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3:21:26

最新章节: 第三十三章 遗诏(完结篇)“娘娘!”安如意跺脚。“储君之事,咱们少谈论为好。”林媛放下茶匙,突然叹息起来:“贵嫔,张开山谋反那事儿,我早就知道是皇后。”安如意闷闷地坐了下来:“那娘娘要怎么办?好容易劝着皇上扭转心意,重新选定了东宫。这几日却是越发听信皇后谗言,昨晚上整整一夜,皇后的耳边风没少吹

第四十九章 疫病(2)



华氏身为皇帝的女人,是绝不可以跨出宫门的。然而此时的林媛是独断后宫的掌权者,她手持太后懿旨与皇帝赐予的册表,一路上没有人敢阻拦。

比起派御医治好华贵人,这样的处理办法对后宫来说更加妥当。

只要华贵人不会将疾病传染开,这座宫就安全了。至于华贵人自己的死活,无关紧要。

然而林媛的努力终究无法扭转时局。

一个时辰之后,上书房中的赵王和长宁帝姬有了时疫的症状。

林媛心里沉沉地发紧,好险,幸好她将三个御医都留给了琪琪。

在得知华贵人染病的消息时,林媛就觉得那时疫并不是冲着华贵人去的。华贵人在晋封之后得罪了不少人,极有可能是旁的嫔妃因为嫉恨,就趁着她哮喘发作时让她感染上疫病——但这种做法太冒险了,只是嫔妃争宠,就胆敢在宫内散播疫病,那可是要抄家灭族的大罪。

另外的一种可能,就是宫内有人刻意散播时疫,目的是皇嗣。

华贵人素日身体康健,但哮喘发作时就会变得虚弱,和一个容易被感染的孩子很相似。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林媛不敢掉以轻心。她查不出对方是用了什么手段,但若真是要屠杀皇嗣的话——不论是上官家谋逆,还是另有其人暗算上官璃、谋杀皇嗣一箭双雕,六皇子这个最得父亲疼爱的孩子都会首当其冲。

随着皇子皇女的感染,皇帝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他立即下旨将赵王几个孩子都接到长乐宫,尚且没有发病的五皇子身边则派了医女看顾。同时,拓跋弘感觉到事态不对,开始彻查几个孩子为何会染病。

长乐宫里密不透风,所有照料元荣的宫人都不允许离开长乐宫一步。时疫这种东西,并非人体自生的病,而是由家畜传染给人,人群之间大肆感染。既然长乐宫封锁严密,那么华贵人又是怎么感染的呢?

说是哮喘恶化,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哮喘会恶化成肺炎而不会恶化成瘟疫,这是两种性质不同的病。

只是因华贵人哮喘发作时体虚,更容易感染罢了。

归根结底,还是有传染源。

再说赵王他们。年长皇子皇女的都在前宫念书,极少进后宫,长宁因着挑了夫婿被赵昭仪逼得住在乾南五所,按理说他们很难接触到长乐宫里的任何人和事。

但偏偏他们就出事了。

赵王是男孩子,年岁又大一些,送回长乐宫后倒是有惊无险。长宁平日里就是大秦天下第一娇,林媛眼中的真人版豌豆公主,短短几刻钟烧得迷迷糊糊,水米不进。太后吓得还以为她会和元荣一样烧得要死掉,赵昭仪哭得肝肠寸断,撂开了朝华堂亲自赶去了长乐宫照料。和长宁一同住在乾南五所的扇玉则送去了长乐宫一处偏殿里,御医不能确定她是否已经染上了,只能先隔开。

皇女也就罢了,五皇子、六皇子两位被皇帝下旨送到了环秀山庄里。

衍庆宫淑嘉帝姬亦有了轻微的感染症状。她被送往长乐宫,与长宁、元荣几人在一处。

其余嫔妃宫人里,不少人都开始感染。拓跋弘看了林媛处理华贵人的法子,深以为是,下旨将所有高热的人都送去宫外隔开。宫里的御医忙着照料长宁几人,根本分不出人手来料理旁人,就算是嫔妃主子只要染病就只能出宫。

没有人是真正无畏与生死的。当那些染病的人被捆了送出宫自生自灭时,宫内上至嫔妃下至宫人,都开始疯狂地恐惧起来。甚至很多下人一旦染病,就被下令处死,连送出宫的机会都不会有。

惨烈求生的哀嚎在宫中每一个角落响起。

事情越闹越大,宫中风波滔天。在两位皇子出宫避祸时,流言四起,道疫病是上官皇后一手操纵,上官氏族谋逆,妄图颠覆大秦。

三月初四,有传言道皇后曾经豢养死士,在京城散播疫病。

这一条消息还传得有鼻子有眼,说是如今扬州城的庄子里还养着大队人马,都是上官家的人。西北作战的上柱国将军往扬州送信的人被皇帝的心腹截杀,信件上头写得东西堪称惊骇。

后宫众人本就因时疫人心惶惶。这样与时疫有关的劲爆的消息很快受到万众瞩目,传得满城风雨。

而皇后所居的重华宫,里头死寂如水。

林媛隔岸观火,静观其变。在那些有关上官璃的不堪传言传到自己耳朵里时,她心里有一块石头落地了。

早就知道……那暗处的人不会轻易放过上官璃。

估摸这些传言并非完全捏造,还是有几分真实性的。重要的是,一定是身为皇帝的拓跋弘有了类似怀疑,才会决心将皇后禁足。

真假虚实之中,最适合浑水摸鱼。

林媛一直在等待消息,她等待的,是皇后自裁的消息。

能够让皇后落得如此下场的原因,一定关乎社稷命脉。上官越的女儿后位动摇,这本身就会威胁国本,拓跋弘一意孤行这么做,说明其背后的原因比上官越被逼谋反还要严重。

而当流言传出来的时候,林媛还没有办法确定真相——如果流言大半是真的,那就是上官氏要谋反了。如果大半是假,就是有人花大手笔暗害上官璃。

但不论是哪一种可能——

如果上官氏决定谋反,以上官越手中的兵马,推翻拓跋皇族是有可能的。但这个时候,宫中皇后与两位皇子、昭纯帝姬就成了人质。

两位皇子是拓跋弘的亲子,拓跋弘不一定会痛下杀手。而他们不姓上官,上官越也很可能漠视他们的生命。相比之下,上官璃倒是上官越的嫡长女。为大业计,上官璃应该做的就是自尽为父亲扫除牵绊。

如果上官氏是被冤枉的,皇帝与太后的态度让她百口莫辩,流言更让她绝望。拓跋弘那样狠戾的帝王,谁知他会不会下旨将上官氏抄家灭族?他以为自己的皇位受到了最大威胁,或许在没有查清事实之前,他就会急不可耐地动手铲除祸患。

宁可错杀不能放过。

为了母族,以死证清白是上官璃唯一的出路了。

不论真相到底如何,林媛都笃定,上官璃会被逼死。

但上官璃是个好强的女人,不会甘心就死。所以,林媛谎称自己奉太后之命,将一盒胭脂送到了重华宫里。

给一个女囚送胭脂,这种奇怪的举动,只能被解释为赐死。

林媛并没有在里头下毒。她是不会冒险行事的,她可不想上官璃死后被太后查出来。

但上官璃身边的心腹已经被尽数调离,不通医理的她并不能分辨出胭脂里到底有没有毒。她会因此陷入挣扎。

是皇太后遣了林媛来送东西啊……

如果自己死了,对上官家,对皇家,都有好处。她以死明志,对双方来说就是一种休战,和互相的信任。

那么她会认命,用这盒胭脂来自裁么?

也不会。她不知道胭脂里头究竟掺杂了什么,如果不是致死的毒药,而是别的什么东西?

如果是蛊呢?当年懋嫔的死状,她多少听说过。

苗疆的蛊,可以让人以最痛苦的方式惨死,但那东西闻名于世的原因并不是杀人,而是操控。

就算不是蛊,也有可能是别的骇人的东西。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蓝氏曾经效忠与上官璃,上官璃应该比别人更清楚江湖中那些奇异的药方。

对未知的恐惧,让上官璃不会选择那盒胭脂。

悬梁或者吞金,都是不错的办法。林媛觉得她那颗随侯珠就是个好选择,真正的夜明珠有着沉甸甸的分量,甚至比赤金还有效。

林媛动手之前深思了很久。若上官璃是被陷害的,那个对手一定非常可怕。六皇子就在那人的算计之中,若不是自己小心谨慎,不惜抗旨将御医留在小琪身边,这会子小琪就会病得和元荣差不多。

不如这一次帮着上官璃脱困后铲除了那人。

但话说回来,上官璃才是她最大的对手。她相信上官璃的手段不会输于任何人,而且她还是皇后之尊。

这么好的机会,只要她推波助澜,就能将上官璃置于死地。

两者相较,第二种选择更容易成功。

而且,林媛实在容不下上官璃。这个女人活着一天,她和琪琪就要被打压一天,将来的危险也会增加一分。以上官璃的为人,她虽然暂时顺从了皇帝,做一个坏了名声的皇后,但她怎可能没有野心?

将来夺嫡,小琪就是她最大的拦路石。她与上官璃从前就是针锋相对,如今更是不死不休。

至于与上官璃作对的人?就算她是静妃,林媛也毫不畏惧。

瘟疫蔓延中的每一刻都是惊心动魄的。两日后,京城百姓中有人感染时疫,短短一日病死上百人。

京城爆发瘟疫的消息很快传遍天下,大秦国人心惶惶。京中许多人甚至开始逃难。

而治病的方子至今没有被研制出来。内医院上下都彻夜不休,然而并没有什么进展。被用来试验的病患们服下了药后,多数无效,少数更加严重了。

这是一场疯狂的灾难。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