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3:21:26

最新章节: 第三十三章 遗诏(完结篇)“娘娘!”安如意跺脚。“储君之事,咱们少谈论为好。”林媛放下茶匙,突然叹息起来:“贵嫔,张开山谋反那事儿,我早就知道是皇后。”安如意闷闷地坐了下来:“那娘娘要怎么办?好容易劝着皇上扭转心意,重新选定了东宫。这几日却是越发听信皇后谗言,昨晚上整整一夜,皇后的耳边风没少吹

第五十一章 疫病(4)



一位军士用刀柄将她击倒,.cOM林媛忍痛回头喊道:“都给本宫起来!上官氏谋反,皇上即刻回宫,只要我们能逃出去就有救!”

那一瞬间,冲入玉照宫的几十名禁军中,突有两人持刀挥向自己的同伴。

场面一时大乱。军士们没有料到他们之中会有背叛者。

其实这也是上官璃行事的漏洞。她的笺表是无法调动皇帝暗卫的,而这宫中的御林军便没有暗卫那绝对的忠诚。他们中有那么一两个被嫔妃收买,很正常。

林媛当初也是下了血本去拉拢人心,现在这两人用自己的命,来换林媛一个逃脱的时机。

趁着混乱,林媛与初雪几个相互搀扶着,没命地往宫门处跑。

她不是为了活命。她要去环秀山庄。

她知道自己很可能死在在这场动乱中。但是小琪……

后宫中的生死博弈,残酷上位,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啊!

得益于从前的周全布置,她真的跑出了玉照宫的宫门。她知道上官璃能够动用禁军,但拓跋弘生性多疑,这些年在宫中部署的暗卫数不胜数,御林军中也有最为忠君的人,他们绝不会听从除皇帝之外的人的命令。

上官璃毕竟是被太后下旨禁足的,宫中人人都知皇后失势。她此时下笺表要处死后妃与皇子,天理不容,就算是御林军中也会有人冒着忤逆笺表的罪名,不肯顺从。算下来,真正能听从上官璃命令的人,为数极少,都是些不肯吃眼前亏、怕皇后杀了自己立威的。方才冲进玉照宫的人也不过几十个而已。

若是上官璃在各宠妃宫中都布置人手,又要派人去攻环秀山庄……分散算下来,每一处的人撑死了有两位数。外头估计也不会有多少人。

然而林媛再次发现自己错了。

跨出宫门的刹那,她看到了黑压压的大队侍从朝自己围拢过来。

她的脸色变得惨白,她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为上官璃效力……难道上官一族的兵马已经攻入皇城了?不可能!宫中暗卫成千上万,东厂、西厂两处的血滴子更是个个身怀绝技,只效忠与帝王!拓跋弘素日里养兵千日,难道会这样轻易让人得手?

林媛没有时间去思考了。她被一个身法快的武士一掌砍在肩膀,随即晕了过去、

天地在眼前颠覆的那一瞬,她绝望地呼吸了这个世间最后的空气。她就要死了,小琪或许也会死,右丞相不一定肯尽力襄助,也不一定有力量救出小琪。

这上天赐予的第二次的人生,已经结束了。

***

内宫,咸福宫。

不同于玉照宫的刀兵相见,这里还是一派奢华的祥和。恬嫔楚华裳很会驾驭下人,三日前发现的几个染病的奴才被她毫不犹豫地处死了,在瘟疫肆虐之中咸福宫一切如常,主仆上下都是照旧过日子的。

楚华裳是个野心勃勃、兼有胆魄的人。她并不害怕时疫,反而认为这是一个机会。混乱的灾难中总是适合顺水摸鱼的,今日皇帝离宫,她也和上官璃一样认为是个可以利用的时机。她早就私自将那几个染病奴才的血封了一份在匣子里,等着什么时候宫里守备松动,就能趁乱捞便宜了。

咸福宫里有一位刘芳仪,是个有宠的妃子,素日里并不似咸福宫的其余妃子对楚华裳低眉顺眼、言听计从。楚华裳早就看她不喜,趁着时疫爆发令她感染上了,而后再上报皇帝要求处置她。那边林媛行事也狠辣,定下规矩道凡感染的一律送出宫自生自灭。刘芳仪身子弱,不过两日就死了。

如今的楚华裳处处都不如林媛。她一直被打压,处于劣势的人,心中抗争勃发的劲头额外地大。她想要改变现状,往上爬的欲望更是比林媛大。

所以她能够不害怕。

然而此时的她心中的火焰比往日更加旺盛。

她端然静坐在寝殿中,手中拿着一张书写得密密麻麻的丝帛。

“若是真有人能够研制出治疗时疫的方子,皇上也不会如此焦头烂额了。”楚华裳轻笑一声,随手将丝帛抛在了面前传话宫人的脸上:“如今御医们都在彻夜赶工,翻查古籍研究药方,京城中每日都病死成千上万人,皇上更是与太后一同出宫祭天,难道这方子这么容易就能得到?本宫才不信!”

跪着的宫人两手将丝帛捧住了,恭敬地再次献给楚华裳:“恬嫔娘娘,您就算不相信这方子,也该相信皇后娘娘——娘娘如今被困在重华宫,不能站出来主持大局。这方子也只有交给一个稳妥的人来进献给皇上。”

楚华裳听着,面上不表露出来,心里却嗤之以鼻:上官璃被禁足,后位摇摇欲坠,还以为自己是那呼风唤雨的皇后呐?

她散漫地拈了案上的青杏来吃:“沐霜姑姑,本宫不知你是怎么从掖庭里头逃出来的——当年巫蛊一案,姑姑的身手本宫也是亲眼见过的,深觉佩服。不过此时姑姑还是请回吧,若是皇上知道了皇后身边被罚入掖庭的奴才擅自出逃,可是会牵连主子的。”

楚华裳不是对那方子不动心——内医院上下日日夜夜费心研制也没能得到的东西,天下百姓人心惶惶指望着能救命的东西,皇帝面临内忧外患、亲自祭天祈福希望能降下的治病的药方,若是这方子迟迟制不出来,拖得越久后果越可怕。

拿着这东西向皇帝邀功的话……

楚华裳都快笑出来了。

但前提是,这张方子真的能治病。

楚华裳实在不太相信——不是不相信皇后没有能耐拿出这方子,而是不信皇后会将这块肥肉白送给她。

她警惕地打量着面前的宫女沐霜。

沐霜似乎很明白她心中所想。她低眉跪着,细声道:“恬嫔娘娘就当是帮我们主子一次吧。娘娘,您知道皇后娘娘在宫中的人缘不好,慧昭媛与静妃她们恨不能趁机整治皇后,怎会帮她?也就只有您,三年前您就帮过皇后娘娘的,如今也是一样。娘娘被太后禁足,身边连个服侍的人都没有,处境十分凄凉。皇上又疑心娘娘的母族图谋不轨……那些流言也不知是哪个杀千刀的放出来的……”

“总之,皇后娘娘真的是没有办法了,只能求着恬嫔娘娘。现在当务之急是尽快解决瘟疫的灾难,这样皇上才会冷静下来,好好查清娘娘的冤情。若是疫情扩散,皇上宁可错杀不会放过,为着天下百姓也会……废后亦不是不可的。”

沐霜从前跟在上官璃身旁,与上官璃一样傲骨十足。如今她在恬嫔面前低声下气,且还诉说着皇后的可怜——真让人难以置信。

任何事情做第一次的时候总容易被相信。

楚华裳显然有些被打动了。其实她早就对那方子心动不已,只是做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想验一验真假罢了。

她适时地缓解了自己的态度,面上做出稍微认真的样子,探究道:“难道皇后娘娘已经束手无策了吗?皇后是皇上的正室,就算太后禁足也能够有力量反抗……”

“娘娘,事情比您想象地严重很多。”沐霜缓缓落泪道:“娘娘也是武将之女,相信没有人比您更懂得我们主子了。皇上疑心重,那些流言传出来的时候,就在重华宫四周布置了暗卫,娘娘连传个消息传来都艰难万分,更遑论想要见到皇上,亲手呈上方子邀功。且……我们主子在京城中的守军早被皇上掌控起来了,在宫中又不敢轻举妄动惹来更多的怀疑。”

楚华裳听着睁大了眼睛,她真没料到皇后会凄惨到这等地步。

连传个消息都难,又没有可调动的人手……若是这样的话,连中宫笺表都没有办法传递出去,唔,真是可怜啊。

也不知皇帝怎么想的,竟然把上官家的守军都给看押起来了,这要是传到上官将军的耳朵里——前线作战,后方就抄了统帅的老营,这妥妥地逼人造反。

楚华裳如今只是嫔位,复起后也不甚得势,在宫中的人手远不如林媛。她压根不知道现在的玉照宫和华阳宫里头正在发生着什么样的疯狂。

咸福宫这儿离得远,她还以为宫里如往日一般呢。

心里虽仍有疑惑,然那方子的诱惑力太大。楚华裳静坐了少顷,起身一手捞过了方子,挑眉微笑:“沐霜姑姑说话真是客气。这事儿,是我该向皇后谢恩才对呢!”

这话说得露骨,是挑明了自己要将方子据为己有,不给皇后邀功的机会了。

不过沐霜一点也不生气。她感激道:“只要时疫早日解决,我们娘娘就有翻身的机会。至于皇上的恩赏,这都是恬嫔娘娘您应得的。”

楚华裳抿唇一笑,端茶吩咐道:“好生送沐霜姑姑回去。”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