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3:21:26

最新章节: 第三十三章 遗诏(完结篇)“娘娘!”安如意跺脚。“储君之事,咱们少谈论为好。”林媛放下茶匙,突然叹息起来:“贵嫔,张开山谋反那事儿,我早就知道是皇后。”安如意闷闷地坐了下来:“那娘娘要怎么办?好容易劝着皇上扭转心意,重新选定了东宫。这几日却是越发听信皇后谗言,昨晚上整整一夜,皇后的耳边风没少吹

第六十二章 镯子



“容姬小主?”小成子疑惑地问了一句,又低着头寻思了半晌才回话道:“奴才倒是不曾留意容姬小主那边……只是今儿大清早上,奴才听咱们门前杂扫的粗役太监说了一句嘴,说是容姬小主又去霁月瑶台服侍皇后娘娘了。大家都明白皇后娘娘喜欢容姬小主,倒也不觉得奇怪。”

白采薇又去见皇后了?看起来她是变聪明了,知道遇上事儿了不要自己莽撞地往前冲,先去看看善良贤德、乐于助人、无所不能的皇后娘娘有什么好主意。

说来皇后对白采薇的确够意思了,把在后宫里生存的道理毫无保留地传授给她,手把手地耐心教导她该怎么当一个宠妃。若没有皇后,白采薇那天在勤政殿里和皇上进言的时候怎可能讨得皇帝的喜欢。林媛觉得皇后娘娘也是很辛苦的,白采薇这种朽木类似物教起来应该很麻烦吧?也亏她能有这份耐心!

林媛想到此处就轻笑一声:“皇后娘娘到底为了什么喜欢白氏,谁心里又能清楚呢?也难为白氏素日里并不是什么好性子,在皇后面前却勤勤恳恳地,还时常早早地起床去皇后宫里服侍,她对皇后娘娘的这份恭敬真是叫我们佩服。”

小成子也是明白人,听着这话就静静地站着不言不语。

林媛笑看了他一眼,道:“你下去吧,每日让你去宫外跑腿也是劳累你。”

小成子忙连声称着不敢。

等小成子退下之后,林媛面色沉沉地叹了一口气。

呵,竟然是你么,楚华歆?

林媛心里很清楚,昨晚上谁的动作最大,谁就是那个暗害自己的人。因为只有她清楚林媛这边的侍寝会搞砸,而皇上恐怕会另寻他人侍寝,这一晚上的机会她不想错过,遂就做好了准备。林媛不知道楚华歆是怎么在半路上把皇上截走的,但旁的人定会想不到皇帝会抛下林媛另寻他人,就算在半路遇上拓跋弘若没有一点准备,想成功博宠也是不容易的。

依着楚家的家世,她能有本事寻到药粉,还能有人手去帮她卖命来陷害自己,这些条件都是足够的。只是她的胆子还真有点大,能做出这种置之死地的狠招来。

楚华歆终究是对自己出手了。从独宠的云端上跌下来的滋味是很不好受的,那日的茶会上林媛瞧着楚华歆的落魄样子就明白她心里的恨,但这没有办法,林媛为了能顶替她的位置就必须把她拉下来。

而显然楚华歆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她不甘心,她不认输,她心里还装着宠冠六宫的宏图大业,所以她绝不会停止算计。

再则,就算没有楚华歆也会有旁人,左右林媛现在才是皇帝身边第一等的宠妃,大家不算计她算计谁呢。

林媛寻思着,楚华歆这样的对手是该早点除掉为妙了。祥妃那种人她动不了,但并不代表所有人她都动不了。

***

因着今日又是晨省的日子,林媛少不得要收敛了心神去给皇后请安。

皇后的霁月瑶台大殿里还是那番光景。林媛来得不早不晚,坐下来和一群女人喝茶聊天,听她们八卦昨晚上韵修容得宠的事。那天茶会上有几个嫔妃本以为韵修容就此失宠,对她好一番奚落,却不料到她什么快就又起来了。这几人今日的面色就处处透着尴尬,也不怎么敢在众人面前说话。

而坐在前席的韵修容不言不语地,她妹妹恬淑姬更是沉静,让人猜不透心思。

大殿里的人一会子就来齐了,又照例等了些时候皇后才从后头出来。皇后今儿穿的是玫瑰紫的蜀锦料子,前襟和袖口上一贯绣着繁复华丽的纹理,端坐在上首的姿态不怒自威。只是林媛晓得这种蜀锦、云锦或苏绣虽能显出庄重来,料子却比常人喜欢穿的纱织要厚多了,也不知皇后是怎么忍受下来的。

林媛明白这位皇后就是这么个性子,那些薄而透明的衣裳穿着既舒坦又能显出年轻来,可皇后偏偏觉着轻佻。好在现在冰块足够多,整个霁月瑶台殿内四处都用银托盘摆着花鸟虫鱼的冰雕,皇后身侧的小几子上还特意多放了两盘;旁侧又有宫女不住地打着扇子,这么应付下来倒也过得去。

随着皇后一块儿出来的自然是白秀薇。只是她今儿竟也不下去坐着了,就站在皇后身侧的空地上,和旁边的宫女挽秋在一处。

林媛对此有些讶异。旁的嫔妃们多是面色不屑,她们瞧不上白采薇这种出身高贵却甘愿给人家当走狗的行为,又不得不承认她能被皇后提携的福分。

皇后笑着受了众人的礼,又对大家一阵嘘寒问暖,大殿内一时是其乐融融的模样。因着昨日又分了翠玉的份例,这群女人就有了话头,把那玉镯子玉坠子玉耳环从头到脚地拿出来品评一通。这样三句话不离衣裳首饰的日子虽然琐碎,但也是宫里唯一的乐趣,若是不说这些,嫔妃们无聊起来就会互相扔砖头,那场面就不太好了。

片刻后,皇后转向一直不怎么说话的楚氏姐妹,笑道:“韵修容手上的这副镯子倒有些别致,那翠玉怎地瞧着发蓝?本宫眼神不太好,隔得远也看不清那是什么颜色。”

韵修容不料到自己会被皇后关注,忙回话道:“听尚宫局的人说这镯子是冷玉,遂颜色泛青,这样的物件虽比翠玉珍贵些也万万比不上皇后娘娘宫里的东西。”

她说话的时候心里有些不愉,怎地皇后偏要拿她的镯子说事。这镯子还是昨晚上服侍皇上的时候,皇上一高兴赏下来的,因着那异常漂亮的颜色她不想将其束之高阁,第二日来给皇后请安也戴在了手上。以往的经验教训让楚华歆学乖了,这一回她可不会让这好东西露出来给别人瞧去,就刻意穿着宽大袖摆的宫装来遮掩……只是自己明明藏地好好的,皇后那眼睛有透视么竟然看见了这个镯子?!

还说自己眼神不好!真是……

可皇后既然说出来了,她也藏不住,只能伸出来给四周的女人们瞧。

此时坐在楚华歆下首的刘婕妤就轻笑出声,一壁打量着镯子一壁道:“修容姐姐好大的眼界,价值连城的冷玉也好说得那么轻巧。臣妾看着这块玉色泽通透当是上好的品相,也不知姐姐从哪儿得来的,臣妾手里仅有的一串镶冷玉的手钏还是当年进宫的陪嫁呢……”

刘婕妤方说完话,冯庄姬也跟着笑说:“原来是冷玉。这宫里的许多女子都喜欢暖玉,其实冷玉无论色泽还是价值都在暖玉之上,只是因着东西罕见大家也不敢奢求罢了。”说着又侧着脸看着楚华歆,声色清脆地问道:“修容娘娘的玉是从哪儿得的呢?”

楚华歆面上紧绷着,微微侧目瞥着刘婕妤和冯庄姬两个,神色中闪过一丝压抑的厌恶。这姓刘的女人和她一块儿进宫,三年爬上婕妤的位置也算不错,却永远被她压过一头。斗了这么些年也没能越过自己去,竟还想着在自己面前逞能!冯庄姬又是什么东西,一直都没有得到多少恩宠,唯一可以称之为略有所成的就是被祥妃收为了狗腿子……

可她们两个竟还似很有默契一般地,齐齐逼问自己镯子的来路!

楚华歆没有法子,就只好冷冷地道是皇帝的赏赐。立即就有嫔妃既艳羡又妒恨地开口道:“应该是昨晚上皇上赏的吧?皇上果然疼爱修容娘娘,前些日子不招幸娘娘我等还以为娘娘失宠了呢,不曾想如今皇上又想起娘娘了,还要恭喜娘娘您重博恩宠呀……”

林媛听着这些话心里就想笑,这些女人个个都是人才,说出来的话阴阳怪气地能噎死人,好像人家韵修容那么几天没侍寝就真的失宠了一般……唉,楚华歆啊楚华歆,看看你现在混成啥样了,就算已经不再隆宠却仍然被大家当成靶子,不打成筛子不肯罢休。自作孽不可活,你想取代祥妃想疯了,结果争宠不成反被从云彩上推下来……到了现在嫔妃们却还对当初霸宠的事耿耿于怀,这群殴的下场不好受呀!

此时楚华歆的脸色黑如锅底。旁人看来她是在往刘婕妤等人身上飞眼刀子,实际上她是在偷瞧着上首皇后的面色——她越发地觉得皇后令人惧怕。

这个高高在上的女人永远都是一副无可挑剔的微笑模样。她的话不多,在请安的厅堂中总是下头的妃妾们争斗不休,她静默地坐在上首冷眼瞧着这一切,在争斗的最后才站出来说上两句调解的话——当然若柔妃在场,就连这么两句话都能给皇后省去。可在如今的楚华歆眼里,皇后却总能凭着不多的言语和轻巧的动作,在整个后宫里激起巨大的波澜。

当初自己为何能有霸宠的机会,说起来还是皇后把华裳给提携起来了。自此才有了自己和祥妃对峙争宠、林氏白氏等人跳梁小丑一般地来分油水、旁的嫔妃们乱成一团的局面。后来皇后被人算计丢了冰块,自己不知怎地被卷进去了,皇后为了脱困也为了提携白氏,连消带打地把自己给打压下去了……楚华歆一直在思考当初的事,她觉得自己被算计那件事很可能就是皇后的授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