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3:21:26

最新章节: 第三十三章 遗诏(完结篇)“娘娘!”安如意跺脚。“储君之事,咱们少谈论为好。”林媛放下茶匙,突然叹息起来:“贵嫔,张开山谋反那事儿,我早就知道是皇后。”安如意闷闷地坐了下来:“那娘娘要怎么办?好容易劝着皇上扭转心意,重新选定了东宫。这几日却是越发听信皇后谗言,昨晚上整整一夜,皇后的耳边风没少吹

第六十一章 云丹(2)



而当吐蕃的使臣吹奏起了沉闷的号角声时,林媛等人都俯身告退离去。迎亲的喜乐渐渐响起,大殿之上自有帝后主持一切,林媛则回了后宫操持着云丹入宫后的事宜。邀月楼早已赶工布置妥当,只是尚宫局那儿中为云丹备下的宫装和衣饰还略有不足。

云丹和亲之事决定得仓促,又恰逢选秀,林媛一个人为了这两件事忙得晕头转向。如今赵昭仪还在闭门思过,对云丹进宫一事都没有表现出多少热情。静妃则半死不活地躺在华阳宫里头。在这种忙乱的处境之中,上官皇后竟还乐得自在,端坐庙堂中与拓跋弘一同阅看秀女、列席邦交国宴,风光无二地享受着身为大秦皇后的体面与尊荣,却丝毫不肯插手后宫琐事。

摆明了要把林媛累死。

无奈林媛还没法子改变什么,皇帝见上官皇后不理俗务,反倒心悦。

屋漏偏逢连夜雨。拓跋弘迎娶云丹、与吐蕃使臣大摆筵席的当晚,华阳宫静妃病重昏迷。

静妃遇刺后伤得骇人,然而她一贯好命,不仅捡回一条命,且还没有断胳膊断腿毁容的情况。对于这女人的好运气,林媛和上官璃都恨得牙痒痒。

之后数十日有御医照料着,倒也无大碍。

不知今日这是怎么回事,给林媛回话的人是内医院的药僮,一个十分稚嫩的小女孩,哆哆嗦嗦地道华阳宫的静妃娘娘突然病重,吐了好多血,两位看顾娘娘的御医大人都慌乱了,只好来回禀给昭仪娘娘。

林媛自是在梦里都盼着静妃一死了之,只是大面上,为着不落一个狠辣冷酷的坏名声,她少不得做出十分关切的模样摆驾去华阳宫探望静妃。彼时皇帝还在交泰殿中与外邦臣子们宴饮,皇后与云丹皇女围坐两侧,热闹非凡,并不能在云丹的喜宴上顾着静妃这边的晦气事。

华阳宫奢华依旧,拓跋弘十分怜惜重伤的静妃,不仅吩咐了内医院用最好的药,又按着静妃的喜好在合欢殿庭院中栽种了上百株品类不俗的阴山玉兰。如今春日里,这些茂密的玉兰洒下的紫色花瓣都铺在合欢殿前院花圃草地里,瞧着都如世外桃源一般赏心悦目。

后来还有一位揭了皇榜的江湖郎中在进宫医治瘟疫时,为了邀功向皇帝提了“睡火莲”茶花的花香具有治愈外伤的奇效。拓跋弘竟大手一挥,将暹罗进贡的二十一盆稀罕的睡火莲都搬进了合欢殿寝殿。

林媛的妃辇停在华阳宫大宫门时,就隐隐听到里头稍显凌乱的人声。一前院杂扫的内侍一瞧见是林媛,连忙撂开扫帚奔将过来,跪倒磕头道:“昭仪娘娘来了!昭仪娘娘,求您救救我家主子吧……”

皇帝爱重静妃,还曾当众嘱咐过林媛要好生照料静妃,华阳宫的下人们自然明白这位昭仪娘娘不论与合欢殿之间有多大梁子,明面上是万万不敢怠慢静妃的。如今静妃出了事,昭仪娘娘自是要费心看顾。

此时的华阳宫放眼看去是有些混乱的,里头的医女进进出出,还有一个年轻医官不住地喊着“要热水”,素日里传话的小内监都不见人影,估摸是被分派去烧水送药了。只有这个洒扫的粗使宫人一路引着林媛进殿,林媛点头瞧着四周这一派忙乱,先命初雪将自个儿带过来的十多名宫人分派去帮华阳宫的忙。

等进了主殿,果然有温热的湿气兜头兜脑地扑面而来,夹杂着一股子酸臭的血味。一个小宫女手上不稳当,跑得慌乱,竟还连人带手里的一盆血水摔在林媛跟前,狼藉遍地。林媛皱了眉头就微怒道:“慌慌张张地,成何体统!华阳宫的管事呢,静妃娘娘病成这样,你们这群下人却伺候地不妥,若是娘娘有个三长两短,华阳宫上下统统罚入浣衣局!”

那匆匆从内室跑出来迎林媛的刘姑姑吓得跪倒,一壁磕头求饶一壁在心里暗骂这慧昭仪果然是来添乱的,趁着静妃不省人事,想将华阳宫的下人们一锅端了!

“昭仪娘娘别怪罪他们了。”此时,却突有一容色姣好的女子从刘姑姑身后的屏风后闪出,面上笑意谦恭得体,款款迈步上前来给林媛行礼请安。与此同时,另一位身着撒花素软锦宫装的女子也从内室撩了帘子出来,上前拉了先前女子的手和林媛道:“昭仪娘娘来的及时,方才静妃娘娘突然吐血晕倒,我们姐妹都吓坏了,这些下人们见识短浅,哪里懂得许多。昭仪娘娘就饶了他们吧。”

林媛瞧着面前突然冒出来的两人,心里微微讶异,挑眉道:“齐容华,张容华,你们竟也来了。”

张意欢不太会说话,齐成玉倒是笑道:“静妃娘娘是华阳宫主位,娘娘病重,嫔妾等过来侍疾都是分内事。”

林媛心里更是惊愕了,据她所知,自张氏得宠封了容华后,张、齐二人就再不似从前一般对静妃恭敬有礼——而且这样的境况,似乎还是静妃率先看她们二人不顺,瘟疫爆发前,静妃还曾因受了上官皇后的欺辱,在华阳宫里罚几个偏殿嫔妃跪瓦,苛待她们出气。

后来静妃受了伤下不了床,这两人就把主位娘娘的威仪当空气,连素日请安的规矩都不肯守了。

“你们敬重静妃,还亲自过来照料她,本宫甚是欣慰。”林媛笑意端然。张、齐二人听了也忙道:“昭仪娘娘才是心慈,这段日子都是娘娘您照料着静妃娘娘。”

说着,齐成玉眉目一转扫向刘姑姑等人,肃声道:“你们都进去照料主子吧,本妃和昭仪娘娘要传召御医问话,余等人都退下!”

刘姑姑有苦说不出,她自然知道张齐两位容华殷勤地过来服侍静妃,恐没按好心;这位昭仪娘娘更是宫里出了名的狠主儿。奈何现在静妃昏着,皇帝在前朝迎亲顾不上这边,从前总会过来帮忙的谨嫔娘娘早进了皇陵……

她苦着脸带着宫人们进去了,一壁低声吩咐着一宫的下人看紧了主殿里头这三位娘娘。

瞧着刘姑姑等人都进了内室,林媛不急不缓地在前厅主位上坐了,抬手给两位容华指了座,笑道:“多日不见,张容华越发肤白貌美了。皇上惦记着容华,几日前还向本宫问起了呢。”

张容华低眉顺目地笑笑,齐成玉却是大胆迎着林媛的眼睛,面上有些僵硬地道:“昭仪娘娘好似很清闲……”

里头静妃不知死活,慧昭仪却拉着她们两个说起闲话来,可不是闲得慌么。

“本宫不清闲,本宫是关怀张容华,问一问罢了。”林媛笑意稀薄:“这段日子宫里不太平,听说瘟疫横行时,张容华染了风寒差点被御医认定为时疫给送出宫,好在瘟疫之事很快平息下去了。”说着眸色锐利地定在齐成玉身上:“静妃大灾小难不断,你们与她同住华阳宫,该小心才是。”

齐成玉的面色突然变得很难看。她讪讪一笑,低了声色道:“说来,昭仪娘娘当真是帮了我们不少忙……若没有娘娘,张容华难得皇上眼缘……”

林媛静默地看着她。

“今日静妃病危,我们知道昭仪娘娘一定会来,这才过来合欢殿这里。”齐容华的声色越发地细小:“娘娘知道么?静妃娘娘其实并无大碍,您也不需要担心她。”

“唔,本宫当然知道静妃娘娘有福气得很,总是能化险为夷的。”林媛微微挑眉:“不过,你们两个好似知道得更多?”

齐容华扯唇苦笑,却是猛地站起身,噗通一声朝林媛跪了下去:“先不提静妃。昭仪娘娘,嫔妾只想问您一句——嫔妾奉给您的嘉兰胭脂,为什么会出现在皇后娘娘手里?”

她身侧的张容华跟着一块儿跪了。张容华抬起头的时候,面上已经满是泪水,悲切哭泣道:“昭仪娘娘,嫔妾从入宫那天起就知道,这宫里从没有白捡的便宜!娘娘您帮了我们一次,我们理应付出代价,可娘娘……娘娘您为什么要将那盒胭脂送给皇后娘娘呢!您难道是想要了我们两个的命吗?昭仪娘娘,我与齐姐姐在这宫里活得如蝼蚁一般,又自认从未得罪过您,您为何要,为何要……”

那盒胭脂是她们当初为了逢迎林媛送的。林媛拿了东西回去,虽知道是好胭脂,却从不敢用。而正如林媛所想,那盒看似精致的胭脂并不是寻常物,张、齐两人的目的也远没有那么简单。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