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3:21:26

最新章节: 第三十三章 遗诏(完结篇)“娘娘!”安如意跺脚。“储君之事,咱们少谈论为好。”林媛放下茶匙,突然叹息起来:“贵嫔,张开山谋反那事儿,我早就知道是皇后。”安如意闷闷地坐了下来:“那娘娘要怎么办?好容易劝着皇上扭转心意,重新选定了东宫。这几日却是越发听信皇后谗言,昨晚上整整一夜,皇后的耳边风没少吹

第五十三章 冰块(4)



皇后的手指扣在了扶手椅上。自己抬出了皇上,她们就抬出了祖宗有训?

说得多么冠冕堂皇,要她去皇上面前劝谏?她又不是御史,劝谏这种事谁凑上去谁倒霉,皇帝又一向不喜欢她,安能给她好脸色看!

可如今事情已经挑起来了。她身为皇后,若对此顾若罔闻,定会落下个无能的名声不说,嫔妃们也会把对楚氏的怒意算到她头上。

她叹了口气,正色道:“本宫自会劝谏皇上。你们都起来吧。”

一群人这才起来了,一一找了自己的位子坐,只余楚氏姐妹二人因犯了错,仍跪着。这个时候大家竟都不说话了,和方才你一言我一语的热闹之景大相径庭。

许容华多行了一礼,对皇后道:“今日嫔妾等叨扰了娘娘,实在是罪过。只是因冰块的事嫔妾们心里不甘,这才求娘娘做主,还请娘娘不要怪罪。”

皇后眉头一挑,瞧了她一眼道:“你们说的都是正理,本宫自然不会怪罪。”说着顿一顿:“这宫里,只要是守着规矩做事的,皇上和本宫都会喜欢。若是不知进退、有了那非分之想,就休怪本宫无情。”

嫔妃们纷纷起身道:“谨遵娘娘教诲。”懋嫔的身子却不由自主地晃荡了一下。

皇后说什么不知进退、有非分之想……懋嫔心里有点打鼓。

晨省折腾了一早上,皇后累了,懋嫔也累。最后大家都不想再坐下去,早早就地散了。

皇后回内室歪在了榻上想心事。一旁服侍的宫人们知道自家主子心绪不好,都低着头肃着脸,偌大的霁月瑶台里死气沉沉地。掌管衣料杂物的大宫女凛冬很想告诉皇后一声咱们宫里的冰块只够撑十五天了,是不是要减少今日的用量,可又万万不敢在这时候提起冰块两个字,一个人愁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她想去找齐嬷嬷商量,不料找了半天不见人。一回头齐嬷嬷从外头小跑着进来了,并不理她,而是径直进殿与皇后道:“娘娘,方才外头传了书信进来,齐国公府和镇南侯府有多余的冰块。其余还有许多府邸没有去问,京城这么大,咱们一定能凑够数的。”

这样的好消息并不能让皇后欣喜起来。她只是微微抬了眼,道:“东拼西凑地自然能补上。只是不管怎么补救,本宫办事不力的罪过已经板上钉钉了。”说着又哂笑:“千斤的冰,又是硬从人家府里拿来的,价钱怎么也得多给三分。算下来,十万两雪花银,都要咱们萧家来出。”

齐嬷嬷低下头不说话了。皇后揉着额角,无奈地道:“嬷嬷,你说她怎么就是要与我过不去呢。”

“沈柔妃罔顾礼法,其罪当诛。”齐嬷嬷说起柔妃来,简直咬牙切齿。

“这宫里罔顾礼法的人多了去。我只是不明白,祥妃那肚子是个多大的靶子,生出儿子来她的大皇子就不是唯一的男嗣了,她竟也容得下。”皇后笑得有些莫名:“她就一心想要我这个位置?”

“嫡长子的名头岂是皇长子能比的?她兴许也在暗地里算计祥妃,想着一手抓两个呢。”齐嬷嬷说着,一个眼色扫过去命凛冬把门关紧了,又凑在皇后耳边道:“娘娘可不能坐以待毙,她敢在皇家的运冰里头捣鬼,咱就要她真相大白!让满宫的人看看柔妃娘娘是怎么个‘贤良’!”

齐嬷嬷能成为皇后最倚重的人,凭得不仅是情分,也是本事。她顿一顿,眼珠子转了两转道:“今儿主子们来请安,老奴在大殿里偷着瞧了,那个许容华或许能为咱们所用!”

皇后看了齐嬷嬷一眼:“你觉着许氏最后和我告罪说的那些话,是有什么心思吗?”

“许容华虽是柔妃的爪牙,却甚少和娘娘作对,就算是这一次她也没随着懋嫔她们一块儿闹。她的脾性和柔妃相似,却比不得懋嫔得柔妃的喜欢和提携。老奴瞧着她对柔妃算不得忠心。”

“嬷嬷一贯会识人。”

“娘娘慧眼如炬,老奴今儿说的这些娘娘怕是早就心中有数……”齐嬷嬷面上越发恭敬:“娘娘当初举荐许容华去服侍太后,当是看出了她和懋嫔等人不一样……许容华想两头讨好,娘娘不如好生利用她……”

皇后微笑点头,道:“还好有许容华这样的人存在,否则若为了打压祥妃把懋嫔给捧上去,那岂不是太便宜柔妃。只是许容华圆滑狡诈,又擅长浑水摸鱼,真要让她为我们做事怕也不会有什么好效果……”

说着终是摇头:“算了,这并不是上策。柔妃能做的出来就会有后招,若查不出名堂来本宫就更是没脸。”

其实许容华这种人是不招皇后喜欢的,她喜欢的是白秀薇这一类的人。

齐嬷嬷觑着皇后面色,问道:“那娘娘……定是有主意了吧?”

皇后浅浅地笑,道:“午后的时候把白良娣请过来吧。”

***

到了午后,白秀薇甫一接到挽秋的传话,就急急地拾掇了过来皇后这里。

她服侍皇后有些时日了。但也不知怎么了,每次被皇后传召她都会紧张,这种紧张丝毫没有因为和皇后相处的时间长了而有所好转……皇后的脾气温和,对待她也不错,可她总是太过惧怕皇后。

她迈着碎步走进了皇后的霁月瑶台,一壁走,一壁抬头看着寝殿里的摆设。她心里想,行宫也不过如此,和长信宫一样肃穆地叫人压抑,宫柱和房檐上偏要清一色地雕刻凤纹,一点新意都没有。

皇后朝她笑了笑,指着面前小几上的一盘子皮红色鲜的荔枝道:“从齐州快马加鞭运过来的,只得了一盘子,你尝尝。”

“谢娘娘。”白秀薇在皇后身边坐下来。皇后对自己从来都不吝啬,她想。

过了片刻——白秀薇似乎是思量了一会儿,才用关怀的口气与皇后道:“娘娘可是在为了冰块的事心烦?”

皇后笑说:“劳你记挂本宫。后宫的吃穿用度都是从本宫手里过的,出了岔子,自然要操心。”

果然是为了此事,白秀薇心道。

皇后每一次传召她都是有目的的。她虽然不聪明,却好歹是世家嫡女的出身,不会蠢成一只小白兔。起码她知道这宫里不会有人无缘无故地对你好。皇后提携了她,她也必须付出回报。

她赔着笑脸与皇后道:“阮氏那起子奴才坐了偷盗罪,娘娘处置他们就好,万万不要气坏了身子。”

皇后笑而不语。白秀薇的脑子比阮氏都差了一大截,皇后厌恶不中用的阮氏,却很喜欢白秀薇这副模样。

她从宫女的手里接过一颗剥好的荔枝,散漫地道:“听说你在来行宫的路上又和林氏起了争执。”

白秀薇手上一抖,面上笑得尴尬:“嫔妾一时冲动……”

“好了,本宫不过提点你一二,你以后慢慢地改了就是。”皇后并没有生气,只是如长辈一般对她语重心长地劝诫:“你年轻,有争强好胜的毛病,不算什么大事。可本宫要劝你一句,你越是这样皇上越不会喜欢你。你看上一次林氏病了,你在镜月阁里和她争锋相对,结果就被她设计了不是?皇上之后就很少传你侍寝。现在韵贵嫔她们起势了,和祥妃这两派人把皇上的心都给占走了,皇上哪里还记得你呢?”

这话说得柔和,话里的意思却让白秀薇心惊胆战。她想一想,最近这段日子自己的确不怎么得宠了。若再这么下去……她没了皇帝的喜欢,就会一无是处!

她咬着唇道:“是嫔妾不争气……皇后娘娘,嫔妾日后一定会做好的!”

“你心里明白就好。”皇后点点头,言语越发恳切:“本宫知道你不是那种喜欢阴谋算计的姑娘,你性子直爽,让你去和那些个一肚子坏水的人争斗实在难为你了。可是,咱们都是后宫里的女人,身不由己,你若是不学会这些,日后早晚都会被她们给整治地尸骨无存的。”

白采薇听着不住地点头称是。她虽然不明白她对皇后究竟有什么大用处,但她知道皇后娘娘每次教导她的这些道理都是金科玉律,是一个女人在后宫里撞南墙撞一辈子也不一定能懂得的。她虽然不聪明,但总是会尽力记住皇后的话。

总之她是很感激皇后的。

皇后接着与她道:“这次也恰恰有个机会。你照着本宫说的去做,若做得好,皇上再度隆宠与你并不是难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