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3:21:26

最新章节: 第三十三章 遗诏(完结篇)“娘娘!”安如意跺脚。“储君之事,咱们少谈论为好。”林媛放下茶匙,突然叹息起来:“贵嫔,张开山谋反那事儿,我早就知道是皇后。”安如意闷闷地坐了下来:“那娘娘要怎么办?好容易劝着皇上扭转心意,重新选定了东宫。这几日却是越发听信皇后谗言,昨晚上整整一夜,皇后的耳边风没少吹

第五章 围场(2)

两位嬷嬷见了她,都迎上去,劝她赶紧回宫休养,别糟践身子。紫you阁 林媛也不硬闯,在宫门前一丈远的地方跪下了,深深叩头道:“臣妾病重不吉,万万不敢进长乐宫叨扰太后娘娘……”

嬷嬷们本以为她有事要求见太后的,见她如此,便都愣着了。之景上前亲自搀扶她,道:“慧妃娘娘有什么事,让底下人传话过来就好,太后娘娘一贯疼爱您,就算出了天大的事,还能不给您做主么?早春天冷,您病着怎能出门,更不能跪在凉地上。”

林媛跪着不肯起,她不哭不闹,只一声一声地磕头,道:“之景嬷嬷所言甚是,臣妾入宫五年有余,深受太后娘娘怜爱照拂,臣妾今生今世无以为报。如今臣妾病重沉疴,自觉时日无多,愧对太后娘娘照拂提携的恩典。今日臣妾过来就是向太后娘娘请罪的……”

之景听着这话面露惊惧,之云则忙奔回去禀报太后。林媛一个眼色,初雪连忙上去拉了之云道:“嬷嬷,我家娘娘这副样子,实在不敢面见太后啊!太后娘娘的身子也不好,去年风寒后一直病着,六宫中早已传下圣旨,抱病的妃子是不可踏进长乐宫给太后娘娘找晦气的!慧妃娘娘病成这般,沾染了太后娘娘可就万死莫辞……”

说着又叹气,道:“嬷嬷,这都是命,慧妃娘娘中的毒,天下都找不出解药来,太后娘娘想必也心里有数。”

林媛磕完了头,抓着初雪的手硬撑着起来了,又朝长乐宫主殿行一礼,转身离去。

她是病得虚透了的人,出来折腾一趟,回宫后果然病情加重。她发了高烧,药膳吃下去吐出来的就是血,那两个被皇后遣过来的御医都吓得魂飞魄散,喊着要快些去木兰围场传信给皇帝。

“闹这么一出,也不知太后娘娘那边会怎样……”她半死不活地躺着,还拽着初雪的手不住地说话:“初雪,你说我是不是做的出格了,云丹提议立太子的事,太后一定早知道了。这消息刚放出来,我这边就有所动作,太后娘娘定会疑我有争储之心……”

“可我若什么都不做,就只能眼睁睁看着五皇子被推举为东宫。我的琪琪是个挡路的,早晚会被吃得骨头渣都不剩。我真的,真的不知该怎么办,我一点办法都没有……”

林媛有一种和死神拔河的感觉,她渐渐地连自己的身体都控制不了了,头脑也越发模糊起来。然而即便如此,她仍然在思虑长乐宫那边。

她是把事情往最坏的方向上想的。云丹此前和叶绣心母子有过结交,右丞相也坦言,云丹似乎很喜欢五皇子。然而这也并不能证明云丹支持立五皇子为太子。云丹在狩猎场上当众提出立储,或许只是完全出于政治考量。

大秦祖训,番邦女子不得留下皇室血脉。秦国皇室拥有高傲的尊严,绝不允许皇族的继承人身上流着异国的血。

云丹无论多么得宠,她也没有资格生育。所以,她想要扶持一位皇子,为自己和母国的将来铺路,这无可厚非。

上官璃所出的两位嫡子她是肯定不会相交的,林媛的六皇子估计也不会讨她喜欢。剩的就是赵王和五皇子两个……

赵王拓跋琰,这孩子本应是个目标。五皇子他亲娘还在,赵王却是个没娘的,身上没有牵绊,最好掌控。只是自从出了淑嘉那事儿,他甚是不得皇帝的喜欢,拓跋弘对他不是申饬就是唉声叹气。且他又一心巴望着去依附上官皇后。

林媛揣度着,云丹是会选择五皇子的。

但就算云丹真的属意五皇子……怕也是还没有向皇帝提及扶持五皇子的意愿吧。

右丞相那边只是说云丹提议立储,除此之外就没更多的消息了。林媛不知云丹是否已经开始劝说皇帝立五皇子。

但愿没有。云丹胆大直率,却也应该知道害怕——在没有周全准备的情况下,贸然进言支持五皇子,这份野心,拓跋弘八成会勃然大怒。

若只是提议立储,至少就没那么严重。立储之事前两年也有御史提及过,按着大秦祖制,皇帝过了三十岁就应立储了。只是几年前拓跋弘膝下空虚,想立也没法子。

林媛病重,宫权和六皇子都被皇后夺走,这是她最坎坷的逆境。面对云丹咄咄逼人,她甚至没有任何资本来与之抗衡。

“娘娘,您别说了。”初雪几人都跪着哭了起来。初桃从袖口里拿了一个靛青色细口小瓷瓶,哭着说:“娘娘,您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这瓶药您吃了吧,别理论皇后那边,先保命要紧……”

林媛浑浑噩噩地抬头去看她们,伸手从初桃手里拿过瓷瓶,转眼竟就砸在了地上。她咬牙骂道:“这东西你也敢拿进来?被皇后知道了,咱们都不用活了!谁和你说本宫要去死?本宫活得好好的呢!”

初桃手上的不是别物,正是一瓶五石散。皇后遣了人来玉照宫服侍,林媛就没法子吃这药了。初桃也是无奈,林媛这样子当真是快死了,不用五石散,她不知林媛能撑几天。

初桃痛哭起来。林媛端了药碗来喝,一壁道:“你们都出去。我说我没事,就一定没事。当务之急是阻止五殿下成为东宫!”

喘了几口气,她吩咐道:“小成子,去将赵昭仪传过来,我有事求长宁殿下。”

木兰围场地处京郊,距离宫廷不过半日的路。慧妃病危之事第二日就传到了拓跋弘耳朵里。

彼时拓跋弘心绪并不好。西北征战耗尽国力,蒙古军在夏国境内与秦国争夺疆土,两国盟约名存实亡。前日夜宴之上,云昭仪喝醉了酒,口不择言提议立储。他本不想怪罪云昭仪,然而不曾想,席间臣子们竟抓住了话头,两日下来联名上奏附和云昭仪。

东宫之位……对于拓跋弘来说,他已有五子,且十分属意五皇子、六皇子两位,按着祖宗规矩早日立储,并无不妥之处。若是再拖个十年八年,他也拖得起,说不准还能看到更合适的继位者出生。

他对这事儿本是没多少固执的。

但如今是什么境况?

匈奴久攻不下,蒙古、旧夏两国翻云覆雨,可谓外患;朝中因继后登位一事,暗流汹涌、动荡不安。先皇后的母族萧氏与继后母族上官氏水火不容,世家大族屡屡攻歼继后“声名不贤”,意欲废后,新贵能臣又因针对西北战事的政见不同,整日争吵,可谓内忧。

在三年前拓跋弘派遣重病征战匈奴、意欲吞并列国时,他就曾想到将来会因战争带来的种种忧患。果然如今一切应验,为了自己的野心,他令上官越为阵前主帅,并扶持上官氏为皇后。他的确用凤位换取了上官一族的忠心,却惹得朝臣不满。

随后,西北连年恶战耗尽国库,更渐渐地激起民怨和朝臣的奏表驳斥。

若是当初没有做下那样的决定,不去贪图天下,秦国也不会走到如此辛苦的境地。韦宓庄会是一个庸庸碌碌的皇后,她会夹着尾巴做人,朝臣也会因她母家的衰败而放过她。

然而,他终究走到了这一步。

立储之事如同平地惊雷,使得本就波涛迭起的朝廷彻底翻覆起来。朝臣们以往是以继后为由,党同伐异、互相攻歼。如今东宫之位与凤位同等重要,他们再次抓住了机会,卯足了劲儿准备大干一场,扶持自己派系的皇子登位。

拓跋弘深感头疼。这乱子会越闹越大的。

就在他抓起一封提议立五皇子的折子摔在地上时,一个御前内侍小步奔了进来,跪地道:“皇上,慧妃娘娘怕是不行了……”

林媛在长乐宫门前的举动已被传得沸沸扬扬。慧妃自知病重濒死,这才来长乐宫给太后磕头,根本就是生离死别的意思。事情传到木兰围场,便是慧妃病得快死了,怕是撑不过今晚。

拓跋弘霍地起身,惊道:“御医不是说她还能支撑个一年半载么?若是能找到解药,就能救回她啊……”

这小内监并不清楚内情。拓跋弘没法子,大手一挥,摆驾回宫。

皇帝为了一个慧妃从木兰围场赶回宫中,这事儿再次激起朝臣上表。以右丞相萧臻为首的文臣指摘慧妃骄纵跋扈,帝王为国事举行春狩,最终竟为了后宫半途而废。

翰林院众臣随声附和,一贯胆大的齐御史以慧妃为把柄,当众提议六皇子的生母无德,遂应立五皇子,言论震惊四座。

拓跋弘大怒,坚持回了宫,又摘了齐御史的官帽。

随行的云昭仪看到朝堂因慧妃而起的动乱,心中惊惧难安。她本想趁机支持五皇子,然而此时朝中臣子们竟大半都开始支持五皇子,引起皇上圣怒,这反倒让她不敢开口附和。

她懂得政权博弈。她提议立储后,朝中便炸开了锅,几位皇子都有人支持。但若是大半人支持五皇子,这在皇帝看来,反而是大祸!拓跋弘不是个年事已高或病入膏肓的帝王,他正直壮年!

本站访问地址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