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3:21:26

最新章节: 第三十三章 遗诏(完结篇)“娘娘!”安如意跺脚。“储君之事,咱们少谈论为好。”林媛放下茶匙,突然叹息起来:“贵嫔,张开山谋反那事儿,我早就知道是皇后。”安如意闷闷地坐了下来:“那娘娘要怎么办?好容易劝着皇上扭转心意,重新选定了东宫。这几日却是越发听信皇后谗言,昨晚上整整一夜,皇后的耳边风没少吹

第九十四章 养母



“是软糖柑么?六弟弟也喜欢吃呀?”清亮的银铃在身后响起,一个八九岁大小的女孩头上梳着双丫髻,睁着亮晶晶的大眼睛抬头看着林媛。她嘻笑伸手:“慧母妃,把软糖柑给我吧,我去喂六弟弟。”

林媛有些惊讶:“扇玉?你也来给太后娘娘请安了?”出口才觉失言,不得宠的孩子总是得不到祖母的疼爱与重视,而太后在连抱了两个孙子之后哪里还记得有过这样一位孙女,扇玉自是很久都没有来过长乐宫了。

扇玉神色未动,从林媛手上取过糖果,趋步上前至太后身前。皇太后正拿了一个风铃塔逗弄六皇子,六皇子伸着手去够,太后偏偏拿得越来越高,两个人都玩得不亦乐乎。

一旁自有王淑容服侍着,手里端着一碗细腻的羊乳,准备给六皇子饮用的。扇玉上前凑趣,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目,她的存在,似乎与之凝等几位嬷嬷混成了一团。

够不到风铃塔的六皇子,久而久之有些泄气,嘴巴扁了起来。皇太后最会看小孩子的脸色,知道这是要哭了,当下连忙把风铃塔塞到他手里。可惜六皇子得到了风铃塔,看了两眼却又丢在一边了,伸手去抓一旁伸过来的一块软糖柑,如获至宝一般塞进嘴里。

“原来六弟弟这样喜欢吃软糖柑呀。”扇玉嘻嘻笑起来。

软糖柑入口即化,六皇子不大喜欢吃羊乳,却最喜欢软糖柑。扇玉细心地拿过一块热帕子在六皇子嘴角擦拭,一壁对太后道:“六弟弟虽然没有长牙,但太甜的东西还是不能多吃的,上火攻心,对小孩子不好。”

皇太后一听有些紧张:“哦,还有这样的说法?”

“是呢,儿臣年幼时在庵中,身边带过三个被心善的尼姑收养的弃婴,多少懂一些。”

皇太后招手命令之云嬷嬷:“日后不能再给六殿下吃糖苷了。”又看了两眼扇玉:“你今年有九岁了吧?倒是比琰儿懂事很多。闲来无事可以多来哀家这里陪着五皇子、六皇子两个。”

扇玉大喜过望,面上却不动声色,笑着道:“五皇子、六皇子都在祖母这里,儿臣还怕扰了祖母呢!祖母这样说,儿臣可就要时常过来请安了。”

“有你在,五皇子怕是会少淘气一些吧。”太后淡淡笑着道:“你也可以时常去你慧母妃那里看六皇子。至于五皇子……”

太后说着顿了顿:“哀家已经决定,令谨嫔罗氏抚育五皇子。你以后就去罗氏宫中玩吧。”

此话一出,全场皆惊。

谨嫔本是昌和贵妃宫中人,贵妃离宫后,她逐渐失宠,这段日子以来早已被众人忘怀。

自然,林媛不曾忘了她。

谨嫔此时并不在,而王淑容不知何时已经退下给太后准备膳食了,殿内的文贵嫔面上愣愣地,还是林媛率先笑道:“谨嫔姐姐性子温良,进宫年岁也久,正是适合抚育年幼的皇子。”

太后微微点头,继续低头逗弄六皇子,不再和嫔妃们说话。

嫔妃们此时也不敢多言,纷纷在心里盘算着五皇子的事情。

得知片刻之后静妃就要到了,林媛借故产后体虚,先行告退,六皇子则暂留在长乐宫中陪伴太后。

九月份的长乐宫,宫门两侧遍植黄金槐和枫树,地面上铺满一层金黄与朱红的落叶,宫人们来不及清扫,脚踩在上面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与林媛一同步出的还有扇玉帝姬,她人小走得倒快,三两步跳到林媛面前:“慧母妃,太后娘娘允许我时常去看六皇子,我日后就要时常去母妃那里请安了!”

林媛平静地笑:“你尽管来吧,我就当多一个妹妹。”按着礼数,林媛是扇玉的庶母,但两人也不过相差六七岁罢了。

林媛开始回忆,是从什么时候起,这个出身尴尬的皇长女开始出风头了呢?不再默默无闻,不再居于人后,而是应对自如地在祖母面前表现。

似乎就是从萧皇后重病之后吧……

唔,真是个可怜的孩子啊。萧皇后掌权的时候,她只敢夹着尾巴做人。

“你不在长乐宫里多陪着太后娘娘,这么早出来做什么。”林媛漫不经心地问道。

“慧母妃您还不是一样么。”扇玉的声色低下来:“我可不想和静妃娘娘见面。”

林媛惊疑:“哦?静妃竟也与你有恩怨么?”

“哪里,静妃娘娘是让我想起了曾经的沈罪妃。”扇玉的眼睛扑闪扑闪地,灵动可人:“那时候我一无所有,十分落魄,只能受沈罪妃驱使。而如今的静妃娘娘却想要再次用沈罪妃的办法对待我呢……我虽不得父皇看重,却也是他的女儿,怎能被嫔妃掌控。慧母妃,您说是不是呢?”

林媛哑然,一路上没有再说话。

回华阳宫的路上并没有撞上静妃,想是她特意择了另一条路走。林媛自从封了贵嫔后,和静妃几乎没有见面,就算是为着礼数,静妃也至多遣宫女送些赏赐什么的,从不会来绯烟楼。

而玉照宫的筹建昭示着林媛在不久之后就会成为一宫主位,如今只是“屈居”与华阳宫偏殿而已。她和静妃的关系因此更加尴尬,名义上静妃仍是她的主位,静妃却不敢贸然在她面前拿主位娘娘的架子。对于大权在握、位同副后的韦静妃来说,慧贵嫔是宠冠六宫的第一人,后宫最硬的钉子,轻易惹不起。

不多时回了宫。看四下无人,初雪上前悄声道:“扇玉帝姬怎地竟提及了静妃?几日前还听闻静妃娘娘邀扇玉帝姬去合欢殿一同宴饮呢,只是帝姬不曾答允。”

“你说扇玉?”林媛轻笑:“她心思大着呢。皇后病重后静妃趁机拉拢她,是因为她们二人有同样的敌人。能得静妃看重是好事,她却不肯——”

当真是拓跋弘的女儿,傲骨天成,遂不愿意受静妃驱使。

一年前这孩子被带进宫的时候,还是何等小心翼翼、楚楚可怜的模样,不敢得罪任何人。现在竟是摆起了帝姬的架子了?

林媛对此并不感到高兴,那个女孩子不肯依附静妃,自然也不会甘心依附她。

她没有能力掌控扇玉。

不过扇玉向她示好是不错的。那个女孩子一直想要与她合作,却不肯委身屈从,真是个狡猾的孩子!

林媛皱着眉头,不过是一个不得宠的皇女,也敢与她谈条件!真是……

“罢了,这个扇玉,随她去。”林媛揉了揉眉心,随手把玩枕边一柄玉如意,淡淡地道:“现在要紧的是五皇子那边,咱们要好好查一查。”

初雪面色凝重地称了声是。一旁初桃亦道:“娘娘,这谨嫔真是个看不透的人。都失宠多日了,怎地竟还一夕之间得了一位皇子?”

“是啊,从前我就看不透她,现在,更难捉摸了。”林媛的目色凝在小几上的一盆蝴蝶兰上头。

她现在已经迷茫了,当初究竟该不该放谨嫔一条活路。

皇太后十分突然地颁下这样的旨意,皇帝也默许。楚氏被禁足的时候林媛就在思考五皇子的归路,不曾想竟然是谨嫔。宫里文贵嫔和自己都有了皇嗣,赵淑媛却只有一个女儿,完全可以再养皇子。再则,和太后最为亲近的王淑容也不错……

偏偏是谨嫔。

罢了,越是超乎想象的事情,越是难应付。林媛手下虽有不少势力,短时间内也难以查到内情。

她静静地托着腮,一会儿问道:“昨日是谁侍寝?”

“是何涟姬。”初雪觑着林媛神色,小心翼翼道:“哦不,已经是丽芳仪了。自从那一日何涟姬吓疯了赵氏,皇上反而越发宠幸她,区区几日就册封她为芳仪,还赐了封号。”

林媛闻言冷哼一声:“宵小之辈,不足为惧。她那一日的把戏在皇上眼里只怕无比浅薄,皇上明察秋毫,自不会如赵氏那个蠢货一般相信什么鬼神。只是皇上感念她为任氏报仇孤注一掷的情谊,这才复宠与她。”

不过这拓跋弘的态度却是令她恼火!晋封不说,还赐了“丽”字封号!后宫佳丽中真当得起这个字的,只有两千里之外扬州城中的昌和贵妃!何氏又算得了什么!

可怕的不是复起的何氏,而是上官璃。

“初雪,给本妃更衣。”林媛转身时,面色已然平静无波:“咱们去建章宫。”

自生了六皇子后,拓跋弘日日都来探望,不过月中的林媛因着不能出屋子,却是很久不曾动身去建章宫请安了。为着礼数,她今日先是要去长乐宫中请安,之后便要去建章宫。

宫人们拿了铜镜为她上妆。林媛用来匀面的正是安令姬所赠的玉面芙蓉膏,果然效果奇佳,产后面上的黄斑一月之内就褪得干干净净,光洁白皙一如往日。有宫女谄媚道:“娘娘是倾国倾城之色,如今产后恢复了,一去建章宫必定让皇上心生惊艳,岂是那丽芳仪能够相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