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3:21:26

最新章节: 第三十三章 遗诏(完结篇)“娘娘!”安如意跺脚。“储君之事,咱们少谈论为好。”林媛放下茶匙,突然叹息起来:“贵嫔,张开山谋反那事儿,我早就知道是皇后。”安如意闷闷地坐了下来:“那娘娘要怎么办?好容易劝着皇上扭转心意,重新选定了东宫。这几日却是越发听信皇后谗言,昨晚上整整一夜,皇后的耳边风没少吹

第二十章 贡物(1)



大秦宫廷中的迷醉荣华、寂寂黑夜还是如从前一样。没有人去关注那个来自异国的、与自己没什么干系的王,拓跋弘忙着召见使臣,接受小国的朝拜,前朝里头春风得意。嫔妃们还在为着这段日子静妃的隆宠而拈酸吃醋,三五人凑在上林苑中煮酒闲话。

林媛在玉照宫里睡了一下午,扇玉则在旁边陪着,一壁绣嫁妆,相安无事。

好似时光自始至终都如此平静。

几日之后陈妃再一次进宫时,扇玉前去与她见了面,回来果然与林媛说起了蒙古王之事。她眉目中都是戏谑的笑,低了声色分享一个好玩的秘密一般:“这事儿说起来实在是损!娘娘没见着,那高丽国的翁主扮作侍女被蒙古王带上了车,如今高丽的使臣们丢了翁主,正在朝堂上急得团团转,央求皇上为他们找人……啊哈!高丽那地方听闻也是重规矩的,怎地他们的翁主是那个样子啊!”

林媛静默无语。半晌道:“陈王妃是早就得知高丽的翁主倾慕与蒙古王,便帮了她一把,将她送上了蒙古王的车轿?元烈此人精明无比,竟真的以为被送来的女子就是我?”

“这事儿做起来还不简单?”扇玉仍在笑,面上透着十一岁小女孩应有的开朗:“这里是秦国的京城,蒙古王启程时皇帝还亲自来送,后来父皇回宫召见别国的使臣,左右丞相却还立在宣武门前以示敬重的。他想着在那么多秦国人的眼皮子底下夺了皇上的宠妃跑?他能不紧张么?这一慌张,看到一个蒙面女子莫名地被送上来,发髻上还带着蓝宝石簪子……当场就下令立即离开京城,生怕被皇上追查呢!”

“那么元烈早晚会发现认错了人。”林媛瞧着扇玉在笑,自己也不由掩嘴笑了起来。她有一种解气的感觉——被那男人百般折辱,还差点因为他丢了命,这一次总算能报复回来了!他走得急,若他发觉弄错了,表情一定会很精彩吧?而且那时候他怕是离京百里多了,拓跋弘如送瘟神一样把他送走,他再想回来可就不容易了。

“认错了又怎么样!”扇玉抿着嘴,眸中的不屑一闪而过:“那可是高丽王的女儿啊,难道还配不上他么!我听王妃说起这件事也是很吃惊,那个翁主小小年纪,早在几年前蒙古的老汗王携王子们出访高丽时,就对元烈死缠烂打。元烈那个阴冷的性子有什么好,她偏偏喜欢地不得了!这一遭还女扮男装,跟随使臣们来到秦国,就是为了嫁给元烈!她身为王女,竟是这般没出息,为了心上人连父母国家都可以背叛,叫人大开眼界啊。”

“因为喜欢一个人而放弃所有,原来帝姬也认为这是很没出息的事啊。”林媛微笑。

“对啊!”扇玉叫道:“高丽翁主实在是太蠢了,把自己的一生都交在别人手上。听说高丽王有五个公子,这位翁主是他唯一的女儿啊,自幼就被宠坏了。唉,如果她没这么蠢,以她的身份地位,日后做哪个大国的王后都是可以的。如今私奔去蒙古……莫说她父亲会气得不想认她,元烈也不会好好对她。”

林媛再次沉静下来。扇玉或许还不懂——只有那些生来就拥有安逸生活的人才有资格去谈情说爱,才有资格挥霍、不珍惜。父母亲人的宠爱都给了她无穷的自信,让她能够勇敢追求想要的东西。

如自己和扇玉这样的,活着都是奢求。

蒙古王的事情解决地如此利落,都有点超出林媛的预料。她和扇玉闲聊了片刻,便去库房亲自准备了厚礼,托扇玉带给陈妃。她和陈妃其实没什么交集,这个人情以后也不知该怎么还,便只好许诺“日后若有我能帮上忙的地方,一定义不容辞”云云。

送走了蒙古王,林媛和拓跋弘的日子都轻松起来。

许是因着那一日林媛在建章宫里撒娇撒痴,拓跋弘来玉照宫的次数渐渐地比去华阳宫还要多了。静妃那边也不曾找茬,她明白,皇宠上头不能和林媛争,不论是年纪还是姿容,她都不如林媛太多。

三月初的时候天已经暖了,静妃身子好了便去给太后请安,同时拿回了掌宫权。

林媛主动将手里的凤令交给了静妃。彼时静妃还惊讶地愣住好久,林媛对她道:“此前我和昭仪娘娘一同理事,说实话,这后宫的杂物管束起来实在辛苦。没有静妃娘娘统领后宫,臣妾脑子笨,做起事来十分地吃力,还好现在娘娘再度掌宫。这凤令,该是娘娘握着才好。”

静妃早和林媛撕破脸,此时看她笑盈盈地过来送凤令,心里头稳了片刻才勉强笑道:“林妹妹说什么话,这一年多你与赵昭仪二人都做得很好。皇上都褒奖有加的呢……”

静妃没说错。林媛当权的这两年——最初和静妃打得头破血流,又折腾丽芳仪和当初的文贵嫔立威,宫里没少出乱子。但不论是皇帝还是太后都对她持赞赏态度,这林氏不说别的,单单记账、打理财物这块真没得挑,宫里头的银子来源去向记得清清楚楚,大家日子一样过她却能一年省出五万两,别忘了那交泰殿还在修呢。

“那也只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臣妾真正是没做出什么成绩的。”林媛满面地谦逊:“娘娘是众妃之首,入宫的资历久,对大小事务自然更加稔熟上手。”

林媛知道现在不是和静妃争凤令的时候。她看得出来,静妃因着再度丧子,拓跋弘对她的怜惜绝不是自己能轻易挑战的。就算自己费尽心思再次赢过她,也要付出不少代价吧。

权柄是好东西,但要等过了这一阵风头——等皇上对这个失了的孩子没那个心痛了,她才能过来争。

而后宫究竟掌控在谁的手里,可不是一块小小的凤令能够决定的。

静妃扶辇回了宫,华阳宫里很快迎来了陆陆续续前来探望拜见的嫔妃们,还有尚宫局交过来的名册和账簿。高美人眼尖瞧见了被压在重重礼物下头的凤令,笑盈盈上前道:“静妃娘娘是众妃之首,您再度掌宫,比起旁人来可要名正言顺地多了!慧昭媛娘娘对您也恭恭敬敬地,还迫不及待地送上了凤令,足见娘娘在后宫的威仪。”

这高美人的脑子并不灵光,此时坐在合欢殿中拜见静妃的可不止她一人,她就这么大喇喇地踩着林媛奉承静妃。静妃瞥她一眼道:“慧昭媛只是自谦罢了。”

面对高氏的热络逢迎,静妃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称赞她重掌宫权的喜事?这权柄可是用一个孩子换来的呢!若那孩子能出生,或许,他就是大秦的下一任君主……若能有一个皇子,她哪里稀罕什么权柄!

这高美人比起被扔进冷宫的方才人真差得远了。方才人虽没什么大用,静妃仍是对她不错,大半是因着静妃喜欢有这么一个会说话的人在身边,日日哄着自己开心也是好的。

此时看着高美人,静妃便没什么耐心,片刻就侧过脸去不予理睬。

高美人脸皮厚,浑然不以为意,继续说着吉祥恭贺的话。

宫中虽然有高美人这类没脑子的,机灵有心思的人则更多。一姓刘的嫔位上前道:“娘娘,蒙古、大月、高丽的使臣们都在几日前告辞了,留下大批的贡物还不曾分赏。姐妹们都等得心焦,臣妾在这儿求娘娘赏个脸,让姐妹们早日拿东西吧。”

静妃闻言微愣,随即点头道:“是这个理。”伸手命宫女拿册子和账簿。

刘嫔的话提醒了她。人活着要向前看,虽然那孩子没了,但若一味消沉怕是手里的宫权也能被人给夺了。不过是流产而已,她输得起,她还是大秦静妃,还拥有拓跋弘的宠爱和手里的权势。

使臣们陆续离开,留下来的贡物皇帝分了一些给嫔妃们,却还没来得及送去各宫。这就是她复宠以来将要处理的第一件宫务,而且并不是一桩小事——那可是三国朝拜的贡品,贵重不说,奇珍异宝不知凡几。和素日里江南、云州、齐州等地贡上来的东西可大不相同。

分东西虽然麻烦,还要处理各种矛盾,但静妃想一想还是高兴的。异国的贡品对后宫来说就是一笔意外之财,嫔妃们都是一种被馅饼砸到的心情,欣喜异常。她把这事儿漂漂亮亮地办好,那群女人们自会感激她恭敬她——虽然她只是个分东西的,不是送东西的三国使臣。

遂振作精神,接了册子细细地看。看着看着眼角溢出笑来,一招手令几个围坐的嫔妃也上前来,指着名册和众人道:“你们瞧,蒙古人真有好东西,松茸五百担啊!那东西比寻常的蘑菇可鲜美地多了!唔,还有这大月国的红宝石,听说品貌和咱们中原出产的不太一样……只可惜那一千颗天珠已经给了长宁帝姬了。”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