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3:21:26

最新章节: 第三十三章 遗诏(完结篇)“娘娘!”安如意跺脚。“储君之事,咱们少谈论为好。”林媛放下茶匙,突然叹息起来:“贵嫔,张开山谋反那事儿,我早就知道是皇后。”安如意闷闷地坐了下来:“那娘娘要怎么办?好容易劝着皇上扭转心意,重新选定了东宫。这几日却是越发听信皇后谗言,昨晚上整整一夜,皇后的耳边风没少吹

第七十九章 三足



而后,很快地,楚华裳就有了用武之地——皇后对沈云容发难。皇帝清楚皇后的所作所为,他自然不会废掉沈云容让皇后做大。

但他现在又把楚华裳晋封为容华。

皇后、柔妃、祥妃三足鼎立之势,因柔妃的降位而变得松动。

一个角短了,另外两个角不免会折腾起来。

皇帝的目的,就是要让楚华裳卷进这三人之中。楚华裳是最好的选择,楚家门楣高,却又没有高到掌控朝堂的地步;而前头的赵淑媛等人虽位分高,却都家世平庸,又兼上了年纪不是做宠妃的料。至于皇帝想得到什么样的结果?是要楚华裳帮衬沈昭媛?还是要她直接与皇后对抗?

楚华裳应该庆幸,她从此之后就可以平步青云了。但她也该好生地哭一哭,楚家若是再上一层楼,她在皇帝心里和祥妃等也就差不多了,自然是不能生育的。

林媛想起来半个月前太后对楚华裳说过的话——嫡出又如何,庶出又如何。

为了扳倒楚华歆,林媛主动找上了楚华裳。但不可否认,太后的推波助澜才是真正给了楚华裳铤而走险的勇气。

楚华裳不仅取代了楚华歆,甚至比她走得更远。

此人不可小觑。

对于林媛来说,若是没有沈昭媛这档子事,如今被册封为容华的应该是自己才对。楚华裳只是棋子,而自己,已经成为“可信任的人”。

宠冠六宫之人本来也该是自己,但现在,楚华裳会压自己一头。

是福是祸,现在还说不准。

有楚华裳做挡箭牌未必不是好事。楚华歆动了杀心,还不是因为盛宠。

楚华裳跪了半晌之后才口头谢恩。她说着:“嫔妾愧受皇恩。”

看起来,她并不高兴。

她起身的时候看了林媛一眼。

姚福升小步上前在两个嫔妃身侧道了声恭喜,笑说:“从容华起就要有册封礼了。请恬容华娘娘好生准备着。”

拓跋弘又吩咐道:“咸福宫主位空缺,就让恬容华暂且搬去主殿吧。”

***

林媛和楚华裳的晋封之喜很快晓谕六宫。无数的逢迎和嫉恨涌进了咸福宫的主殿,连带着新封的慧贵仪都几乎被人忽视。

按着性子直爽的刘婕妤所言,原以为楚氏受了姐姐的连累,现在看来她却是越发前程似锦了。恬容华没有什么大的功劳却能越级晋封成为宫里的正经主子,还得了恩赐以容华的位分掌咸福宫主位。想当初只有祥妃娘娘才有这样的先例呢。

至于慧贵仪——本是隆宠的人物,这次借着皇太后的赏识加封一位,也没什么大不了了。

不过文嫔、许容华几个一同服侍太后的人则有些可怜。虽然太后和皇帝也恩赐了她们不少的绫罗绸缎作为封赏,可那些身外之物哪里有位分来得实在。

恬容华的册封礼选在三日之后。因着位分不高,也没太多的东西需要准备,皇后不过是给了尚仪局一句吩咐。饶是如此,恬容华也是她那一批秀女里头第一个得到册封礼的人。

册封礼所代表的不仅仅是荣耀,更是身份上的天差地别。在这宫里头,容华以上位分的嫔妃才算是真正的妾室,是入了皇家族谱的。其余低位者,按祖训只是皇帝的玩物,“侍君而已”。同时,容华以上的嫔妃被称呼为“主子”、“娘娘”,其下的只能称“小主”。在宫内行走能够乘轿辇、生子后有资格抚育,也是从容华起的。

就在咸福宫热闹非凡之际,第二道圣旨传进了早已门可罗雀的永寿宫。那是赐予沈昭媛和皇长子的旨意——“皇子琰身为独子,其身负厚望,即日封赵王,迁入乾西五所居住”。

第一道旨意不过是宫闱女眷的晋封,第二道旨意却涉及皇子。

咸福宫内拥挤的嫔妃们在听到旨意后齐齐愣住。

皇上一直不曾立太子,但终于将皇长子封王了……皇长子不满七岁,历代只有十分受父皇宠爱的皇子才能在小小年纪得到这样的恩典呀。

静默之中也不知是谁哎呀了一声,细声道:“皇上这样看重皇长子……”随即又想到皇子殿下是不能妄议的,声色戛然而止。

殿内许久都没有人说话。原本这种册封的旨意是需要祝贺的,但对方是皇长子,祖宗规矩后妃不得与皇子牵扯,如此大家反而没办法说“恭喜皇长子封王”了。一般这种事情,众人应该按着礼数恭喜皇子生母,但眼下情况又不那么简单……

皇长子不但封了王,还被迁去外宫了。沈昭媛母子分离怎么说也不是什么喜事呀。

虽然有皇子五岁上书房的规矩,但上书房至少在宫中,生母可以时常去探望的。乾西五所可是在金銮殿往前很远的地方,后妃不能涉足……这个旨意一下,沈昭媛几乎是无缘和亲子相见了!

现在一屋子的嫔妃们都满心费解了。她们不知皇帝此举是褒是贬,原本封了皇长子就是给沈昭媛极大的恩赐,却又让沈昭媛和皇长子分离。可若真要贬沈昭媛,皇帝大可以剥夺她身为皇长子生母的事实。

每个人都在心里左思右想地,猜不透皇帝对待沈昭媛的态度。

这些嫔妃们现在都不想在咸福宫久留了。比起楚华裳,她们更关心曾经掌控后宫翻云覆雨的沈昭媛。

跑腿的内监从咸福宫出来又往后头的宫殿里跑。晓谕六宫是个很麻烦的活,东西十二宫都要走一遍,又因为是圣旨不能随随便便地推给低阶的内监们来做……在御前做事油水多,却也不容易呐……

在片刻之后,旨意终于传到长乐宫。听着之云嬷嬷在太后面前传完了话,正在陪伴太后对弈的许容华觉得自己的心都被提了起来。

沈昭媛,沈昭媛!皇上这是什么意思,恩赏皇长子难道是要让沈昭媛复起么,亦或只是看重皇长子而已……

比起旁人的心思繁杂,许容华心里简直在翻云倒海。她的手指不听使唤地一颤,夹着的黑棋就叮一声掉了下去。

皇太后蹙起眉头。

许容华慌忙地跪下请罪。太后挥手命她退下。

她心中大舒一口气,还好没有被太后怪罪。只是沈昭媛那边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些日子她在永寿宫里闭门不出看着已经很落魄了,如今皇长子却封了王,她是不是早晚要复柔妃的位子?

当初本以为沈云容会被赐死,或被废入冷宫,可那投毒的事却不了了之,皇上最后还给她留了九嫔的高位。许容华本已经十分担忧了,现在又看到了沈氏复妃位的苗头。

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样……

她一壁想着一壁提心吊胆地退下。

在许容华被遣出的同时,太后传了林媛进去。林媛行礼落座后,太后看着她露出满意的笑:“还是你服侍哀家最舒坦。”

林媛扫了一眼面前的棋盘,看那些黑子下得拙劣,知道许容华方才是故意藏拙来讨好太后了。与太后对弈是个不容易的活,她不喜欢输棋,却更不喜欢别人让着她。林媛的围棋是穿过来之后现学的,当她知道了太后的心思之后就刻意学得不用心,把自己的水平限制在不高不低的位置。

后来和太后玩了两盘,太后果然喜欢,直说林媛最得她的心。

其实这位上了年纪的老婆婆是有很多弱点的,抓住了她那点老小孩心性,对付起来就很容易了。

林媛把面前的残局收拾好了,另摆了一盘,太后仍然执白子。

二人的水平都不太好,而且棋品不怎么样,一边下一边闲话家常。

面前的太后虽然也是BOSS,却比拓跋弘好刷很多。相处地久了,林媛在太后面前说话渐渐多了起来。

“嫔妾还未曾谢过太后娘娘的恩典。嫔妾本没有做多少事,却受了皇恩加封贵仪,嫔妾还有些脸红呢……”

太后一贯不爱说笑,面上却是轻松的:“你用心侍奉尊上,自然担得起贵仪。”

“太后娘娘和皇上都对嫔妾太好了。”林媛这话与其说是诚恳,不如说是天真。

太后听着想笑,如果眼前这孩子有什么不完美的,那就是心性不成熟——应该是出身低微的缘故,小户人家里很少纳妾,家人和睦友善,从小在没有利欲纷争的环境里长大和那些高门贵女终究是不一样的。

林氏一个聪明又有灵性的女孩子,竟然会爱上帝王……爱上不要紧,竟然还爱得没有分寸,完全交出了自己。她作为自己千挑万选出来的工具,若是能够更完美的话该有多好,把灵魂交到男人手心里的女人早晚会倒下的……真是替她担心,担心她没办法走到预期的高度、完成自己的心愿。

不过这样也好,滴水不漏的人反倒用起来不安心……太后的心情再次愉悦起来。就算林氏不成,这宫里还有旁的可用的人选。

“若是旁人有你一半的贤德就好了。”太后颇有感慨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