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3:21:26

最新章节: 第三十三章 遗诏(完结篇)“娘娘!”安如意跺脚。“储君之事,咱们少谈论为好。”林媛放下茶匙,突然叹息起来:“贵嫔,张开山谋反那事儿,我早就知道是皇后。”安如意闷闷地坐了下来:“那娘娘要怎么办?好容易劝着皇上扭转心意,重新选定了东宫。这几日却是越发听信皇后谗言,昨晚上整整一夜,皇后的耳边风没少吹

第八章 帝女



太后和皇帝,他们都已经开始怀疑……透过冯怀恩事件,他们开始怀疑自己了!开始疑心三皇子和四皇子!

皇太后依旧睁着一双浑浊的眼睛打量她,那双眸中射出的锐利光芒,几乎压得她喘不过气。%D7%CF%D3%C4%B8%F3

“哀家老了,不中用了。”太后微微地叹息,拉过她的手道:“皇后,哀家知道,你和你的父亲都十分忠于皇上。哀家这身子撑不了多久了,哀家希望,你能用心服侍在皇帝身边,时刻规劝他,辅佐他成为千古一帝。你能做到么?”

上官璃的手指抖了抖。最终她跪了下来:“儿媳遵从母后的吩咐。”

太后轻一点头,道:“你留在这儿服侍哀家吧。皇帝还在外头跪着?让他退下吧,哀家不想见他。”

拓跋弘失魂落魄地出了长乐宫,独留上官皇后一人在里头伺候太后。他随后想要回建章宫召见那群吵着要立东宫的臣子们,抬脚走了几步,又烦闷地驻足。最终他命摆驾玉照宫。

林媛早已得知朝堂上的纷争。若说拓跋弘为此事动了怒的话,林媛就是身处其中、命运如浮萍一般飘摇的可怜人。五皇子崛起势不可挡,她亲生的六皇子早被推进了犄角旮旯里。甚至,因为六皇子性情安静,朝堂上支持五皇子的臣子们以此为由,攻歼六皇子“静谧孱弱”、“颓废无能”。

如此一个谬论横空出世——凡是安静不吵不闹的小孩子,都是没出息的表现。

六皇子在儒学上优于五皇子的好成绩,被人视而不见。

拓跋弘来玉照宫寻林媛,颇有些同病相怜的意味。他对林媛从来都是交心的,丝毫不避讳朝堂政事,揽着她的臂膀与她叹道:“在朕心里,琪琪才是天资聪颖、最合适那个位子的人。然而百官大多迷信鬼神,对天降灵石深信不疑,朕也无可奈何啊。他们上奏进谏,要朕在端午节之时就立即册立东宫……媛儿,你说此事该如何是好啊!”

灵石么?林媛心内嗤笑。这种把戏竟也能登大雅之堂!

“朕也想将他们统统贬斥了,可又要顾及西梁……”拓跋弘愁眉苦脸:“媛儿,你有所不知,若文武百官只是信奉神佛、被灵石蒙蔽也就罢了,可那所谓的灵石……朕揣度着,那八成是冯怀恩编出来的瞎话,为了扶持五皇子不择手段!要紧的不是灵石,而是西梁啊!冯怀恩此举,面上以灵石来蒙骗众人,实则是以武将兵权相要挟。若朕不肯立五皇子,西梁立即就会失去忠心,甚至叛逆!”

“这些臣子们都是野心勃勃之辈。五皇子今年还不满五岁,他们急着扶持,不过是贪图将来的从龙之功。历朝历代都是如此,朕也不能免俗。而且他们还挑了好时候,西梁王尸骨未寒,朕不看僧面看佛面,再怎样动怒,都不好去贬斥西梁旧部!”

拓跋弘越说越怒,他甚至觉得,那死了的西梁王怕是都参与了这一出谋算。他刚一病逝,冯怀恩一众部将们就挑起储位之争,冯怀恩等人可都是他曾经的心腹,他们这样做,莫不是西梁王生前授意。

“乱臣贼子,其心当诛。”林媛沉默了半晌,低低吐出八个字,倒是把拓跋弘惊了一惊。

她抬头迎着皇帝双眸,突地落下泪来,泪水划过苍白无一丝血色的面庞,看着额外可怜:“皇上,臣妾是内宫妇人,哪里懂得这些。只是,臣妾同时也是六皇子的生母啊!如今赵王不过十来岁,五皇子和六皇子都是四五岁的娃娃,臣妾不敢有夺嫡野心,臣妾只是心疼……心疼自己的孩子,才这么小,就要卷入储君的纷争。”

拓跋弘一时心软了,回身将琪琪也揽进了怀里,安慰道:“媛儿,你别怕。朝中有人攻歼六皇子,说他不是个合适的继承人,这些言论朕都有耳闻!你放心,在朕心里,琪琪才是大秦国最优秀的皇子,他天资聪颖、懂事能干,这些朕都看在眼里!他们想要越过朕捧了五皇子做东宫,朕和太后都不会轻易应允的!”

因着政事繁忙,皇帝很快离去了。林媛怀里抱着琪琪,两人一同缩在床榻角落里。

“琪琪,你想当皇帝么?”她轻轻地问。

拓跋琪的小手抓住了她枯瘦的手指,而后用力点头:“想!不是因为想当皇帝,而是不想死!我知道,我和哥哥们,我们当中只有一个人会做皇帝,但是其余的人失去了皇位,也不可能有资格好好活着。”

林媛闭上了眼睛。她已经累了,曾经的野心,早已随风而逝。

她也只想活下去而已。

***

因着五皇子之事,皇帝很快冷落了五皇子的生母温婕妤。随后他倒是日日进出玉照宫来探望林媛,怜惜她重病之身,亲子又遭人诟病。

林媛心里清楚,皇帝口口声声道不会立东宫,甚至放言道最属意六皇子,就算要立也是立六皇子,然而这些都不过是哄女人的鬼话罢了。

这一次众人拥立五皇子和上一次显然不同。上一次不过是些文臣们附和云昭仪,如今,却是西梁众将士以灵石为由支持五皇子。

若是实在没办法驳斥群臣,或者这种驳斥的代价太大,拓跋弘或许真的会顺从。

而且不同于贤德有亏、学业无成的赵王,五皇子本就是个很讨他喜欢的孩子。

果然,四月二十五日,扇玉和王太妃、郡主去了建章宫面圣辞别,漏夜离开了皇宫。而第二日的黎明,皇帝颁旨,传召所有皇子上朝听政,令群臣商议选出东宫之位。

林媛不知建章宫中的扇玉说了什么。在二十五日的傍晚,扇玉曾来玉照宫里拜见她,和她辞别道:“林娘娘,愿您保重。”

林媛病得下不来床,面庞瘦削黯淡,形容枯槁。她盯着面前一别经年的女孩子——虽然只有十三岁,个头也矮,梳了妇人发髻的扇玉看起来却真有几分帝姬与王妃的架势了。她端然稽首,双手交叠握在朱红色的朝服袖摆中,容色清丽而高贵。

“王妃,你长大了。”林媛喑哑地说着,旋即苦笑:“我在你身上看到了凤凰的影子……可惜我活不久了,保重二字,本宫还给你。”

“娘娘说笑了。”扇玉展颜轻笑:“若娘娘您真的病危濒死了,就不会坐在这里与我闲话了。林娘娘,难道我不够了解您么?您才是会活得很久呢,区区奇毒,哪里奈何得了您?儿臣远去西梁,在此叩谢林娘娘当年的襄助之恩,也恳求林娘娘,日后多多照拂儿臣,照拂西梁。”

林媛听着嗤笑一声:“你未免太高看我了。倒是我,总是在低估你。”

扇玉的眼睛微微闪烁了一下。随后她近前一步,再次跪下道:“娘娘,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不得已。我一无所有,出嫁后丈夫又是那个样子……可能将来我们会站在对立的两面,但娘娘,求您原谅我。我只是为了拿回我应得的,我是大秦国的长帝姬……”

林媛定定瞧着她。

扇玉喘息了起来,不敢看她的眼睛。最终她起身离去,低声细语道:“我要走了,或许我日后还会回来。娘娘,其实您现在最该对付的不是五皇子,而是上官皇后。皇后,她的父亲可是上官越,她还有两位嫡子呢……”

她的声色终于细不可闻。她退下后,琪琪举着一块蔗糖从暖阁里跑出来,爬上了林媛的床榻:“娘,刚才那个,就是我大姐姐?她和宁姐姐的容貌有点像,神色却大不相同呢。”

“是啊,很不一样。”林媛扯唇轻笑:“长宁是一位真正娇贵的帝姬,然而她,并不是。”

扇玉无事不登三宝殿,她来玉照宫见自己这个旧友,无非是有事相求。

林媛病得头晕,眼睛却仍是尖的。她一眼就看到了扇玉腰间的那块不同寻常的墨玉珮。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那不是玉佩,而是西梁的虎符,能够调动西梁王驭下的全部兵马。

西梁王那病和他儿子的一样,心脏衰弱。在他最后的时光里,病情一定十分严重,而扇玉在两月前启程进京,那个时候,她就早已拿到了虎符。最后西梁王病重不能理事,调动冯怀恩等将领的人,估摸并不是西梁王,而是怀恪长帝姬。

冯怀恩所做的一切,都是遵从她的命令。

似乎直到这个时候,林媛才恍然明白,她当年坚持要求得一个富庶的城池做汤沐邑的原因。

一个胸怀大志的皇子,将来夺嫡是很需要封地的支持的,这个道理同样适用于扇玉。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