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3:21:26

最新章节: 第三十三章 遗诏(完结篇)“娘娘!”安如意跺脚。“储君之事,咱们少谈论为好。”林媛放下茶匙,突然叹息起来:“贵嫔,张开山谋反那事儿,我早就知道是皇后。”安如意闷闷地坐了下来:“那娘娘要怎么办?好容易劝着皇上扭转心意,重新选定了东宫。这几日却是越发听信皇后谗言,昨晚上整整一夜,皇后的耳边风没少吹

第五十四章 敌国(2)



如林媛所想,.cOM她没阻住那女孩入宫,但她投毒了。

韦氏在进宫之前,已经活不过一个月了。

静妃得知这一点之后,心知这位妹妹已经失去价值了。于是她命人勒死了妹妹。

韦氏秀女的死,使得上官璃心中稍有慌乱,以为是有人利用韦氏的死来暗害她。而韦氏又是静妃族妹,出身高贵,于情于理她都必须赶到朝华堂处理这件事。

就是在上官璃身处朝华堂的短短两个时辰——静妃用妹妹的命换来这两个时辰,她命人在元荣帝姬的茶碗中做下手脚,并安顿好一切人证物证,事事直指皇后。

皇后被秀女之事拖住,果然没有及时发现危机。

静妃随后的动作更加致命。她以皇嗣为靶子,令几个孩子染上瘟疫,果然皇帝大怒,六宫动乱。外加流言的效果,皇后陷入绝境。

五皇子没有感染的原因不是身体好,只是因为静妃早有预谋,事先在他身边设下了防范。

静妃设计高明,这毋庸置疑。但且不说她如今伤得半死不活——在几日前瘟疫大片肆虐,甚至京城百姓也有不少人感染之时,这件事就已经脱离了静妃的掌控。

那个时候的静妃,心里比上官璃还要慌乱。

她没有想到,在她为了争夺一个男人将后宫变成修罗场的同时,敌国的刺客趁虚而入,“帮着她”将瘟疫扩散地不可收拾。

静妃只想让宫里的皇子皇女和嫔妃们感染,引发恐慌后散播流言,诋毁皇后。真要将瘟疫变成举国的大灾?她没这胆子。

“到了么?”凤辇上的皇后望见华阳宫里的灯火渐行渐近。

夜风扑面,宫灯中的烛火噗嗤地响了一声。

华阳宫不多时已近在眼前。皇后由侍从扶着下撵,面前宫殿入目之下还是有些混乱的,宫女们端着水盆、汤药之物匆匆奔忙,内室传来一位医女的高喊:“热水呢!这么点怎么够!快啊,怠慢了娘娘你们有几个脑袋砍……”

上官璃几不可见地蹙眉。在重华宫不见天日地呆了十多日,她很不习惯这里的喧闹。

她迈步进了前厅在主位上坐了,神色平静而肃穆。照例问了静妃的状况,一位医女告知她道静妃实在伤重,不说刀刀致命,单失血一样就很棘手。如今静妃用雪莲吊着命,能否撑过今晚还未可知。

上官璃听着面露关切之色,招来华阳宫的掌事姑姑吩咐道:“静妃这边,一切都要用最好的药,也请梁御医过来看看。静妃需要什么,来长信宫回了本宫就成。”

刘姑姑的手脚都在发抖。面前的这位皇后娘娘和颜悦色,她却几乎要被吓破了胆。

她哆嗦着唇回话道:“奴婢……奴婢代主子谢过娘娘的大恩……”

“这个时候还讲什么恩德,姑姑太见外了。”上官璃平淡微笑,抬手命人赏赐了华阳宫上下宫人半年的月俸,要他们一定照料好静妃:“本宫与静妃姐姐是一家人,静妃姐姐伤成这样,本宫……难过得不得了呢。”

刘姑姑的脚下踉跄了一下,好在很快掩饰住了。

她心里跳得很快。她是静妃的贴身宫人,知晓静妃在疫病一案中究竟做了什么——她不明白,为什么,静妃娘娘谋划周全,到头来皇后却安然无恙地出了重华宫?

而皇后翻身还不要紧,又是为什么,静妃娘娘不过是出宫一趟,就能被北国刺客盯上?

差一点就丢了命……

皇后娘娘说难过……是难过静妃还没有死么?

她不敢再想下去。

上官璃并没有过多注意她,问完了话,便挥手让她进去照料静妃了。此时一位宦官近前和皇后禀报道:“谨嫔娘娘的尸身就停在华阳宫,娘娘是否要传仵作问话。”

当时两位皇妃一同被送回宫抢治,并不顾得规矩,是选了最近的华阳宫安置的。可惜谨嫔没能撑过去。

上官璃摇头道:“不必了,人都没了,本宫不忍心听到他们说起谨嫔的伤势。”

她是真不想听,今日的夜宵还没吃呢。她有点饿,特意传了香菇梅菜包子,等处理完这边的事儿就回宫去吃。

谨嫔听说是被利箭插成刺猬了……我的妈。

那位传话的宦官却还没有退下。他从袖中拿出一封纸笺,双手捧着道:“禀皇后主子,这里还有谨嫔临死前要呈给主子的东西。”

上官璃听了一手接过来了,顺势微微抬眼看了这位宦官两眼。

宦官忙将头磕了下去,不敢直视皇后:“奴才是谨嫔娘娘身旁的一等内侍,名唤王勇。”

上官璃有点想笑,王勇?这人长得十分瘦小啊。

“你且起来,先去守着你家主子去吧。”上官璃随意打发了他,心里则暗暗留神。王勇死了主子面上却没有慌乱,在皇后面前回话也条理清晰、稳重妥帖,倒不是寻常之辈。

手里捏着的纸笺是用双层的信封装着的,没有沾染血迹,应是谨嫔口述,王勇手抄。

这里还是华阳宫,静妃的寝殿。但上官璃没有一点顾忌,当着一干下人的面拆了信件。

自然也没有人敢凑上来。

她看完,随手放在烛火上燃了。

半个时辰之后,她完成了“关怀嫔妃”的任务,吩咐扶辇回长信宫。

她甚至没有亲眼进去探望静妃,只是在外殿坐了会子罢了。在半路上,有心腹宫人跑着传话给她道:“那个王勇,刚刚撞墙殉主了。”

“恩,知道了。”上官璃淡淡点头。

华阳宫是静妃的地界,纵使她现在生不如死,身旁的刘姑姑等也是有些势力的。王勇敢当面拿出谨嫔的密信奏禀皇后,事后华阳宫的人怎会放过他?

谨嫔一生坎坷,她与上天争命,争来一个五皇子,最后却还是输在了半路。

她死前拼尽力气将东西留给了皇后,这件事由她身边最后一个忠仆王勇来完成,此事也赔上了王勇的命。

谨嫔姿色平庸,家世不显,入宫多年都只是不起眼的角色,凭着当初皇后做祥妃的宠势才有了几分注目。然而她只擅长一样,那就是隐藏。

她首先背叛上官璃暗中投靠静妃,又背叛静妃,私下做些小动作。

上官璃在扬州时,曾经花了力气去查她。如今看到这封密信,里头有些东西,和她查出来的差不多,然而还有更多的秘密她并没能查出来。

好在现在都明白了。

谨嫔就是在当年推林媛落水之时,开始背叛的。

后来上官璃因着被下了药才产下双生子,且那药方最后落在萧皇后手中,此事同样是谨嫔受静妃的命来做的。

萧皇后曾花大力气来查是谁陷害祥妃,终究没能查出来。因为一个“重病昏迷”的韦昭仪很难被怀疑。

静妃算计得非常精明,她本想以双生子一事使得当初的祥妃彻底失宠,但上官璃选择离宫以退为进。静妃便在上官璃离宫后对外宣布病愈,之后很快由昭仪册封为妃。

静妃有自知之明。她明白,有祥妃那样厉害的女人在面前挡路,她永远都不能出头。

她顶替了原本楚华裳和林媛两人的位置,那个用来制衡萧皇后的位置。

这件事她做得漂亮,为了达成目的,她甚至命令谨嫔暗中提携林媛——当时的林媛,比楚华裳略逊一筹,楚华裳又十分能干。长此以往,楚华裳就会成为静妃大敌。

让林媛与楚华裳平分秋色,这两人果然为了争那个位置掐的热火朝天。楚华裳被林媛牵制打压,再不能顺利地扶摇直上。

静妃安然病愈,东山再起,顺顺利利地夺走了原本属于祥妃、后来即将属于楚华裳的位置。

唯一令静妃没想到的是,林媛竟然很快压过了楚华裳,并产下六皇子封到贵嫔位分,开始和静妃争夺宫权!

那两年,为了宫权,静妃和林媛简直斗得天昏地暗。

静妃心力交瘁之际,也十分后悔当初竟小瞧了林媛。

在静妃与林媛的斗争中,谨嫔成为了夹在中间的人。林媛利用她套出了静妃的秘密。

随后,谨嫔此举被静妃发现,静妃算计五皇子敲打谨嫔。

萧皇后驾崩,上官璃立后,宫中局势大变,风起云涌。谨嫔仍然选择了静妃而不是新后。

她必须选择一个,她一个人没有力量保护好五皇子,又因背叛得罪了新后,若势单力薄很快会被清算旧账。

彼时静妃已经很不信任她。她便将自己曾经的把柄交给了静妃——为了五皇子,她曾给叶绣心投毒。

那件事曾被林媛拿来套话,静妃随后查出谨嫔出卖了自己,但并没有查出谨嫔是受了什么样的逼迫才会这样做。

新后立时,谨嫔将那件事毫无保留地告诉了静妃,她求静妃原谅,说自己是在是不得已。如果当时不说出静妃的秘密,林媛手上可是有着全套的证据,能立刻毁了她。叶氏也是有头脸的宠妃,还是五皇子生母,谋害她的罪名足以让谨嫔进冷宫。

这并不是简单的求饶,而是将投毒一事告知静妃,附送上的还有她曾经用过的毒药。

物证都送上去了。

想要博取一个人的信任,最有效的办法不是讨好、尽忠,而是将自己的把柄交给对方握着。

静妃果然吃这一套。

于是谨嫔与静妃继续合作。在静妃跪在华阳宫中、听闻上官璃立为新后时,惊厥晕倒,谨嫔站出来指使着华阳宫的下人将这件事妥当处理,帮了她一个小忙。

她们似乎又回到了从前的信任。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