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3:21:26

最新章节: 第三十三章 遗诏(完结篇)“娘娘!”安如意跺脚。“储君之事,咱们少谈论为好。”林媛放下茶匙,突然叹息起来:“贵嫔,张开山谋反那事儿,我早就知道是皇后。”安如意闷闷地坐了下来:“那娘娘要怎么办?好容易劝着皇上扭转心意,重新选定了东宫。这几日却是越发听信皇后谗言,昨晚上整整一夜,皇后的耳边风没少吹

第八十一章 重阳



她到底是怎样选择的?难不成在后宫竟然有忠于她的人,告诉了她哪个娘娘可以结交?唉,这更加不可能吧!

林媛对她的思考越来越多,最后自己都笑了——这是个什么人物呢,值得在她身上花心思?若自己想要摆脱她的纠缠也很简单,只要在她下次进宫的时候躲开就可以了,且她一年只会进宫一次啊。真是对自己既没有威胁,也没有价值呢。

***

这一晚,意料之中地,皇帝去了咸福宫。

林媛的心情说不上好坏。霸宠的地位突然被楚华裳夺走了,在经历过最大的风光荣耀后又失去,还是很觉得可惜。为了防止楚华裳趁此机会做大,她还要重回当初做选侍、良人的日子,辛苦地花费心思来争宠……她可是有段日子没有为争宠发过愁了。

可有趣的是,楚华裳还想着跟她换换呢。

若说有什么改变,一个是林媛没能得到容华的位子,另一个就是要让满心期待的太后娘娘再多等些时候了。在成为容华之前她是不会让自己有孕的,那叫自讨苦吃。

几日之后到了重阳节。

遍插茱萸的习俗不是闹着玩的,宫里头大大小小的嫔妃、宫人都在头上插花插草。林媛插在头上当簪子的枝条还垂下来三颗小红果,照照镜子,挺清新可人的,不过有点滑稽。

皇后娘娘照例在长信宫办了家宴。当然在宴会上还是要戴金玉的首饰,茱萸枝条收在帕子里别身上就行了。

因着九月份天气开始冷下来,今日又风大,年迈的太后不曾过来。

一贯喜欢开宴会的祥妃也告假了。她的健康已经大不如从前。

但最近闭门思过的沈昭媛倒是来了。

她的衣饰装扮和从前当柔妃的时候一般无二。她以前就不喜欢奢华,降位后倒省事,不用刻意地清减,只是把她习惯穿的绛紫色改成了绾紫色,发髻上的凤尾步摇换成一溜五枝的金厢倒垂莲簪——这两样都是只有妃位能用的。

沈昭媛的到来令场面瞬间寂静下来——倒不是冷场,只是一种说不出的,微妙的沉闷。

几日前还对沈氏冷嘲热讽、仇怨漫天的人今日都安静下来了,甚至还有点瑟缩的恐惧。沈昭媛现在是赵王之母,就算犯了错降位,又有谁敢轻视?但也没有人上赶着地套近乎逢迎,沈昭媛如今的名声比祥妃都差,无德的毒妇,谁沾上了岂不是代表自己也无德。

沈云容压抑着心中的杂念,淡漠地从这些神色各异却都不发一言的嫔妃们中走过,至皇后面前行了一礼。

她的腿有点颤抖。

已经入宫十年了,却还是有些隐忍不住……她十六岁入侍东宫,正妃萧氏和她年岁相当却比她早服侍太子两年。两人斗了这么些年,最后她拥有皇子,皇后稳坐后位,只能说胜负未分。后来又进了个厉害的祥妃,虽多了一个较劲的人,她柔妃的位子却因为三足鼎立的态势比从前还要稳当。

这一次摔下妃位,还是生平中的第一次!而且,自己还差点就丢了性命,能做昭媛都是幸运了。

皇后不出手则已,一旦发作……沈云容已经后悔了,她想她应该采取最激烈强势的方法,甚至是刺杀、毒杀,不顾风险快速拿走萧月宜这条命,而不是稳扎稳打地慢慢磨。

她此时看到萧月宜的面容就已经无法忍受了。

这么多年苦心经营的名声,一朝尽毁啊!

她再也,再也不可能有母仪天下的资格了。从前她之所以忙着对付皇后而避免和祥妃冲突,就是因为祥妃不是她最大的威胁,祥妃顶着一个跋扈的名声是不可能做皇后的。她沈氏的美名才是天下尽知,她恭顺、贤良、仁善、大度,萧皇后根本及不上。

保持名德可是很辛苦的,被低位嫔妃忤逆冒犯都不能动怒、不能罚她们出气;被祥妃屡次挑衅都要压下事端,做出看重宗室和睦的识大体的模样;更可恨的是,几个服侍的奴婢被查出来是旁人安插的眼线,却不能用刑毒打来让她们咬出幕后的人。

萧月宜,你真的很好!

不过萧氏再能耐,又能如何呢,没有子嗣的女人呵……皇长子的册封就是沈云容在深潭里抓住的一块浮木,这么多年皇帝都没有立太子的意思,现在却突然给封了王……他是皇上的独子呐,看来皇上终于想清楚了,觉得该好生重视这个唯一的儿子。皇长子入主东宫自是指日可待了!

就算永远无法成为嫡妻,她还有琰儿,这张最大的王牌。将来琰儿登基,无子的萧氏还不是任她宰割,被尊为皇太后的她,依旧是天定的凤命!

沈云容思来想去地,终于变得心平气和起来。十年都过去了,以后的日子,本宫也等得起。

在沈云容入席后又三三两两地来了几个嫔妃。

到了开宴的时候,除祥妃不在大家都来齐了。重阳不比端午,家宴就是纯粹的小聚会,并不十分隆重,更不必穿厚重的朝服。大家凑在一块儿图个团圆的吉意。

皇帝在开宴半个时辰之后过来了。他是去给太后祝了寿之后才来的长信宫。

筵席上和乐融融地,虽然大家因楚华裳被招到了皇帝身侧最近的座位上而纷纷不满,也勉力维持着过节的和气。

皇帝对待半月不曾见过面的沈昭媛不冷不热地,既无她犯错的余怒,也没有流露出因皇长子而产生的额外看重。

沈昭媛一副悔过的样子,比之从前更加恭顺了。

林媛的位子和谨嫔相邻。谨嫔是最后一个到的,她因为断脚一直在宫中养伤,几个月下来早已不得宠,宫人们都不会尽心侍奉她,就随意地安排她坐在林媛身侧——虽然按着规矩她应该坐得更靠前一些。

不过她毫无怨言,甚至对害自己受伤的林媛也是真心的和睦。

席间皇帝由宠妃楚华裳服侍着,说笑玩乐,圣心愉悦;林媛看皇帝有心抬举楚华裳就不上前争位了,闲逸地坐着和周围的嫔妃们说话。下首的张婉仪一直在和她谈论膳桌上的菜肴。

张婉仪虽然心机不深和林媛不是一路人,但此人很好相处,和她说话会觉得轻松。林媛挺喜欢这种没有利益纠缠的交集。

前席上的皇帝不知怎地笑了起来。林媛探头一看,楚华裳正满面笑意地与皇帝说什么有趣的事。

嫔妃们的脸色更加黯淡了。

偏皇帝正在兴头上,抚掌赞叹着道:“恬卿饱读圣贤书,出口成诗意境又不同凡响……”

大家心道楚氏又在卖弄笔墨了。有人不服道:“是容华的诗作么?不如拿出来给嫔妾等参详一二,图个乐子。”

楚华裳也不推辞,大方地道:“正逢佳节,嫔妾也是随口拈了几句博皇上一笑。姐妹们这样有兴致,嫔妾就说出来共赏。不过,你们也不能藏私,一块儿行诗凑趣才最热闹。”说着眉目顾盼,笑意飞逐:“不如,我们就按着位分的次序来填诗。”

众人都知道楚氏文采太出众,寻常人等不可能及得上,就算大家一同在君王面前作诗,最后出彩的还不是只有楚氏一人……明知比不过,却又不甘心,若推辞了不作就更失了在皇上面前露脸的机会了。

遂楚华裳的提议一出,众人都咬着牙齐声附和。皇帝今日心情好,也兴致勃勃地等待欣赏这些美人们的佳作。

皇后率先提笔写了一句“重九开秋节,得一动宸仪”。诗词说不上绝,胜在她一手行楷下笔如游龙,令人啧啧称赞。

赵淑媛随性而发,续了一句“金风飘菊蕊,玉露泫萸枝”。倒和皇后凑齐了一整首。

沈昭媛不屑与皇后和诗,提笔另起一句七言“一年佳节过西厢,菊花清瘦杜秋娘”。倒是难得的有新意,没得压了皇后一头。不过大家都盯着楚华裳呢,沈氏即便是佳作也没能博得太多的眼光。

接下去的众妃一一凑诗,有的云“花倚栏干看烂熳开,月曾把酒问团圆夜”,有的云“喜遇重阳,更佳酿今朝新熟”,还有的云“且喜重阳节又来,黄菊花先发”。等等此类,都是庆贺佳节、祝福团圆的吉句。

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进宫多少年都不能和家人见一面,重阳节又有什么团圆之意可言呢?然在宫里可不能随意表露自己的心情,皇上、皇后、太后和各宫嫔妃才是你现在的亲人,重阳节在长信宫里开家宴,自然是圆满的喜事,谁敢说一句“人近故乡情”?

懋嫔自从沈云容失势后连带着就失了宠。她最近一直郁郁寡欢,不过皇上对皇长子的看重让她也觉出几分希望来,此时筵席之上急忙地想取悦皇帝,提笔就写了一句“一统山河帝业昌,文臣武将尽忠良。”

这诗一念出来,众人面上都有些似笑非笑。

不过没有人开口品评。

最终是皇帝微有些蹙眉地道:“懋嫔这诗心意虽好,可惜不应景。”拍马屁谁都喜欢,但要不要拍得这么明显啊,两句诗里头连重阳的边都没沾,彻彻底底地去称颂山河……皇帝若真的大加赞赏反而显得愚蠢且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