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3:21:26

最新章节: 第三十三章 遗诏(完结篇)“娘娘!”安如意跺脚。“储君之事,咱们少谈论为好。”林媛放下茶匙,突然叹息起来:“贵嫔,张开山谋反那事儿,我早就知道是皇后。”安如意闷闷地坐了下来:“那娘娘要怎么办?好容易劝着皇上扭转心意,重新选定了东宫。这几日却是越发听信皇后谗言,昨晚上整整一夜,皇后的耳边风没少吹

第八十六章 右相



林媛告假离席提前回了营帐,并不是回去歇息,而是去了皇帝所居的大帐。门外职守的宦官恭敬而殷勤地对她行礼,笑道:“小主又来为皇上预备夜宵么?”

“恩。”林媛将手中的食盒递给他:“这是醒酒汤,拿去热一热吧,记得要去后头的小炉子,用最小的火。”

小内监麻利地拿着东西跑了。

林媛见他走远,方掀了帐子进屋,绕到最右边的一个小屋子里。

那屋里面的人乍有些惊,急急地站起来,一阵窸窣的声响。林媛作势捂住嘴惊呼了一声,抱歉道:“呀,是本妃唐突了,却不知道萧大人在这里。”

萧臻是当朝右相,今日特意在此求见皇帝,不料前头那边的筵席拖得太久,众人狂欢至深夜都不肯停歇。他是没想到大帐里还会有生人进来,愣了半晌才想起来这位是皇帝身边的宠妃,连忙对林媛行礼。

林媛侧身躲过了:“二萧之一的萧丞相位高权重,不必对五品的皇妃执礼。”

萧臻仍是诺诺地把礼行完,有些落寞地道:“二萧不过是世人谬赞,微臣何敢与萧国丈相提并论。”

萧右相是寒门出身,以康靖二十一年状元郎的身份入仕。他不但出身低微,面貌也不扬,一张脸的五官都很狭小,没有半分贵气可言;只是他的确有才干,当初在蒙古、大理两国做使臣时巧言善辩、才思敏捷,在大理的臣服上立下大功才被拓跋弘赏识,最终爬上了一品大员的位置。因为皇后之父、作为左丞相的宰辅大人也姓萧,两人又都是丞相,大秦的百姓们就把他们并称二萧。

不过大秦国的朝堂从来不是单考本事吃饭的地儿,萧臻有才,却始终不被京城的贵族圈子所接受。混官场比混后宫更讲究排场,没有家族做后盾哪能自己挣出一片天来,萧臻挂着个右相的名头,但所谓右相那就是辅佐左相的,没什么权利,连能独断一亩三分地的六部尚书都不如。何况人家萧国丈权势熏天,萧臻所受的压迫可想而知。

林媛的目光在萧臻小鼻子小眼皮肤又黝黑的一张脸上扫了两三次,唇角不动声色地勾起:“萧大人过谦。大人德才兼备,出将入相,本妃可从来认为这二萧的名头是实至名归……”说着衣袖一挥拂过案几:“本妃叨扰大人了。前头的大宴之后皇上还要召见穆武王,约莫要到三更才能回来,大人要再等久一些了。”

林媛立即便离去了,一副真的走错了屋子而不愿多谈的样子。

萧臻一双倒三角的小眼眯得只剩一条缝,目光凛冽地射向林媛的后背。自己为着正事求见皇帝还要特意通传羽林卫,层层上报才能进这大帐里,这位皇妃娘娘却说进来就进来了,还有资格闯入朝臣议政的地方。还有,皇上要在筵席后召见穆武王的消息,连自己一个宰相都不知道,她又怎么能知道……

对于林氏妃萧臻是有些耳闻的,知道是新晋的宠妃,不过也仅仅是听闻而已……倒不曾想到林娘娘这样受圣上的宠信。

***

第二日林媛依旧随驾。

穆武王正站在她前方数米的地方,他的身上穿的是雪白的白铁重甲,康靖皇帝当年赐予他这种甲胄,并允许他能够拥有私兵。在他土壤肥沃的封地齐州,他的铁甲军依旧在发展壮大,拓跋弘八年来无可奈何……而今日,在与蒙古国宣扬两国交好的狩猎场,他竟也身披重甲,如临战场。

林媛并不认为穆武王只是个被父亲宠坏的骄纵霸王。能够在拓跋弘手下撑住八年,这人不简单。

人群散开之时,林媛下马,徒步绕到了桦树林的最右侧。那是最凶残的猛兽出没的地方,也是穆武王与拓跋弘二人最可能去的地方。

果然,耳边的铁蹄声与欢呼声越来越近,期内夹杂着虎豹的吼声,震人心弦。这样刀剑无眼、猛兽横生的地方是绝不会适合女人的,但林媛并不曾停滞,她以手挡住沙尘往前走去。

无畏,是源于野心与自信。林媛已经洞悉了所有人的目的——拓跋弘为了诛杀穆武王千里迢迢赶到北塞,因为北塞才是拓跋弘最有把握的地方,这里有他的亲信大军,有蒙古汗王的支持。而穆武王,他胆敢来到北塞,手中也必有底牌。沈氏、皇后、祥妃以及她们三人身后的家族都是拓跋弘所能依仗的武器,皇太后不肯随行不仅是因为年迈,也是要坐镇京都。蒙古王与拓跋弘达成了某种协议,他肯出动兵马来协助拓跋弘,一定是索取了非常高昂的报酬。楚华裳被封婕妤、楚家被拓跋弘迅速提拔,就是因楚家是武将氏族,拓跋弘需要他们在此事中出力。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猎物,同时每个人也都是别人的猎物。林媛微笑,自己只是个宠妃,只是个依附男人的女子,但她如何不能参与男人们的斗争。

不论拓跋弘,还是穆武王,在作为猎人的同时也是别人的猎物。拓跋弘就是林媛的摇钱树,穆武王就是块黏在陷阱上肥肉。虽然冒险,那肉香却太诱人了,做得好了,她能从这场混乱中拿到的利益会是很可观的。

身为皇妃,把一辈子拴在一个男人身上还是太不保险了,林媛需要做的事有很多。

马蹄声越发震耳欲聋,那是千百匹骏马一同驰骋的壮观场景。

林媛跑了起来,朝着人群最多的地方。终于,她看到了那两人的身影,一人身着白色铁甲,一人着金色骑装。她笑了起来,不顾仪态地高声喊道:“圣上!恭祝您旗开得胜——”

拓跋弘大笑起来,朝着她扬起了马鞭。穆武王的出现好似并没有影响这位皇帝狩猎的心情,他很高兴地看到自己的宠妾能够站在人群中为自己呐喊,他想林氏这个小女人真是个尤物,虽然害怕骑马,却胆敢来这狮虎园里,还学会了蒙古女子的豪爽。

他兴致乍起,飞马奔至林媛面前,猛地一扯就将这个小女人拉上了马。林媛尖叫起来,只听拓跋弘笑问道:“女人不是都害怕猛兽的吼叫么,朕倒是小瞧了你……媛儿,替朕拿箭!”

林媛是绝不怕猛兽的,她怕的只有马,或者说是恐高而已。她不料到自己会被他拖上马,此时只想捂着耳朵尖叫,手上颤颤巍巍地从拓跋弘背后的箭袋里抽出一根箭来。拓跋弘看她这样却是更觉得有趣,高声笑道:“有美人在侧,这围猎才更有意思。朕今儿是不会放你下来的!”

风声在耳边掠过。林媛现在是真想哭啊,啥叫舍命陪君子?皇帝疯起来竟然不顾规矩地将她拖到马背上玩,她都有点后悔来这一趟了!

为了打探点消息付出的代价不是一般的大啊!!

好在拓跋弘臂力大,把她紧紧地箍在马背上,那股劲儿让她相信自己是不会摔下去的。

在拓跋弘终于感到疲累想要歇息时,林媛真的快被整哭了。

她一溜小跑地告退离去了,从豢养羚羊的山谷中穿过去想要回到自己的营帐。

在山谷的出口她再次遇到了萧右相。

她按了按胸口尽量让自己显得平静一些,然后笑一笑,散漫地对面前的臣子说:“萧大人,真是巧呀,本妃两日都遇到了您。”

“那么娘娘有何贵干呢。”萧臻并不认为一个后妃两次和自己见面会是凑巧。

“大人,您是个精明的臣子呀。”林媛毫不吝啬自己的赞赏:“如果本妃的猜测不错的话,大人又是来求见皇上的吧?走山谷的这条路是最容易见到皇上的。由此可见,您昨晚是没能见到皇上了,这真是可惜。”

萧右相既不是宠臣也不是权臣,当然不能够随心所欲地见到皇帝。拓跋弘驭下的宠臣是北塞的将领们,权臣是萧、沈、上官三大氏族的掌权者。

“娘娘很擅长揣测人心,不过,这条路并非是通往女眷营帐最近的路,您又是为何绕路呢。”萧臻的言辞中并没有被嘲讽的尴尬,他继续追问道:“娘娘,您有什么话?”

“哦,萧大人这样急着知道呀……”林媛抚一抚额角上的碎发,抬起衣袖半遮住颜面:“萧大人,本妃是来帮您的。您很想知道皇上是如何谋划对付穆武王的吧……”

就在萧右相急于求见拓跋弘的这两日,左丞相等人却是与拓跋弘彻夜长谈的。萧右相能够猜测到皇帝要对穆武王动手,但想要在这种关键时刻为皇帝效忠却是不够资格的。

为了穆武王一事,拓跋弘提携了楚氏,却没有提携右丞相的意思,因为一个没有氏族支持的臣子价值并不高。萧右相清楚这一点,他无可奈何,只能挤破了脑袋想要挤进拓跋弘的心腹圈子里。

一个臣子,这辈子遇上翻天覆地的大事的机遇能有几遭呢?如果真能在这样的事情中立下汗马功劳,那前途岂止是封侯拜爵。萧右相这辈子有过两次机会了,可惜都没能成功。夺嫡的时候没能出风头,现在还是没能受到重用。

此时的萧臻在林媛说完话之后就瞪大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