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3:21:26

最新章节: 第三十三章 遗诏(完结篇)“娘娘!”安如意跺脚。“储君之事,咱们少谈论为好。”林媛放下茶匙,突然叹息起来:“贵嫔,张开山谋反那事儿,我早就知道是皇后。”安如意闷闷地坐了下来:“那娘娘要怎么办?好容易劝着皇上扭转心意,重新选定了东宫。这几日却是越发听信皇后谗言,昨晚上整整一夜,皇后的耳边风没少吹

第三十六章 上官(4)



礼毕拓跋弘伸手扶她起来,帝后双手相握。拓跋弘面上情深意切,叹气道:“璃璃,三年了,你知道朕有多么思念你么。三年不见,你的容貌一点都没有变,仍是这般风姿绰约,倾国倾城。”

“臣妾正因为想着皇上,故而不敢有变。”上官璃依旧微笑。她眼中或许有朦胧的泪,林媛站在她身后并不能看到。

说着她转身,目光在众妃脸上一一扫过,笑道:“三年不见,本宫也甚是想念后宫的姐妹们。你们可都安好?”

静妃连忙领着大家齐声道:“一切安好。”说罢抬了头。然而她这一看不要紧,却看到上官皇后一张白玉般的面容上,眉黛如画,唇瓣如丹,一双凤目的眼角处有高高飞起直入发鬃的眼线。

静妃几乎要倒抽一口冷气。八年了,当年的噩梦再次变成现实……当年那个从见第一面时就令她惊愕且深感恐惧的女子,那绝色的容貌一如从前,甚至因着皇后的凤冠加身遍体尊贵,而更显出无人可媲美的艳丽。

若是没有记错的话,上官璃只比她小三岁,如今也是二十三岁的老女了。三子之母,早已不年轻。然而她看起来却比自己身后年仅十八岁的慧昭媛还要水灵。

当年第一次看到上官璃的时候,她只是以良娣身份封位的秀女。那时候自己还是贵嫔,只是在想,天下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

后来短短一年有余,她产下死胎昏睡过去,这便又是五年了。等她大病初愈醒过来时,那时候上官璃已经成了叱咤后宫的祥妃娘娘,位高于自己。她暗中躲在华阳宫里继续称病,一壁窥探后宫局势,却始终不敢……

不敢再次去看祥妃的容颜。

果然是祸躲不过。她本以为祥妃已经离宫了,而且是惹恼了皇帝被赶出宫,再也不会回来了。在后宫如履薄冰的步步惊心中,她渐渐淡忘了那张绝色的脸。

但是老天不放过她。如今的她,不得不再次面对这张脸,并且在从今往后的每一天里,她都要去给皇后请安,同时看着这张脸过日子。

她的怔忡只在一瞬间。当她忍着蚂蚁啃食心脏般的胸痛将目光再次转到皇后脸上时,她用右手中指的鎏金镶翡翠指甲狠狠戳进食指指尖。

疼痛令自己清醒,她迎上去扶住了皇后手臂,温婉道:“臣妾病愈时恰巧您离了宫,臣妾想见您一面一直不得呢,今日得以拜见皇后凤驾,臣妾不胜欣喜。”静妃一壁说着,本就沉静素雅的面容上越发显出恭敬来。

林媛在侧看着撇了撇嘴。真是能忍善谋的女人啊,不久前还做着皇后美梦,如今屈居人下,这么快就能放下身份低三下四地恭敬起来了。

上官皇后显然和林媛想到一处去了。她勾唇一笑,一手抓住了静妃的手道:“静妃姐姐真是贤良谦恭,当为嫔妃表率啊!”

这话本是夸赞的,然而静妃听在耳中只觉得对方在嘲讽她。

上官璃才是皇后,而她,只是“嫔妃表率”,只配对皇后“谦恭”。

上官璃却不再看她,侧目朝皇帝道:“想起多年前我选秀进宫,那时候就记得韦姐姐是十分端庄温柔的性子,可惜后来姐姐得了病……一直到我离宫那会子,都没能看见姐姐病愈,我一直担忧着呢。现在可好了,姐姐端然站在面前,可见是身子无恙了。”

皇帝面色温柔地注视上官璃面庞,淡笑不语。静妃连忙低眉顺目地接话道:“臣妾何德何能让皇后娘娘记挂着。”

上官璃回收目光,转而在周遭其余嫔妃身上扫过。一眼看到林媛手中牵着个两岁大的小男孩,笑意顿时浓了:“林妹妹出落地越发美貌了,这位就是皇上最疼爱的六皇子吧?”

林媛抬头迎上她的打量目光,牵着六皇子让他给上官璃行礼,微笑道:“娘娘谬赞。六皇子是乾武九年生人,虽是皇室血脉,然而说起皇上的疼爱,六皇子哪里敢和娘娘所出的齐王、楚王两位嫡皇子相提并论呢。”

说这番话,她连眉头都不动一下。明知嫡庶有别,却从未感到难过,因为皇室不同于寻常百姓家,嫡庶并不是立储的最高标准。

大秦朝君主,嫡出的寥寥无几。

上官璃眉头一挑,林氏这女人还是一点都没变。她不经意地将目光移开了,不愿再与林媛多话。

说话间,三皇子、四皇子亦被乳母领着上前来。他们比拓跋琪要长一岁,此时身穿靛蓝色的银鼠皮小袄规规矩矩地走上前来,身边没有下人扶着,跪着就给皇帝磕头。拓跋弘当年就对这一对双生子心有亏欠,如今见了两个幼童长得虎头虎脑精灵可爱,心里转瞬化成了水,俯身双手将他们拥在怀里。

“哪个是璋儿,哪个是珏儿?长得一个样,朕分不开呢。”他心情跌宕,颤颤地问道。

旁侧早有嫔妃上来逢迎上官璃,笑语嫣然地与她夸赞两位小皇子。楚华裳听了皇帝的话起了兴致笑问道:“是呢!齐王、楚王两位殿下长得就像观音坐下的两位金童子一般可爱,偏有一模一样,我们日后见了都不知该怎么行礼呢。”

“哟,这不是恬嫔么!”上官璃侧目看向她。

楚华裳抱病月余,今日为了迎皇后不敢怠慢,随着旁人一块儿来了。从前的她虽和上官璃作对,今日却明白自己身份再不敢冒犯,甫一见面就放低了姿态。

她的伤养了一月多,已经好得差不多了,额头上的伤口却太深了,纵然有好药养着,仍是留了点浅浅的疤痕。

好在伤痕在发际那一块儿,梳了刘海就看不出来。

但还是有了瑕疵了。

“你说话依旧这般讨喜!”上官璃看着她,端然微笑:“你与林氏两个侍奉皇上用心,现在都是高位了,这也是你们的福气。”

不得不说,上官璃即便做了皇后也改不了骨子里的刻薄。楚华裳都已经低了头,她还不依不饶,张口拿位分说事。

楚华裳的嘴唇一下子变得泛白。

三年前上官璃出宫的时候她就是恬嫔,那时候林媛只是个婕妤。原本自己前途无限,不料放蛇谋害皇嗣一事被林媛揭出……之后贬入慎德堂。现在林媛已经是昭媛了,她还是个嫔位!

从前日日想着和林媛争长短,争妃位,慎德堂里的那一年可怕的日子却将她的美梦全部打破。现在看来就是笑话了。

她讪讪地站在上官璃面前,压抑着自己的呼吸声。

上官璃抿唇而笑,半晌道:“寒暄了半日,姐妹们为了迎接本宫也劳累了半日,不如我们先回宫去,等你们来日去长信宫晨省时,我再和你们讲这两个怎么认,如何?”说罢牵了皇帝的手,又笑:“到时候你们第一次来长信宫给我请安,我们都是姐妹,好生地聚一聚,不去的人,我可就不告诉她璋儿和珏儿的区别了。”

“正是这样,璃璃一路辛苦,朕先陪你回宫吧。”拓跋弘说着一手执起上官璃的手:“那一年送你出宫,朕一直追悔不已。长信宫里按着你的喜好修葺了一番,你随朕一同去看看。”

上官璃面上涌起无限深情,双颊绯红浅笑:“皇上体贴,臣妾感激不已。”一壁紧紧握住了皇帝的手,随着皇帝的步子一步一步往内宫走去,身后无数嫔妃连忙拈裙跟上。

步步生莲,自己当年入宫的时候才十四岁,一转眼九年……从面容惊艳的秀女,到呼风唤雨飞扬跋扈的祥妃,到惹怒皇帝被赶出宫廷、只留一个虚名的昌和贵妃,到与他名正言顺地并肩站在一起、俯瞰众生的皇后。

大清门,这一生第一次走过这里。

一路上拓跋弘都温柔握着她的手,两个人谁都没有提起当年是为了什么会将她赶出宫。

手心是暖的,心里却有些瑟瑟冰冷。天慢慢地阴下来,上官璃紧了紧外衫,她知道皇上是喜欢她的,但这种喜欢……为什么能说出“追悔不已”这样的话呢,明明只是因为父亲在战场上效力才将自己迎回宫做皇后,身为皇帝的他又哪里有一丁点的悔恨?

虽然是继后,还没有回宫却已经找好了协理的妃子。

为了防范三皇子和四皇子两个孩子,他巴不得自己一辈子不要回来才好。可惜为了扩张疆域的野心,他权衡再三还是做了今天的决定。

都只是帝王心术而已,和旁的一点干系都没有。

不多时两人携手到了长信宫。上官璃一路奔波劳累,需要先歇息,随行的嫔妃们被皇帝一声令下便都散去了。林媛随众人一同告退,回宫后将早已准备好的厚重礼物遣宫人送去了长信宫,又传了满宫的下人训示道:“皇后娘娘刚刚册立,咱们都要恭敬行事,谁也不准在长信宫的宫人面前拿乔,你们可知道了?”

众人跪地称是。林媛今日在大清门后头跪了两个时辰,此时也是浑身的疲惫,挥手传了沐浴,又让华阳宫的王选侍来给她捏腿服侍她。

一日无话。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