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3:21:26

最新章节: 第三十三章 遗诏(完结篇)“娘娘!”安如意跺脚。“储君之事,咱们少谈论为好。”林媛放下茶匙,突然叹息起来:“贵嫔,张开山谋反那事儿,我早就知道是皇后。”安如意闷闷地坐了下来:“那娘娘要怎么办?好容易劝着皇上扭转心意,重新选定了东宫。这几日却是越发听信皇后谗言,昨晚上整整一夜,皇后的耳边风没少吹

第一百二十八章 琪琪



“我那样做,对你安知没有好处。”林媛神色冷冽:“你的父亲曾经和萧右丞相结交,听闻,你年幼时还曾与萧家的次子指婚,那个时候萧大人还只是个三品巡抚。华婉莹,让旁人甚至皇帝知晓你和现在的右丞相私下交集,这并不是坏事。你想要复仇的心思,才是一个正常人的心思,你结交当年和你父亲交好的臣子,目的就是为家族平反。”

“而你若是什么都不做,和寻常嫔妃一样安安静静在后宫中服侍皇上,皇上反而会疑心你压下仇恨等待时机!趁着皇帝现在喜欢你,他知道了你结交右丞相不但不会怪你,还会因此想要帮你。你明白么?”

“不,这太冒险了!”华氏立即道:“这完全是在赌皇上对我的喜欢,若是他不够喜欢我,就不会想花心思帮我,反而会给我扣上与臣子私相授受的罪名!”

“你还是不够了解皇上啊。”林媛笑了出来,冷冷转身离去。

她直接抱着六皇子去了素日里玩乐的暖阁,将服侍六皇子的十几名宫人、两位乳母和四位医女都传唤进来了。六皇子一个人站在手扶车里头,葡萄一般乌黑的眼睛静静盯着林媛,林媛则拿了桌上青玉砚台砸在一位乳母身上,骂道:“你们是怎么照顾六殿下的!殿下说话走路都比别人的孩子慢,我一直等着,觉着他再长大一个月就会好……结果到现在还是不会说话!你们是怎么服侍的!”

乳母不敢躲,生生用肩膀挨了一下子,满屋子人都唬得下跪求饶。林媛又指着人群里两个四五岁的小内监:“你们整天陪着六殿下玩,你们来说。”

宫里每一位皇子帝姬都会有自幼的玩伴,就是那些很小很小就被送进宫当差的孩子们。这种差事可是百姓家争抢的,陪伴天家贵胄的玩伴不说将来必成为其心腹,就在他们被选去服侍皇子帝姬的那一刻起,就领宫中七品下人官职,比林媛座下的一等宫女初桃更有脸面。

自然这样的孩子自小就是个机灵的。两个小男孩有些怕,一人却仍口舌清晰地回答道:“主子的确是到了该说话的年纪没有说话,但是,民间也有许多孩子,两三岁都不会说话呢。奴才的哥哥就是这样……”

“你过来。”林媛和他招手,一壁抓了一把高粱糖给他:“你好好地和本宫说。”

“是。”他行了礼上前跪道:“奴才以为,主子没什么大碍的,主子虽然不说话,但眼睛却亮晶晶的,很有神采。”他大着胆子微微抬了头:“娘娘,在奴才的家乡,只要眼睛有神采的孩子就一定是聪明的。”

起初满心愠怒的林媛突然平静下来了。她抚着下巴思量许久,对众宫人道:“可以了,你们都退下。初雪,去赏赐这个小内监五十两金子。”

等一屋子的人都退下,林媛又命令初雪和小成子退下。她亲自去关上了所有的殿门和窗户,然后坐在六皇子身边看着他的眼睛道:“奇奇,你为什么不说话也不走路呀。”

拓跋琪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盯着她瞧。

林媛皱起眉头,抱起他道:“告诉我。我知道你能说出来。”

这一次,拓跋琪眨了眨眼睛。又过了许久,他裂开嘴,清晰地道:“娘——”

“小奇!”林媛睁大了眼睛。她刚想紧紧抱住这个孩子,然而那一瞬间,她的直觉中似乎被挑动了一根弦。她慢慢地,慢慢地将儿子放在了床榻上,而后一双眼睛涌出了泪水:“小奇,娘再问你——你到底是谁。”

她能够穿越不代表别人不能,小奇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日日夜夜地守在他身边,哪里会不熟悉呢。这个孩子实在和旁的孩子不一样,虽然只是很小很小的不一样,任何人都没有发现,但是林媛发现了。

很多时候,林媛看着他的眼睛,感觉到他能懂,但最终他却蒙头大睡或者一言不发。就好像这孩子一直在,欺骗。

“娘!我是琪琪……”小孩子猛然高叫起来,然后他才发现不对劲,赶紧又闭上了嘴。这一下唬得林媛都惊恐地叫起来了,疯狂道:“你是谁!我的琪琪又在哪里……”

外头的人听见响动都过来敲门,林媛怒喝了一声滚。她死死盯着这个一岁婴孩的圆圆脸蛋,面目是扭曲的狰狞。

拓跋琪却不怕,他三两步扑在林媛怀里,伸手捏住林媛的脸:“娘!我真的是琪琪啊,我被卖了三次了,这一次娘不能再离开我!娘你忘了吗,第一次和第二次我都是五岁,第三次我还没出来就被卖了……”

林媛的脑子已经快疯掉了。她喘着粗气挣扎问道:“什么意思!我的琪琪只有一岁,他不会一整年都不说话也不会第一次开口就说出这么多!你被卖了,什么意思……”

“我也不知道!就是被卖了!每一次都卖到不同的地方!但每一次我都会遇到娘!”拓跋琪开始掰着手指:“最近的一次,也就是第三次,娘,我在你肚子里,我都能听见外头的声音了。那时候,外头总是哗啦哗啦地响,很多人都在喊叫……”

“我虽然在你肚子里,什么都看不见,但我觉得那就一定是你,我已经在你肚子里呆过两次了,还是很熟悉的。突然有一天我听不见外头的吵闹了,我知道我又被卖了。那些长得很丑的人过来拉扯我,把我从你肚子里硬生生地拉出去了,就是他们把我卖了。”

林媛突然愣住,浑身都动不了了。

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那二十九年的前生,怎么可能会被忘记。在苍凉的记忆碎片中,二十四岁的她第一次怀上了孩子却毫无察觉,仍旧日夜加班。那一年熊市,每一天都有乌乌泱泱的客户堵在营业部里头,不少人又哭又闹地……她是奋战在一线的投资经理,大盘绿得冒光还得顶着压力劝说客户买基金买理财。

一次偶然的晕倒才得知自己怀孕。她躺在医院中睁开眼睛时,一切被处理地干干净净,她没有勇气看流产的胎儿。后来未婚夫也愤然离去……

她感觉到自己的嘴唇在哆嗦。琪琪不是被占了身子,他真的就是自己的孩子。一定是他,那个孩子回来了。

“琪琪……那你之前的两次又是怎么回事呢?”

“娘你是真的忘了啊。”拓跋琪偏着小脑袋瞧她:“你忘了,第一次的时候,咱们住在一个味道特别难闻的屋子里头,你每天都给我灌苦苦的水。后来我被卖掉的时候,你一直哭,说是因为没有钱才……”

“我不记得这些。”林媛神色呆滞:“你说的应该是医院,应该是十九世纪之后才会有的,不过为何我不记得……”

“可能是因为我们一起被卖掉吧。”拓跋琪道:“那些人把我拖走后又拖走了你。”

“我自尽了。”林媛道:“虽然不记得……琪琪,你接着说,第二次呢?”

“第二次呀。”拓跋琪的眼睛睁得更大了:“第二次咱们住在一个和这里很像的地方!房子很漂亮,食物也很好吃。但后来家里的东西都被抢光了,娘和我被赶到了草堆的房子里,再后来,娘你被挂上了一个写着字的大牌子,很多人赶着我们俩,往我们身上扔泥巴和石头……越扔越多,最后一个带红袖章的人拿着一块大石头砸我们。娘你扑在我身上,我们俩最后还是被砸死了。”

“那牌子上写什么呢?”林媛问。

“资本家。这三个字不难,那时候我已经五岁了,是认识的。”

林媛调整了一下呼吸:“琪琪,娘告诉你,每次来拖着你去卖掉的那些丑陋的人,他们并不是坏人。你不是被卖掉了,而是死了。你明白吗?”

“恩,差不多明白,反正一死就会被卖。”拓跋琪的小嘴唇耷拉下来。

“那么这一次就是第四次了,对吗?”

“对,第四次,我仍然和娘在一起。”拓跋琪笑了起来:“我每一次都很努力,这一次为了活得久一点,我知道自己不能一开始就说话的,会有人觉得奇怪,然后我就会提前死掉了。我对这里一点都不熟,又不知道每天该怎么做,就只能天天睡觉也不敢说话。”

“琪琪,你一定很怕。”林媛感觉到自己的声音都颤抖了:“你还那么小,每一次,都那么小。你想活下去,却总是……”

“其实我并没有很怕。”拓跋琪仰着小脸打断她:“毕竟每一次都有娘在呀。只有第三次的时候,最怕。那一次是我一个人,娘没有跟着我走。”

林媛忍不住蹲下去,嚎啕大哭。她想自己已经多久没有哭过了?

无数次轮回的眼泪都凝聚在这一刻。

“对不起,我应该和你一块走的。”她疯狂地呜咽着:“对不起……”

“没关系啊,你一直是我的娘啊。”拓跋琪用手捧住了她的脸:“娘,无论多少次。”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