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3:21:26

最新章节: 第三十三章 遗诏(完结篇)“娘娘!”安如意跺脚。“储君之事,咱们少谈论为好。”林媛放下茶匙,突然叹息起来:“贵嫔,张开山谋反那事儿,我早就知道是皇后。”安如意闷闷地坐了下来:“那娘娘要怎么办?好容易劝着皇上扭转心意,重新选定了东宫。这几日却是越发听信皇后谗言,昨晚上整整一夜,皇后的耳边风没少吹

第四十八章 疫病(1)



若说元荣的急病并未引发太大的波澜,.cOM彼时秀女已经初选毕,共计一百二十名女子住进了朝华堂,既已入宫,怎能避免内宫风波,后位动摇之下秀女中也乱事纷起。林媛和赵昭仪为此心力交瘁。

韦秀女死后的第三日,朝华堂开始闹鬼。第四日时就有一位苏姓秀女半夜撞鬼,惊悸之中失足摔进冰冷的莲池中,活活溺死。

与苏秀女同屋的王秀女,房中被翻捡出曾经韦秀女佩戴过的首饰。韦氏出身尊贵,随身饰物也是价值高昂的,王秀女被怀疑成劫财害命,与陶氏一同押在慎刑司等候审查。然而在慎刑司里熬了好几日的陶氏依旧活着,王氏进去的第一天就因为恐惧,畏罪自尽。

林媛心知后宫大乱。而彼时的静妃因死了妹妹,竟伤心地病倒,根本不能理事,所有重任都落在林媛和赵昭仪头上。

赵昭仪当机立断,命林媛坐镇后宫管束嫔妃,自己全权管制朝华堂秀女。

林媛和赵昭仪两人都被这场风波折腾地筋疲力竭。好在几日之后,长乐宫传了喜讯出来,说是元荣帝姬退烧了。

自从所有御医都守在长乐宫、皇帝为了彻查此事连早朝都罢了之后,元荣的病情便渐渐停止恶化。

这个信传开之后,林媛和赵昭仪都松了一口气。她们以为,只要元荣活着,风波就会停止。不论皇后下场如何,至少这宫中不会再乱成一团糟,她们俩也能轻松些了。

然而,这样的庆幸并没有持续太久。三月初一日,华贵人因哮喘恶化,感染时疫。

纸包不住火。纵使有皇帝的镇压,时疫之事最终仍是传遍天下。

极度的恐惧在深宫之中蔓延。

林媛甫一得到消息,就立即从长乐宫抽调医官去给华贵人诊治。她明白什么是时疫——搁现代就是和非典一个层次的东西。古时候条件有限,致死率更会高得吓人。

她身为掌权的人,只能尽力阻止这场灾难。在三个御医得了命令往麟趾宫去的时候,林媛静静地坐着沉思起来。

她记得,华婉莹是个体质很好的人。林媛当初与她交好时听她谈起,她幼时也常犯哮喘,但只要用薄荷煮水,喝上几日就能扛过去。

从前都能扛过去,现在为什么会恶化成时疫?

难道是做了妃嫔就娇弱起来了?

林媛渐渐感觉到事情不对。她在一刻钟之后将被遣去医治华贵人的御医们召了回来,而后下令他们守在六皇子身旁,一瞬都不准离开。

现在所有的御医都被召进了长乐宫。如今元荣虽有好转迹象,皇帝也已经离开长乐宫,但众御医都不敢松懈——元荣实在太柔弱了,退烧后还时而清醒时而昏迷。梁院判忧心忡忡道高烧后的婴儿很可能痴傻,而元荣这样的体质,病情反复之下更是会再度踏进鬼门关。

而且,不单单是为了元荣,更重要的是为了所有人。

御医们如今都在翻查古籍,寻找治疗时疫的方子,看顾元荣都吃力,根本无法抽出更多的人手和时间来照料其余的人。时疫这种病,古往今来多次爆发,然而每一次都不能原封不动地用从前的方子,因着这一点,古人将瘟疫视作魔鬼。

林媛身为现代人知晓这里头的原理——病毒的变异速度永远快过医术的发展。

皇太后已经下了死令,所有御医都必须留在长乐宫。若没有华贵人染病这个理由,林媛是不可能请走吴御医、张御医等三位医官的。

若是华贵人得不到救治,时疫就极有可能传遍满宫。太后明白这个道理,这才应允了林媛。

然而现在,林媛忤逆太后圣谕、无视染病的华贵人,将三位御医留在六皇子身边。

她下令召回御医的瞬间,心里已经做好了决定。

或许,这将是人生中最后一场豪赌。

***

林媛的命令并未及时引起旁人的注意。太后和皇帝为着时疫一事心力交瘁,根本无心理会旁的事。

在短时间之内,她没有发现林媛违背了她的旨意。

就算发现了又怎么样,林媛并不怕,皇太后那么疼爱琪琪,应该会原谅她。

林媛安顿好琪琪,就换了一身宫人衣饰从清漪苑绕道至长乐宫西侧的重华宫。重华宫是专为历代先帝遗孀修建的佛堂,素日里太后时常在此祷告,它距离长乐宫不远不近,没有远到太后日日奔波会觉得劳累,也没有近到其中一旦生出事端就会被长乐宫察觉的地步。

上官皇后被软禁在此。

十分合适的地方。在烟雾缭绕的檀香中,有罪者会受到良知的拷问,最终匍匐在佛祖脚下忏悔。

显然,上官皇后要么是问心无愧,要么是冥顽不灵。她久久不肯认罪,甚至不愿意大闹一场来喊冤,只是静默而安然地接受太后的处置。

重华宫的主殿很大,因着里头供奉一尊大佛,它的高度超过了金銮殿。祖制宫内所有房屋都不可以比金銮殿还要高,但佛堂不是凡间物,倒是可以无视这条规矩。

宫门四周有重兵把守。林媛手持符节,一路畅通无阻,人们还以为她是太后吩咐过来办差的宫女——自皇后禁足后,一应玺印都被长乐宫收缴了。

林媛拿着的是她平日里掌管六宫的信物。

她知道自己的时间很少,故走得很快。她直奔后殿,气喘吁吁地推开了西北角上的一处偏门。门扇洞开的瞬间,无尽的黑暗将她的目光吞噬,这里的所有门窗竟都被挂上了厚重的玄色帘幕,如同死寂不见天日的深渊。

“死了么?弄得黑咕隆咚地?”林媛并没觉得害怕,她只是很着急。

隐约看到一个女子朦胧的影子,她转过身,林媛依旧看不清她被阴霾笼罩的面庞,然而却有一点蓝色光芒晶莹闪烁,十分耀眼——林媛起初还不解,随后才想起来这是上官璃时常佩戴在颈上的随侯珠。

那是先秦遗物,天下至宝。果然,皇后纵然遭幽禁,她仍然是这个天下的女主人。

“看起来,皇后娘娘还活得好好的。”林媛迈步跨入,这里除了门外的守军,已经没有服侍上官璃的宫人。林媛勾唇浅笑,一步步靠近了空洞寝殿中的女子。

“昭媛,竟然是你。”上官璃突然笑起来,声色清冽婉转如莺啼。

“娘娘以为会是谁呢?会是前来赦您出来的皇上么?”林媛嗤笑。

上官璃微微叹息,端起案边一座红宝石琉璃宫灯,将它点亮了端在身侧。当一个女人的脸笼罩在黯淡的宫灯下时,尤其是那种如霞光一般的红色,映照出上官璃倾世容颜……林媛的呼吸都随之一紧。

呵呵,如果今日来的真是皇帝……再冷静的男人,也会忍不住为了她推翻一切道理和原则。

“我从来都不会做梦。”上官璃道:“我不会认为皇帝在没有查清事情之前,会来这里看我。唔,我还以为来的人是静妃。”

林媛的手指缓缓攥紧。静妃,静妃做了什么……

她知道元荣急病、皇后禁足这事不简单。她来到重华宫,手里没有任何的证据做准备,只是凭着猜测——就算上官璃真的暗害元荣,在元荣没有丢掉性命的情况下,皇帝是不该严惩上官璃的。而这其中肯定是发生了别的事情,导致上官璃堂堂中宫被押在佛堂待罪。

而元荣的病究竟是不是皇后动手,这很难说——表面上看,上官璃绝顶聪明,不会为了一个没有威胁的皇女冒险。但,上官璃行事一向诡异,如果……

如果是篡位谋逆,从屠杀皇嗣开始,很合理。

但是上官璃为什么会提到静妃?

她查出了什么?

林媛竭力做出镇定的样子。若是让上官璃看出来她对整件事情并不了解、心里没底,那可就完了。

“娘娘,臣妾是奉了太后娘娘的命。”林媛声色平静。

上官璃不说话。

林媛从袖中拿出一个纸包,放在了桌案上:“太后娘娘说了,皇后在重华宫里太凄苦了些——这是产自暹罗的嘉兰胭脂。”

她留下了东西,转身离去。

***

林媛很快回了玉照宫,没有人发现她曾经离开过。

林媛没有查出来上官璃禁足的原因,但她知道那一定很严重。

其实对于皇帝来说,下旨将上官越的女儿囚禁已经是一个危险的举动,上官越知道皇后受到苛待,一定会担心后位不稳,进而担心皇帝准备打压上官家。一个战场上的大将军生出了这样的念头,就算他不会因此谋反,也会因不肯尽力作战让敌国有了可乘之机。

囚禁皇后的后果,和废后等同。皇帝这样做只能说明他准备好了接受这样严重的后果。

林媛仍然没有派遣御医给华贵人诊治。她命人将华婉莹捆在马车里送到宫外的宗人府中,又在华氏寝宫中洒遍烧酒和陈醋,近日来所有接触过华氏的人统统送出宫,一个已经有了感染症状的小太监被她处死并焚烧尸身。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