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3:21:26

最新章节: 第三十三章 遗诏(完结篇)“娘娘!”安如意跺脚。“储君之事,咱们少谈论为好。”林媛放下茶匙,突然叹息起来:“贵嫔,张开山谋反那事儿,我早就知道是皇后。”安如意闷闷地坐了下来:“那娘娘要怎么办?好容易劝着皇上扭转心意,重新选定了东宫。这几日却是越发听信皇后谗言,昨晚上整整一夜,皇后的耳边风没少吹

第七十二章 生辰



楚华裳很明白这事有多严重,无论怎样,五皇子都是叶绣心生的,不是她生的!血浓于水,就算叶氏死了,五皇子心里还是会记着这位生母。而叶氏稍稍做些努力挑拨五皇子,五皇子就能立刻抛下养母投奔生母,这是人性的必然。

楚华裳恨不能立即杀了叶绣心,然而她此时正身陷刘贵人大案,连丁点动作都不敢有,哪能去整治叶氏?她恨恨地咒骂了两三日,最后想不出任何办法,只好忍气吞声地作罢。

刘贵人的事儿,皇后查得很艰难,因为实在没什么痕迹。

皇帝看着楚华裳把日子过得小心翼翼,心里也觉得她委屈。她可是楚大将军的女儿,皇帝不能认定是她害了刘氏母子,也没法子给她清白,这事儿只好这么拖着。

楚华裳也算看明白了,算她倒霉。云丹真不是她刺杀的,刘贵人也不是她害的!!是有人把脏水泼到了她身上!

皇帝因着心里膈应已经不再宠爱她,但她相信只要日子久了,清者自清,她早晚能重新得到一切。有父亲在前线尽忠,她不必担心自己会因这件事被糊里糊涂地废位处死。

只是需要熬过这段最难的日子。

七月二十号,温婕妤行了册封礼。很巧,七月二十一日是静妃生辰,皇帝感念静妃伤愈,为了给她冲喜,命皇后大办。温婕妤的册封礼倒是不怎么看重了。

叶绣心没有任何不满,对于自己能爬上婕妤的位分,她觉得是上苍眷顾。尤其皇帝发了话,准许她每月都能去探看五皇子一趟,因是圣旨,恬贵嫔不敢阻拦。她感激地在皇帝面前不住地磕头,又去长乐宫服侍病中的太后。

静妃的生辰筵席设在华阳宫。有皇帝列席,皇后和林媛都来了,云丹亦盛装出席。云丹是个命中注定众星捧月的人,从前有楚华裳巴着她,现在静妃又很照顾她。

静妃就像一个温和体贴的好姐姐,自从上一遭皇帝透露出要她照料云丹的意思,她就真把云丹当妹妹了。

当初云丹能进宫,是怀恪帝姬和西梁王牵了线。宫里皇后和林媛两个已经足够让人头疼,那狐狸精林媛还大肆主张选秀,选进来十多名新妃,而后更可怕的云丹又进了宫!韦宓庄是恨不得云丹变成水蒸气蒸发掉,但她就是这么个性子,越是恨,越是能忍住。越是厌恶一个人,面子上越要和睦。

韦宓庄心机深沉,这一招对付旁人很有效,她这十多年没少背地里弄死“好姐妹”。但她很快发现,云丹这人非同一般。

比如今日她是寿星,皇帝给她脸面大办生辰,云丹也来了——然而这位吐蕃皇女,特意穿上了艳丽的玫瑰紫藏装,发髻上缀满了大颗东珠和琥珀,耳上坠的玛瑙都垂下来两寸。吐蕃贵族的服饰本就以华美著称,云丹身为嫡皇女,陪嫁的一百二十多箱子里全是珠宝绫罗。她位分高,和林媛挨在一块儿坐皇位左侧,结果拓跋弘一进来眼睛就被她勾住了,拉着她的手啧啧赞叹:

“这就是你们的藏装?这绣的什么花啊,是双面绣?啊呀,你们那儿太讲究衣饰了,绣工这么复杂……云儿,你穿这一身可比穿宫装更好看……”

因着云丹得宠,皇帝准许她在秦国的后宫中穿戴吐蕃衣饰。不过云丹也知道规矩,平日里都和大家一同穿着御制的宫装,这会儿一时兴起想博皇帝喜欢,就穿了藏装。

寻常的藏装或许不如秦国的罗裙美艳,至少在林媛眼里,古代唐朝的衣裳比藏装、旗装等漂亮很多。不过吐蕃这地方,尊卑比任何一个国家都森严,那可是奴隶制——国王所拥有的实在太多了。

皇女们的朝服,裙摆开得很大,滚边上是镶满了红蓝宝石的纯金。吐蕃贵妇崇尚珠宝,红宝石啊,在秦宫里只有得宠的妃子才能戴一小块的红宝石饰物!

云丹现在就是浑身上下的宝石穗子。她三千青丝绾成细碎的发辫,里头夹了银丝,再由大串的天珠挽起。

云丹本就是个美人,这么从头到脚地装饰起来,拓跋弘简直看得移不开眼。男人是贪图新鲜感的动物,上官皇后那张脸他看得多了,如今云丹的异域风情自是别有一番滋味。

被冷落的静妃气得手指发紧。

她觉得自己这辈子,根本上是输在一张脸上。因为不够美,她总是被林媛踩到头上欺负,上官皇后更是可劲地打压她。云丹这个十五岁不懂事的小女孩,也很轻松地用容貌来夺走她的风头。

云丹这种人,说白了就是不识抬举。她瞧不起楚华裳,连静妃的示好也不放在眼里。

殿内有舞女进来献艺。众人开始恭贺静妃,拓跋弘此时才将眼睛从云丹身上挪开了,吩咐人赏赐静妃生辰的贺礼。

四下嫔妃也一一呈上礼物,林媛送她的是一块手掌大小、碧玺雕成的莲蓬。

静妃脸色发青。莲蓬多子,寓意吉兆。然而她已丧了两子。

好在余等嫔妃并不敢得罪她,她们送上了很用心准备的东西,譬如鸳鸯锦鲤玉佩、金镶玉镯子、苏绣屏风之类的,静妃一一笑着谢过。

不一会子轮到了淳容华和齐容华两位。她们俩预备了几盆万年青,命侍从抬上来给静妃过目。按礼数还须给寿星敬酒,淳容华起身端了一杯桃花酿走上前来。

恰在此时,几个端着汤罐的宫女迎面而来。看到淳容华,她们停下步子退至一旁,然而其中有一人却手脚不稳,噗通一声将汤摔在了地上,人也朝前倒去。

今日的汤膳都是用石锅煮的,石锅可比砂锅沉,几个宫女端着都很吃力。偏偏今日筵席人多手杂,她们没地方站就挤在一起,一人摔了,旁侧几人都被撞倒,宫女们你推我搡,锅子也都端不住了。于是场面顿时大乱起来。

淳容华看着她们就傻眼了。有一罐热汤就砸在淳容华脚边上,她嫌脏,赶紧跳着脚想躲开。这一躲不要紧,一个宫女猛地和她撞在了一块儿。

华阳宫主殿合欢殿,前院里头是凿了一个种满荷花的大池塘的。

没有任何反应的时间,淳容华扑通一声从水边上仰倒了下去。等皇帝闻声回头来看,她已经整个人坠入深水。

下一瞬,她的手和头拼命挣扎着浮起来。她不通水性,不论怎么扑腾也游不到岸上来。四周很快有御林军跳水救人,一位身强力壮的武士抓住了她的胳膊往岸上拖,然而他惊恐地发现,他拖不动这位身形柔弱的娘娘。

“救我……”张意欢的口鼻呛满了水。她感觉到了死亡的恐怖,虽然身边就是忠心的护卫们——她比他们都感同身受,她感觉到了,自己的脚没有办法移动。

“怎么回事,意欢!”齐成玉挤开人群朝水中人高喊着:“你们都是饭桶么?还不把淳娘娘拉上来!”

所有人都围到了荷塘边上,那些小心谨慎的人也起身离席,远远地观望着。唯有林媛端坐如初,侧目定定地看向静妃,而后从袖中拿出了一个象牙白的匣子。

静妃彼时还在往池塘里头张望。回眸一瞥时,她的目光被林媛手中的匣子攫住。而后她脸色大变,倏地站起身来。

“你杀她是没有用的。”林媛以口型对她说了一句话。

是的,没有用!就算张意欢死了,但胭脂的秘密,已经从张意欢手上传递到了自己手上!静妃想继续守住秘密,就要将自己一块儿杀了。

静妃的手指都开始颤抖。她并没有想到张意欢会有胆子将这种事泄露出去——胭脂里头到底搀了什么,就算是国手神医也必定查不出来!查不出来就没有证据,张意欢若敢说出去,莫不是想落一个构陷妃位、冲撞先皇后的大罪。

静妃站了起来,一步一步走向林媛。

帝后二人和一众嫔妃都慌乱地想去救落水的淳容华,并没有人注意她们两个。看着静妃失魂落魄的面容,林媛缓缓地笑起来。她坐着不动,身后却已不知何时站了四位带刀侍卫——他们没去救人,就在林媛身后站着。

静妃终于走近了她,而林媛倏地站起,极快地握住了静妃的手在她耳边道:“您以为臣妾会和张意欢一样对那盒胭脂束手无策么?只要是做过手脚的东西,一定有漏洞,早晚能查出来……”

“昭仪在说什么?当着本宫的面胡言乱语!”静妃猛地甩开手。笑话,她可不是没见过世面,慧昭仪以为两句话就能吓得她说出什么东西来?

林媛冷冷看她一眼,转身离去。

静妃一时愣住,她迷惑地想着,慧昭仪手里到底有没有抓到她的把柄?若抓到了,为何不早日禀明皇帝?若没有抓到,今日将事情透露给自己,等同于打草惊蛇,又有什么好处呢。

然而她很快就明白了。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