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3:21:26

最新章节: 第三十三章 遗诏(完结篇)“娘娘!”安如意跺脚。“储君之事,咱们少谈论为好。”林媛放下茶匙,突然叹息起来:“贵嫔,张开山谋反那事儿,我早就知道是皇后。”安如意闷闷地坐了下来:“那娘娘要怎么办?好容易劝着皇上扭转心意,重新选定了东宫。这几日却是越发听信皇后谗言,昨晚上整整一夜,皇后的耳边风没少吹

第八十七章 陷阱



贪婪的欲望迫使他违背了不可私交后妃的律条。他急切而恳求地看着林媛,道:“娘娘,您真的要帮我?”

“萧大人久居官场,一定明白结党营私这词虽然不好听,却是最有效的手段呢……”林媛说着叹一口气:“大人您也知道,本妃的父亲并非高官贵胄,这样的出身,外表风光内里却空洞……大人,您能相信本妃吗?”

“哦,呵呵,娘娘的心思和老朽差不了多少啊……”萧右相露出了然的表情,继而很虔诚地弓下身子,道:“微臣求娘娘赐教。此次若事成,微臣日后必定对娘娘涌泉相报。”

林媛微微松一口气,却并没有完全放心。她知道这种在官场上生存了二十年的老狐狸是很难掌控的,萧右相嘴上答应了会与她合作,但安知他不会过河拆桥,在这一次事成后翻脸不认人。

不过她不担心。她有很多的时间来收服这个人。

“那么本妃就要告诉大人最珍贵的消息了……”林媛低声轻语,却足够让对方听得清楚“大人,皇上的意思,是以谋反之罪处死……大人您明白了吗?”

“穆武王虽然为人跋扈,又坐拥私兵,但这都是先帝所允许的。他并没有犯下什么罪过。”

“所以皇上才要考虑究竟要怎样做到这样的罪名,而且皇上不想交战。”林媛的声色越发低沉:“大人,还有一件要紧事您可能不知道,皇上每日都会在金帐里最东边的书房中召左丞相等人议政,议政的记录,就在那间屋子里。本妃方才说的只是大概的层面,若要了解全部的计划……大人身为右丞相亦是有权进入那个地方的,若是想想办法,也不是没有可能看到最关键的东西。能利用这些消息为皇上做什么,就看大人您的了。”

“东边的书屋……”萧臻面露惊愕。他发现他从前都低估了后妃的作用,原来皇帝的枕边人真的是能够探听一切的存在,林媛日夜服侍皇帝,不知不觉之间就掌握了最核心的机密,连议政的记档放在哪里都能够知道。

“难道大人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么?”

“没有。”萧臻的眼睛里闪出一抹贪婪的精光:“多谢娘娘,微臣知道该怎么做了。”

林媛不再多一句废话,转身便走。

身后意料之中地传来追问:“娘娘是如何得知……”

呵,看来还是不肯信任她呀。

“本妃是皇上的枕边人,自然清楚皇上想什么、做什么。”林媛没有回头:“大人,还是那句话,该怎么做只看您自个儿的。”

林媛并没有对右丞相说谎,毕竟她真心希望右丞相能扶摇直上。

自从穆武王来到围场后,她就尽可能多地在穆武王和拓跋弘二人同时出现的地方停留。她是从拓跋弘两天以来每每看向穆武王的眼神中,还有偷听而来的皇帝身边近臣的密语中窥探出了这位皇帝大概的心思。

逐鹿围场这种地方有一个好处,就是混乱。在混乱之中,林媛想避人耳目做些拓跋弘不喜欢的事就更容易了。

若在京城里,借她十个胆她也不敢去听建章宫的壁角。

在谷口的外缘,宫女初雪正等得焦心。她为林媛把风的事干得多了,这一次却比以往都紧张。终于,她看到林媛出来了,奔过去急急地道:“万一被发现了,私通外男和勾结朝臣都是死罪呀……”

林媛没有答话。

至今为止所有遇到的危险都足以致死了……如果能在朝中拥有自己的势力,以后就不会那么容易死了。

林媛对初雪道:“你先回帐子里,我还要去皇上身边服侍。”这几日她时刻纠缠着拓跋弘,为了不让对方起疑,她只能更卖力地纠缠下去,把所有的行为解释成争宠。

初雪点点头:“今日比昨日冷,奴婢去拿一件风帽来给您。”

林媛从谷口绕到了围场北侧的小路上,从这条路返回去找拓跋弘,因为这才是从桦木林回自己的营帐该走的路。

走到一半的时候,林媛发现前头的路堵死了。那是从山坡上滚落下来的巨石,也不知是怎么回事,恰恰将这一条小路堵得不留缝隙。乱石堆得老高,没有武艺的人不可能爬过去。

在皇家的所在地,遇上任何不正常的事都是极其危险的信号。林媛的手心慢慢攥紧,而后掉头便跑。

她应该庆幸自己穿了骑装,但一个不擅长运动的人跑起来还真有那么笨。在她还没跑出这条路的时候,眼前又是一声巨响。她捂住眼睛蹲了下去,再次抬头的时候果然看到回路也被堵死了。

果然。这是有人想要拿她的命了。

在京城的时候,每每发生这种事她都在怀疑祥妃,但祥妃的手不可能伸到北塞来。那么是谁?如果有人发现了她与右丞相私谈大可禀报皇帝,名正言顺地处置她而不必用这样卑鄙险恶的方法。

这条路的左侧是戈壁荒漠,右侧就是豢养野兽的林子。然而林媛所处的地方是很偏僻的,从这里进林子绕路的话距离大队人马真正狩猎的地方还有数里地。这样的距离在路上走是不会远的,从密林里穿就……林媛前世对贝爷还算熟悉,知道野兽丛生的密林里头走上一天也走不出几里地。

然而没有时间犹豫了……此时滚落的乱石只是将她堵住了,但山体滑落的声音仍旧在耳边轰鸣。林媛一咬牙钻进了林子里,因为密林的生还率会大于沙漠,且离营帐更近。

密林暗无天日,林媛再也无法抗拒内心的恐惧。这里是围场的最边缘了,杉木与针叶乔木将日光都遮住了,这般的茂密根本不是供给皇家狩猎的地方,倒像是原始森林……林媛已经走了两个时辰,从黄昏走到黑夜。她的右腿还在流血,那是一个捕狼的陷阱造成的。

林媛身心俱疲,头脑却无比清晰。她明白这种边缘地带既然不适合狩猎,就不可能豢养野兽,那么捕兽器的出现就太不寻常了……方才被铁夹夹住后她奋力挣脱,这还算是幸运了,若她再往右多迈一脚等待她的就是一口三米深、底端插满荆棘的陷阱坑。这恐怕只是个开始,她早已迷路,安知前方到底是什么在等待她……她仰头看向天空想要寻找那指北的星辰,最终只能看到密不透风的树冠。

林媛唯一后悔的就是没有好好地学骑术。如果有一匹马的话,至少会跑得更快,而且马在林子里是识方向的。

夜幕笼罩下林媛真正明白了什么叫伸手不见五指,这鬼地方,连一丝的月光都透不下来。林媛不敢停留,黑夜显然比白天更危险,找个地方睡觉的话在梦里就能被狼给吃掉。一直走到黎明时分,她才终于一处浑浊的水塘旁停了下来。她已经很累了。

还好,这到底是围场里头的林子,水源并不缺,和那真正的死亡森林是不一样的。她大口地喘气,她想富贵险中求这话实在是太对了,她若没有贪婪名利与权势也就不会整日在男人们纵马的围场里乱跑,老实地呆在自己的帐子里练字的话就不会遇到今日的麻烦……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争权夺利的赌局玩多了早晚会赔的。

她俯下身,想要用手舀一口水。然而原本平静的水面骤然水花四溅,林媛反应极快,身子猛地向后仰倒。惊魂未定的瞬间她透过黑暗看到了一张密布着上百颗利齿的血盆大口,她尖叫一声,抽身向后逃去。

林媛一刻不停地奔跑,她清楚之后会遇到更多的猛兽,鳄鱼这种东西不擅长在陆地上跑还容易逃脱,下次来个跑得快且会上树的豹子她就彻底交代了。在她慌不择路地狂奔时,面前却突有刀光闪烁,她本能地趴倒在地,心中绝望地等待剧痛的袭来——对方是下血本了啊,猛兽,陷阱,还有追杀的刺客……已经走投无路了。

然而刀子并没有劈下来。趴在地上的林媛听到了另一声尖叫,那声音里的恐惧与稚嫩比自己更甚。她睁开眼睛抬头看去,只见一个身材比她瘦弱很多的女子,或者说根本是个小孩子,正以同样的姿势趴在地上,手上握着的一只尺余长的匕首卡在树干上拔不出来。

林媛松一口气,原来是个比自己还弱的,这孩子能来到这种地儿怕也是被人暗害的吧……她拍了拍胸口,站起来一手把对方拎起来了。

那女孩子的匕首被卡住,只能不住地挥拳反抗。林媛抓着她的手,喘着粗气道:“我不是要杀你的人……住手,如果你想活着的话……”

对方在最初的慌乱过后终于能平静下来。她是个年纪很小的女孩子,她试图把自己的手腕挣开来,同时抬头打量林媛。林媛同样在打量她,这种宫廷内练成的看破人心的方法到了野外却不适合,因为两人的脸都遍布着泥水,连样貌都看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