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3:21:26

最新章节: 第三十三章 遗诏(完结篇)“娘娘!”安如意跺脚。“储君之事,咱们少谈论为好。”林媛放下茶匙,突然叹息起来:“贵嫔,张开山谋反那事儿,我早就知道是皇后。”安如意闷闷地坐了下来:“那娘娘要怎么办?好容易劝着皇上扭转心意,重新选定了东宫。这几日却是越发听信皇后谗言,昨晚上整整一夜,皇后的耳边风没少吹

第八十二章 对诗



皇后轻巧地笑道:“懋嫔一心为国是好,只是这文臣武将如何,不是我们深宫妇人该操心的,日后这话还是少说吧。”

懋嫔的面色乍然变得惨白,几乎要惶恐地跪下了。皇帝手一抬道:“罢了罢了,节庆本是喜事,随性作诗朕也不会追究什么。”言语虽然宽和,神色却已经带了些许的不悦。懋嫔心里更加沉沉地下坠,闭口敛声瑟瑟地缩在墙角坐着。

皇后显然不会忘记在行宫时冰块的事。她瞥了懋嫔一眼,神色厌恶。

也不照照自己的身份,能让她亲自开口打压都算给脸面了!这么上不得台面的人,也敢帮着沈氏来和她作对!

此时一向寡言的谨嫔笑道:“怎么还没有轮到容华?她的诗作嫔妾已经等不及了。”

这话虽含着几分妒意,却解了席间因懋嫔而产生的尴尬。

楚华裳不再拖延,捻起一方纸笺放于内监的托盘中。另一侧的御前宫女大声念道:“一盏灯,四个字,酒酒酒酒。二更鼓,两面锣,哐哐哐哐。”

众妃哗然。

因着过节,酒席间自然有喜庆的歌舞表演,那两片锣鼓的声音一直是响着的。嫔妃们听着那声音越发地忍不住仪态,最终纷纷哄笑出声。刘婕妤一边捂着肚子一边指着楚华裳道:“哎呀,不带这样的啊,把我们都给戏弄了!你这油嘴滑头地也叫诗词!哟,笑死我了……”

“你别笑她,换了咱们还写不出来呢!大俗即大雅,楚妹妹的词俗成这般也是绝妙了!”赵淑媛也是个爽利人,一壁指着长信宫里挂着的写有“酒”字的大红辐条道:“重阳里都饮菊花酒,伴西锣喜乐。对仗工整尚且容易,可应景儿应得这般贴切、喜色这般浓郁的咱们还没见过呢!我看楚妹妹这副词是个千古绝对呀!”

徐婕妤也笑说:“皇上也真是,自个儿在上头偷着笑了半天,我还当是多么绝妙的诗句呢!害的我们这些俗人还在写些正儿八经的诗文!”偏巧此时到了二更天,宫门外那位打梆子的小太监兢兢业业地敲起了鼓,喊了一声“小心火烛”。锣声伴着鼓声,这下众人笑得更厉害了。

席间笑声许久才停止。楚华裳的诗作太有趣,众人反倒把妒恨比拼的心思抛到九霄云外,皆兴致勃勃地把酒言欢。

拓跋弘何尝不因这一句太俗又太雅的诗文龙心大悦。

楚华裳实在太能干,既哄了皇帝喜欢,又让这些一贯矛盾重重的嫔妃们买账了。大家伙都和乐融融地,皇帝看了就更喜欢了。

对诗仍然在继续,只是之后的诗篇都是笔随心动,不再有攀比之心。

这个重阳节大家是真正过得舒心了。

不多时轮到了文嫔。她因为失宠,旁人都将她看做是嫔位中的最末。

此时嫔妃们都自顾自地欢笑,并没有多少人认真听她的诗作。楚华裳得势之后,大家甚至忘记了文嫔也是有才华之辈。

宫女为文嫔念诗的时候也不甚殷勤,声音小得后排都听不到:“重阳不忍上高楼,寒菊年年照暮秋。安知北塞吹芦管,一夜征人尽望乡……”

大殿里突然寂静下来。

永寿宫的苏贵人因为只听清了前两句,不知大家为何冷了场,只以为是文嫔的词不好。她声色鄙夷地说道:“阖家团圆的日子,又是在宫中,这样悲春伤秋的词句也太不妥当了……”

“够了,苏贵人!”皇后摆出了罕见的威仪斥责她:“文嫔的诗作虽不那么喜庆,也不是你能贬斥的!”

殿内更是鸦雀无声,苏贵人吓得跪了下来却不知出了何事。

皇帝摆一摆手,道:“朕与尔等都是宗室贵族,此时能够享团圆之喜,一同宴饮作乐,可北疆戍边的军士们却要忍受离别之苦。”顿一顿道:“众人都贺团圆,却无人能想到那些为国尽忠的人。徐氏的诗,很好!”

此时那些原本没听清的嫔妃们也知道了文嫔到底写了句什么诗。众人明白文嫔的诗作才是有情有义、有忠有贤,再对比自己的诗作,可真是太贪图安逸了。一时间纷纷满面肃穆,楚华裳等人都顺着皇帝的意思大加褒奖文嫔。

苏贵人则连连磕头请罪。

文嫔低头谦逊道:“嫔妾只是有感而发。若没有那些守家卫国的将士们,哪里来和平盛世,我们又怎能在这里安坐宴饮。可怜他们却不能好好地过重阳节。”

文嫔的诗作和懋嫔可是大不相同,她一不谈朝政,二不谈江山,只感慨边疆将士的离别之苦。

极妥当,又识大体。

拓跋弘看着这个已经被自己冷落了数月、差点都认不出面目的嫔妃,眼中越发地欣赏。

这篇诗作不仅饱含大义,更重要的是,北塞征战这话最对拓跋弘的胃口。

说起北塞,拓跋弘可不是一般的追忆啊。

当年他为太子时,虽是堂堂中宫的嫡子,无奈父皇宠妾灭妻,心里眼里只有李贵妃生的三皇子,几次想废太子。拓跋弘的儿时过得如履薄冰,后来为了保住太子的位置拼死上了北塞的战场去挣军功。

当时北塞可是匈奴作乱,蒙古部族又内斗,匈奴的大军兵强马壮地打到潼关,几乎要吞了大秦北边的一千里国土。康靖帝最先派了当时的上柱国李老将军去征战,结果李战神因年岁已高竟病死在边关。一时间朝中无能臣勇将,派去接替元帅的几个人都没有李将军的才干,和匈奴打了十年拉锯战,胜负未分。

拓跋弘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硬着头皮去了。说不怕死是假的,匈奴不富饶却擅作战。撇开性命之忧,最让人抓狂的是北塞没有个能干的将军,他这个太子又不敢和李战神媲美,倒时候去个三年五载,仗还没打赢……军功又从何而来?

可若是不去,被废太子就是迟早的了。那可恶的三皇子被康靖帝送去了苗疆平叛,匈奴那是什么样的硬骨头,苗疆又是一群什么人,不过是部族的叛乱,他短短数月就“凯旋而归”,“军功卓著”,把孙皇后和太子气得吐血。

然后拓跋弘就怀着怨气和斗志去北塞了。摊上那么一个无情无义的父皇,肥肉早被穆武王一个人吃了哪里还轮得到他,只有北塞这种哪个皇子都不愿意去的地方才能碰碰运气。康靖皇帝一看太子有志气,笑着拍桌说好,反正匈奴没个二三十年打不下来,就当是太子去帮个忙振奋下士气也好呀。

谁都没想到,这位第一次出征的太子殿下竟一路福星高照。拓跋弘到边关不久,匈奴那边传来呼韩邪可汗的阏氏——就是和亲的端阳帝姬,被处死的消息。匈奴此举是表示两国没有和解的必要,他们的愿望是把整个中原吞下去。端阳是孙皇后的小女儿,拓跋弘唯一的亲妹妹,匈奴人还将帝姬残破的尸首送给秦军示威。

拓跋弘一下子就受不了了,他想起来这么些年自己和母亲、兄妹们过的受尽欺辱的日子。嫡出的帝姬还要送去和亲。如果他不能拿着功勋回来,他和母后都会和端阳一个下场。

他当天晚上亲自领兵追敌军去了——那个把端阳送给秦军的将领恰恰是匈奴的虎王,也是他们的主将。拓跋弘血气方刚又愤恨交加,在不要命的神勇之下加上他这些年兵法、骑射都学得不错,竟真的把虎王给坑杀在雪原峡谷。胜仗打得太漂亮,秦军士气高涨。

而后拓跋弘又发挥阴谋家的本性把蒙古部族给拉拢了,这一招比硬碰硬高明得多。短短半年之后,匈奴献上美女上千黄金万两来求和。

拓跋弘把人都杀了金子都留下,回朝禀报父皇。老皇帝笑逐颜开,对拓跋弘第一次真心地感到满意了。

之后两年又出了不少事,几个皇子都不是省油的灯。但最后登上皇位的还是拓跋弘。

拓跋弘现在当皇帝快九年了。想起当年大漠征战,总是十分自恋地佩服自己的神勇。

也时常想端阳活着该多好。

当初太子的功绩不但让皇帝满意,也让大秦的将士们钦佩。北塞的守军就是最忠心拥护拓跋弘登基的那批人。

文嫔赋诗一首让拓跋弘想起了自己的下属们。作为一个优秀的君主,他当场下旨,戍守北塞的军士们凡千夫长以上都加封一级爵位。

这样原本官阶不高的千夫长也至少是个门尉爵了。

众妃齐声称赞皇帝英明,称赞文嫔贤德。

楚华裳掩饰着眉色中的抑郁。原本她才是今晚最出彩的一个,可半路杀出个文嫔……文嫔失宠全因为自己,这一次抢了自己的风头还复宠,算是以牙还牙了。

文嫔蛰伏已久,这一次出手竟如此厉害。她不和楚华裳争文弄墨,偏用巧招制胜。说起来这边塞诗也就文嫔来写最恰当,她一贯清高,说话做事都特立独行,若是一个普通的妃子,整天容色娇媚、性子和顺地争宠,突然写这么一首不该是女人写出来的诗,反倒太刻意了。

宫人们看文嫔的目光中再也不敢有轻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