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3:21:26

最新章节: 第三十三章 遗诏(完结篇)“娘娘!”安如意跺脚。“储君之事,咱们少谈论为好。”林媛放下茶匙,突然叹息起来:“贵嫔,张开山谋反那事儿,我早就知道是皇后。”安如意闷闷地坐了下来:“那娘娘要怎么办?好容易劝着皇上扭转心意,重新选定了东宫。这几日却是越发听信皇后谗言,昨晚上整整一夜,皇后的耳边风没少吹

第四章 围场(1)



右丞相那边迟迟没有好消息,留守管束六宫的赵昭仪每日都来玉照宫探望林媛,一壁安慰她一壁担忧愁苦地说起她的病情:“……右丞相大人说是找着了虚谷子,其实他连人家的面都没见着,不过是道听途说,得了一些线索罢了。长宁和萧源两个孩子都在木兰围场里头玩,长宁昨日还给我传信,说是萧家上下为了娘娘的事的确尽心尽力,可不光说虚谷子神出鬼没,这一路上使绊子的人都不少,欣荣大长帝姬都参与其中……”

赵昭仪是个明白人,林媛虽然落魄,她却一如既往地帮衬。林媛心下感激,却因着迟迟得不到虚谷子的消息,心绪日渐绝望。她仰头灌下一碗苦药,病得久了,甚至连棉糖和果脯都不需要了。人生的苦难将她泯灭湮没,她的舌头早已麻木。

“昭仪姐姐不必日日都来看我。”她苦笑着对赵昭仪道:“长宁殿下的婚期定在两年之后,三书六礼却是在今年吧?殿下的婚事才是大事,昭仪姐姐要多去看顾着长宁才是。我这身子算是败了,不知哪一天要入皇陵去陪宸皇后,到时候,还请姐姐帮着照料我的琪琪……”

赵昭仪看她说得悲痛,自己心里也怜悯起来,道:“你说的什么话!别想什么死不死的,你安心养病,会好起来的!”

赵昭仪于情于理都不想看着林媛死。她和林媛两个的确是互相利用,还够不到姐妹相称的份上,然而林媛帮了她不少忙,她失了这个朋友还是很难受的。再则,林媛这一去,她在宫中势单力薄,皇后和静妃她们怎会放过她?

她不在意自己的生死,只是担心长宁。长宁今年十岁……等到出嫁那日还有两年。慧妃这模样,眼瞧着是撑不过两年了,慧妃死后她们母子没了依仗……长宁还不是任凭静妃磋磨?。

两人挨在一块儿就如难兄难弟,忍着心中痛苦互相安慰着。恰在此时,赵昭仪宫中一位内监由初雪领着急急奔进来了,进殿便叩头道:“主子,出事儿了!木兰围场里……云昭仪娘娘当众提议立太子之事!”

赵昭仪却是愣神大过心惊,看了林媛一眼,蹙眉不解道:“王荣,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云昭仪,她竟是提起立太子的事,她可并无皇子在膝下啊……”

林媛撑着身子坐起来了,她将药碗轻轻磕在了一旁的红木几子上,阖了阖眼睑道:“云昭仪是当着众臣的面这样说么?还有没有别的消息了?”

那姓王的内监其实也并不知内情。赵昭仪在宫中的人手势力远不及林媛,打听事情也不得劲儿。王荣道:“奴才不清楚,只是听跟去围场的刘婕妤娘娘传回来的消息,说是今儿因着云昭仪一句话,生了好大的动荡呢。哦,另外,五皇子在校场山跟随皇上狩猎,一人射杀了一头小鹿,皇上龙心大悦,当众夸赞五殿下是人中龙凤……”

“五皇子?”林媛睁大了眼睛:“他还不到五岁,虽习武刻苦,射箭也渐有成绩,然他竟然可以以一人之力射杀猎物?”

“是呢,皇上和朝臣们赞不绝口,说五殿下是神童。”王内监是赵昭仪心腹,谈及此处也面露忧虑来:“慧妃娘娘,昭仪娘娘,若五皇子只是武学出众也就罢了。偏云昭仪娘娘在当日的晚宴上提及立储……”

林媛眉头轻皱。果然宫中人无利不早起,这事儿也赶巧了啊,五皇子在木兰围场里出了风头,立即就有人扯出了立储之事。

“行了,你退下。”赵昭仪对他挥手,又与林媛道:“此事怕是不简单,咱们身处内宫没跟着皇上狩猎,等圣驾回来,不知会生出多少意外。我立即吩咐人去围场里头打探,慧妃娘娘,您也早做准备的好。”

林媛自知赵昭仪所言有理。虽不知内情,然而“云昭仪一句话生了动荡”,却已经昭示事态严重。她按着额头,叫了初雪过来命她派人往围场去。

赵昭仪略坐了会子就告辞了,初桃上前给林媛换过一身衣裳,拧着眉头道:“这云昭仪是越发地能耐了!打量着娘娘您病了,她可就猴子充大王,闹腾起来了!得了一个昭仪的位子还不知足,还妄想左右秦国朝政!您说,咱们是不是得预备点什么,等着她回宫好应付啊!”

“等她回宫?”林媛一眼横过,虽在病中却威仪顿显。她咬着唇,一手抓着初桃的手死死撑着,竟掀了被衾从榻上翻身下来。初桃吓得瞠目结舌,扎呼呼地喊人要来扶她,连连劝着道:“娘娘您这是做什么!您病成这样,不能随意走动的……”

“云昭仪提及东宫储君,此事太过严重,我们等不起!”她手指颤抖着,喘着粗气面露恨色:“不必等初雪传消息回来了,已经来不及了。此前右丞相传回来的话中依稀提及云昭仪和几位皇子,我心里揣度着,略能猜出个大概……云昭仪不仅提议立太子,且她提议立五皇子为太子!”

“什么?怎么可能……”初桃满面震惊:“娘娘,您把这事儿想复杂了吧。云昭仪自嫁入秦国,就和嫔妃们并无太多交集。她自恃身份为人高傲,连静妃和当年楚氏都瞧不上眼,安能瞧上五皇子和温婕妤母子?五皇子可不是她的儿子,她怎么可能……”

“如何不能呢?本宫就不信,若没有外力,一个不满五岁的孩子竟能独自打猎,出了好大的风头!偏云丹在此时提议立储,可见她是想捧着五皇子的!”林媛将额角上贴的两块膏药撕下来了,挥手命道:“你去通传,喊人进来给本宫梳妆!再命人去尚食局传膳!”

林媛此举自然惹得两个御医阻拦,连吴御医都劝她别折腾。她梳了朝天髻,发上插八支鎏金凤尾衔东珠的簪子,发饰已经压得她抬不起头,她只得死命撑着。

“摆驾,去长乐宫。”林媛扶一扶耳鬓的簪花,好整以暇地吩咐道。她黯淡的面孔上搽了厚重的嘉兰胭脂,眼线直入发际,睫毛上串着金珠,唇色亦是浓重热烈的朱红。浓妆艳抹之下,她一副病容堪堪被压了下去。

“三日之前,右丞相传话过来,说是西梁世子妃要进京省亲。”她坐在八人抬的轿辇上,招了初雪近前说话:“扇玉这孩子,嫁出去一年连个家书都不肯传回来,我还当是她再不想和宫廷牵扯了。没想到她却是拖家带口地回来……当是我得知这事儿,只觉得怪,也没往心里去。”

不过眼下看来,怕是她忽略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吐蕃皇女云丹,早在数年前就结识扇玉,两人颇有旧情。后来亦是由扇玉说和,云丹从她手中拿到了秦国皇帝的画像,遂决心和亲秦国。

当初云丹入宫时,正值林媛利用秀女与皇后争斗。扇玉引云丹进宫后,皇后便遭打压分宠,林媛着实高兴了一阵子。只是云丹这人的能耐比林媛想象地还要大,她不屑于和自己联手对抗皇后,而是各自为战。

扇玉出嫁后西梁王一直在战场上出力,而西梁王府中也随着世子的重病,渐渐地乱起来了——世子病笃,西梁王府中的两位庶子不是安分角色,果然有了夺嫡的动作。扇玉虽为帝姬,却只是一介女流,没法子替丈夫出头弹压庶弟。

乾武十三年年初,渐有传言传到京城,道云州西梁府世子病危,族中三老已决议立西梁王次子为世子。

在这种境况下,扇玉携家眷回京城,林媛想到的就是求援。身为帝姬,皇帝将她嫁去西梁时就指望着她成为下一任的西梁王妃,她丈夫被夺位,父皇帮着她是自然的。然而扇玉此人心机深沉,她不那种只会倚赖父母的孩子。

况且她的父亲,大秦的皇帝,可不是个靠谱的爹。

云丹入宫后成为大秦宠妃,拉拢过她的静妃、楚氏等人都被泼了冷水。然而却有传言道她和温婕妤叶氏倒是处得不错。

这本是小事,林媛当初听玉婕妤说了一嘴,说是温婕妤母子时常逢迎云丹。林媛也未放在心上,那时楚华裳和云丹决裂,外人都以为云丹因着刺杀一事深恨楚华裳,遂和楚华裳的宿敌温婕妤交好。

后来右丞相通消息进宫来,道云丹时常出入骑射校场。看起来,年幼习武的云娘娘挺喜欢那同样好武艺的五皇子……

林媛体虚至极,心里头乱纷纷地想事情,到了长乐宫时已是头重脚轻地,两个宫女将她架着才把她从车轿上头拖下来。彼时皇太后也得了消息,万分惊讶,派了之景之云两位嬷嬷在长乐宫门前接她。

本站访问地址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