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3:21:26

最新章节: 第三十三章 遗诏(完结篇)“娘娘!”安如意跺脚。“储君之事,咱们少谈论为好。”林媛放下茶匙,突然叹息起来:“贵嫔,张开山谋反那事儿,我早就知道是皇后。”安如意闷闷地坐了下来:“那娘娘要怎么办?好容易劝着皇上扭转心意,重新选定了东宫。这几日却是越发听信皇后谗言,昨晚上整整一夜,皇后的耳边风没少吹

第六章 夏国(1)



根据扇玉的描述,在长宁的添妆礼上元烈依旧张狂,但却真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有用的消息是一点都没打探出来。亦难以推测元烈接下来的计划。

“你真的认为她这一趟白跑了?”林媛突地嗤笑:“元烈身旁那个面有黥纹的随从,似乎是个很有趣的人呢。”

“他?”初雪嗤之以鼻:“蒙古人中有不少性情乖戾的,蒙古王元烈坐上王位后,偏就喜欢重用这样的臣子,自是物以类聚、臭味相投。娘娘听帝姬所言,此人竟胆敢辱骂娘娘呢!蒙古王还十分放任他,可见他是蒙古王的亲信,真不愧是主仆呢。”

“他若只是性情惹人厌烦倒也罢了,偏他从未与我见过面,竟还对我大肆折辱。你不觉得这太奇怪了么?”林媛闲闲地靠在了软榻上,用锦被将自己裹成一团,眯起眼睛开始打盹:“蒙古使臣一行,我看我最该留心的不是元烈,而是这个……莫名其妙的蒙古武官。”

三日之后宫中有献俘仪式,是远在西北的上官大将军将百名官位不低的匈奴武将活捉了送进京城,拓跋弘兴致勃勃地邀使臣们一同观礼。

西梁王一众亲贵自然也在列。

宣武门的城墙下面,几位身材壮硕的侩子手正当场斩杀俘虏,作为今日最精彩的节目呈给皇帝观看。温热的、赤红的鲜血溅在城墙上,夹杂着的却是拓跋弘的爽朗大笑,以及高丽和西夏臣子们的逢迎谄媚。西梁王见惯了这样的场面,亦随着皇帝一同尽兴。

一位匈奴武将的首级被装在珍贵的楠木匣子中,四周还包裹了明黄色的苏绣锦缎,如一件玉器首饰一般被宫人捧着呈给城墙上的帝王。拓跋弘看了一眼,面露满意之色,笑着问西梁王道:“这就是匈奴的奎西将军啊,十年前的时候,小叔叔就与他交过手,却不分胜负。今日终于能看到他的死相,小叔叔不觉得高兴么?”

“西北战场连连获胜,微臣在此恭祝皇上。”西梁王面上并无多大的喜色,甚至不想回答皇帝的话。

拓跋弘定定地看着他,少顷,再次道:“小叔叔,你难道不想要再次回到战场么?”

西梁王低低嗤笑了一声。

他已经不再年轻了,十年前他与还是太子的拓跋弘一同征战匈奴,因着当年的勇武军功得到了先皇的赏识,从此之后就去了水草丰美的云州。他再也不需要去战场搏命,他习惯了安逸的生活。况且,上苍没有给他一个好身体,他不知还能活多久,人生苦短及时行乐还嫌不够的,怎会如拓跋弘一样去关心战局呢?

就算是昔日仇敌的首级被献上来,他也不会觉得兴奋了。

“皇上,臣体弱多病,不中用了……”

“不,小叔叔!”拓跋弘的耐心再次被这个不省油的西梁王给耗光了。他皱起眉头:“皇叔身子不好,可以不上前线。但是云州城有守军二十万……”

那些兵马,都是当年跟随西梁王征战的嫡系。十年前的战事成就了拓跋弘的帝位,而西梁王只能算陪衬。但是深究起来,西梁王亦从中获益巨大,他因那场战事受到他哥哥,先皇的看重,从一个不起眼的皇子变成了手握重权的藩王。他带着跟随自己的兵马将领们去了封地云州,他实现了自己的承诺,给他们加官进爵,并再也不曾上过战场。云州的军士们和他们的王,十年来都过着富足奢侈的生活,他们已经从那场战争中得到了超出自己本分的回报。

拓跋弘几次试探都不能够说服他重返战场。这位帝王终于气恼,忍不住直截了当质问西梁王。

西梁王愣了一愣,随后沉默。

拓跋弘气得脸色都变了。如今是什么时候,匈奴进犯,蒙古王意欲趁火打劫,他身为大秦的皇族,竟然想置身事外……

没有办法了。他深深吸了一口气,道:“西梁世子的婚事……不知小叔叔有没有合适的人选啊?”

一提起这茬,西梁王的手指猛地一缩。

他的长子,那个可怜的孩子,和他得了一样的病。不同的是,他直到年过三十才发病,而那孩子十岁就……而且病情要严重得多。

幸好他还有三个庶子,但他们都是庶出啊,他只有一个嫡子。

世子活不了几年了,他唯一能为这孩子做的就是给他留个后。

皇帝想要为他聘娶一位高门贵女的主意,西梁王乍一听起来十分欢喜,但随即就发现有意结亲的人家都是门楣不高的,他一个都不满意。

皇帝后来又承诺了会继续为他留心,但他还是没有抱太多希望。真正的世家大族不会为了依附一个西梁王而卖女求荣,余下的都是些什么家世?哪里配得上西梁的世子。

今日皇帝再提此时,西梁王虽然心里苦闷,还是再次期盼起来。

他连忙道:“皇上有什么好人选了么?”

拓跋弘呵呵浅笑:“上一次长宁下嫁不成,朕心里总是遗憾的。朕的长女扇玉帝姬,因着年幼时体弱不得不寄在庙里,前年才接回宫中,如今有十一岁了,和世子年纪相仿……”

西梁王目瞪口呆地听着。

最后他几乎想要对拓跋弘三拜九叩。

***

如此几日之后,继长宁帝姬定了右丞相萧公子的亲事,皇长女扇玉帝姬竟也定亲下嫁西梁世子。

乾武十一年可谓喜事接踵而至,将朝拜的气氛捧上了顶峰。不同于年幼的长宁,扇玉已经十一岁了,拓跋弘当即下诏为帝姬和世子指婚,昭告天下。

至此西梁王才算真正安下了心,在婚约定下的第二日,他带亲眷离开京城,回到云州去厉兵秣马,上了西北匈奴的战场。此时的拓跋弘长舒一口气,却高兴不起来——扇玉虽是最不受看重的皇女,亦从来没有得到过他的疼爱,但在他心里这孩子却是有很大价值的。他本想将她送去匈奴和亲。

他一共只有三个女儿……次女长宁是舍不得的,昭纯虽然只是侄女儿,但若他真动了昭纯的心思,上官璃没准要找他拼命。唯一一个好用的棋子却要浪费在西梁王身上,这买卖亏得他想吐血。

无奈只好暗骂西梁王趁人之危,非逼着他拿出帝姬来才肯松口。

一月二十五日时,皇帝亲旨册封扇玉为怀恪长帝姬,赐威武城做汤沐邑。

因为是扇玉主动请缨要嫁于西梁世子的,拓跋弘这个冷心冷情的父亲终于发觉应该给她一些赏赐作为这么多年的补偿。不过,除了一个长帝姬的名头,扇玉却是没有得到太多。怀恪的封号,旁的皇女自出生就会拥有,只有她,进宫做了帝姬依旧以名为号。

且不说威武城是一千年前的蜀国国都,如今早就败落了。

二月二龙抬头那日,第二批战俘再次从西北运进了京城。拓跋弘特意选在这个日子,给刚刚受封为长帝姬的扇玉开祠堂祭祖。

同样的献俘仪式,这一次激起了更大的浪潮。大秦的帝王沉醉在异国使臣的崇敬中,沉醉在西北战事的胜况中,他登上了宣武门最高的城楼,俯瞰下方山呼万岁的臣子和百姓们,战俘被当众斩杀的鲜血令整个京城的空气中都漂浮着淡淡的血腥味。

在俘虏们没有被全部斩杀完的时候,从战场中抽身回京禀报的陈大将军,陈秀,神色焦灼地疾奔上城楼:“皇上……”

拓跋弘满面喜色,回头道:“又是捷报么?”他看到了陈秀手中举着的赤红色双鱼奏报,那样的颜色,是获胜之后才会有的。

“是,是捷报……”陈秀微微喘着粗气:“是三天之前的事情了,驿官快马加鞭送了消息进京。不过,我们这一次的敌军不是匈奴人,而是……夏国。”

拓跋弘惊愕地睁大了眼睛:“你说……夏国!”

而此时,正盯着城墙底下兴致勃勃地看热闹的西夏使臣们甚至没有听清陈秀的话。他们十分兴奋,崇拜秦国的强盛,也希冀有一天夏国会有如此盛况。

“回宫!”拓跋弘扭头便走,身旁一众臣子们都傻了眼。方才臣民们的欢呼声实在太热烈了,几乎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陈秀到底说了什么。

而拓跋弘的脸色已经很不好。他径直扶辇回了建章宫,而后传军机处大臣觐见。左右丞相几人进入大殿时犹自没有尽兴,还在谈论着方才被斩杀的俘虏。随后,拓跋弘满面铁青地将一卷奏报砸在了左丞相脚下。

左丞相唬了一跳,捡起来看了一眼又吓一大跳,最终跪下道:“皇上,这……这不可能!夏国并不是一个强大的国家,也不似匈奴地处北域,气候恶劣,为了生存不得不年年开战!夏国……国土还算肥沃,以出产玛瑙而闻名,这个国家,已经百年都没有过战争了。”

在所有与秦国接壤的异国中,夏国不是最弱的,却是最容易被忽视的。它比大月国强大,没有匈奴那样残酷的生存环境,不需要太担心生计;它亦不似蒙古盛产铁矿和宝马,手握资本的同时就有了征服的野心。它只是一个中规中矩的国度,人民安居乐业,君主足够开明。

就像是一个安守本分、有自知之明的人,它永远都在躲避战争,享受应有的安逸。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