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3:21:26

最新章节: 第三十三章 遗诏(完结篇)“娘娘!”安如意跺脚。“储君之事,咱们少谈论为好。”林媛放下茶匙,突然叹息起来:“贵嫔,张开山谋反那事儿,我早就知道是皇后。”安如意闷闷地坐了下来:“那娘娘要怎么办?好容易劝着皇上扭转心意,重新选定了东宫。这几日却是越发听信皇后谗言,昨晚上整整一夜,皇后的耳边风没少吹

第七十九章 五石散

拓跋弘与她一同用晚膳,哄着她喝下一大碗苦药汁子,而后才摸黑回建章宫,准备通宵奋战处理这一日堆积的折子。林媛瞧着皇帝走远,又看着梁御医几个退下,低声吩咐初雪关了门窗后从被褥下头摸出一袋子纸包,快速地将里头的细白粉末倒进嘴里。

初雪脸色惨白,端了一碗冷水服侍她一口吞下,颤颤地道:“娘娘,这五石散……用量是不是太大了啊?若是成瘾了,那可怎么好啊……”

林媛灌下几大口水,喘了口气恨恨道:“咱们没有别的办法!鬼知道那是什么邪乎的毒药,梁御医和吴御医都诊不出来!除了五石散,别的东西都压不住这毒,我可不想像宸皇后一样病死……混账!等我查出来,定要将韦宓庄碎尸万段!”

林媛“小产”后皇帝就再不曾怀疑她与刘贵姬一事有牵扯了,至于在她宫中搜出的五石散,也不了了之。的确,她是被冤枉的,她不曾用五石散来害过刘贵姬,她和这件事根本一点干系都没有。

但那五石散——也不是宫人传言的是她用来博宠之类。

事实上,是林媛自己每日服食大量的五石散。

在一月之前,吴御医发觉林媛中毒,但无法诊断是什么毒。那是一种恶寒之物,对女人的伤害非常大。吴御医拿不出解决办法,却隐隐发觉这种毒,与宸皇后所用的嘉兰胭脂中掺杂的东西有些相似。

吴御医也说了,那盒胭脂,可以确定是掺了东西的,就是查不出掺了什么。他花了好几个日夜的功夫,将林媛的血与胭脂里化出来的水进行比对,两者之间一定有牵连。吴御医没办法查出更多,林媛则果断推测这是同一种毒。

不同的是,那胭脂里的毒用量极少,少到几乎不可能被察觉,而林媛体内寒毒量大,发病也非常急。

吴御医曾求梁院判帮忙,梁院判也是个聪明人,帮着吴御医查了那盒胭脂,却没有把这事儿报给上头。幸亏他没报,否则他早就被韦静妃灭了口。

只可惜梁守昌是人不是神,对胭脂同样束手无策。

林媛没法子了,她没心思去查自己在严密防备之下是怎么被人投毒了,吴御医已经断言,她体内寒毒量大,又没有解药,这么下去她活不过半年。这之后她就开始日日吃药膳,灌下一碗一碗的人参汤和益母汤,然而如此也没办法抵抗体内寒毒。

甚至她的身子已经被寒毒损伤彻底,日后再也不能有孕。这个消息对后宫的女人来说无疑是灭顶之灾,但此时林媛也没太在意,她有琪琪一个就满足了,而且因着这毒,她或许连命都保不住,哪里有心思去考虑将来。

最后没法子了,吴御医从古籍里头翻出一个偏方。

五石散这个方法提出来的时候,吴御医还连声摇头,说这太危险了。倒是林媛胆大,说就算五石散不是好东西也得认了。

这种法子和现代注射吗啡挽救重伤员一个道理。五石散百害无一利,用来纵情声色会伤身,如刘小仪一样吃上瘾的,最终会变成疯子。林媛刚开始是吃一小茶匙,果然寒毒有所遏制,但这远远不够。最后她把用量加到了每日五茶匙。

这样大量不要命的吃法,很快出现强烈的副作用。

林媛开始控制不住自己的心绪,脾气越来越大。

被牵扯上刘贵姬一案后,她心中愤懑,五石散药效发作,她不受控制地残忍处死了好几个慎刑司宫女。宿敌楚华裳和她关在一块儿,她每日看到楚华裳那张脸,心里的火气就蹭蹭蹭往上冒,她遂折磨楚华裳来泄愤。

那些宫女当然不是端上寒凉的食物图谋不轨,林媛只是在皇帝跟前编了个眶,为自己的心狠手辣找个理由。慎刑司里是个安全的地方,并没有人想要害林媛。

为了从刘贵姬一案中脱身,又恰好她中毒需要清毒,她遂与吴御医定下假孕一计——因寒毒流产,这种说法真假掺半,寒毒是真流产是假,正好可以蒙骗梁御医。而她当时的血崩也是货真价实,为了解毒,她服食“红铅”催经,放血清毒,果然血崩之象被众御医认为是小产症状。

“红铅”本就能造成类似小产的脉象,尤其时间久了,御医就很难诊断出“小产”的真假。五石散则是个“雁过不留痕”的东西,服用之后的六个时辰之内诊脉可以诊出来,过了这六个时辰,梁守昌也看不出她服用过五石散。这也是当初刘小仪能够顺利进宫的原因——秀女进宫时是要有一套严苛的审查的,身子有毛病的自然不能伺候皇帝。刘小仪是个五石散上瘾者,只在初选那几日没有服食,就蒙过了御医。

所以,林媛这事儿只要操纵得当,就没有破绽。

她流了很多血,也昏迷了两日,吴御医都吓得不轻,说她差点真把命赔上了。为了一个假孕,她还不至于拼上命。然而为了清毒,她什么都得干。

左右都是死,她不想再增大五石散的用量,放血倒也是个好法子,只是危险了些。

或许是她太过刚强,两日昏睡之后,吴御医欣喜地告诉她,放血很有效,她从今日起可以减少五石散的用量。

林媛有一种生死浩劫的感觉,吴御医所言,虽然没有解毒药剂,但每日服用五石散和虫草、山参一类热性药物,还是有可能对抗寒毒的。

至少这次放了血之后,林媛能续上个三五年的寿命。

皇帝那边也在竭力救治她,他下旨令梁守昌日日过来看诊,又在民间贴皇榜。

乾武十二年十月十三,恬淑媛楚氏因牵扯刘贵姬小产,押往刑部主审。

林媛脱身之后楚华裳就倒了大霉。林媛“小产”,皇帝痛惜不已,她便趁机在皇帝跟前吹枕边风,往楚华裳身上泼脏水,甚至将自己小产一事说成是与刘贵姬小产有牵连、与楚华裳有牵连。

皇帝正在气头上,不顾楚华裳是功臣之女,将她扔进了刑部大牢。也不能怪皇帝心狠,楚华裳身上的脏水太多了,皇帝都不得不真的认为她就是害死刘贵姬的真凶,甚至同样是谋害林媛的人。而且她数年之前害死任贵人母子的事又被翻了出来,作为她品行不端、性情狠辣的佐证。

林媛曾怀疑过,自己中毒与刘氏丧子这两件事有牵扯。她为了解毒竭尽全力,自然想要从刘贵姬一事入手找到出路。但结果令人失望。她暗中查证,并没有查出什么来。

随后她觉得自己进入了思维定式。她开始将这两件事完全分开。

刘贵姬因五石散小产,她为了解毒又不得不服食五石散。看似是诡异的关联。

但她在慎刑司里与楚华裳相处几日,她能够察觉到,楚华裳真是被冤枉的。

有人用五石散来陷害楚华裳。刘贵姬小产的真正原因,一定不是五石散。

而林媛服食五石散,是她自己的决定,并不是遭人暗害。

所以这两件事,完全不能因着五石散就关联起来。将它们分开的话,还会使事情变得更加清晰。

整个事态扑朔迷离,林媛深知敌手太强大,只是探查的话怕是真没个结果。

她对皇帝进言令楚华裳身陷大难。这样做一是为了早日定下楚华裳的罪,让刘贵姬一事彻底结束,再也不要牵连到自己身上;二则是以楚华裳为祭品,通过楚氏被定罪,来窥探宫内众人的反应,以此判断出刘贵姬一事与自己中毒究竟有无关联。

若真有关联,楚华裳受审期间,真凶一定会有所动作。她也会害怕,怕某些事情会从楚华裳身上被套出来。

十一月初二,恬淑仪被从刑部放了回来,随即称病不出。

五日之后,恬淑仪病逝于咸福宫。皇帝念及其父功绩,追封她为妃位葬入皇陵,上尊号勤裕恬妃。

刘贵姬一事终于尘埃落定,再也不曾有人提起了。因为这件事,楚华裳被皇帝暗中赐死,对外则称暴病。

楚华裳病重濒死之时,林媛还躺在玉照宫中卧病,是协理后宫的赵昭仪去了咸福宫探望楚华裳。皇帝下了旨,楚氏病中受不得惊扰,未有建章宫许可任何人不得进出咸福宫。兼之宫内人人都知楚华裳病得蹊跷,心内畏惧避之不及,除了赵昭仪奉旨去探望她之外竟在也无人去咸福宫了。

赵昭仪在咸福宫里呆了两个时辰才出来。林媛不知她和楚华裳说了什么——既是奉旨去的,定是传皇上的话了。

只是在赵昭仪从咸福宫告辞时,云昭容请命进了咸福宫。

原本皇帝是不准她进去的,但抵不过她撒娇撒痴,最后想着楚氏就要死了,云丹进去看看也无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