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3:21:26

最新章节: 第三十三章 遗诏(完结篇)“娘娘!”安如意跺脚。“储君之事,咱们少谈论为好。”林媛放下茶匙,突然叹息起来:“贵嫔,张开山谋反那事儿,我早就知道是皇后。”安如意闷闷地坐了下来:“那娘娘要怎么办?好容易劝着皇上扭转心意,重新选定了东宫。这几日却是越发听信皇后谗言,昨晚上整整一夜,皇后的耳边风没少吹

第一百二十七章 香料



选秀的旨意终于颁下,众人心里五味杂陈地,太后看她们都没什么心思,便早早令散了。几人告退时太后对谨嫔道:“五皇子年幼淘气不是什么坏事,长大了更强壮机灵呢。只是你要小心看顾着,再不能让他出闪失了。”

谨嫔慌忙地点头称是。

林媛在长乐宫门前上了轿,等玉容华几人都离去了,又等到最末的谨嫔从门内出来。她朝谨嫔轻笑道:“罗姐姐,你以后可要保护好五皇子啊。”

罗惜玉猛地抬头,随即才发现自己反应过度,忙笑道:“是啊,五皇子淘气经常乱跑乱跳,昭媛娘娘提醒的是。”

“你打量着我听不懂太后对你说的那句话啊。”林媛冷眼瞧着她:“太后和皇上想必已经将那事儿告诉你了。徐氏为了给赵王扫清障碍,在六皇子的抓周礼上设计令五皇子冲撞皇后,险些害皇后丧命。方才太后和你说那些,便是要提醒你日后要小心看顾五皇子,不要让他再遭人陷害了。”

那日的事情是在六皇子的抓周礼上发生的。虽然最后没有牵扯到六皇子,但林媛仍然不能容忍。她暗中小心翼翼地探查,结果运气很好,很快就发现那天皇后身着的外衫并不是一早挑好的,而是因原本的衣裳裙摆弄脏了才临时换了一件。

这本是小事,但林媛的心思比常人细腻很多。她果断地开始查尚宫局的记档,查那件衣裳。

果然发现那上头的熏香是蜜意谷蕊香。

谷蕊香产自波斯,是采新鲜的葡萄花蜜以及花粉加入波斯一种特产花瓣粉末秘制而成,香味醇厚带有甘甜。五皇子最爱吃的水果就是葡萄,且一般的小孩子,都非常喜欢甜丝丝的味道。

这还不是最要紧的。要紧的是,当初五皇子的抓周礼上,谨嫔为了让他抓到那把剑,事先在剑上面抹葡萄香露,又在自己宫中和五皇子练习了很久,直到五皇子一闻到那样的味道就能毫不犹豫地迅速抓住。

所有的一切酿成惨剧,皇后险些身死,五皇子险些失去前途。

一个弑杀嫡母的孩子,莫说按照大秦律例要如何问罪,就算拓跋弘从前宠爱他,今后也会心存芥蒂,冷落甚至仇视他。

面前的罗惜玉鼻尖上渐渐渗出冷汗。她充满恐惧的目光化为锐利刀锋,直直射向林媛。

上一次,林氏也是这样,在她面前抖落她想要毒杀叶绣心的证据……她不得不屈从与林氏的要挟,说出了最不该说的话。

这一次又会怎么样呢?

谨嫔万分后悔的,就是当初自己竟受昌和贵妃驱使,想要构陷林媛。至此之后林媛就盯上了她,如今显然将她当成了一件随时能够捞油水的东西……

林媛不屑她的做派,伸手抿一抿额间碎发,瞥着她道:“你这副如临大敌的样子是做给谁看呢!谨嫔,你以为你有什么像样的东西,值得我,六皇子之母,从二品慧昭媛去觊觎么?真是笑话!”

再看罗惜玉面上已然有些撑不住,林媛缓了声色,慢慢与她道:“罗姐姐,我今日并不是为了吓唬你的。我只是想提醒你,你当真认为那件事是徐氏所为么?”

“为何不是?皇上查明真相后龙颜大怒,将她重重处置,并冷落了前朝的徐大学士。”罗惜玉咬牙道。她深恨徐氏,为了赵王的前程和自己的富贵,竟对年仅一岁多的五皇子下手。

林媛冷哼一声:“那你可真要小心点了,依本宫看,五皇子早晚会再次被谋害的。”说着命人扶辇离去。

罗惜玉愣住了。随后,她提起裙子不顾仪态地在林媛的车轿后追赶:“昭媛娘娘!求您停一停,求您您把话说完……”

最终林媛也懒得停下和她多话,轿夫脚力快,很快甩开了她。等轿辇行到了雍和宫附近的僻静处,初雪悄声问林媛道:“娘娘怎地不把实情告诉她呀!如此她才能和静妃反目。”

林媛冷冷道:“罗惜玉这种人,你觉着她会相信我的话么。”说着又笑了起来:“我给她一个疑影儿,她性格谨慎一定会百般查证,人一旦有了疑心那怀疑的对象又少,早晚能发现端倪的。”

“唉,也不知这早晚是多久,可万万不能拖得时间长了。”初雪叹息道。这一次静妃为杀皇后又栽到徐氏身上的事让她十分心惊,林媛亦是感觉到恐惧。

静妃失去权柄后还被罚闭门思过,整日心惊胆战地乞求皇帝宽恕,林媛起初都没有怀疑她。后来察觉到徐氏暗害皇后的手段有些不对头,又想到韦宓庄的性子,这才又查到她身上。

静妃在最弱势的时候反而赌上一切去取皇后性命,事发后便不会有人怀疑,因为即使皇后死了,继后也不大可能会是刚触怒了皇帝、失了宠的她。再则,拓跋弘对韦宓庄实在太不了解了,故而此事最后由静妃早已找好的替罪羊徐氏来背了黑锅。

蜜意谷蕊香是多年前徐大学士跟随使节出使大月国时,从大月国带回来的珍品,进献给了皇帝。兼之那时候徐氏十分得宠,皇帝便将这分量不多的香料都赏赐了她。因这香,皇帝认定了她的罪名。

然而皇帝并不知道,徐氏根本不喜欢甜丝丝的味道。

林媛只是清楚徐氏的喜好,也不知当初徐氏将香料转赠给了谁。

她纵观满宫,除了徐氏会因赵王的前程对五皇子动手、且还选在六皇子的抓周礼上,就只有静妃最有可能做这样的事。

林媛到了这一步还不能太肯定。她还想去查,但对方收尾干净,她无力查到更多。她又想将这个疑影儿捅给皇帝,只要皇帝起疑,动用力量去查那一定会有结果,或许这一次就能扳倒静妃了。但随即她就被吓出一身冷汗,决心将这事烂在肚子里。

因为她终于想到——谋杀皇后又牵扯到五皇子的这个局,能够被怀疑的人除了徐氏和静妃,还有她自己啊。

虽然事情出在六皇子的抓周礼上,但最后六皇子毫发无伤,只有皇后和五皇子险些毁了。“慧昭媛想要为六皇子夺嫡,又觊觎后位,遂一箭双雕”,这样的解释简直太合情合理了。

想到此处时,林媛终于能够确定是静妃的手段了。

静妃之所以选择徐氏,是因为曾经的文贵嫔在她和林媛夺权时,假意与她结交,暗中却倒打一耙,想要在她和林媛之间的争斗中渔翁得利。舞女华氏就是徐氏悄声捧起来的,也是徐氏命人要杖毙华氏栽赃到静妃头上。

而她牵扯上五皇子,却是因为谨嫔。那一日林媛在华氏宫中威逼谨嫔的事情,已经被静妃察觉了。

林媛想不到会这样快被发现。

五皇子是她将来坐拥江山的筹码,但说到底,五皇子是谨嫔的养子,并不是她的。若是谨嫔脱离掌控,就等于丢了五皇子。

韦宓庄为人果决有魄力,别说舍一个不牢靠的五皇子,自己五年最美好的年华她都能舍了。她选五皇子,是想要敲打谨嫔。

林媛明白所有事情时,心里剩下的只有惊恐,那是一种曾经与上官璃交手的感觉。

她握紧了手指,没事的,韦氏再能耐,其实在她眼里自己也同样令人恐惧不是么。

回了宫看到乳母领着六皇子在前院梅树下头玩,华良人也在侧陪着。她去接了过来,胳膊紧紧环着六皇子:“小奇,你要快点长大啊。”

华良人道:“娘娘,六殿下怕是比寻常的孩子更难长大……他性子也太静谧了,不吵不闹是好,但是说话太晚也不好啊。”

林媛的手指微微一抖,华婉莹说得不错,只比六皇子大几个月的五皇子在不满周岁的时候就会跑会跳会喊爹娘了,六皇子安安静静地,看着乖巧可爱又不闹人,现在看来却是——迟钝。

林媛强压下繁杂思绪,抱着六皇子进里屋:“良人先回去吧,本宫这儿还有些事。我库房里有前日皇上新赏下来的南海粉珍珠,你随着初雪去拿一斛。”

“娘娘。”华良人并没有立即谢恩。她叫住了林媛:“嫔妾也有事情与娘娘说。”

“什么事,明日再说。”林媛心念六皇子,哪里有空理她。

“嫔妾想向娘娘请教六月三十日那天,娘娘为何要穿着嫔妾的衣裳去见右丞相。”华良人的声色一如从前清冽婉转。

林媛这才转过身,愠怒指着她道:“你好大胆!竟敢在本宫面前这样说话!”

“嫔妾并非不敬重娘娘。”华氏面无惧色,寸步不让:“娘娘,嫔妾是娘娘的人,嫔妾现在,非常信任娘娘。希望娘娘日后不要再做这样的事情了,毕竟嫔妾对您来说还有用,不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