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3:21:26

最新章节: 第三十三章 遗诏(完结篇)“娘娘!”安如意跺脚。“储君之事,咱们少谈论为好。”林媛放下茶匙,突然叹息起来:“贵嫔,张开山谋反那事儿,我早就知道是皇后。”安如意闷闷地坐了下来:“那娘娘要怎么办?好容易劝着皇上扭转心意,重新选定了东宫。这几日却是越发听信皇后谗言,昨晚上整整一夜,皇后的耳边风没少吹

第十八章 焦虑(2)



更让她想不明白的是,扇玉为何一心要嫁西梁世子。她是个有心性的女孩儿,自然不甘心在宫中畏畏缩缩长大,最后被父皇丢去匈奴和亲。然而相比于和亲,西梁世子更不是个好选择。

夫君是女人一生的依仗。远嫁匈奴,即便两国不睦战火纷飞、背井离乡凄惨可怜,她好歹是如当年端阳一般的匈奴王后,前路凶险却有着无限的可能。但西梁王世子……那活不了几年的人,能给她什么依仗?

西梁世子年纪不大,扇玉更年幼。以此估算等到世子病死时她都不一定会留下嗣子。没有丈夫,没有儿子……对于这个时代的女人来说,如此活着就相当于死了。

汤沐邑这事儿,林媛本也没着急,想等一个机会再做打算的。然而现在她是真求上扇玉了。

便也急急地起来梳妆,陪扇玉一块儿去建章宫听《女论语》,想着今日就将此事解决了。

两人很快拾掇好了,一同扶了辇往建章宫去。一路上谁都没有说话,扇玉算是最为了解林媛的人,亦清楚她和蒙古王之间的纠葛。林媛求了她要她在遣人给世子送信的时候捎带着给右丞相送消息,她只是淡淡地点头应道:“我会做到的。”

神色并不热情,林媛至少安心了许多。

其实就算萧臻肯襄助,又有几分把握呢?他虽是丞相,对上元烈那样的人也是头疼,不知该想什么主意阻拦他找林媛的麻烦。

林媛自个儿都没想出切实可行的办法。

扇玉素日里教习的屋子是建章宫后殿的暖阁里,彼时皇帝还在早朝上,两个讲学的老嬷嬷却早就到了。扇玉与嬷嬷们互相见礼就座,林媛心浮气躁地,去了回廊处吹冷风。

“你前儿还怕冷,这会子怎站在风口上?”一声男子的低吟,林媛霍地转过身,却是把身后正撑着一件墨狐龙袍准备给她披上的拓跋弘吓了一跳。

林媛惊愕着,竭力地平静自己的心跳。怎么会这样紧张?紧张到在皇上面前露出不自然的样子来……

好在拓跋弘不曾多心,伸手将衣裳给她系上了,温和道:“来这里做什么?”

“怀恪帝姬在这儿读书,臣妾过来瞧瞧。”她抿了抿唇,似乎找回了以往的从容。拓跋弘朗声笑道:“真是为着扇玉过来的?莫不是朕这几日陪伴静妃太久了些,你心里吃味,就过来这建章宫抓人了?”说着伸手去掰她的手,佯皱起眉头:“以往都带膳食过来,今儿却没有?”

紧绷着的神智实在筋疲力竭了,林媛俯身猛地抱在了拓跋弘的臂膀上:“皇上,臣妾……心里难过。皇上您都十天不曾见臣妾一面了!您怎么能这样!臣妾就想和皇上在一块儿,咱们什么都不做,只在一起呆会儿……”

林媛虽然有放肆的名头,在皇帝面前却也甚少如小孩儿般撒娇撒痴,没一点儿规矩。拓跋弘见她这样也是微愣,随后猛地将她打横抱起,笑盈盈地道:“媛儿就是想朕了。是朕不对,这段日子顾着静妃,都没有去探望你。今日朕就陪你呆着。”一壁踏步往寝宫去。

眼前的天地都开始晃荡。林媛紧紧抓着他的脖子,男人宽阔的胸怀渐渐平息了心中的恐惧与不安。纵然不是真心相爱,但还是能够感觉到彼此的依靠与温度,在这种生与死交织的时刻……他也是小奇的父亲啊,自己绝对,绝对不可以去蒙古,否则小奇怎么办……

就算死在这里也不会离开。

此时的拓跋弘心绪很好。早朝时蒙古王一行当众与他请了辞,车马仪仗都已经备好了,今日就会启程。这事儿给拓跋弘的感觉就是送走一座瘟神,心里能不高兴么。更让他高兴的是,楼兰节度使传信回京,带来了西夏的邻国——西虢与伊犁两国的朝拜使节。这两个小国的国土大小甚至及不上秦国的州郡,他们千百年来守着伊犁河过日子,与四周邻国交集甚少,更不曾有过什么纷争。这一回他们匆匆对秦国臣服,其实就是被夏国的惨状吓破了胆。

中原大国朝代更迭,但即便是强盛的西汉,也是整日和匈奴拉扯,甚少去觊觎这些贫弱的小国。这几个小国穷惯了也懒惯了,冷不丁却听闻夏国遭到秦蒙两国进攻,顿时惊恐,连忙投诚表示愿意成为秦国的附属,求那传闻中“贪婪残暴”的秦帝和蒙古王能网开一面。

拓跋弘抱着林媛进了内室,一壁将两国进贡的奇珍异宝从柜子里翻出来给林媛瞧新鲜,一壁喜滋滋地与她谈起两国臣服之事。当林媛顺手从面前杂乱堆砌的贡物里头拈出来一块骨头时——其实是羊拐,长在西北的小孩子们最喜爱的玩具。她的眼角有点抽,而后瞪着眼睛问拓跋弘:“皇上,您确定是收服了两个国家?”

而不是两个村子么?

这话是不敢说出口的。

拓跋弘身为皇帝,不仅患有重度的被害妄想症,也患有不轻的自信心增生症。在林媛这个北大金融系才女的眼睛里,将那两个小国收入麾下完全是糟蹋钱,他们贡上来的所谓珍宝就甭提了,每年大秦要赏赐给他们的回礼却是一点不掺水的。而且还时常有两国遇上旱灾水灾之类前来求援,然后要花的钱就更多了……

可惜在拓跋弘看来,这种受万国敬仰的感觉实在太爽了。

“日后还会有更多的国民臣服于大秦,臣服在朕的脚下。”拓跋弘傲然道:“包括那桀骜不驯的匈奴胡人!”

匈奴么?

上辈子的正史里头,康熙帝的确征服了那个国家。

然而,蒙古怕是比匈奴更难对付吧。林媛心里头有点沉。

“是皇上英明神武,才能得到一个大秦盛世。”林媛不吝与吹捧。她抬眼笑看着拓跋弘:“匈奴人虽然强悍,亦早晚有一天会是皇上的臣子。”

拓跋弘大笑:“自然。西梁王已经攻占了匈奴的三座边城。”

林媛心里微微一动,趁势道:“怀恪帝姬即将出嫁,日后西梁王感念皇上的恩德,定会越加忠勇的。臣妾是内宅妇人对战事一无所知,然而瞧着前线战火如荼节节胜利的样子,怕是匈奴成为大秦版图的那一日真的不远了啊。”

“日后?”拓跋弘略一沉思,笑着道:“不错,有西梁王这样的能臣,朕有生之年,或许真的能够立一个‘胡郡’。西梁王擅长兵法,只是从前他耽于安乐不愿意上前线罢了。若他能再度立下大功,朕便大大嘉奖他,将攻占下来的匈奴重镇封赏给他也不为过了!”

林媛松一口气,皇帝果然想要赏赐城池给西梁王,这样大的恩赏……扇玉不是想得到陕北的汤沐邑么?届时再劝说皇帝以嫁妆的名义赏赐过去就可以了。

回眸瞥见了一个内监碎步上前,在帝王三尺远的地儿跪下了,恭敬回禀道:“皇上,梁王妃进宫来了,现正在殿外候着拜见皇上。”

“唔?陈氏又过来探望扇玉么?”拓跋弘微笑道。如今西梁王已经在前线与上官将军一道儿抵抗匈奴,他的王妃家眷却留在京城里为世子的婚事做准备。陈妃对扇玉这位准儿媳满意到了极点,不仅日日劝着世子多在帝姬面前殷勤,更是时常进宫来给帝姬送些云州特产之类的礼物。

扇玉是甘氏的女儿,这一点陈妃是是知道的。但就算如此,她也认为这桩婚事是上天的恩赐,是皇恩浩荡。不论扇玉的生母何等卑贱,她都是皇帝的女儿啊。

拓跋弘乐呵呵地,吩咐人去偏殿请扇玉,又去安顿陈妃。旁侧林媛则有些闷闷地——扇玉那孩子,不是说好了要帮她传信给萧臻么。事态紧急,最好的法子是让在宫中伴读的世子去传信,她却让陈妃进宫来!陈妃不比世子能够自由出入,她身为外命妇还必须前来拜见拓跋弘,这一进一出地,耽误多少事儿……

扇玉到底有没有在认真做事!

心里再次悬起来,手上越发用力地抓着那羊拐。

片刻后一位身着八答晕春锦长衫的妇人由宫女引着进了殿,正是陈妃。她眼下好事将近,一张微胖的圆脸上眼角眉梢都带了笑意,规规矩矩地在拓跋弘面前叩头,又朝林媛道:“这位是慧昭媛娘娘吧?”

林媛心里乱,却知这陈王妃恰恰在这个时候进宫,八成就是扇玉为自己请的救星。连忙陪了笑应承着,故作镇定与陈氏闲话起她发髻上的翡翠簪子来。

陈氏便笑道:“此前在冰禧筵席上见过昭媛娘娘,娘娘面容姝丽惊为天人,只可惜妾身一直没有机会相交,今日方才说上了几句话。”说罢看一眼皇帝:“听闻怀恪帝姬与昭媛娘娘最为交好。今儿不如昭媛娘娘与妾身一同去探望帝姬如何?”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