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3:21:26

最新章节: 第三十三章 遗诏(完结篇)“娘娘!”安如意跺脚。“储君之事,咱们少谈论为好。”林媛放下茶匙,突然叹息起来:“贵嫔,张开山谋反那事儿,我早就知道是皇后。”安如意闷闷地坐了下来:“那娘娘要怎么办?好容易劝着皇上扭转心意,重新选定了东宫。这几日却是越发听信皇后谗言,昨晚上整整一夜,皇后的耳边风没少吹

第七十四章 关押(1)

楚华裳是个诡计多端的精明女人。她可不会坐以待毙。

九月初的时候,小仪刘氏因疯癫成疾被送往皇宫西南角的僻静宫殿“缈容居”静养。皇帝吩咐了要好生照料她,特意指了一位御医每日去问诊。

然而在九月十二日这天,御医诊出刘小仪的疯病并非是因目睹亲妹妹惨死、精神崩溃所致,而是因服食过量的五石散。

此事报上去之后,上官皇后立即重新开始彻查雍和宫上下。很快,她在刘氏姐妹居住的宫殿中发现了,曾经姐妹二人用过的银器食具中有残留的五石散。

再查给她们送膳的尚食局,最终有人招供——给禁足中的刘家姐妹送去的膳食不仅是难以下咽的馊食,里头还下了五石散。五石散这东西,千年前被张仲景研制出来,本是为了治疗伤寒的。然而后世的人却惊觉此物是纵情的上佳之选。

大秦祖训,皇帝虽然拥有天下,却绝不能纵欲。宫中药房里五石散只是一味伤寒药,取用此物的管制十分严厉,而若是有嫔妃被发觉用这东西博宠,皇后就会按规矩惩治。

提及五石散,人们能够想象到的就是一些污秽不堪的画面。但很少有人知道,这有点神奇的东西其实是孕妇的大忌,它使得人体气血逆流的功效对胎儿来说是难以承受的,会引发强烈的胎动,最终流产。

再翻宫中记档,五石散此物可用于治疗伤寒,在刘家姐妹禁足的那一个月之中,唯有玉照宫慧昭仪以“风寒”为由,去药房领用过五石散。

上官皇后当即下令搜玉照宫。一众无礼的内侍闯进了林媛寝殿,甚至不惜冒犯六皇子所居的暖阁,他们翻箱倒柜地翻出了一小匣所剩不多的五石散。林媛被几位内侍押着去了长信宫,上官皇后端坐御座上,盛气凌人地逼问她到底用五石散来做了什么。

林媛晓得自己是被楚华裳给暗算了。楚华裳为了自救,唯一的办法就是给自己找一个替罪羊。然而林媛还不知,面前的皇后是否也在其中推波助澜。

比起死了父亲的楚华裳,自己这个右昭仪才是上官璃最想赌咒的人。

林媛伸手将稍显凌乱的一缕碎发拨到耳后,随即起身在皇后下首一处黄木椅子上坐了。她并不慌张,平静微笑着看向皇后道:“娘娘这番大动干戈是做什么呢?臣妾宫里的确搜出了五石散,但臣妾可是恪守宫规,绝不敢将它用在圣上的龙体中……”

“昭仪,你还不肯认罪!”上官璃怒喝一声打断她:“你是心知肚明,还在这里和本宫耍滑头!说,是不是你指使了尚食局的奴才们,在刘氏姐妹的饮食中下了五石散,以致刘贵姬小产丧命!五石散服用后不留痕迹,用在孕妇身上更不会如麝香那样容易诊出,当时御医们查看死去的刘氏,只以为她是受了苛待导致流产的,却想不到……”

上官璃说得不错,五石散只有服用的量非常大的时候才能够被诊出来。

说着眉头凌厉地挑起,伸手指着林媛凛然道:“你这个毒妇!来人,将林氏押进慎刑司,和楚氏关在一起!本宫要严查此事,给那死了的皇嗣一个交代!”

林媛被关进慎刑司的时候,并没有闹起来,也没有想法子去见皇帝。她用一种可怜而无辜的神情看着上官璃,一遍一遍地喊冤,然而她最终还是顺从地被带下去了。

慎刑司的牢房阴冷潮湿,然而碍于林氏、楚氏都还没有被废位,名分仍在,这里的奴才们都不敢苛待她们。上官皇后也是一样,有胆子将她们送进来却断断没胆子折磨她们。

林媛进去时,不出所料地看到楚华裳正坐在一间简陋却打扫干净、地面上铺着青砖的里间,端着一杯果子茶一壁品着,一壁笑看着林媛。

“昭仪娘娘这么容易就进来了??”她露出惊奇的神色:“皇上那样宠爱娘娘您呢……臣妾还以为,您定会将长信宫闹个天翻地覆。皇上念着旧情,又念着六皇子,就算疑心了您也不会把您送到这种鬼地方……”

林媛听着也是笑了。她将身上钗环披帛一一卸下,捡了其中两支鎏金的步摇扔给一旁弓着身子的女官,命她去准备一碗燕窝来做夜宵。她侧目瞧了瞧楚华裳手中的茶点,笑道:“鬼地方?本宫瞧着恬淑媛好得很啊!”

“哦,娘娘觉着这地方好?”楚华裳一挑眉:“您该不会真想在这儿住下去吧!昭仪娘娘,臣妾真的觉着您走错了,慎刑司虽不是刑部大牢,但总归是晦气……不比臣妾失宠已久,您只要在皇上跟前闹一闹,皇上顶多将您禁足在玉照宫等候查证……这慎刑司一旦进去了就不好出去,又是皇后下旨……”

“这下可好,您已经进来了,皇上为了维护皇后颜面,也难以再驳斥皇后旨意将您弄出去。”楚华裳说着叹气:“昭仪娘娘啊,您真让臣妾失望,臣妾很想看到长信宫中的‘好戏’,可惜您竟然这般顺服皇后。”

“哦,是这样么?”林媛要的燕窝已经端上来了。她将里头甜腻的汤水都撇干净了,这才开始挑着里头的嫩肉吃:“淑媛,我自知是无力抗衡皇后的……刘氏这件事,我们都是冤枉的,但上官皇后要咱们死。我拿上官璃没办法,却也不是没有别的办法啊。”

楚华裳依旧闲闲地品她的果茶,起初并未将林媛的话放在心上。她在慎刑司里多日了,对外头的事儿一知半解,只知道皇后遣了大队侍从去搜玉照宫,彼时皇帝又因西平府失守而忙碌着,无暇顾及后宫。后来慧昭仪被皇后传到长信宫问话,很快被发落慎刑司。

楚华裳对上官璃是有着恐惧的。她以为,一定是上官皇后太过强势,又翻出了不少切实的证据,慧昭仪即便位高势重也无力反抗。

两人一同被皇后关进来,林媛被安顿的屋子就在楚华裳对面。关押的日子实在无聊,两人都早早就寝,楚华裳缩在简素的棉被里头满脑子昏沉沉地,却突地心头一跳,而后猛然翻身坐起。

她想起来了今日林媛和她说的话——

还有别的办法……

楚华裳的胃里头一阵阵抽搐,她突然明白了——林媛来这里的目的!

林媛自知无力抗衡皇后!她为了脱身,就只能另寻出路!那出路就是自己!

她来到慎刑司,就是为了自己!

“贱人!”她随手抓起一件衣裳奔到了门前,隔着窗子她死死盯着对面的隔间。林媛,林媛!这个女人为何这样难对付!

以其人之道换治其身么?!

她为了脱困,动用了楚家留在宫中最后的人手,给停灵在雍和宫的刘贵姬的尸首灌下五石散。这的确是个好办法,其一,刘贵姬的姐姐刘小仪服食五石散很多年了,进宫之前她就对此物上瘾,进宫后因经历妹妹惨死一事而发疯也是因着常年积在体内的五石散中毒。其二,玉照宫的确取用过五石散。楚华裳觉着林媛一定是用来博宠的,果然是寒门小户的女儿,上不得台面!从前的宠爱怕也是凭借这种污秽之物得来的吧!

这是个没有破绽的计策。

那些冒险对刘贵姬的尸首动手脚的人,都被楚华裳下令自尽了。

而且楚华裳选择了林媛作为目标。不得不说她脑子真好使,她想找个背黑锅的,上官璃那边也正愁找不到林媛的把柄呢。

而林媛呢?

她到底想做什么!她既然敢以身犯险来到慎刑司,就必定是有把握的。她可是掌宫权的人啊!她的眼线遍布在宫廷的每一个角落,慎刑司里一定也有不少……楚华裳的头越来越痛了。

她一夜未眠,也不敢有什么动作。林媛辰时起身来梳洗装扮,从首饰匣子里拿了一片花钿左比划右比划,最后深觉不满将花钿扔给了一个肥胖的守牢嬷嬷。那个嬷嬷也有几分大胆,扑上去将花钿死死攥在手里,还十分贪婪地盯着林媛的首饰盒。

一样是进慎刑司,林媛的日子不单和那些真正的废妃不一样,比起楚华裳都好得太多。她进来的第一天就命令宫人去玉照宫取她的衣衫、首饰、熏香、蜜露等物,昨儿夜里就将一个小小的里间堆满了。上官璃知道五石散的证据不足,对于林媛的这些放肆行径竟是不敢阻拦。

林媛抬眼看见了对面的楚华裳。楚华裳看起来很憔悴——满眼都是血丝,脸颊微微水肿,嘴唇苍白地裂开两条口子。这可不是咸福宫,她没有办法用脂粉掩饰自己的面色,被人看得清清楚楚。

她盯着林媛,随即又将目光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