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3:21:26

最新章节: 第三十三章 遗诏(完结篇)“娘娘!”安如意跺脚。“储君之事,咱们少谈论为好。”林媛放下茶匙,突然叹息起来:“贵嫔,张开山谋反那事儿,我早就知道是皇后。”安如意闷闷地坐了下来:“那娘娘要怎么办?好容易劝着皇上扭转心意,重新选定了东宫。这几日却是越发听信皇后谗言,昨晚上整整一夜,皇后的耳边风没少吹

第七十五章 许氏



林媛回宫后心里并不踏实,这一次的事情完全超出了她的预料,也丝毫不受她掌控。

麟趾宫的事看似落下帷幕,却远远没有结束。

祥妃中毒、柔妃获罪一事,皇帝已经命令封口,除了林媛、皇后和祥妃及当日在场的心腹宫人们,其余人都没透出一星半点。众人皆在谈论咸福宫里的待罪的楚华歆和死了的白秀薇,对永寿宫突然遭到皇后搜宫、继而又满宫禁足之事不明所以,只能凭着猜测传出许多版本的风言风语。

直到三日之后,关于此事的圣旨才在众妃去给皇后请安时传到了长信宫——修容楚氏谋害皇嗣,着废去封号位分,罚入冷宫终生幽禁。柔妃沈氏私藏毒物,褫夺封号降位昭媛。

至于祥妃中毒,圣旨上只字不提。

林媛起身时看到了众人意料之中的震惊。永寿宫的嫔妃们如懋嫔等,神色中都透着惊慌;除了她们,旁的人却是幸灾乐祸之色,只是碍着皇上刚失了个皇嗣,不敢掩嘴偷笑罢了。

笑是不能笑的,旁的话却可以说。刘婕妤就一脸嫌恶地啐道:“以往我还当楚氏是个多尊重的人,想不到竟能做出有违妇德的大罪来,她如何对得起皇上的大恩!”说罢还挑眉朝楚华裳冷哼一声。

刘婕妤被楚华歆压在头上钳制了两三年,宿敌一朝落败,怎能不出一口恶气。楚华裳因着姐姐获罪自然很是没脸,低着头不敢分辨半分。

坐在她前头的一个婉仪却捏着帕子叹了一口气,咬着唇道:“柔……沈昭媛她,她怎么会是那样的人啊!她怎么会藏毒……”

她这话一出口,大殿内竟肃然死寂下来。

半晌,不知是谁幽幽开口道:“难道,张婉仪觉得沈昭媛是冤枉的么?”

张婉仪虽然性格和善且单纯,但好歹入宫数年,瞬间就听出了这话的意思,忙摆手道:“不不,嫔妾只是惊愕而已,并不敢质疑圣旨……”

在她慌乱的解释和摆手之中,殿内的妃妾们都静默不语,神色各异。就连方才忙着数落楚氏的刘婕妤都面色变了一变,低头沉思。

林媛在这个时候方才感觉到这些如花朵一般的年轻嫔妃们从内心散发出来的悲哀与黯淡,虽然她们之中的大多数已经心硬如铁。

沈云容私藏毒物的罪名晓谕六宫,每个人都明白,这一条罪状意味着什么。

其实大家本就知道,沈云容不可能是真正的善人,因为这宫里是容不下菩萨心的。但看她平日里从不与人为恶、从不参与任何肮脏事,众人便觉得她至少是个“不争”的人,至少比起旁人来更加温良贤淑,是个只会自保而不会主动出手的人。

但显然,沈云容真正是个什么人,和众人原本的印象差距地简直天翻地覆。这座宫廷比她们想象中的更为残忍。

宫里头重病、小产、暴死的嫔妃每年都会有,不会被花大力气追究死因的宫人们更是不计其数。人人都明白这宫里是养着魔鬼的,外表美貌的女人们大多是包藏祸心的,从各个宫殿、六局、掖庭等宫廷的任何角落里搜出本不该存在的毒物来是家常便饭……现在可好,永寿宫里搜出来的东西真叫人大开眼界,什么砒霜钩吻断肠草之类和人家西域的奇毒摆在一块儿简直没法比。柔妃娘娘藏这些东西难道是为了以毒攻毒治疑难杂症吗?还是药老鼠的啊!

不管沈云容有没有对谁动过手,单看着她准备的东西就让人胆寒。从今日起,她的贤良名声便被碾得粉碎了。

张婉仪面上仍是郁郁地,她曾经受过柔妃举手之劳的帮衬,是真心觉得柔妃比旁的人要好上许多的,可眼下却是……不禁又有些心惊胆战,还好自己不得宠她看不上,两个人也就没有走得太近呢。否则早就活不过今日了吧。

宫里不乏张婉仪、刘婕妤等尚存着一分单纯的人,可林媛这类心防过重、城府又深的更是不少。早已不得宠的文嫔看众人静默着,冷笑一声道:“人家不过是犯了错,又不是就从此换了一个人!怎么瞧着众位都有些不认识沈昭媛了。”

文嫔得宠的时候很是高傲,现在失宠了性子更加清冷,左右是个不屑于和旁人交往的。她鲜少在众人面前说话,今日却是稀奇。

徐婕妤接了话道:“文嫔娘娘说得极是。”

失宠的人并不会被恭敬对待,然而文嫔今儿说的话是有妙处的,徐婕妤是觉得自己受教了。刘婕妤听着心里自嘲,原来人家文嫔心里早就明镜似得,柔妃再怎么温和仁善也骗不过她去,也就只有自己这样的呆子才会在柔妃事发之后觉得震惊……

再说了,就算柔妃是真真的贤良人,自己心里也不应该认为她贤良!

众人脸上都各有异色。如此许久,皇后抬手淡淡地道:“今日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都不要再议。”

嫔妃们忙齐声称是。

皇后神色间有些疲态,微微地呼了一口气道:“都散了吧。”

众人也不欲多留,纷纷退下。

八月底的空气中透着清爽,又不似十月份寒意侵袭,是一年四季里最舒坦的日子。然而刚踏出长信宫的许容华却是在抱紧了双臂,似乎是身上很冷一样。

她并不敢抬头让人看到自己脸上的慌乱,一双妙目藏在细密的额发后面,小心翼翼地探看着周围人。突地,她看到了一身樱紫色细纹云绣衫的慧贵姬正从自己跟前走过去。

心下忖度一二,忙小步上前托住了慧贵姬的手臂,温言道:“听说贵姬前几日受委屈了……”

林媛因为受了冤,皇帝这几日没少赏赐她金银玉器以示安抚,那一箱一箱的绫罗绸缎差点把镜月阁小小的库房给挤塌下。众人明白林媛以后的宠势定会更上一层楼,像许容华这样主动拉拢的大有人在。

许容华本就是个和气亲热的人。

不过,林媛并不认为许容华的目的和昨日的徐婕妤一样。

耳边仍响着女子热情的关切之语:“……我就说贵姬福大命大,不是那起子楚氏能污蔑的。楚氏下场惨淡实在是罪有应得,也叫这宫里人看看贵姬是不能随意招惹的……”说着又看向林媛的裙子:“啊呀,妹妹这身樱紫色的衣裳是皇上新赏赐的吧?原本我们是不能穿这样贵气的颜色,难得妹妹是皇上心尖上的人。妹妹真有福气,……”

林媛低头道:“樱紫色本是四品以上才能用的,嫔妾逾矩了。”

“什么逾矩!”许容华忙道:“只要不是太出格,又是皇上亲赐的,哪里有什么忌讳!按我说,妹妹姿容艳丽才能撑得起樱紫色,若穿在别人身上还不成呢!”

林媛笑着不说话。

其实她以前从来不会逾矩的。该是什么身份就摆出什么样子来,林媛上辈子就是这么干的,让人抓不到错处是她的原则。但在出了柔妃的事之后,她突然觉得自己得改改了。

在这个后宫里,滴水不漏,并不是最好的策略……

随时漏那么一两滴,反倒会活得更容易。

再说,林媛最厌恶尊卑约束,喜欢的衣裳就该不顾忌地穿,怕她们什么。

许容华一直拉着她的手腕,两个人往镜月阁的方向走。转眼间到了四季亭边上的一条岔路口,林媛停下来了:“容华娘娘,这地方往西是永寿宫,往东是镜月阁。嫔妾在此拜别娘娘。”

说着行礼,很不想留余地。

许容华脸上有些尴尬:“贵姬,今日天高气爽,我也不急着回去,一块儿叙叙话也是好的。”

“这不凑巧了,嫔妾待会儿还要去建章宫服侍。”

许容华恨得牙痒痒,半晌,却仍是挤出笑脸道:“那就改日吧。不瞒妹妹,如今昭媛娘娘遭贬斥,永寿宫的日子也不好过。妹妹圣眷正浓,日后姐姐落了没脸,就只能依仗妹妹相助了。”

说完拿帕子抿一抿眼角。

林媛看她这样,忙哎哟了一声道:“容华您……唉,我不过是小户之女,低阶之位,哪里和姐姐您相提并论,更遑论襄助……”说着扭头扶着宫女的手抽身欲走:“这里风大,容华娘娘还是快些回去吧。”

林媛眨眼间就溜了。

许容华的宫女气得跳脚:“什么东西!出身卑贱还敢对娘娘不敬!”说着又劝许容华:“娘娘不必和她计较,依奴婢看,她就是个上不得台面的,看着永寿宫失势就生怕牵连上,又想趁着机会踩在娘娘头上。”

许容华却已经不生气了。她叹着气道:“映月,你说她是真的只是不想和我交好,还是看穿了我们在试探她?”

“娘娘?”映月方才还在骂林媛,此时就突地想起了自家娘娘的目的。不由大惊:“这怎么可能,娘娘您分明是拉拢她,这几日如娘娘这样做的人也不少了。”

“那一日在麟趾宫里的,除了皇后和祥妃,就只有她了。”许容华按着自己的前额:“你说,她是不是知道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