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3:21:26

最新章节: 第三十三章 遗诏(完结篇)“娘娘!”安如意跺脚。“储君之事,咱们少谈论为好。”林媛放下茶匙,突然叹息起来:“贵嫔,张开山谋反那事儿,我早就知道是皇后。”安如意闷闷地坐了下来:“那娘娘要怎么办?好容易劝着皇上扭转心意,重新选定了东宫。这几日却是越发听信皇后谗言,昨晚上整整一夜,皇后的耳边风没少吹

第九十一章 筵席



拓跋弘这一天的心情是几年下来最好的。祭天忙到大半夜,他还激动兴奋地睡不着觉,把一个皇后两个妃子外加几个心腹臣子都召集到金帐里,开晚宴庆祝胜利。

然而这天晚上又出了一件事。

林媛本来就在想,穆武王虽然解决了,但可怜的皇长子却在混乱中被弄丢了,拓跋弘怎可能高兴地起来?然而等林媛进了帐子坐到席位上的时候,往前一看,拓跋弘右手边的位子上赫然坐着一个六七岁的小毛头,小毛头的右侧就是长着一张容长脸儿、笑容温和的沈昭媛。

林媛完全搞不清楚状况。

年幼的赵王和沈云容的神色都还算好,是有些消瘦,但身上没有伤痕,应该是没受什么苦吧。

只是萧皇后的脸孔不受控制地开始扭曲。

拓跋弘笑着向大家解释道:“前几日北宫动乱,佞臣反贼们竟然劫持了朕的长子……好在赵王平安归来,朕心甚慰……”

皇帝甫一说完,右丞相连忙站起身来恭喜赵王平安无事,翰林院的徐大学士站起来痛骂已经被处死的穆武王,金帐里热闹非凡。得,可怜的穆武王谋反不成身败名裂,现在又多了一条挟持皇子的罪过。

竟然还有个臣子站出来向皇帝建议,庶人拓跋弨(就是原来的穆武王)罪大恶极,连年幼的赵王都要谋害,干脆扒出来鞭尸吧。

当然,皇帝义正言辞地反驳了他:“拓跋弨好歹是圣祖的血脉,岂能受辱?朕又不是那等狠辣无情的暴君。”

“皇上真乃明君呀!宽厚仁慈……”底下很配合地响起一大片奉承话。

那个提建议的臣子又道:“皇上仁厚,但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悖逆庶人的罪过这样大,岂能一死抵偿?赵王殿下又是金玉之尊,这一遭差点被害了性命,怎能轻易饶过凶手呢!以微臣之见,这谋反、谋害赵王的两样大罪,该当株连呀!”

“恩,这话倒不错。”拓跋弘点点头:“那么就传旨,把拓跋弨的子孙妻女逐出皇族,男丁赐毒酒,女眷入奴籍。”

底下人听得一愣一愣的。皇帝三言两语,就把穆武王府上上下下血洗了一遍,还要被人称颂“宽厚”……穆武王府可真够惨啊!

皇室之争,向来如此。今日在座的都是皇帝的近臣心腹,如林媛一般知情的人不在少数,知道赵王的失踪和拓跋弨没啥关系,但皇上想多扣几个罪名那还不容易么。

“嫔妾恭贺皇上平叛之喜,恭贺赵王平安之喜。”喜气弥漫的庆功宴上,林媛举杯上前,笑盈盈地向皇帝敬酒。

她的眼角瞥过萧皇后惨白的脸色。

天知道萧皇后这时候有多崩溃。不是因为赵王和沈云容回来了,而是因为他们是被皇帝找回来的……赵王走丢的理由还被扣在了悖逆庶人头上!

本来定下这个计策就是兵行险招,在皇帝的独子身上打主意,多大的罪过,一个弄不好把她这后位废了都有可能。不过萧皇后也没打算一次性成功,她就是赌一把,在穆武王谋反的混乱里浑水摸鱼,即便最后赵王侥幸逃脱,那么乱的场面她也有无数的退路,随便推到乱军头上甚至说赵王自己走丢了都挺有说服力的。再加上皇帝忙于应对战乱,分了心思,比以前好对付了多少倍,萧皇后觉得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可眼下的情况彻底超出了她的掌控,皇帝亲自把赵王找回来了,那么皇帝是怎么找到的呢?又知道了多少内情?会不会怀疑到她身上?

萧皇后觉得自己这辈子就没怕过谁,杀人放火,砍头的大罪都做过多少次了。唯独对上拓跋弘,她一点底气都没有了。

她一双微微泛白的指骨握着的金樽,抬头看去,只觉得眼前的慧贵仪都有点重影了。她低头按着太阳穴,强迫自己不要露出马脚。

一旁沈昭媛的眼睛却是定在皇后身上许久了的。她头一偏,很是温和地对皇后道:“这几日皇长子出了事,皇后娘娘操劳得很,如今看着都有些憔悴了呢。”

皇后没有心思应付沈氏的冷嘲热讽。几月前她用“一寸思”谋害祥妃、嫁祸沈云容不成,如今谋杀赵王又失败了。她越来越担心自己会被皇帝查出来——或者已经查出来了!至少一寸思的事皇帝肯定有所怀疑,赵王的事,怕是也漏了。

皇后现在是提心吊胆,又愤懑不甘。

沈昭媛说罢,温婉笑意中透出的一抹锐利如刀的目色又扫到了林媛身上:“听说慧贵仪也在乱军中走失了,和我们是同病相怜。慧贵仪,你可好?”

同病相怜……林媛咬着这个词。

沈云容一直在拉拢她,特别是现在!

林媛的双手慢慢攥紧,对于皇后这种拿她当炮灰的人,她绝不想放过。虽然她对沈云容也没什么好感,但如果可以的话,倒是能趁现在联手把皇后拉下马来……

这个念头刚起,却听一旁皇后轻咳了一声:“贵仪不如赵王福泽深厚,被蒙古的一位女官送回来后病了许多天。”

林媛一口气硬生生地憋了下去。她小心地觑了一眼上首的皇帝,复笑道:“皇上和皇后娘娘、赵王殿下一定有很多话要说,嫔妾先退下了。”

拓跋弘微微颔首。

林媛心烦意乱地回了席位,那种讨厌的感觉又来了——自己无法掌控命运,却被人扼住咽喉。皇后的威胁就是一柄悬在头顶上的刀,令她不敢轻举妄动,还随时会取她性命。

被蒙古军救下并送回秦军营地的事,对一个后妃来说可大可小。若如面子上说的是被女官救下来,那就不会有问题;但若被人得知是被汗王亲自救下并命令女官护送……这种风言风语传起来就很可怕了。

汗王对她可是救命之恩,英雄救美人,下一步总会被联想到以身相许。更糟糕的是这事是发生在战场上,战乱中一切都混乱到了极致,年轻女孩被敌军掳走充军妓的事儿就算在现代都是最常见的。再往下猜,汗王元烈可是有着暴戾的名声,若说他突发善心在战场上救了一个毫不相干的女人,谁会信?他八成是冲着美人的花容月貌吧……

因此,凡是知道这个事的人,大多会把答案往那个最歪的方向带。若是林媛的丈夫拓跋弘知道了,还不知会怎么想呢。

林媛当初也是没法子了,保命要紧才求到了蒙古汗王头上,那位蒙古的女官也因不愿意蹚浑水而不想为她证明清白。如今……此事的内情只有皇后一人知晓,只要皇后愿意,这事就会被散播地满宫皆知。得赶快想个法子解决这个后患。

林媛忧心忡忡,皇后也心思难定,沈昭媛的眼睛里却焕发着与旁人迥然不同的神采。

对于沈云容这样的人来说,几天前死里逃生的恐怖经历丝毫没有影响她现在的兴奋心情。常年的压抑令她对那个最高的位置极度渴望,当她抱着儿子,满身泥泞地在密林里奔逃却看到了前来搭救的秦军时,那一刹那她就意识到,皇后这次要栽了。

因在宫中私藏毒物被揭发,失了圣心被降位?呵,这些怎可能压垮她!她和拓跋弘十多年的夫妻,知道这位圣上对谁都不会有太多的情分,他对谁好、给谁高位,无非是因着此人合适,而不是因为这个人真的是个忠君为国的臣子或者一个贤良淑德的妃子。

名声不好,不能做皇后也不要紧……如果宫中根本就没有皇后呢?后宫是需要掌权者的,那么一定有一位统领的妃子,不是皇后却也差不多了。

沈云容想着这些几乎要笑出声。

一场歌舞升平的晚宴,拓跋弘是欣喜到了极点,其余的人却都各怀心思。

众人宴饮直三更才渐渐散去。

拓跋弘微有些醉,他伸出手,朝林媛的方向勾了勾。

林媛一颗心提到嗓子眼。这些日子外头乱,拓跋弘都是忙到深夜一个人就寝的,难道今儿是来招寝的?还是蒙古汗王那档子事……

她战战兢兢地上前。

她知道蒙古汗王一直留在北塞不曾回去,几日下来与秦国举行了邦交仪式,接受了拓跋弘赠与的大量财物,也不知他有没有多嘴说些什么不利于自己的话……其实只要他宣称是吩咐了女官来营救自己,那拓跋弘也不会有什么芥蒂。怕就怕有心人添油加醋。

这种事情真是头大。一个妙龄女子,孤身一人在荒野里被别国的男人救起,别说是宫里的女人,就算是寻常人家的姑娘也于名节有损。这年头饿死事小失节事大,若是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古代女孩子遇上这种事,宁可死也不会向陌生男人求救的,林媛当初脑子一热,为了活命就顾不上那么多了。

等她走到皇帝跟前时,只见皇帝一手拉过她,伸手往侧殿帘幕中指了指道:“朕是有事要与你商量……你看这孩子,将她暂时安置在你屋子里如何?皇后那边实在不方便……”

林媛拍着胸口平静下来,愣了愣神才仔细听懂了皇帝在说什么。

接着便是更大的惊愕扑面而来。她三步疾走进侧殿,盯着那从屏风后闪出的瘦小的身影,又偏过头来看着皇帝:“这……这孩子……”

“恩,她就是养在宫外的那个孩子。她说是在逃命的时候认识了你,还与你一同走了一天,不过后来走散了。她求朕让她和你住在一块儿。”拓跋弘又吩咐一旁的两个宫女:“将帝姬的东西都搬去贵仪的帐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