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3:21:26

最新章节: 第三十三章 遗诏(完结篇)“娘娘!”安如意跺脚。“储君之事,咱们少谈论为好。”林媛放下茶匙,突然叹息起来:“贵嫔,张开山谋反那事儿,我早就知道是皇后。”安如意闷闷地坐了下来:“那娘娘要怎么办?好容易劝着皇上扭转心意,重新选定了东宫。这几日却是越发听信皇后谗言,昨晚上整整一夜,皇后的耳边风没少吹

第三十章 屠杀(2)



几日之后相安无事。七月初一夜里,拓跋弘一身疲惫地过来玉照宫,抱起林媛扑倒在床上,睡得鼾声大动。林媛细致体贴地服侍着,第二日早早起来送他上朝,结果他连早膳都没有用就急着走了。

琪琪爬到椅子上啃着原本为父亲准备的螃蟹腿,对林媛道:“父皇真是可怜啊,连饭都吃不上。”

林媛:“他有什么可怜的!他是天下最不值得可怜的人。快吃你的。”

说着自己也掰了一个螃蟹壳来吃。

琪琪吃了半个大腿,突然就放下了。他伸手过去把林媛嘴里的壳也给扯下来了,道:“娘,别吃了,你不觉得这螃蟹的味道不太对么。”

“啊?”林媛满手蟹黄,愣住了。

她没觉得不对……但是小孩子的肠胃比大人更敏感……

她丢了螃蟹抱起小琪,命人将吴御医传过来。然而这一日太后犯了咳疾,大半的御医都被请去长乐宫了,包括医术上乘的吴御医。林媛烦躁异常,又不敢请那些没有交情的医官过来,只好拎着小琪去茅厕里将一早上吃的东西拼命地往外吐。

小琪被她抓着脚倒提在手里拍屁股,吐得满眼冒金星。折腾一通后回屋,灌下一壶茶水接着吐,一直吐到胃里头空得连点油都没有才罢手。母子两人坐在床上喘粗气,琪琪掐着喉咙往外泛酸水。

林媛不敢擅自喝绿豆水来解毒,和小琪两个一块儿躺着,隔一会子就灌水去吐。

起初还没觉得不适。两个时辰之后小琪大呼肚子疼。

林媛无奈去长乐宫跪着砸门,硬是把吴御医从长乐宫里拖到了玉照宫。皇太后咳得连话都说不利索,问她出了什么事,她讪讪地道是六皇子中暑了,不是什么大事。

皇太后没怪罪她失礼,挥手让她回去。玉照宫里的琪琪正在腹泻,吴御医上去看了道:“六皇子无碍的。腹泻大约一天就能好。”

“他吃了螃蟹后就这样了,我们俩还把吃的全吐出来了。”林媛解释道。

“那真是娘娘和六皇子有福气。”吴御医拱手道:“依微臣看,六皇子得的不是什么疑难杂症,就是那螃蟹被露水打过。幸好很快就吐出来了,六皇子年纪太小了,这才有一点点反应。若是没吐的话,螃蟹中毒可不是好应付的。”

琪琪躺在床上哭。林媛怒不可遏,将寝殿里的花樽玉瓶砸了个干净,满地的碎瓷片。她吩咐宫人将今日所有伺候饮食的奴才都传唤过来,从小厨房的厨娘到摆膳的宫女,五六个人一溜烟跪在她脚下。她命道:“把他们都捆了扔进柴房里!不给饭,不给水,每日拿板子打二十,直到有人招供说是谁把螃蟹用露水打了为止。”

几个宫人哭天喊地地被拖下去了,初雪扯了扯林媛的袖子,低声道:“娘娘,这些宫人都是查了家底的,素日里也忠心,不太可能会……您若是把他们全杀了,怕是不大好吧……”

“我知道不是他们做的!”林媛道。自从昭睿皇后崩了,玉照宫里就一千一万个小心,膳食这块儿更是有涵姑姑和她的表妹轮流看管着。甚至宫人中凡是和别宫有来往的,不论什么原因,统统赶出玉照宫。

不仅如此,林媛在宫中的人手都被她下令看紧玉照宫里的所有吃穿用度。胭脂水粉、衣裳首饰在尚宫局里的时候就有人给她过了一遍眼睛,把全部精力用在自保上,天罗地网,还能被自己人给背叛了?

她自认还没有无能到那个地步。

一定是外头人做的。

“但就算他们没有歹心,也是有玩忽职守之罪。”林媛声色冷冽:“被人在眼皮子底下害了主子,若是事后还找不出线索来,这样无用的宫人就该打死!”

***

玉照宫六皇子中毒的事并没传出去,倒是慧昭媛打死宫女的事很快传得沸沸扬扬。

拓跋弘听了甚是不满,传了林媛道:“你任性一些也就罢了!宫女也是人命,你随随便便就给打死了,传出去损的不仅是你的名声,皇室的脸面都被你丢尽了!”

静妃也坐在一旁,规劝林媛道:“妹妹,现在还是昭睿皇后的丧期里头,不好生事的。”

林媛站在皇帝面前唔唔咽咽地开始哭:“皇上,那几个宫人都是该死的……他们没有照顾好我的琪琪!”

“琪琪?”拓跋弘面上一惊:“琪琪怎么了?”

“皇上您有所不知,几日前他们给琪琪端上了被露水打过的螃蟹,琪琪吃了一点,就一直腹泻。吴御医说,若是吃得多怕是会要命的啊!”林媛的哭声越来越大:“臣妾查不出来是谁要害琪琪,就威逼服侍用膳的宫人们,结果他们也没发觉任何线索。臣妾一怒之下,将他们全部打死。”

拓跋弘十分震惊:“你说的可是真的?不过就算是吃食不当,那些被你打死的宫人也未必是下手的人,左不过是个服侍不力的罪名。你把他们都打死了,非但没有查出真凶、解决事情,还闹出皇室丑闻!你这样的处理方法,实在欠妥当!”

“臣妾实在恨极了他们啊!”林媛啜泣着:“那一天我们吃的螃蟹……就是臣妾给皇上准备的早膳,皇上急着去上朝,没有吃就走了……”

拓跋弘的瞳孔猛地一缩,而后面上怒意勃发。

在他心里,六皇子虽然是个宝,他自己的命却更贵重。

原来那被露水打过的螃蟹竟是差一点进了自己嘴里的……螃蟹是一道很危险的食材,若是没有煮熟、受了湿气潮气、霜降露水打之类,都会变成剧毒。不过宫里的御厨显然不会犯此类低级错误,宫中吃螃蟹,也从没有听说因着处置不当中毒的。玉照宫里端给主子的螃蟹能被露水打,那一定是有人刻意动的手脚。

他的脸色渐渐变得铁青,拂袖扫落了几本折子道:“查!彻查玉照宫,彻查尚食局,其余的地儿也一并查!”

因着六皇子吃坏了肚子而彻查满宫,这事儿闹得越来越大。

负责搜查的自然是主理后宫的静妃。后宫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钱氏的死还没解决,后来长宁卧病、六皇子腹泻,导致林媛和赵昭仪二位都无心去管钱氏了,那件事竟就这么搁置下来。长乐宫太后冷眼瞧着,对后宫的乱子心生不满,便又将静妃传过去训斥了一番。

静妃连连磕头请罪。皇太后皱着眉头,心里烦闷地想,果然还是昭睿皇后在世的时候更顺遂一些,就算她不是个好女人……但至少比静妃这个无能的要强。

而且这么多的事情……里头难保没有静妃的手笔。她眼热后位,自然要下手除去对手。念及此处太后更是摇头,皇帝说得对,这个女人是撑不起皇后的位子的。西北战事如火如荼,皇后新丧朝堂动荡,她不顾着大局就只顾着自己的利益,搅得后宫翻天覆地。

静妃离了长乐宫,上撵后便咬牙切齿,暗恨这个老不死的老太婆插手后宫管闲事。刘姑姑道:“娘娘当务之急是快些彻查,时间不等人,咱们是先去玉照宫还是尚食局?”

“对,对,咱们没有太多时间……”静妃攥着帕子,本想去玉照宫的,想到林媛那张脸心里一堵,改道去了尚食局。

静妃是真没想到林媛会把六皇子中毒的事情捅出来。这种时候,后宫中最是动荡,因着六皇子的事儿彻查满宫,与其说是要为六皇子讨个公道,不如说是个屠杀的好机会。

林媛只是协理之人,这件事情自然是交给静妃来查的。利用皇帝的命令,搜查之中牵连上无数的人,党同伐异,凡是阻碍自己登上后位的人统统能够除掉——静妃原本就是这么想的。但她还准备了无数后手,因为她认为林媛没那么蠢,明知道这事是她的圈套、会为她带来无数好处,还一意孤行往里头钻。

可林媛就有这么蠢。

静妃扶着额头,心里有点乱。事出反常则为妖,她总觉着林氏那个贱人没这么简单。

不管怎么样,还是先抓紧时机查下去吧。

七月初八时,尚食局总管、两位掌典被送进慎刑司,严加审问。各宫的食材最初都来自尚食局,玉照宫的螃蟹也不例外。七月初九,衍庆宫刘婕妤被静妃下旨禁足,因为静妃翻查记档后查出,今年送进宫的螃蟹产自山东一海滨小镇龙口,由刘婕妤的父亲、山东司马将军进献。

同时,钟粹宫王淑容也被禁足。她宫里也分到了螃蟹,但是她不爱吃,就将其分送后宫姐妹,其中包括林媛。

这还不算完。又过五日,咸福宫中一宫女在审问后招认,曾见过恬嫔的贴身宫女深夜中前往玉照宫。静妃听后震怒,将那宫女押进了慎刑司动用酷刑,恬嫔则捆了送到皇帝面前,然而恬嫔抵死不认,静妃数日没有收获。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