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3:21:26

最新章节: 第三十三章 遗诏(完结篇)“娘娘!”安如意跺脚。“储君之事,咱们少谈论为好。”林媛放下茶匙,突然叹息起来:“贵嫔,张开山谋反那事儿,我早就知道是皇后。”安如意闷闷地坐了下来:“那娘娘要怎么办?好容易劝着皇上扭转心意,重新选定了东宫。这几日却是越发听信皇后谗言,昨晚上整整一夜,皇后的耳边风没少吹

第五十九章 赵王



赵王在建章宫里跪到了半夜,拓跋弘亦气得半宿没睡。他虽然最看重六皇子,但赵王身为长子,在他心里一直是储君的人选之一。

如今这孩子已经十岁了,文韬武略都无一出众,如今竟还亏了德行,在亲妹妹死后落井下石说风凉话!

拓跋弘深感失望,心神疲累之际并没有惩处赵王,只是挥手让他退下道“好自为之”。

赵王失魂落魄地出了建章宫。

彼时林媛还在长信宫里与皇后商议殿选的事宜。

有内监进屋禀报了赵王之事,林媛听了,一双好看的秀眉微微挑起,朝皇后道:“皇后娘娘,赵王殿下实在太过分了,怨不得皇上大动肝火。您是赵王殿下的嫡母,赵王如今变成这副无贤无德的样子,莫不是幼年丧母的缘故,您日后可要好好管教他。”

林媛一壁说着,一壁眉眼带笑地观赏着皇后的神色。

令赵王失去父亲欢心的正是林媛的手段。她自己是有孩子的人,若非逼不得已,她不会对一个十岁的孩子动手。

但现在她就是被逼得不得不动手。

宫里所有的人都不是简单角色,包括年幼的孩子,这一点她从来都知道。赵王虽然自小被他生母宠坏,没什么城府心机,但却不缺乏野心。

最初让林媛对赵王心生愤怒的,是她发现赵王经常私底下欺辱她的琪琪。其实也算不上欺辱吧,只是小孩子之间的矛盾而已——指使人扯坏琪琪的风筝、带着琪琪玩蹴鞠球却故意将球踢到琪琪头上、冬天里玩雪装作不小心将一捧冰渣子都倒在琪琪衣领里头,诸如此类。

拓跋琪小朋友身边永远跟着一大批乳母仆从,所以每一次就算赵王玩得过火,四周人都会上去护着,从没造成什么严重后果。

林媛心里也明白,赵王是个孩子,他七岁的时候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亲娘被父亲处死,如今五皇子、六皇子出生后,父亲越发地偏爱这几个弟弟。小孩子的嫉妒心比女人可严重多了。赵王这幅样子,外人看了还会觉得他很可怜。

连拓跋琪小朋友都看得开,他对林媛说他大哥就是个不懂事的孩子,小打小闹地欺负人是因为心里难受。而换个角度来看,赵王越过分,越证明了父亲对待他们几个孩子有多么偏心,他该高兴自己得到父亲的偏宠。

但林媛不这么看。她告诉小琪,三岁看大七岁看老,孩子又怎么样?小时候欺负人,长大了变本加厉。

她早就开始讨厌赵王了。

而真正促使林媛决心用从前对付嫔妃的手段来对付赵王,还是因为淑嘉帝姬的死。

赵王说出那句不该说的话,并不只是没出息不懂事。他已经十岁了,渐渐也学会了宫廷中的肮脏手段,他说那句话是有目的的。

当时,淑嘉帝姬新丧,上官皇后前去长乐宫跪着向太后请罪,说自己身为淑嘉的嫡母却没有好好照顾淑嘉。

太后自然不会无理苛责皇后。婆媳两个坐了一会子,皇后起身告辞,在长乐宫的前院里遇到了还未完全病愈的赵王。

十岁的赵王总算比他七岁那年聪明了很多,于是他学会了察言观色,学会了思考。他看出来了上官皇后和林媛、赵昭仪之间的战争,也看出来了皇后想要利用淑嘉的死打压赵昭仪,他对淑嘉落井下石就是为了奉承上官皇后。

在宫廷残酷的杀戮中,他身为一个失去生母和养母的孩子,选择投奔上官皇后。

林媛很快得知这个消息。她和上官璃不死不休,自然无法容忍赵王的选择。

满宫里只有赵王是个无主的皇子。对于上官皇后来说,她亲生的两位嫡皇子不能继承皇位……若将算盘打到赵王身上,推举他为储君的话,亦是一盘好棋。

赵王一个小小的动作,让林媛看到了无尽的危机。

既然敢加入这场游戏,就要遵守规则玩下去。林媛可不会因为他是小孩子就高抬贵手,他不是孩子,他是自己的敌人!

此时的林媛将目光盯在上官璃身上。她想从对方的神色上挖掘出有关此事的更多的东西。

上官璃端了一盏云峰茶来喝,面上并无波澜,朝林媛淡笑道:“昭仪,你方才也说过了,本宫才是这宫里所有孩子的嫡母。”

答非所问。

却让林媛怒火中烧又发作不得。

她扯了个笑,起身道:“殿选的事儿,其实也没什么好商议的,一切都凭皇后娘娘吩咐。臣妾在这里叨扰了许久,该告辞了。”

上官璃端茶送客,在她身后道:“你昨日向皇帝奏请之事,本宫也认同。扇玉这孩子,你实在该早点将她嫁出去了。”

林媛身形一顿,随即恭敬行礼告退。

“连上官皇后都希望扇玉早日出嫁。”林媛回宫后,颇为嘲讽地对初雪几个谈论起这件事:“你们说,我是不是该再次向皇帝请命要扇玉早嫁呢?”

林媛希望扇玉早点离开,没想到上官皇后也是这么想的。

“皇后已经开始忌惮这位皇长女了。”初雪低低道:“娘娘,皇长女早日离宫对谁都好。这么些年她虽然帮着咱们,但她性格倔强心狠,如今已经隐隐能看出包藏的祸心。她是一个危险的人,咱们不知她今后会做出什么事情,早日送走才是上策。”

“就怕她不愿意走。”林媛皱起眉头:“她想做的事都会做到。我至今都不明白她自请嫁给西梁世子,到底是有着怎样的心思。但她好似对陕北重镇的汤沐邑很在乎,我还是早日把这事儿给她办了。”

皇帝今日下了旨将邯郸城赐予扇玉为汤沐邑。

这是一个惊喜。当初答应了扇玉要给她一个大城做封地,然而邯郸却是中原五大都之一,岂是寻常的城池能相较的?

希望扇玉能喜欢,将来不求她帮忙,至少别和自己作对。

几日之后就是秀女大选。

皇家选秀,并不只是为了给皇帝选妃。皇室中所有的亲王、郡王们,若是需要王妃侍妾,都可以在选秀时向皇帝请旨,皇帝也会常常将秀女赐给皇室子弟。

这一次的秀女本有一百多名,三折腾两折腾只剩五六十。许多皇族公子对此严重不满。

这个时候,修得断断续续的交泰殿刚修好投入使用。拓跋弘由皇后陪着出现在主殿上席的时候,面色并不好看,双眼下头还有淤青。

蒙古人背后捅他一刀已经让他够恼火的了,儿子又不争气。他这几天的日子过得惨淡,连倾国倾城的上官皇后都没去临幸了,更无太多心神观赏秀女。

林媛身为嫔妃,若无圣旨,是不能够主持选秀的。她安然坐镇后宫,听着前头的宫人来来回回地传话,一壁做主处置着殿选中的琐碎杂事。

譬如哪一位秀女被“撂牌子”后晕厥,哪一位殿前失仪坏了规矩,哪一位在后院与他人争执……该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

所有的秀女在面圣时都是兴奋而恐惧的。她们做着虚无缥缈的梦来想象将来的无上荣耀,甚至是如上官皇后一般凤袍加身,而现在,她们面对的是能够主宰自己一生的男人,她们以为,今日的片刻时光就能够决定成败,只要得了皇上的青眼就能成为九天的凤凰。

单纯不谙世事的少女们,她们直到很久之后才会明白,今日的这一刻仅仅是一个开始,一个炼狱的开始而不是美梦的开始。

如林媛所想,在几个出身高贵的秀女都因瘟疫之事逃离皇宫后,秀女陶氏变得惹眼起来。

陶氏是第六批进殿参拜的秀女。在前头的五批二十五位女子中,仅有三位留了牌子。

拓跋弘较为满意的是通州刺史的女儿李氏,在随意问了她几句“四书”之后,当场册封她为小媛。上官皇后在人前做足脸面,夫唱妇随地给李小媛安顿下了万春宫偏殿作为住处。向来秀女要在殿选的三日后才赐下名分,李氏在殿选当日就入主后宫,实在引人侧目。

相比起李氏,陶氏之父是言官不是武将,出身上就不如李氏得皇帝的喜欢。

但她并不因此气馁。她是个胆子很大的女孩儿,进殿后落落大方,回话沉稳合宜,立即就让皇帝注目。

随后,皇帝点名问起她父亲的近况。正当皇帝决定留牌子时,一名内侍从后殿匆匆闪出,在皇帝身侧低语几句并奉上一封奏表。

拓跋弘神色一变,随即凝眉再次打量两眼陶氏。

终于,他放下了手中名册,吩咐道:“将秀女陶氏赐与贤禹王为侍妾。”

陶秀女惊得目瞪口呆之时,被周遭内监迅速带了下去。拓跋弘已经不再看她,正了正神色等着下一批秀女进来。

陶氏虽然出色,然对于时年三十余、阅尽千帆的皇帝来说,实则没有太大的吸引力。贤禹王点了名要求娶这位陶氏,拓跋弘自然乐得做顺水人情,陶氏的容貌离上官皇后差太远了,他不可能为了个女人和自己的哥哥起争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