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3:21:26

最新章节: 第三十三章 遗诏(完结篇)“娘娘!”安如意跺脚。“储君之事,咱们少谈论为好。”林媛放下茶匙,突然叹息起来:“贵嫔,张开山谋反那事儿,我早就知道是皇后。”安如意闷闷地坐了下来:“那娘娘要怎么办?好容易劝着皇上扭转心意,重新选定了东宫。这几日却是越发听信皇后谗言,昨晚上整整一夜,皇后的耳边风没少吹

第四章 梅香

此时的林媛刚从尚食局回来。

她手里拎着两只烧鸡,衣服被扯得到处都是口子,头发全散了,正狂奔在一条荒无人烟的小路上。林媛上辈子和这辈子都是那种体力差的女孩,总之上辈子她解决问题从不用打架的方法。但这辈子她发现了一个好处——自己是正九品的选侍,和尚食局里的老宫女们打架的时候对手都不敢太拼命,毕竟是个名义上的主子。

她在镜月阁里饿了一个多月,每天都被小梅虐待吃馊食,最后她再也受不了了。她通过一个月的刻苦学习对皇宫有了大概了解,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她开始出屋子了。

在食物问题上,她除了来尚食局讨吃的别无他法。然后意料之中地,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奴才不但不给她饭,还放肆地当面嗤笑她的落魄。林媛饿昏了头,盯着灶台上的烧鸡移不开眼,索性撸起袖子干了一架。

听小梅说起,这大秦朝的后宫就是一人间地狱,历朝因为不受宠病死冻死饿死的嫔妃不在少数。此时拎着烧鸡的林媛默默地笑了,还是本小姐思维活跃啊。

因为太饿,她跑到一半就停下了,找了个小池塘洗洗手开始啃烧鸡。她住的地方虽然偏僻,但也有好处,这四周都没有一个人,她这副狼狈样子也不怕被看到。

挖,这只烧鸡肯定是全聚德出品的!这口味太鲜美了啊,果然是祖传手艺,上辈子那家全聚德比这差远了,一代不如一代……恩不对,全聚德是卖鸭子的……

林媛吃得满嘴流油。她上辈子在酒桌上混得够久了,都没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饿乃天下第一美食,朱元璋这话说得好。唉,落地的凤凰不如鸡,想当初她连头发丝乱了都不肯出去见人的,现在这幅模样,她都快不认得自己了。

林媛,要坚强!她在心里念着。恩,早晚有一天她会摆脱这种落魄的。

这些天林媛一直在思考。她知道,身为皇帝的小妾,想好好活着就只有一个办法——抱皇上的大腿。听说那位皇帝时年三十岁,挺壮实的年纪,只希望脸不要太丑。

不过她到现在还没思考出切实可行的方法。因为这真的很难呀!如今皇帝登基八年了,后宫嫔妃不多也不少,统共五十来位吧,单论得宠的就有十几个。这些女人个个身手不凡,且心肠很坏(能在宫里头活下来的肯定不简单),自己想插一脚进去何谈容易?

目前,她也只能徐徐图之,先努力吃饱饭别饿死,然后用各种方法探听消息,伺机动手。根据她打听出来的消息,这后宫里的女人真的很可怕啊,那几个今年选秀进宫的嫔妃们正斗得你死我活,上头的皇后和祥妃柔妃她们常常掐架,斗败了的人就会像如今的自己一样失去皇宠和地位,甚至送命。就在今天,那位白良娣又在练舞——人家练舞,是请来一大群梨园的舞姬们一起跳,且是在宫门前的四季亭大院里头,场面壮观,引人瞩目。林媛深深滴怀疑她练舞的目的。

这白良娣可不是一般人。她出身大族,一进宫就凭着家世封了小仪,不仅如此,她还在初次侍寝的夜晚跳了一支相当惊艳的盘鼓舞,只供皇帝一人欣赏,自此之后就宠势浓重了。

唉,都不是好对付的人啊!林媛感觉,她这辈子的对手比上辈子要厉害很多。

如今她一闲下来就开始动脑子。她想要活出个样来,但还要保证不被整死,这通关难度有点大。

毕竟是爱惜容颜的女孩子,林媛吃了半只烧鸡后就开始整衣裳。她在荷塘里头舀水洗脸,把头发全部打散下来用手梳。穿越是一件倒霉的事,但唯一令她感觉幸运的就是这副身体——没错,这位林选侍的外表比林总裁更优秀。在现代社会,林媛对自己的容貌是很得意的,毕竟她多次为了往上爬利用自己的资本,这是需要硬性条件的。

但现在的身体则令林媛感到吃惊。标准的瓜子脸,皮肤雪白,五官精致得像画。林媛给这位林选侍下了个结论:她如果带着这副身子反穿回去,当一线女星不成问题。

天无绝人之路,古人诚不欺我呀!林媛想着,虽然前途很渺茫、道路很艰险,但有强大资本的支撑,成功率不会太低。

正在林媛一边动脑子一边啃烧鸡一边整头发的时候,小池塘对面突有人声传来。

林媛立刻拎着没吃完的烧鸡往后跑,找了个茂盛的梅树躲在下头。她想着又是宫里干粗活的太监们过来修剪植株了,她总是不想太丢人。

但当她从梅树后头扒着看的时候,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

呐,这宫里头什么人要用十六人抬的豪华版大轿子(其实那叫步辇)?什么人出行的时候要跟着三十个人以上的队伍浩浩荡荡?又是什么人能够穿正统的黄色?那衣裳的颜色亮瞎了林媛的眼。

林媛咕咚一声咽下一大口唾沫,眼前的家伙就是比烧鸡大了几十倍的系统奖励,送钱送肉送装备的史诗级大BOSS,俗称皇帝。

那现在要怎么办呢?真的要出去撞BOSS么?关于这个BOSS的功课林媛有学习过,心里早已模拟了几百遍面对BOSS的情景,也深知自己最缺的是遇见BOSS的机会……可是,此时的状态太糟了。身上虽然不乱了但头发是散着的,一件首饰都没有;脸上因为长期挨饿受冻而颜色苍白,且没擦脂粉;身上弥漫着烧鸡的奇怪味道而不是胭脂的香艳……

而且这大BOSS有点奇怪呀,白良娣不是大张旗鼓地在练舞么?听说是失传已久霓裳羽衣舞,很多嫔妃都过去瞧热闹了。林媛觉得,就算大BOSS不主动去,白良娣也会有所行动的。

最后林媛做出了一个决定。她扔下手里的烧鸡,把身上破破烂烂的外衫脱下来,把沾油的手掌在上头摸干净,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从梅树后头离开。

她是背对着龙驾走的。恐怕有不少女人都喜欢在林子里头热情地扑向皇帝,或者装作偶遇却刻意朝皇帝的方向走去,但面对阅女无数的皇帝,这种做法成功率很低。

林媛缓缓踱步的时候,手上不经意间折断了一只缀满梅花的枝条,在寂静而寒冷的初春发出“咔嚓”一声脆响。

接下去就看神的意思吧。如果这次不够幸运,以后总会想出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