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3:21:26

最新章节: 第三十三章 遗诏(完结篇)“娘娘!”安如意跺脚。“储君之事,咱们少谈论为好。”林媛放下茶匙,突然叹息起来:“贵嫔,张开山谋反那事儿,我早就知道是皇后。”安如意闷闷地坐了下来:“那娘娘要怎么办?好容易劝着皇上扭转心意,重新选定了东宫。这几日却是越发听信皇后谗言,昨晚上整整一夜,皇后的耳边风没少吹

第二章 万寿(中)



“万寿是大日子,你呆在我这儿也不是个事。”林媛对正埋头吃橘子的扇玉道:“皇后是怎么说的,为何不让你在皇上面前祝寿?”

“能怎么说。”扇玉哼了一声:“她说我刚进宫不懂得规矩,怕我在寿宴上冲撞了主子。我懒得分辨,她爱怎样说就怎样说,我不去祝寿也还是皇上的女儿,这一点她不能够改变。”

“皇上的女儿?”林媛轻呵了一声,脸色有些冷淡:“你这么想就大错特错。同样是帝姬,你怎么不看看你的三妹昭纯,年仅三岁就已经有了汤沐邑。你再想想你的大姑姑端阳帝姬,还有你三姑姑温庄长帝姬。”

端阳被匈奴斩首,温庄下嫁蒙古王为贱妾。扇玉慢慢地变了脸色。

皇族里的人,不论是后妃还是皇子皇女,命好的有如前朝则天女皇,没福的在大觉寺和冷宫里头一抓一大把。在这个天底下最残酷的地方,你若不争,就真会被吃得连骨头都不剩。

“那我能怎么办,很多事儿,我想争也争不过。皇后是后宫之主……”扇玉垂头丧气。

“你不要说丧气话。”林媛劝她道:“皇后和嫔妃们都不喜欢你,肆意欺辱你,你要是一直这么下去,哪天莫名其妙地暴死病死,我可不会觉得意外。我现在给你支个招。皇后说你流落宫外多年不懂得规矩,这话正好借来用。你不是在庙里住了那么多年么?现在回来了,你大可大大方方地去给你父皇、皇祖母叩头,说你在大觉寺祈福多年,如今回宫,合该把佛气和福气带给皇上太后。你说话讨巧,皇上太后听了也欢喜,到时候你就算无法作为皇女赴宴也有资格给你父皇叩个头。你在父皇面前露的脸多了,以后自然是没有坏处的……”

扇玉听得目瞪口呆,最终一拍手,灿笑道:“林娘娘,您真是我的福星!这法子太好了,我就这么说,谁也不能反驳我的!”说着忙起身来拾掇衣裳,梳发髻。

林媛在旁道:“就只此一次,以后遇上事了,自己想办法。”

这是什么地方,所有的帮助都是需要代价来交换的。扇玉又不是林媛的亲生女儿,林媛没有义务帮她。

扇玉急急忙忙地离开镜月阁往皇帝的建章宫里去。到了建章宫,却被告知这一年的万寿因办得比往年热闹,遂选在交泰殿赐宴。扇玉无奈只能提着裙子又一路小跑。

交泰殿位于皇帝早朝的金銮殿正后方,是举办大庆典的场所,选秀女、进士的殿试、祭祖、祭天等都是在此处观礼,宫殿建得额外恢弘壮观。

此时的大殿内,拓跋弘太后并肩坐在首席,皇后坐在左侧,其下才是一众嫔妃和宗亲们。众人面上都是喜气,不仅是为了皇帝的寿辰,更多的是为着穆武王的倒台,这个困扰了皇帝整整八年的心腹大患。

席间觥筹交错,上席的拓跋弘和皇后二人言笑晏晏地和皇太后拉家常,把一路上在北塞的见闻趣事都说给皇太后听,对于谋反的穆武王只是轻描淡写地提了一句。皇太后却不似皇帝皇后二人神采飞扬,她看起来比三个月之前更苍老了些,在儿子的寿宴上也甚少说话,只是淡淡地朝皇帝含笑点头以示回应。

皇帝能走到今天,多么不容易啊,就算拓跋弨都已经死了竟还差点被刺客暗杀,还好皇帝有福气,林氏那孩子给挡了灾……皇家纷争地,皇太后等了这么些年,直到今天才算是等到了真正的胜利。李贵妃是八年前由她亲自赐的毒酒,她儿子和朝廷抗了八年,现在也烟消云散了。

她和拓跋弘再也不用担心篡位的事情,以后的日子都可以过得安安稳稳地。但总觉得,这一辈子太过苍凉。诛杀仇人的感觉并不如预期的那般解恨、快活,留在心中的,却是永远无法弥补的伤害。李贵妃死了端阳和康儿也没能活过来,穆武王死了也无法改变当年先皇的冷落。

无尽的年华埋没在了这个吃人的皇宫里,就算赢了又怎么样呢。

皇太后脸上的神色越来越淡了,她觉得自己正在失去一切鲜活的表情,一张脸越来越像木雕。

“母后,您多用一些,这道水晶虾饺是那位新来的属地厨子做的,很是不同寻常……”太后神色冷淡,皇后却是越加殷勤地服侍她,亲自伸筷子为她布菜。

太后轻轻扫视一眼皇后,点点头看着她夹了菜放进自己碗里,神色却并没有热络起来。

这皇后萧氏也是越发地强势了……穆武王倒了,朝中的纷争却远没有结束。萧家,沈家,上官家……当年为了对付穆武王,不得已把他们一个个地扶持起来。臣子手握重权、功高震主,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大殿中众人享用美食,自然不知大殿外头一个名真言顺的帝姬竟被皇后下旨,不允许参与寿宴。扇玉头上的双环发髻随着她的跑动而不住地跳跃,等她气喘吁吁地赶到外宫门时,已经能够听到大殿内的歌舞升平,显然寿宴开始了有一会子了。

三丈高的朱红色宫门内有四个小内侍在值守,他们一看到扇玉,忙伸手去阻拦道:“你是掖庭新进宫的小宫女罢?在宫里头乱跑也不怕冲撞了贵人!你哪里来的就回哪里去,这地方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擅入的。”

扇玉几日前方跟着皇帝从北塞回来,宫里头自然大半的人都不认识她。她没法子与这几个小内监理论,想了想从身上拿出一件翠玉的佩饰塞给其中一人:“你们就放我进去吧,我……我是朝臣之女,今日皇上招了贵女们进宫赏赐,我来得晚了,但我是一定要进去的……”

扇玉到底忌惮皇后的势力,万万不敢说自己的身份。好在今日皇帝大赦天下,的确宴请了很多官宦人家的贵女和公子们,如此说辞倒也骗得过人。

“唉,这是谁家的糊涂小姐!”那个小内监收了玉佩嘴上倒也软下来,伸手朝身后头一指道:“交泰殿正殿是后妃、郡主、郡王等宗亲们才能进的,小姐受了邀约也该去后殿,那里头才是臣子的地方。”另一人又上前道:“再则你是哪位大人家的小姐?可有请柬?宫里规矩森严,咱们可不敢乱放你进去”

扇玉一时又语塞了,搜肠挖肚地想不出法子来应付。谁知正在此刻,里头的内殿门倏地打开,从中出来一个身着墨绿色锦缎的女子。

宫女的地位以衣裳的颜色来区分,颜色越深职位越高。扇玉看着那女子浑身发僵,怎地这么快就惊动了皇后……那是皇后身边的一等宫女慕春。

扇玉咬紧了嘴唇,她知道皇后有多恨她。她本想悄无声地溜进去,绕过皇后直接在皇帝面前露面,但她才刚刚踏进交泰殿,就被抓了个正着。

皇后萧月宜……她总是以折磨扇玉为乐,而扇玉却并不能理直气壮地控诉她。扇玉知道八年前自己的娘做了何等大逆不道的罪过,所以她没有办法去责怪皇后,也不想去责怪死了的娘亲。她恨的是这座宫,这座父子反目、手足相残的宫,甘氏只是政治斗争的牺牲品,她同样也是。

慕春身为奴婢,在帝姬面前却满面威势,凌厉如刀锋的目光上下打量着面前身高仅到她胸口的小女孩。扇玉忍受着她的无礼,抬眼看向天空,喃喃道:娘亲啊,当年的你为何那般单纯,为何要为了一个不值得的男人卖命。你赔上了甘氏满门,唯一留下的女儿也要在苦难中挣扎,可他呢?他的眼里何曾有过你?

扇玉的双臂已经被慕春身后的宫人按住了。她的眼前晃晃悠悠地,她仿佛又看见了刺目的红色,那血,从那个男人身上一直流到她手上,她不管怎么用力地洗,都洗不去血腥的气息……

她恨那个男人!穆武王,那个自私而无耻的男人。娘亲是娇弱的翼州女子,为了他却胆敢做下弑君的大罪。其实在逐鹿围场的战火中,扇玉从一开始就被穆武王认出来了,但穆武王没有处死她。他蹲下来看着她的眼睛说,我知道你是皇帝的女儿,但你也是甘暮云的女儿,你的眼睛和她一模一样。你知道么,我一直很想她……

扇玉冷漠地一声不吭,即便对方将美食与珍宝捧到她面前来讨好她。兵败的时候秦军包围了营地,拓跋弨命令心腹带着她逃,她却从乱军中冲进来,将匕首捅进了拓跋弨的胸口。那个以谋权篡位流于史册的男人,最后当然是死不瞑目,他喊出来的不是对政敌拓跋弘的愤怒与不甘,而是死死地拽着她的手,一字一顿地问道:“为什么不原谅我?”

她闭着眼睛把匕首再次狠狠地捅深了一分:“我一生都不会原谅!你口口声声说真心爱慕我娘,最后却害死了她。”

甘氏已经被诛了九族,拓跋弨如今再来悔过又有什么用呢?一个把爱人当做登上王位的工具的男人,根本禽兽不如。扇玉在大觉寺里忍饥挨饿,被罚跪、被毒打的时候,最恨的不是冷心冷情的生父,不是跋扈狠毒的皇后,而是穆武王这个一切悲剧的源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