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3:21:26

最新章节: 第三十三章 遗诏(完结篇)“娘娘!”安如意跺脚。“储君之事,咱们少谈论为好。”林媛放下茶匙,突然叹息起来:“贵嫔,张开山谋反那事儿,我早就知道是皇后。”安如意闷闷地坐了下来:“那娘娘要怎么办?好容易劝着皇上扭转心意,重新选定了东宫。这几日却是越发听信皇后谗言,昨晚上整整一夜,皇后的耳边风没少吹

第八十五章 昙花(6)



夜色浓重,皇帝皇后都不便去叨扰,唯有位分最高的静妃能管这事。%D7%CF%D3%C4%B8%F3不过她肯接手,未必没有趁机掌事、与皇后分权的心思。

林媛和静妃同行,四周是众多侍从守卫。此地距离华阳宫已经很近,走过一个巷口,不远处隐约看到一群停滞不前的人影。安令姬伸手一指道:“就是前方了罢,方才任贵人的宫女说了,是在华阳宫门口出的事。”

麟趾宫就在华阳宫侧后方,任贵人想要回麟趾宫,必会途径华阳宫。只是她出事的地方也巧,恰恰在华阳宫大宫门前头,距离门槛还不到三丈。

事情涉及华阳宫,身为主位的静妃脸上有些不大好看。几人说话间已经到了地方,只瞧见任贵人双眼紧闭,毫无意识地半依在轿辇中,四周围着的宫女连声哭泣。而任贵人的身下是一大滩刺目的暗红色,即使在夜晚看起来也十分骇人。

静妃只看了一眼就连忙回过头,一副不忍再看的样子。安令姬吃惊地捂住了嘴巴。

静妃身边随行宫人们连忙前去帮忙,七手八脚地要扶起任贵人,却被一个宫女哭着止住:“我家小主不能挪动的!方才稍一动,血就流得越发厉害……”

静妃蹙起眉头,事态比她想象地还要严重。再看任贵人身下仍然潺潺如泉水般涌出的鲜血,她一时顿住,不知该如何施救。

好在此时小成子领着御医到了。是一位姓古的医官,位在御医之下。

叶贵姬伤重,御医们大半去了她那儿。吴御医和几个妇科圣手则早等在绯烟楼里,林媛为着自己,也不可能那么好心将他们分出来让给任贵人。故而小成子去内医院请回来的只是一个官位不高的医官。

然而聊胜于无。若是任贵人的宫女去请,任贵人一介失宠的妃子,大半夜地谁会费心竭力地赶过来。小成子打着慧嫔的名头去,古医官不敢不来。

古医官年纪不大,一路小跑着过来了。他蹲身上前看了任氏几眼,来不及避讳抓起她的手腕按了按,沉着脸与静妃禀道:“娘娘,贵人小主已经流产,又因撞击引发血崩,如今境况危在旦夕。”

静妃吃了一惊:“任氏有了身孕?”

“是,只有一月有余。”古医官是个医者,他并不关注任氏肚子里的孩子,因为任氏自己已经奄奄一息了:“静妃娘娘,流产已是事实,无可挽回。先不要管这些,依微臣所见,应立即将贵人小主安顿下来,而后止血。再耽搁下去就来不及了。”

“来人,将任贵人抬进合欢殿。”静妃压下慌乱,果断吩咐宫人们:“再去多请几位御医来。”

虽然任氏性命垂危,静妃也只是命请御医,却没有去叨扰皇帝皇后。她是按着老规矩来办事的,七品的贵人是不入流的散号,甚至连死亡都只是向圣上通禀一声即可,无须惊动太多。

林媛静静立着,眼看着任贵人身下的血迹越聚越多。她被几个内监合力抬起,黯淡的月光之下,她一身鲜艳的杏色广袖宫装上淅沥沥地往下滴血,不省人事的面庞上则浮现出渗人的青白色。

林媛回过头去,她似乎闻到了死人的腐臭味。怀了孕难免娇气,她看到任氏身上的血,心里犯恶心,扶住宫人的手与静妃道:“嫔妾想要先回宫。”

“你快些回去吧。”静妃连忙道:“任氏的孩子已经没了,你可万万不能有闪失。”

静妃虽然不喜欢慧嫔,但她可不希望慧嫔在自己眼前出事,惹得皇帝迁怒。

林媛无心寒暄,由一众内监侍从们护卫着跨进了宫门。

绯烟楼里灯火通明,留在屋子里的二等宫女们等在门前,将主子迎了进去,又端了热水进来。林媛脱下外衫换一身清爽的睡袍,抚一抚自己发肿的脸,招手道:“让吴御医和陈御医他们进来。”

等在这里的几位御医都是以妇科闻名,吴御医打头进来了,跪着给林媛把脉,之后又换陈御医。吴御医对林媛道:“胎儿安好,只是娘娘受惊了,今夜恐不能安枕。微臣开一些助眠的方子。”

林媛放下心来,命人看赏。

吴御医又道:“方才余大人被静妃娘娘身边的人请去了,说是有急事。娘娘,宫里出事了么?”

林媛点一点头,却疲累地不想谈起这个话题。吴御医不再追问,平静地开了方子熬好药送进来,之后告退离去。

“今日实在凶险,多亏了兰意那丫头力气大,一直护着小主。”初雪初雪送走了御医们,将林媛床帐上的金钩放下来,叹息而后怕地说了一句。

林媛苦笑:“若没有她,我早被人撞在地上,和任氏的下场一样了。”说罢抬头看一眼初雪:“素日里我看着兰意只是个粗苯的宫女,没什么心眼,但这样的人却很老实忠心。她这一次立了大功,你传我的话下去,将她提为一等宫女日后在我身边服侍吧。”

“和该这样。”初雪也很赞同:“她虽然脑子不聪明,当不得大用,但胜在老实,这样的人放在小主身边,到了关键时刻也能用得上。”

“说起来,叶贵姬那里还好么?”林媛腰酸背痛地,依靠在两件迎风靠枕上。她根本没有精力去关注任贵人了。

“听打探的人说,贵姬小主还不曾醒过来。”初雪低声应着,伸手给林媛拉上锦被:“娘娘,快些安寝吧。不管出了什么事,好在娘娘您母子平安。今夜闹腾了这么久,娘娘也累了,熬夜对胎儿可不好。”

“我没事的。”林媛朝她安慰一般地笑一笑,闭上眼睛沉沉地睡了过去。

***

第二日醒来时,天已大亮。

宫人们并没有按着规矩及时叫醒林媛,因为皇后那边早已发了话,免了今日晨省。昨天夜里大家或多或少都受了伤,也不能够去请安了。

皇帝没能遵守昨夜的承诺,他去了汀兰小筑里探望刚刚醒过来的叶贵姬,更要紧的是要询问些许线索,便没有来林媛这里。

小成子早去探听了消息禀报回来,道叶贵姬虽然伤得不轻,其实只是外伤,是她在花圃里慌不择路逃命时撞在篱笆上,恰恰有一处木桩子有些尖锐,捅进肉里去了。不过到底是木桩子不是匕首,尖头钝得很,她没有伤到心脉,休养个把月就能痊愈。

林媛听了这消息心下稍安,至少叶贵姬能够活下来。活着就好,宫里的生存何其艰难,对手又强大,她可不想在节骨眼上失去队友。

她闭门不出,缩在床上躺了一整天,休养因为昨日的劳累而导致的两眼青黑,和浑身散架一般的疲累。到了黄昏时分,拓跋弘跨了进来。

他不说话,只是用宽阔而健壮的手臂抱住了林媛,紧紧箍在怀里。他面庞有些憔悴,声色低沉喑哑地在林媛耳边道:“朕又失了一个孩子啊。媛儿,朕的孩子为何一个一个死去。”

林媛不知如何接话,半晌,她伸出手覆在男人的脊背上,似抚摸婴孩一般温柔地抚着。

拓跋弘轻轻地喘息着:“任氏的孩子,朕还不知道他的存在,他就已经不在了。”

“皇上,您要节哀,您还有很多的嫔妃,将来也会有更多的孩子。”林媛亦有些动容,这个拥有天下的帝王,其实是个可怜的男人。

在嫔妃们互相厮杀的血腥中,牺牲的都是他的孩子。

“媛儿,好在朕还有你。”拓跋弘松开了手,目色缱绻而疲惫地看着林媛:“朕今天就在这里陪你。”

林媛迎着他神色中的宠溺,摇头道:“皇上多陪陪叶贵姬和任贵人吧。嫔妾这里很是安好的。”

比起旁的女人整日娇弱的模样,林媛从就算故作病弱,也不会选在会给拓跋弘添麻烦的境况。因为她知道这种男人骨子里是自私且怕麻烦的。

拓跋弘神色动容,他的媛儿总是最懂事,故作坚强的模样比起那些看起来楚楚可怜的女人更令他疼惜。他坚持道:“朕不会走的。贵姬那里已经无碍了,任贵人……她两个时辰之前去了。”

“任氏她?”林媛猛地惊恐。

“是,任氏死了。朕追封她为宁姬,算是给她复了从前的位分,让她走得安心。”拓跋弘这样说着,神色中却没有多少怜悯与悲伤:“她就是个没福的,保不住朕的孩子,实在没用。”

林媛虽然不喜任氏,听皇帝声色冷漠,心里也不禁齿冷。这就是宫廷,皇帝心里装的是天下万民,哪里会为了一个后妃的惨死而分心。

本站访问地址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