紧,林媛这边想把消息带出去不容易。而且这样的事情万一漏了,那就是结党营私、后宫干政的大罪过,她不得不万分小心。

初雪闻言一凛,忙左右四顾,见门窗都关得严严实实地方才敢回话:“小主放心,奴婢是把东西包在膳食里头带出去的,如果消息漏出去了那么那只装东西的包子一定会被打开,外头接应的人知道这一点遂也不敢私窥,就这么一直送到萧大人手里。萧大人十分精明,如果他真看见包子破了,一定会有所警觉的。现在一切安稳,钦天监冯大人又帮着小主说话解围,可见这事办得滴水不漏。”

“如此就好。”林媛安下心来,复笑道:“想不到右丞相这么会找人,钦天监冯清明说的那些话,别说皇上,连我都心下叹服。我想出这么个法子来,原本没抱多大的希望,只求着皇上能听进去一两句,不要太相信慧慈和皇后的话。却没想到冯大人睿智且胆大,哄得皇上信服,解了咱们的围不说,他自个儿也得皇帝看重,日后一定仕途远大了。”

初雪清凌凌地笑说:“萧大人沉浮官场已久,这么点小事,自然办得尽善尽美,都超出了我们的预料。说起来,那位钦天监的冯大人也并不全是受人之托忠人之命。刘大人是一介书生,在钦天监这样的清水衙门里郁郁不得志,就算熬了多年官至正司仪,也不过六品而已,每日的差事就是占卜推演,一不能报效国家二不能光宗耀祖,这么做下去实在无趣。这一次右丞相大人找上了他,他正好得到一个上位的机会,在皇上面前大展才干得了赏识不说,日后还会得到右丞相,还有娘娘您的扶持。这样的机会对于普通官员来说是多么难得啊……”

“如此皆大欢喜,可不是最好的结果么。”林媛点头微笑:“平日里咱们深居宫闱,对朝堂并不熟悉。眼下看来,朝中默默无名怀才不遇的大有人在,冯大人就是个例子。咱们日后多多留心着,找出一些这样的人,日后就有大用处了。”

初雪心里“咯噔”一声,面上的轻松笑意转瞬即逝。她眼前的主子林氏,是一个多么可怕的女子啊……

她在宫中服侍的时间不短了,还没见过哪个后妃如此大胆地结交朝臣。林媛又有魄力,能把一个右丞相收为己用,还谋划着拉拢更多的人……向来只有男子纵横朝堂,一个弱女子,还是皇妃的身份,竟也敢……林媛心中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

后妃拉拢朝臣,说到底是弥天大罪。初雪咬着唇想要劝说林媛,最终还是一言未发,低头静默。

林媛似不经意地窥探着她的面色,浅浅地笑起来。初雪是最先跟着她的人,不顾风雨地与她共患难,两人一同扶持着走到这一步,她的忠心根本不需要怀疑。只是她毕竟是一介寻常女子,对自己这种戳破天的大胆念头一时不能接受,也是情有可原。

好在她还是个合格的心腹,她选择了继续跟着她,跟着她去干赌命的事。若是初雪抵不过这份恐惧,林媛还真要头疼了。

林媛在这样疲累的夜晚沉沉睡去。第二日是个好天气,门前的积雪消融殆尽,天上湛蓝如镜,没有一丝云彩。

沈云容被赐死的消息已经从宫中传遍了京城。林媛起身在外堂用膳的时候,外头宫女内监们议论纷纷,皆是昨儿晚上的事。尚宫局遣了上百名宫人去永寿宫拾掇东西,按着皇帝的旨意,为着彻底清除巫蛊之祸,永寿宫从此封宫,将沈氏的所有东西都焚烧掉,内外大兴土木、贴镇鬼符。

拓跋弘并不是个信命的帝王,但架不住满宫的人信,为着大家安心,也为着把沈氏一个死人打进更深的泥土里,便在永寿宫中大动干戈。结果这一大动不要紧,永寿宫里又搜出些和巫蛊无关、但同样令人心惊的东西。

短短几个时辰之后,由皇帝亲自派遣的数十位御医依次去了各宫问诊,同行的还有姚福升领着的大批御前宫人,不过似平日里请平安脉一般,阵仗大得却不下于搜宫。满宫的嫔妃们都觉着莫名其妙,直到御医们全部看诊完,有几个宫室的妃子们被单独召进了皇后的长信宫,等她们出来的时候,个个都哭嚎不止。

因为她们已经被皇后亲口告知,她们再也不能生育了。

罪魁祸首正是从永寿宫里搜出来的秘药。那种东西数月前沈氏因私藏毒物被降位时搜出来的药一样,都不是中原的产物。

而除了毒药,在永寿宫里另外搜出了私制的凤袍、凤冠。沈氏的祸心和野心,不言而喻。

最后结果出来的时候,拓跋弘怒不可遏。被沈氏毒害绝嗣的嫔妃多达一十五位,其中大半是乾武四年入宫的那一批秀女,剩下几位是太子府中的旧人,乾武七年进宫的嫔妃倒是没一个中毒的,估摸是还没找到下手的机会。也不知乾武四年那会儿沈氏用了什么法子让秀女们全部中毒,且是不可逆转的伤害,华佗在世也不可能让这些女子恢复生育了。

事情就这么闹大了。原本巫蛊的罪名并没有掀起太大的风波,一是拓跋弘和汉武帝不同,他不信这个也不想因为这种虚无缥缈的罪名大兴牢狱;二是皇家发生这种事儿太晦气,能遮掩就遮掩了。结果这毒害嫔妃的事情一出,拓跋弘还未做声,京城里那些王公贵族就先坐不住了。他们辛辛苦苦养大了女儿,送进宫里去服侍皇帝以求光宗耀祖,这下女儿连孩子都生不了,他们彻底失去了争夺大统继承者的机会,个个都气得七窍生烟、恨得咬牙切齿。

这群贵族、官宦们在朝堂上跪在拓跋弘面前痛哭流涕,那哭号声和叫骂声几乎要掀了金銮殿的屋顶,让早已心中有数的拓跋弘看着都很无语。借沈氏之事,众朝臣纷纷将之前各自搜罗到的沈家的其余罪状也一并拿出来了。沈家风光的这些年暗地里犯下的龃龉并不少,强抢民女、兼并豪宅、搜刮钱财之类,平日里大家畏惧强权都不敢揭发,今日一怒之下,竟一个个激愤地抢着向皇帝禀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