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3:21:26

最新章节: 第三十三章 遗诏(完结篇)“娘娘!”安如意跺脚。“储君之事,咱们少谈论为好。”林媛放下茶匙,突然叹息起来:“贵嫔,张开山谋反那事儿,我早就知道是皇后。”安如意闷闷地坐了下来:“那娘娘要怎么办?好容易劝着皇上扭转心意,重新选定了东宫。这几日却是越发听信皇后谗言,昨晚上整整一夜,皇后的耳边风没少吹

第一百一十二章 世子(4)



说这话本是无意,赵昭仪却突地跪了下来,唬了拓跋弘一跳。拓跋弘伸手拉她,她也不起,跪着道:“皇上有所不知,臣妾今儿实在想给薄贵人抱屈。薄贵人进宫后因无宠,处处受人折辱,尚宫局的奴才们常常连分内的汤饭都不给。后来贵人不知怎地冲撞了方才人,被罚了掌嘴,脸上伤得难以见人,偏偏内医院那边还不肯给药,差点耽搁成了大事。”

薄贵人还在里间躺着,她贴身的宫女和赵昭仪一同跪着,接了赵昭仪的话泣道:“我们小主因着无宠,无论是嫔妃奴才都踩在头上欺辱,还好主位昭仪娘娘心善,明里暗里地帮衬着我们小主。那一次被方才人伤了脸,差点就……”说着哭泣不止,说不下去。

赵昭仪又道:“宫里捧高踩低向来如此,伤了脸还是轻的,臣妾虽然是她的主位,也只能稍微帮衬她一二,不能整治后宫风气。就连这一回有孕……贵人体虚,两月前就头晕乏力,吃不下东西。那时候臣妾初接手宫务,焦头烂额地,也就疏忽了。谁料尚宫局克扣了贵人的份例,让她在病中也供不起药,那时候还不知是因为有孕了……”

起初拓跋弘的神色尚可,听到此处,却是忍不住勃然大怒道:“这么说,薄贵人有孕后还被苛待,若不是昭仪维护着,贵人本就体弱,这一胎保不保得住还是另说!”

一屋子嫔妃都唬得跪下了。拓跋弘砸了一个茶盏,继续道:“那个方才人又是怎么回事!当初她和薄氏同为才人,这宫中的规矩何时成了这般,能责罚同阶的妃嫔了!萧皇后掌宫时,朕还为着后宫欺主的事责骂过她,却不曾想如今非但没有改进,反而越发猖狂。以下犯上竟无人管束,尚宫局的奴才们欺主,也视而不见!”

皇帝怒不可遏,原本来探望薄贵人的嫔妃们都后悔了,本是来打探消息,结果又遇上了事端,安知皇帝会不会迁怒。人群里却有一位采女大胆出声道:“方才人可不就是华阳宫里的那位么!”

方才人并不得宠,只因有静妃庇护,在宫中还算有些地位,自然比无所依靠的薄氏好很多。这样一说,皇帝方想起来,怒极反笑:“静妃的人?方才人也是个无宠的,胆敢将薄氏掌嘴,还不是凭着静妃的脸面!静妃掌着朕的后宫,如今看来连小小一个华阳宫都管束地不够好啊。”

拓跋弘一壁说着,一壁也注意到了那说话的嫔妃,看清她的容貌后愣了一愣,复问道:“你不就是几日前新封的华采女?”

华氏连忙上前跪了:“正是嫔妾。”

华采女那天得了皇帝注目后,回了梨园就被捆到慎刑司,差点被杖毙。她本只是个舞女,属贱籍,一条命比蚂蚁还不如,梨园的管事就有权处死她,当时拖她去慎刑司的也不知是哪个主子的命令,到现在都查不出是谁。若不是慧贵嫔救她,她早就被活活打死了。

她心知慧贵嫔无利不早起,但眼下她初得晋封,还是暂且依附上了慧贵嫔。

拓跋弘盯着她瞧了两眼,面色稍霁:“朕这几日忙着长宁的亲事,倒是忘了你。当日朕只觉着你姿色上佳,竟不知你还有几分气性儿。”

站在她身侧的刘婕妤冷哼一声,面露轻蔑。一个卑贱的舞女,也配有气性儿?

倒是个难得胆大的人,当众直言方才人是静妃宫里的,明晃晃地和权倾后宫的静妃对上,是怕命长啊了!

就算是皇帝新宠,也是无权无势的小小采女,得罪了静妃,皇帝都未免护得住。刘婕妤出身大族,性格爽利,最看不得这种卑贱之身。

跪着的华氏只低头不语。皇帝伸手抬了她的下颌,定定看着,唇角露出一抹笑:“果然标志。不过你这性子朕更喜欢。那一日是静妃要打死你,你不怕她还有第二次?”

华氏依旧沉默,面上却透出倔强来。

“皇上不要迁怒静妃娘娘了。”赵昭仪劝道:“其实静妃娘娘掌宫以来,不是全无建树。相比于皇后娘娘,静妃娘娘驭下宽容,贤德良善,宫中嫔妃们都对此赞不绝口呢。”

赵昭仪这话哪里是为静妃开脱,拓跋弘听了面色更冷,哼了一声道:“她驭下宽容!不错,没有她的纵容,尚宫局的奴才们怎敢放肆?方才人之流怎敢张狂?”

“皇上息怒!”赵昭仪起身扶住了皇帝:“依臣妾看来,静妃娘娘并无大错。她虽然有宽纵之嫌,然而宫中还有慧贵嫔雷厉风行,两人一宽一严,却是相得益彰。静妃娘娘宽容贤德,难免放纵了奴才们,但好在还有慧贵嫔掌管着月例。您不知,这一次薄贵人的身孕来得不稳当,尚食局还苛待她,好在慧贵嫔整治后宫贪墨之风,把几个宠妃素日里多贪的份例拿出来赏赐给了薄贵人这样一贯被克扣的,薄贵人这才能有得体的膳食,不至于流了孩子。”

拓跋弘喟然一叹,道:“还好有慧贵嫔协理后宫。素日里嫔妃都抱怨她严厉,却不知严厉有严厉的好处。”说着又是冷笑:“依朕看来,如静妃这样的,却是一丁点好处也无。后宫乱了规矩,要她有何用!”

此话一出,众人都吓得噤若寒蝉,居高临下的静妃,何时被如此贬损过,又是皇帝亲口!纵然她之前被一个舞女打了脸,也还是后宫当家人,无人敢明面上得罪的。这一遭皇帝都斥责她无用,她可是难逃劫难了。

“你先下去吧。”拓跋弘扫一眼华采女,又看向殿内众人,冷声道:“来人,先将方才人捆了见朕!再传召静妃!”

皇帝在衍庆宫动怒后,嫔妃们都纷纷告退散去了,再不敢在皇帝跟前碍眼。薄贵人晋封之后,又得皇帝怜惜,赏赐了许多贵重的珠玉。此前曾经欺辱过薄贵人的宫人们,得了消息后都吓得魂飞魄散。

皇帝这一次是真的怒了,命令赵昭仪彻查此事,将那些宫人们都揪了出来。这些人平日里捧高踩低,胆子又大,敢克扣了嫔妃的份例中饱私囊,却万万想不到一个不得志的薄氏会有今日的风光。也怪他们倒霉,宫里这样做的奴才不知凡几,偏偏他们撞了枪口。皇帝毫不留情,命令将他们全部处斩。

薄氏的孩子还未出生,就沾上了几百条人命,更引起宫内的轩然大波。静妃与方才人都被传去了建章宫,听说是跪了整整一夜。

之后皇帝才传下处置,将方才人丢进了冷宫,静妃罚闭门思过。

彼时在衍庆宫里探望薄贵人的林媛听了消息,扯了唇角笑道:“方氏这回是栽了,只可惜,没能把静妃一块儿拉下来。”

方才人不足为道,静妃却只是闭门思过而已。

赵昭仪自然也在侧,一壁翻着一本泛黄的《六国志》闲闲地看,一壁接话道:“静妃树大根深,皇上又念旧情,怎么会为了这些事就重重处置她?再则薄贵人最终是无事的。”

“不管怎么说,咱们并不是全无收获的。”林媛起身笑盈盈道:“臣妾原本还以为昭仪姐姐与世无争,今日才算真正看见了姐姐的本事。臣妾在此多谢姐姐了。”

薄贵人被苛待差点流了孩子,全因静妃宽纵。林媛厉行宫规,却救了薄贵人。

此时的后宫里,哪个敢指责林媛严苛,反倒有很多聪明人闻风而动,称赞林媛按规矩做事,赏罚分明,处事得当。丽芳仪昨夜还暗自得意,今日就不敢吭声了,因慧贵嫔的苛刻导致她供不起药的事儿,再没人敢提起。

林媛至此才算正了名头,抓稳了权势。

赵昭仪面色平静,摆手道:“不过举手之劳。薄贵人这一胎来得及时,你该谢薄贵人。”

半靠在榻上养胎的薄氏听着昭仪与贵嫔闲话,自己哪敢插嘴,此时诺诺地低了头称不敢。她虽然没有城府,却也明白后宫生存之道,知道自己和自己的孩子都是被赵昭仪拿来利用了。

她这一胎实在来得巧,被赵昭仪拿来对付静妃、帮衬慧贵嫔。赵昭仪和慧贵嫔都位高势重,自然不怕静妃,她作为夹在中间的棋子,得罪了静妃,日后却不知该如何了。

她心里暗自心惊,又不敢在两位高位娘娘面前表露。她明白,宫里从来没有白得的好处,赵昭仪素日里护着她,自然不是全不要求回报的,她能有幸怀孕,有了利用的价值,都是福气呢。

且,能傍上赵昭仪这棵树,自己的孩子才算有了活下来的希望。她位卑,若是没人庇护,这孩子定是保不住的。

林媛见薄贵人胆小温顺的模样,轻笑道:“本宫实在该谢你。”说着挥手令几个宫女送上礼物,是几箱子的绫罗绸缎,金银玉器。她又拍了拍薄贵人的手:“你也是个有福的,若是能诞下一位皇子,母凭子贵,你日后就显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