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3:21:26

最新章节: 第三十三章 遗诏(完结篇)“娘娘!”安如意跺脚。“储君之事,咱们少谈论为好。”林媛放下茶匙,突然叹息起来:“贵嫔,张开山谋反那事儿,我早就知道是皇后。”安如意闷闷地坐了下来:“那娘娘要怎么办?好容易劝着皇上扭转心意,重新选定了东宫。这几日却是越发听信皇后谗言,昨晚上整整一夜,皇后的耳边风没少吹

第五十三章 敌国(1)



刺杀两位皇妃的刺客就出现在距离山庄极近的地方。在刺客动手之前,上官皇后先行得到密报,下中宫笺表将环秀山庄之中的几位皇子皇女暗中送往上官氏的府邸。如今几位殿下一切安好。

内宫玉照宫中,昭媛娘娘在寝殿遇刺。刺客击晕娘娘,好在被宫廷禁军及早发觉,已救下了娘娘。

京城南坊间,有人造谣生事,“疫病无救”的谣言渐渐传开。左丞相及时调动军机处,将谣传者一律斩杀,此时谣言已经遏止。

因为大量北国刺客的出现,又发生了嫔妃遇刺身亡、环秀山庄的皇子们成为刺杀目标的骇人之事,左右两位丞相深感事态紧急,只好先点燃烽火请皇帝回宫。

皇帝这才知晓自己离宫的这一日发生了多大的变数。

他没有时间赶回内宫去安置遇刺的嫔妃,而是立即坐镇建章宫,漏液传军机处内阁入宫议政。

底下臣子的禀报听着事态繁杂,拓跋弘却只关注了两句话——第一,左右丞相在他回宫之前,已经各自调派禁军镇压谣言、抓捕刺客。如今皇宫重病把守,防备森严;京城百姓一切如常,无事发生,整个事态其实并没有多严重。

第二,宫廷四周出现大量来自北国的刺客。至今为止,右丞相报上来的是尸身二百三十一,活口五人,且这些人身手不凡,宫中禁军都折损了数倍。刺客数量大,且从中发现疫病毒血,这是个非常危险的讯号,京城疫病应就是刺客所为。

事实上,京城中的部署是十分周全严密的,并不会因为一个时疫就乱了套。拓跋弘在离宫之前也做好了一切准备,他早已疑心这一次的瘟疫灾难闹出这般大的事端,怕是敌国的手段。一切事宜都事先留有防范,京城与皇宫中的守军共计十余万,又有一众心腹臣子看顾着,断断不可能出现什么糟糕的情况。

他稍稍思索,便下旨解了皇后禁足,命皇后坐镇六宫、扶持帝王、平息事态。

满宫人一夜无眠。

建章宫的灯火亮了彻夜,皇帝与几位内阁商讨,期间还传了刘统领将几个刺客押上大殿,亲自审问。

内宫中,各宫室中亦是灯火通明的。这一夜发生的事情令这些尊贵的深宫妇人们无比恐惧:瘟疫已害死了不少人,众人都如惊弓之鸟一般,而这一夜,静妃与谨嫔两人浑身是血地被抬回来——刚救回来的时候,谨嫔还吊着气,一个时辰之后不治身亡。而两位皇妃带出宫的三百名禁军护卫,已经无一活口。

静妃是所有人中唯一活下来的。

那是多么可怕的刺客啊。而宫苑四周还发现了更多的刺客,御林军如今仍在各宫搜查。那玉照宫里的慧昭媛竟也险些被刺杀身亡,谁都不知道会不会有刺客潜在自己的宫室中。

圣驾回宫后,有御前的女官们前去重华宫接了上官皇后出来。

不同于内宫前朝的动荡,重华宫里死寂如初。

皇后受太后懿旨囚禁在此地已有十三天。她谨遵圣命,在这十三天里,没有离开重华宫一步。

她的神色尚好。因着内宫事态混乱且紧急,她来不及梳妆换上庄重而奢华的凤冠,只着了一件樱紫色的瑞草蹙金翚翟袆衣,外罩了厚重的狐皮斗篷,匆匆吩咐了备辇。

她吩咐了凤辇先往华阳宫去。京城中的三月有着很寒冷的夜晚,上官璃身上的大氅裹得严严实实,将手中精致的墨玉鼎炉捧在鼻尖底下,散漫开口问身边人:“静妃真的重伤了么?”

其实她真正要问的是静妃为何还没死。

沐霜与一众宫人已从掖庭放出来了。她知道主子脾气不好,小心道:“静妃也是命硬……砍了三刀呐,一刀在脖子上,一刀从肋骨那穿腹了!血淌了一地……”

上官璃扯唇轻笑了一声。行,她服了!她已经尽力了,奈何阎王不收静妃!

真命硬!

楚华裳也是个废物,一百死士对上三百禁军,还能输!欣荣长帝姬手底下养的军士固然难对付些,但那群人可是楚家的死士暗卫!都是干什么吃的啊!啊呀,这真是……

只差一点点就完美了啊。

她将时疫的方子送给楚华裳,的确是不想让皇帝知道自己手中有药方、从而更加怀疑自己。然而更重要的目的却是静妃。

她命令宫中守军闯进玉照宫和华阳宫——只有这两个宫殿而已。玉照宫里她是下了死令要困住林媛的,派过去的人也最多。而华阳宫,她命人装作疏于防范的样子,让静妃在她眼皮子底下逃出去了。

谋反?这玩笑开得有点大。

上官一族不比那没脑子的沈家。当皇帝谁不喜欢?但算算这个账,皇权稳固,造反赢面小的可怜。

上官越仍然在前线尽忠,上官璃也想继续当她的皇后。

她可不敢真杀了林媛和静妃!然而却是要做出一副谋反的假象,让静妃信以为真。

她早已查出谨嫔投诚了静妃。

静妃无子。她非常在意如今养在谨嫔名下、实则是被她自己抓在手中的五皇子。

当她意识到了最大的危险后,一定会逃出宫——去救回五皇子,还要去给皇帝传信。她可以选择趁乱杀死其余的皇子,也可以顺手救下他们向皇帝邀功。

静妃的确相信了皇后在谋反。无奈的是,林媛也信了。

不同于静妃,六皇子是林媛的亲子。就算她有所疑虑,在六皇子的生死面前她也失去了冷静;就算她感觉到皇后做的事不大对,也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去救六皇子。

上官璃对林媛感到很头疼。她知道这女人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事后证明她的担心完全正确。若玉照宫那边的防备再松一点,林媛真有本事逃出去。她已经察觉到这个女人与朝臣有勾结——楚华裳那边将面对的是一个非常恐怖的敌人,楚家的那些死士根本不够看,刺杀静妃这事最终会被搅和成一滩稀泥。

若只是对华阳宫动手,以林媛在宫中的人脉,不出一刻钟就能知道消息。

只能两宫一块动手,把林媛死死困在玉照宫里。

楚华裳下的命令是刺杀皇后。她自然会安排最稳妥的人手来做这件事。

可惜在那条从宫廷通往环秀山庄的官道上,轿子里坐着的人不是皇后,而是静妃与谨嫔两个倒霉蛋。

上官璃选择利用楚华裳来达到目的,是经过了最周全的思虑的。楚华裳母族势重,她胆敢动手毒害皇子、刺杀皇后,派出来的人手一定不会令人失望。

在扬州城时,上官璃就查到楚家暗中养了一批北国人做死士。

那些人应该都来自蒙古。楚家再胆大也不敢勾结匈奴。

但从外貌上来说,蒙古人和匈奴人是很难分辨的。

果然,这一次刺杀,这批北国人就派上了用场。这事儿风险太大,日后万一查出,也能推到匈奴刺客头上去——如今效果已经达到了,皇帝并不知道刺杀静妃的刺客究竟是什么人,但他已经将这群人和皇宫周围发现的刺客归到了同一类当中。

楚家的死士手中拿着装满毒血的匣子,他们死后被认定为敌国刺客。此事直接导致上官璃翻身,疫病的真凶另有其人,她自然洗脱了冤屈。

所以,楚华裳所做的一切,实则为上官皇后达成了三个目的——献药给皇帝平息瘟疫动乱、刺杀静妃、洗脱污名!

自然,上官璃知道楚华裳有心在环秀山庄投毒——她的三个孩子都在那里,她也是为人母的,不可能真让自己的孩子涉险。在将方子送给楚华裳之前,她便已经将山庄中几个皇子皇女都送去了上官府邸里藏着。

中宫笺表,那上头写着两条命令,第一是将环秀山庄中的皇子皇女送走;第二,才是将静妃、昭媛二人禁足。

其实,在林媛选择不顾一切要逼死她的时候,她真的被吓住了,她以为是太后要赐死她。

她甚至撕下了凤袍的衣袖准备往房梁上撩。是内心强烈的不甘,让她不肯自尽。

就算日后生不如死,受尽屈辱,她也不能死在自己手里。

与林媛的心思不同,她选择刺杀静妃而不是林媛。

或许是她比林媛更任性。她自幼养尊处优,入宫后宠冠六宫,跋扈的性子原本是做样子给皇帝看的,但做得多了心性也慢慢变了。

她这么多年过得都很爽。整天被捧着、一边欺负人的日子能不爽么。

所以在她查出的确是静妃用时疫的手段陷害她的时候,她一怒之下,决定要静妃的命。

一切的开始还要从乾武十二年的选秀论起。林媛挑起事端,指明静妃的族妹韦氏秀女是蒋家小姐的表亲。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