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3:21:26

最新章节: 第三十三章 遗诏(完结篇)“娘娘!”安如意跺脚。“储君之事,咱们少谈论为好。”林媛放下茶匙,突然叹息起来:“贵嫔,张开山谋反那事儿,我早就知道是皇后。”安如意闷闷地坐了下来:“那娘娘要怎么办?好容易劝着皇上扭转心意,重新选定了东宫。这几日却是越发听信皇后谗言,昨晚上整整一夜,皇后的耳边风没少吹

第十章 兽斗(1)



拓跋弘冷眼瞧着。温庄是他的庶妹,皇宫中同父异母的孩子其实并没有什么兄妹情谊,对于他来说,温庄不过是秦国在恰当的时机派出的一个恰当的棋子而已。

但当温庄跨出殿门的时候,他还是开口了:“温庄,你放心,秦国的皇室宗族们会相信你是为了母国,但只有你自己清楚那是为了你的野心……作为皇兄想要告诉你的是,十二年前朕的亲妹妹,端阳,其实也是死于自己的野心。你应该明白,女人,并不适合朝堂与战场。”

只是因为端阳而已……因为曾经的端阳也是和亲的帝姬,所以在这一刻,拓跋弘的冷酷稍稍松动,对温庄说出了本不是一个帝王会说出的话。

他希望温庄不会步上端阳的后尘。端阳是他的亲妹妹,温庄,好歹也算个妹妹吧。

人人传闻端阳是多么可怜悲惨的皇女,为了秦国万民远嫁匈奴,最后作为牺牲品惨死。只有她的皇兄和母后清楚,是当年作为匈奴王后的她趁着两国交战,大胆联合匈奴下属的部落首领推翻汗王意欲夺权,落败后才被处以分尸的极刑。

是为了秦国还是为了她自己?

所有流着拓跋皇族血的人,骨子里都有着睥睨天下的魄力。

年仅十五岁的年轻王后,客死他乡,再也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了。

温庄的身形稍稍停滞。而后她迈步向前,淡淡道:“皇兄说什么……我听不懂呢。”

***

漆黑的子夜中,没有人知道灯火通明的建章宫里发生了什么样的疯狂。

林媛很快回了玉照宫,第二日时夏国使臣被皇帝处死的消息已经被昭告天下,传得沸沸扬扬地。朝中以徐士峥为首的文臣反驳道:“秦国与匈奴交战已经筋疲力尽,若再有夏国环伺,就算能够得胜也是劳民伤财,得到了夏国国土的秦国只会是一个外强中干的空架子,十分危险……”

然而左丞相这一次与武将们站在一处,直言秦国已经足够强大,足以去夺取夏国了。况且还有蒙古鼎力相助,两国吞夏,丝毫没有什么危险。侵占国土扩张疆域这种事,对武将来说有着疯狂的吸引力,朝堂上一片激昂之声。

与拓跋弘事先预料的一样,主战的声音最终压过了主和。

而此时在秦国出访的蒙古王自然成了座上宾。拓跋弘日日设宴款待,赠送给他千两的黄金和绸缎布匹,蒙古王作为回礼,兴致高昂地献上了他从蒙古搬过来的奇珍异兽,对拓跋弘道想要在大秦的皇宫中开一个角斗场,请各位亲贵们前来观赏。

拓跋弘稍有犹豫,对于猛兽角斗这种野蛮而残酷事情,他考虑的是是否会存在刺杀的可能。匈奴的王就喜欢玩这一招,人家的鸿门宴从来不舞剑,倒是经常有站场表演的老虎和黑熊“不小心”冲出牢门扑向人群。

虽然对外宣称大秦与蒙古是什么永世修好、永不决裂之类,他自己可知道这个联盟有多么的脆弱,亦知道元烈那种性子不知什么时候就会翻脸。左丞相当即呛声反对,他笑呵呵地看着蒙古王,拿出的理由义正言辞——大秦是礼仪之邦,并不适宜举办角斗。

然而右丞相却道:“猛兽角斗倒是秦国以往没有的节目啊,想必很精彩吧?”元烈自傲地回答道:“自然,我们蒙古的勇士都崇尚力量,若是秦皇有幸去蒙古出访,甚至会看到人与猛兽的角斗,那才是真正的精彩。”

右丞相瞥一眼皱着眉头的左丞相,朝拓跋弘拱手道:“皇上,臣以为蒙古王远道而来,还带来角斗供我们观赏,何乐而不为呢?但京城的皇宫四处都是亭台楼阁,设宴的场所均是大殿,显然不适合将猛兽放进去赏玩。不如皇上前往距离京都最近的木兰围场,京城中皇亲贵胄、文臣武将也一同随行,大家在围场中尽兴观赏!”

拓跋弘听着眼睛就亮了,好主意啊!围场那是什么地方?皇家狩猎的地方。场地大得能铺开十万兵马都绰绰有余!届时再有什么意外,四周遍布着秦军,一人一箭射下去黑熊眨眼就变刺猬了,还怕什么?

元烈无谓地笑笑,抬手赞同了这个法子。

于是在二月十五日,乾武十一年的早春,皇帝率领着京城显贵们浩浩荡荡去了木兰围场。

和远在西北的逐鹿围场不同,木兰围场地处京郊,距离皇宫不过几十里,轿子走两个时辰就能到,行宫的规模亦不是很庞大。平日里皇家不来的时候,京城中的贵族子弟们时常来这儿赛骑射,另这里也是京城守军操练的场所。

元烈被拓跋弘以礼相待请入坐席的时候,环视着四周黑压压一片御林军,他的眼角有点抽。

秦国人贪生怕死真不是吹的……不过是看个角斗就搞这么大架势。

彼时拓跋弘与太后分坐上席,萧皇后这几日胎动,不敢再出门,嫔妃中坐在帝王身侧的则是静妃与林媛。静妃是众妃之首,大多是坐这个位子的,林媛却越过赵昭仪与她同列而坐。

那日林媛不听从拓跋弘的命令就闯进建章宫的举动,起初惹得他动怒,几日都不肯去看她。然而也不过是几日而已——几日之后林媛委委屈屈地去建章宫门前跪着请罪,他心里几乎软成了水,当晚就抱着美人春宵帐暖一番,随即越发宠溺林媛。

今日来了围场,都不忘将林媛安置在自己身侧,二人谈笑私语,眉目传情,令旁的嫔妃都黯然失色。

静妃更是咬碎一口银牙。她清楚,元烈来到秦国,这件事情本身对林媛来说就是一场灾难。元烈在除夕大宴上口出狂言,随后皇帝就命林媛禁足宫中,无诏不得出。那个时候,皇帝已经对林媛起了恼意了。

眼睁睁看着觊觎自己妻妾的男人在眼前晃,寻常人都忍受不了,更何况是坐拥天下的帝王。

就算林媛再美艳得宠,每一次蒙古王过来搅局,皇帝对待她的情分都必定会削减。

然而现在也不知是怎地了,原本应该继续被禁足、面临失宠危机的慧昭媛竟再次列席在众人面前,还得蒙恩宠越过了赵昭仪坐在皇帝近前,宠势浓重,惹人艳羡。静妃瞧着眼前这副情景,倒像是皇帝从不曾恼过林媛、从不曾因着元烈的介入而心有芥蒂一般!

自然,她不会知晓那日建章宫里发生了什么事——她不是萧皇后,她永远都只是后宫妾室,根本没有资格知道那些事情。

只能说林媛的法子灵验,这一招曾经是扇玉用过的,她偷学用来,果然屡试不爽。当着拓跋弘的面刺伤元烈,即便最后成了两个帝王之间对峙的累赘,拓跋弘一时气恼她的放肆,过后想明白了,也会越发怜惜她,深信她是一心系在自己身上的。

打消一个帝王的疑心太难了,尤其当这种疑心是有关暧昧情愫时。

但也并不是完全做不到。

林媛所做的就令静妃目瞪口呆。

此时的众人是围坐在素日里用来跑马的硕大草场中的。在座不仅有秦国亲贵们,高丽与大月国的使臣还未出京,此时也应邀在座。不过这两国人此时都丝毫不复几日前夜宴上的谈笑风生、兴高采烈,他们神情恭谨畏惧,瑟瑟地缩在角落席位上,不敢与拓跋弘注目。相比起以兵马强悍著称且国土亦较为广阔的蒙古,他们都是小国,就在几日之前倒霉的夏国使臣们还被枭首示众了,也不知这位野心勃勃的秦国帝王会不会为了吞并他们的国家,也将他们一块儿处理了。

所谓的万国朝拜、永世交好?在国与国的权术斗争中,这种表面光的联盟协议简直是笑话。

秦国与夏国开战的第一时间,就绞杀了在秦国皇宫内朝拜的夏国使臣们,这分明是对天下各国立威。

众人纷纷坐定,秦国亲贵臣子们亦都来齐了。席位之前一丈远的地方设了白铁浇灌而成的高耸的围栏,其中侍从宫人们进进出出,最终一个宫人将出口锁死,场内渐有号角与鼓声响起。

随行的蒙古武士们已随着号角欢呼起来。在秦国,比武什么的还很常见,猛兽角斗就太稀奇了,但对于蒙古人来说这种节目是司空见惯。他们习惯性地兴奋起来,几个身着铠甲、体态壮硕的武士翻栏入内,手持着长枪缓缓靠近被宫人们推入场内的兽笼,领头一人竟只手打开一座关着黑熊的笼门,惹来四周一片惊呼声。

元烈看向拓跋弘,面上扯出了一抹若有若无的嘲讽。果然是醉生梦死的秦国皇族,连看到猛兽都会惊恐至极。

“西帐阏氏到——”随着角门处一侍从高声唱喏,温庄身着白狐皮金丝织就的胡人华服,发髻上佩戴天珠金钿,满面浅笑着入席,分别与蒙古王元烈、拓跋弘行礼。

“我来迟了,还好角斗只是刚刚开始而已。”她温婉上前为元烈斟酒布菜,在他耳旁轻声道:“汗王不会怪罪我吧。”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