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3:21:26

最新章节: 第三十三章 遗诏(完结篇)“娘娘!”安如意跺脚。“储君之事,咱们少谈论为好。”林媛放下茶匙,突然叹息起来:“贵嫔,张开山谋反那事儿,我早就知道是皇后。”安如意闷闷地坐了下来:“那娘娘要怎么办?好容易劝着皇上扭转心意,重新选定了东宫。这几日却是越发听信皇后谗言,昨晚上整整一夜,皇后的耳边风没少吹

第六十四章 回京

“本宫是什么样子,能让她们说嘴?”楚华歆面色狰狞:“上官璃那个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莫说是在自个儿宫里撒气,她在皇后面前都敢张狂!她前日赏了一个才人杖刑皇上竟还去她宫里探看,怕她气着身子,怎地本妃摔个东西都不行了!再说本宫又犯了什么错需要悔改!”

“长姊……”楚华裳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劝。

“闭嘴!”楚华歆猛地将手上的一盏玉壶掷在了地上:“上官璃那个贱人!她辱骂本宫狐媚……难道这宫里最为狐媚下作的人不是她自个儿么!这个贱人……”

“长姊,您别说了!”楚华裳赶紧把身后的殿门闭紧了,又上前抓住了楚华歆的臂膀,抓得很紧:“祥妃她再怎样也比长姊的位分高,如今又怀着皇嗣,皇上一贯宠爱与她。您这话可万万不能让人听见!”

这一次,楚华歆终于停了下来。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缓缓地倚着宫柱坐了下去:“为什么……本宫费尽心机,却还是什么都得不到。慧贵姬为什么没有被皇上治罪?祥妃为什么还这样风光?本宫……真的尽力了……”

“长姊?”楚华裳听着这话就不住地心惊:“长姊,您说慧贵姬?她……她又怎么就要被治罪……”

楚华裳想起了今儿早上的事。她的位分和林媛相当,晨省时也和林媛坐在一块儿。结果那林氏在告退时特意拉了她的手,笑着对她说:“我觉得修容娘娘今日受委屈了。修容娘娘也没有犯什么大错,却要被祥妃娘娘申饬,也不知修容娘娘现在怎么样了……”

林氏说了许多,话里话外都是为韵修容鸣不平,端的是一副关切的模样。最后还问她需不需要和她一起回宫,去探望韵修容。当时楚华裳就觉得怪异,自己和林氏一贯没有交情,姐姐又曾与她争宠,她怎可能对姐姐有真心的关切!

楚华裳满心里都是狐疑,只好敷衍地说姐姐怕是在急着抄写皇后娘娘罚的东西,不方便别人探看。林氏也不纠缠,只笑着和她寒暄了两句就告辞了。

楚华裳到现在都看不懂林媛的做法。可一听自家姐姐说了这么一句话,心里就莫名地开始打鼓了。

她觑着楚华歆的面色,小心地道:“长姊,您是不是对慧贵姬……”

“你知道了什么?”楚华歆猛地侧目看向她,声色凌厉:“楚华裳,本宫在问你,你知道了什么?”

楚华裳霎时被吓住了,忙道:“我只是随口一问,我什么都不知道……”

“不知道最好。”楚华歆站起来凑近了一步,逼视着她:“本宫的事情不需要你过问。本宫问你,你清楚自己的身份吗?”

这句话,楚华裳初进宫的时候姐姐就问过她。她闭上了眼睛,缓缓地道:“是。我是娘娘手里的棋子,娘娘是我的主子。”

“很好。”楚华歆默然对她挥手:“你退下吧。”

楚华裳松了一口气,赶紧捂着膝盖上的伤口一瘸一拐地离开了。

她再也不想看到楚华歆张牙舞爪的模样,可她却明白,自己还要在她的驭下忍受很久很久……到底要多久呢?同样是楚家的女儿,自己为什么就要被这样折磨呢?

她又想起了慧贵姬林氏。她摇摇头,自嘲地笑了。自己的处境再艰难也好过那出身卑微的慧贵姬。人家都能活得风风光光地,自己怎么就不可以呢?

慧贵姬,呵,皇上赐予她的封号真是名副其实。这个女人太聪明了!她一定是知道了楚华歆要害她,所以今儿早上才找了自己来试探……不是为了证实是否是楚华歆做的,而是为了试探她和姐姐的关系!

她和姐姐在外人面前从来都是一副姐妹情深的样子,她们二人都竭力维持着这种表象,连素来瞧不起她的姐姐都不会在人前落她的面子。可内里是怎样的谁又知道呢?

当然,这种关系在某地方面还是有漏洞的。比如这一次——如果她和姐姐当真如面上的那样要好,姐姐要设计害人就一定会告诉她。可当林媛试探她的时候,她那副不知所谓的茫然将这种漏洞出卖地很彻底。显然她的好姐姐根本没有拿她当妹妹看,也不可能把害人的阴私告诉她。

林氏……楚华裳心里并没有被窥探的不悦。相反,她觉得这对自己来说是一件好事。

她不可能一辈子作为姐姐的奴婢活着。总有一天,她要摆脱楚华歆。

***

这一日夜里,皇帝并不曾招人侍寝。

第二日时,被送进九州清宴寝宫的是叶良人,这一晚上过后皇帝又给她晋位才人,如今也是数得着的宠妃了。只是她上头有祥妃、楚家姐妹、林媛等一大波宠妃压着,再得宠也显不出惹眼来。

到了第三日、第四日,皇帝竟连着两日翻了恬淑姬的牌子。

林媛终于看明白了,楚家姐妹并不像表面上那么好对付。关键不在于那为了争宠不择手段的韵修容,而在于这个平日里沉静寡言、通身书香气质的妹妹恬淑姬。

韵修容这样的女人,相处的时间久了就会腻歪,被男人弃置是早晚的事。但恬淑姬不一样——她的贞静与成熟弥补了姐姐的轻浮急躁。一静一动之间,反而能让皇帝多流连韵修容几日。

这是个不可小觑的女子。

在楚华裳连宠两日之后,楚华歆分得第三日,而后皇帝又开始频频地翻林媛的牌子。

林媛虽是隆宠的第一人,但好在当初有楚华歆做反面教材,现在的林媛在得宠之余还懂得劝皇帝去临幸别人,反而没有遭到太多的记恨。这种风光且平静的日子一直持续到七月底。

林媛和拓跋弘二人的每一个夜晚都过得很尽兴。同是**的高手,且同样都放得开,这种绝配夫妻档是很难得的。拓跋弘虽有后宫三千,可这三千佳丽里头像林媛这样美味的女人还是很稀有的——一大半的人在皇帝面前都是又敬又怕,畏畏缩缩的样子让**一度大打折扣;剩下的人里头还有一大半是淑女的典范,从小受诗书礼义的教导,端庄贤淑、品质高尚,深深滴认为某些床上动作太过那啥,给拓跋弘侍寝的时候也是“规规矩矩”的。

拓跋弘身为一个要面子的皇帝肯定不能说“爱妃你放肆一点没关系”,只能在心里嫌弃她们死板。其实这也不能怪嫔妃们,这古代后宫的规条上第一条是不许干政,第二条就是不许狐媚。如果林媛那侍寝的方式被别人给知道了肯定是要受罚的——韵修容和她的滟歌行就是个例子。

日子很快到了八月份。

为了赶八月十五的中秋节,皇家避暑时多半会在八月初回京,今年也不例外。

八月初五时圣驾回鸾的光景和去的时候又有些不同了。曾经陪伴皇帝坐在龙辇之内的楚家姐妹此时不得不规规矩矩地按着位分排在妃辇里头,林媛则是独得皇帝的眷顾,虽不曾去龙驾内服侍,却是得了旨意以贵姬的位分独享一辆马车,皇宠昭然。不仅如此,一路上还不停地有内监宫女得了皇帝的旨意捧着新鲜瓜果和降火解乏之物送来她的轿辇,帝王的关切疼爱之意显露无疑,最惹人艳羡。

皇后和两位妃位都无甚变动。这三乘车轿紧跟在龙驾之后,皆华贵耀目,威仪一如往昔。

坐在车轿中风光无二的林媛不时地掀起帘子瞧着外头的景致,同时一一探看着所有嫔妃的车轿。在车马快要抵达京都时她悄无声地对初雪低语一句:“叶才人为何与容姬同乘一辆?”

初雪随口回话道:“出行车轿都是皇后的安排,叶小主为人谨慎谦逊和白小主一贯没有仇怨,她们坐在一起也是合宜。”

“皇后?”林媛淡笑:“我好似觉得叶氏和白氏前段日子就走得近了。”

初雪抬眼看着林媛的神色不比平常,忙郑重道:“小主说得不错。白氏原本一心服侍皇后并不和其余嫔妃结交,但她和小主您不合,叶氏也在面子上和您交恶,二人一来二去就走得近了一些。”

“白氏和她交好恐怕不是为了对付我。”林媛缓缓地摇头:“白秀薇最近长进不少,已经不会和我在明面上争执,皇后应该教诲过她若是想往上爬就不能总把精力浪费在我身上。”

林媛说着思量片刻,又笑道:“和白氏走得近就是和皇后走得近。皇后统领六宫,旁人想逢迎还没有那个福气呢。叶氏是之前就得了皇后娘娘的青眼吧。”

林媛脑子里想着叶绣心的模样。她总是想起来自己第一眼见到这个女子的时候,叶氏那时候的境况还很差,不过是因为太后的一句话去了长乐宫服侍,又被嘉贵人欺压。叶氏小心翼翼又低眉顺眼的样子很让人觉得可怜,但林媛却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

也是啊,没有**,又怎么争了宠呢。也不知她以后会是什么样子,林媛可不认为自己能完全掌控她。

“皇后娘娘又开始……”初雪的声色越发地细小,身为奴婢岂敢对皇后不敬,“笼络”二字并不能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