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3:21:26

最新章节: 第三十三章 遗诏(完结篇)“娘娘!”安如意跺脚。“储君之事,咱们少谈论为好。”林媛放下茶匙,突然叹息起来:“贵嫔,张开山谋反那事儿,我早就知道是皇后。”安如意闷闷地坐了下来:“那娘娘要怎么办?好容易劝着皇上扭转心意,重新选定了东宫。这几日却是越发听信皇后谗言,昨晚上整整一夜,皇后的耳边风没少吹

第一百一十六章 定亲(2)



少了丽芳仪,宫中与丽芳仪争宠的安顺仪渐渐占了风头,和华承衣宠势不相上下。其次叶贵仪承宠得也多,她容貌不如安顺仪,胜在性子温柔小意。她生产后病了些日子,很少侍寝。不过这大半年下来,她逐渐恢复,也重新开始服侍皇帝。

拓跋弘念旧情,从前一月里总会去看她两眼,自是不会太冷落。只是有一日皇帝去谨嫔宫里看五皇子的时候,看到五皇子的下巴生得像叶氏,这才对叶氏热络起来。

宫里无论什么,都比不上有自己的孩子。

四月初的时候,皇帝晋了叶贵仪和安顺仪两人为容华,叶氏赐号“温”,安氏赐号“玉”。华承衣并没有得到晋封,皇帝即便喜欢她,也还是要顾及脸面。一个上不得台面的舞姬,自是不能和两位容华相较的。

温容华也就罢了。这玉容华……想来,这个字对于安如意来说,是当之无愧的。

众人因此更为恼恨安氏。

端午过后的十日,是长宁“挑喜”的日子。

大秦朝的帝姬,定亲时会坐在交泰殿的重重帷幕之后,看着几个出身贵胄的少年站在自己面前施礼,最后从中选择一位。

这是祖制,虽然长宁已经定下了西梁王世子,这个过场仍要走一遭。

给西梁王世子充当陪衬的是萧右丞相家的独子,还有诚亲王世子。

彼时嫔妃们并没有资格列席,是皇帝和太后端坐上首,底下静妃、林媛、赵昭仪三位因着操办了筵席,这才能在侧侍立着。自然,常日无聊的嫔妃们趁着这个喜事在交泰殿侧殿开了家宴,把酒言欢,一壁庆贺着乾武朝要嫁第一位帝姬,一壁投壶对诗找乐子。

鼓乐钟磬响起的时候,林媛的心神缓缓平静。她看向朱红色帷幔后面坐着的那个女孩子,又看向面容平静无波、神色得体合宜的赵昭仪。

不知道,赵昭仪想出了什么法子……在那日的痛哭之后,她竟是再也没有要求林媛帮忙。

少顷,三个少年跨步入内,先是垂头对皇帝太后行礼,而后对帝姬行礼。一声“可”,帘幕后的女童声色稚嫩如春日里的柳梢。

三位当中,西梁王世子面目温润如玉,举止十分文雅。萧家的嫡子萧源只有十岁,仿佛刚苦练了宫廷礼仪,面上还带着稚嫩的笑。诚亲王府的世子有十八岁了,也是因先头定亲的姑娘没了才耽搁至今。

花白胡子的礼部尚书喊了一声“起”,三人这才站定。随后由皇帝问话,三人各自作答。

诗书礼义春秋,五本书绕了个遍。这三位虽然年纪小,但都是皇亲贵胄,这点东西自然难不倒。

期间长宁帝姬也需要问话。长宁问的是律法,这种只需要背诵的东西,她得到了三个一模一样的答案。最后,她按着规矩,对中间那个点一点头道:“西梁王世子所言,甚合本宫心意。”

之后就是赐宴,一顿饭要吃两个时辰,年迈的皇太后是第一次在这么漫长的时间里坚持下来。膳毕,太后作为宫中最尊贵的长辈,面上带着难得的笑,问长宁道:“可选好了么?”

长宁只是点头。

繁重的皇室礼法之下,她在这个时候是不能说一句话的。而定亲的人选,会在几日之后由皇帝昭告天下。

这种规制导致了皇家历代中,那些不甘心与命运的皇女们即便想要反抗,最终也不会有资格表达自己的心意。

太后笑意盈盈,朝皇帝道:“可以了。”这个时候也必须由女眷来说话,这原本是萧皇后的任务,现在没法子都推给了太后。

皇帝亦是满面喜气,淡笑着示意礼部尚书领着三位少年退下。然而恰在此时,侧殿里一声尖锐的惊叫划破长空。

皇帝一张脸霎时定住,随后沉了下来。不幸的是,那尖叫声并没有停歇,一声之后,更多的嘈杂传进了肃穆的交泰殿正殿。

“是何人惊驾!”皇帝终于忍不住动怒,一掌拍在小几上。大喜的日子里,可容不得一丝差错。

交泰殿里的臣子们面面相觑,皇家的亲事,可从未出过这等混乱。姚福升领着几个小内监连忙出去查看去了,却不料和一个跌跌撞撞闯进大殿的宫女撞了个满怀。那宫女蓬头垢面,扑通一声跪倒在中央:“皇上,死人了,死人了……”

“给哀家拉下去,杖毙!”太后怒目圆睁,声色森然。长宁的喜事上竟说出个死字,就该被打死!

而此时却有人发现了那宫女湖蓝色宫装上头浸染的大片血迹,触目惊心之下,亦有臣子低低地惊呼。小宫女被两个侍从拖下去,哭号声不止,口中还喊着“懋嫔娘娘死了……”

宫女因为恐惧而扭曲到极致的脸孔,令人惊骇。而她只是一遍一遍高喊着懋嫔,却没有如寻常人那样喊饶命。

拓跋弘沉着脸一言不发,静妃却已是吓坏了,慌忙跪在地上:“臣妾有错,都是臣妾管束不力,臣妾这就去偏殿看看那些嫔妃们……”

拓跋弘挥手将案几上的诏书册令扫落,一本折子刮过静妃的脸,将她发髻上的步摇都打落在地,一时间狼狈不堪。拓跋弘愠怒道:“这就是你掌的后宫!不必你去操劳了,朕亲自去看!”说罢抬脚往外走。

太后冷哼一声拂袖离去,长宁则被赵昭仪急匆匆地领着从后门绕出去了,殿内臣子一时手足无措,礼部尚书也讪讪立着,不知如何是好。林媛瞧着这出闹剧,无奈只好跟着静妃一块儿跪了。

那边拓跋弘则去了偏殿,进屋就大喝道:“懋嫔在哪!”

他面前是乱作一团的嫔妃们,往日里衣衫鲜亮养尊处优的贵妇,此时都瑟瑟地抱成一团或缩在墙角,人人发髻凌乱,地面上尽是打翻的烛台和茶碗。而刚跨进门槛的拓跋弘不巧和几个大哭着奔逃出来的嫔妃撞上。几个女子抬眼看是皇帝,又猛地跪倒在地。

皇宫何时这样失过体统,拓跋弘扫了一眼就怒不可遏,命令嫔妃们不准再哭。刚准备问问出了什么事,一打眼竟瞧见远远的后墙根底下躺着一个人。

直到此时,他才发觉空气中隐隐有股子令人作呕的腐臭味。

姚福升小跑上去查看了,刚想凑近,一个宫女尖叫道“别碰”。好在人群里安如意胆子大些,面色也还镇静,跪下道:“回禀皇上,懋嫔娘娘刚刚……暴死。不知是怎么死的,当时我们都在宴饮,懋嫔娘娘中途离席,说是去醒酒,可不一会儿竟就一边惨叫着一边疯狂地跑进来……然后开始拿头往墙上撞,直撞到血水四溅,嘴里还拼命地高喊着。嫔妾等怕极了,有的人胆小,就也跟着尖叫起来。”

“暴死?”拓跋弘却是一声冷笑:“得了,姚福升。你照例去传御医和尚膳局的人,查这里的膳食。再去看看懋嫔的尸身。”

“皇上!”安氏喘了口气,又道:“皇上还是不要去看了,懋嫔娘娘身上……爬出了很多虫子,很多很多……它们不光从嘴和耳朵里往外爬,还有的咬碎了皮肉,钻出来……还请皇上遣御医拿杀虫的药,虫子,还在往外爬,往我们这边爬。还有,我们与懋嫔娘娘是一块儿进膳的,可我们都没有事,只有懋嫔……也不知是不是中毒。”

此话一出,连拓跋弘也微微变了脸色,眯着眼远远地看向懋嫔。

他看不清懋嫔的面目,只能看到那尸身下头浸的一大滩血水。不过却是有几只黑色的小甲虫正往门槛出爬去,有嫔妃在脚边上发现了虫子,不由又是一声尖叫。

“还是要将御医传过来。”拓跋弘面上的怒色渐渐隐去,目光却越发阴冷。他转身扔下一句话:“将交泰殿封宫,彻查。”

帝姬的挑喜礼是彻彻底底地办砸了。拓跋弘去过偏殿后竟没有再回主殿,半个时辰后才传旨过去,命今日列席的臣子们暂且出宫,帝姬的定亲也延后。

各宫嫔妃也纷纷回宫,却都惊魂未定。静妃和林媛几个倒是幸运,没瞧见侧殿里的恐怖场景被吓着,却也因着办砸了事,自请了罪过闭门思过。京城里都在传长宁帝姬可怜,婚事上竟然被搅了局,不说皇室和帝姬的颜面往哪儿搁,若是因此失了世子郎君,可是大大地不值了。

而几年前盛行的“西梁王世子克妻”的名头也开始传,自然是很快被皇帝压下去。

长宁尊贵品貌好,西梁王世子更是世人眼中的绝代郎君,人们大多为他们惋惜,又兼之信命,就传言说二人有缘无分。

人们的眼睛都盯在帝姬和世子身上。直到三五日之后,交泰殿懋嫔暴死的事儿,才渐渐传出风声。

拓跋弘竭尽全力,甚至为了灭口杀了很多宫女内监,最终都没能捂住这件事。

毕竟当时许多臣子都听到了惨叫声,后宫嫔妃更是亲眼所见。而最可怜的是其中一位才人,她太过胆小,当时眼睁睁看着懋嫔撞墙血肉飞溅、最终周身爬满甲虫的极度恐惧之景,在离了交泰殿之后就一病不起,昏睡了三日后殒命。

是活活吓死的。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