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3:21:26

最新章节: 第三十三章 遗诏(完结篇)“娘娘!”安如意跺脚。“储君之事,咱们少谈论为好。”林媛放下茶匙,突然叹息起来:“贵嫔,张开山谋反那事儿,我早就知道是皇后。”安如意闷闷地坐了下来:“那娘娘要怎么办?好容易劝着皇上扭转心意,重新选定了东宫。这几日却是越发听信皇后谗言,昨晚上整整一夜,皇后的耳边风没少吹

第七十六章 牵连

此事的小小风波并没有延续几天。六月二十八日,皇帝下旨,将启祥宫内的六位嫔妃、几十名宫人带去慎刑司审问。

两日之后,启祥宫穆美人以“不敬皇后”的罪名,被打入冷宫。启祥宫的其余嫔妃宫人都很快被放了出来,皇帝又赐下珠钗首饰安抚,却个个吓得面色惨白。

宫内一时大动,人人心惊胆战。

拓跋弘在查出长乐宫一事是乱臣贼子为非作歹之后,并没有将消息透出去,只是暗中查证。目前为止,知道此事的人,除了皇帝和太后,就只有萧皇后。

萧皇后既要掌宫,又要帮着皇帝查案,每日累得很。然而她也不敢放松,只有尽心竭力地辅佐拓跋弘。

嫔妃们都蒙在鼓里,看着穆氏以“大不敬”的罪名被处置,有那脑子好使的人就开始揣度——怕是萧皇后在禁足中时,这个穆氏做了什么不当的举动,或者说了什么话,触怒了皇后,才得到这样的下场。

而那真正心思深的,便想着为何皇帝会审问整个启祥宫?怕是此事并不简单。

随即也聪明地龟缩起来,不敢谈论穆氏之事。

林媛虽然不知道皇帝查出了穆武王余孽在宫中兴风作浪,却知道皇帝在暗中查证长乐宫一事,穆美人被废,多半是受了牵扯。拓跋弘这种被害妄想症晚期患者,宁可错杀不会放过,穆氏一个小小的美人,有了丁点的疑影,拓跋弘便下旨处置她。

林媛自己倒是没什么危机,她怀了孕,又因长乐宫一事深受其害,是不可能被皇帝怀疑上的。她冷眼旁观,这宫里的女人,说是养尊处优,在皇帝心里也不过蝼蚁一般,多么轻巧就能毁了一个女子的全部人生。

乾武朝的后宫,风起云涌比历朝历代都要厉害。嫔妃被赐死、被废、暴病、被暗害的事情,实在太过频繁了。

虽是满城风雨,皇帝对于林媛的宠爱,却丝毫没有衰减。皇后洗脱罪名,萧家安稳起来,拓跋弘这些日子不那么忙碌,便又守着惯例日日来探望林媛。

因着宫里混入贼人的事,他烦心,胃口仍旧不怎么好。他来绯烟楼和林媛一同进膳时,林媛亲手煮了荷叶粥,又端出两个自己突发奇想做出来的小菜,倒是哄得拓跋弘吃了许多。

拓跋弘起初是没想起来去年的事,直到在林媛宫里吃了荷叶粥,突然就一拍脑门想起来了。他抓着林媛的肩膀,欣喜地问道:“这荷叶粥味道非同一般,朕还当是尚食局那边的厨子有心思,这会子才想起来媛儿曾经做过这道膳食!媛儿,是不是你做的?”

林媛只是笑:“皇上抬爱了,不过一道菜品而已……且嫔妾做的并不出色,前几日,尚食局的总管还过来告诉嫔妾,说那绿豆粉加在米粥里头口味不太好。嫔妾琢磨着要怎么改进一下才好。”

“嗳,你是有身子的人,怎么可以做活呢!”拓跋弘又沉下脸来,规劝道:“朕知道你的脾气,凡是给朕送的膳食,必定会洗了手挽袖子亲自去做。从前也就罢了,你如今可是宫里最金贵的人,你若真想给朕备膳,就支使厨子们,自己看着就好了。”

林媛低头笑而不语。拓跋弘又舀了一口粥,忍不住地继续赞赏:“媛儿并不是大厨,但胜在心思巧。荷叶粥清香鲜美,最适宜夏日食用。那一日皇后的胃口也不适,朕拿了这粥哄她,她还要朕赏赐做粥的人呢……”说着吩咐道:“姚福升,你去皇后的宫里讨些赏赐来给慧嫔!”

这话就是玩笑了。不过姚福升仍旧巴巴地去长信宫讨赏了。

林媛的眉头微微蹙起,转瞬间又回复了笑颜。提起萧皇后,那个不再年轻、姿色衰败的女人,早已被丈夫冷落许久,这些日子拓跋弘对待她却越发体贴热络了!

宫里风波不断,长乐宫谋害这样的大案,林媛身处其中,仍是心如止水。但令她惊愕的是,萧皇后经此一事,竟隐隐有复宠之势!

在拓跋弘对萧月宜的怜惜与愧疚中,他似乎是被触动了许多年之前的柔软记忆。林媛从未把萧皇后看做争夺皇宠的对手,但现在她才发现,事情有了变数。

不过林媛想一想,最终没把萧月宜划到争宠那一栏。她知道,萧月宜身为皇后在争宠这事上有天然劣势,她想要坐稳后位,就得端着样子,不可以似嫔妃那样撒娇撒痴。眼下皇帝疼惜她,只是因着愧疚罢了,等日子久了,皇帝心里那股子劲儿过去,再看她冷硬端然的模样,还是会和从前一样不喜欢的。

夜里拓跋弘留宿绯烟楼,陪着林媛一同就寝。

林媛被他宠惯了,天亮时也不知早早起床服侍皇帝,自个儿撅着屁股睡得香。等身旁宫女唤她,才发现身边人早已离去,被窝都凉了。

初雪神叨叨地压着声音道:“皇上半夜里走的,寅时一刻。”

林媛猛地回过神:“出什么事了?”

“奴婢不知。”

林媛心里疑惑着,还是懒懒地起了床预备去给皇后请安。

结果在长信宫里,皇后轻巧而淡漠地与众妃说道:“尚服局织造司里的宫女们不安分,竟出了私通的事情。皇上震怒,将织造司二十六名宫女并掌事一同押入慎刑司,即日处死。”

嫔妃们的手指都紧缩了起来。几十条人命,就这么没了。

去年皇后因着冰块被盗,处决尚宫局一百多名宫人的事,还历历在目。和萧皇后一样,皇帝亦从不将人命看在眼里。

私通的罪名,的确不小。不论宫女还是太监,一旦进了宫门,就是存天理灭人欲。宫女在名义上都皇帝的女人,是绝不可以有一丝不洁的。只是这一人坐罪牵连了整个织造司,还尽数处死,倒是少见。

而几日之后,又传来一位宝林孟氏被赐死、并满门抄斩是消息。

后宫众人的惊慌恐惧如瘟疫一般蔓延。

那二十六个宫女的死,罪名是私通;孟氏处死并牵连家人,罪名是不敬皇帝、别怀异心。再往前数,还有一个穆美人,因着不敬皇后进了冷宫。

拓跋弘往他们头上安的罪名都冠冕堂皇地,但这蒙不了林媛。

对于后宫来说,乾武九年的夏日是拓跋弘登基以来最黯淡的日子。满宫的人都觉着宫里的乱子太多了,时不时有人被处死或被牵连,不知哪一日就会轮到自己。

众人只当是时运不济,年岁不平,还有不少宫妃去宫中的神龛里烧香拜佛,求上天赐下平安。只有林媛知道,拓跋弘找了百般借口,只是在铲除逆党罢了。尚服局的宫女们,估摸是出了一个真正的穆武王余孽,拓跋弘遂将所有与那罪人有接触的人尽数处死,一个不留。而那姓孟的宝林,不知是真有罪,还是无辜受牵连了。

伴君如伴虎,因为皇帝是宁肯错杀不会放过的。在乱花迷人眼一般的滔天富贵中,随之而来的是令人难以承受的代价与风险。

林媛想着又觉得好笑,拓跋弘这一回动了大气,又心急,动作十分地大。逆党们看在眼里,未必猜不出来。

既然如此又为何要费力掩饰自己的目的呢?果然是皇家做事,颜面比什么都重要。就算早已被识破,拓跋弘也不会对天下人承认自己的皇位和性命正在受到威胁。

皇宫内一片人心惶惶。拓跋弘每日忙碌,宠幸嫔妃的次数都少了。彼时已经是七月份,夏日暑气渐浓,但宫里出了这样严重的事情,拓跋弘丝毫没有避暑游玩的心思。好在今年天气凉爽,王公贵族们对皇帝的决定没有太多异议。

然而天气再好,京城里的夏日总是不好受的。拓跋弘心绪烦躁胃口不佳,时常挑剔尚食局的膳食,林媛奉上的荷叶粥又如去年一般,成了皇帝的心头好。

也不知这皇帝是什么心思,尚食局里的大厨费尽心力都服侍不好他,慧嫔做出来的并不是那么完美的东西,却独得他喜爱。只是连日吃粥自然不行,林媛闲来无事,索性和热爱烹饪的齐容华一块儿研究厨艺,时常煮了东西去建章宫奉给皇帝。

在旁的嫔妃们都惊恐地缩在自己宫里,探看时局不知下一个死的会不会是自己时,林媛每日悠闲地从华阳宫漫步去建章宫,陪着皇帝说话谈天,顺便一块儿用膳。也有旁人艳羡效仿的,却都落了个叨扰圣驾被斥责的下场,拓跋弘近来脾气不好,嫔妃们钉子碰多了,都不敢再凑上去。

倒是成全了林媛一人。

这一日照例在黄昏时拿了食盒去建章宫。

林媛真心闲得慌,曾经是生了病都要加班,现在是打叶子牌都嫌时光漫长。好在还有争宠这么一件事可以干。

华阳宫和建章宫离得不远,穿过一个芍药花圃,再走过一条不长不短的小巷就到了。林媛走得慢悠悠地,日落时的晚霞在庙宇飞檐的琉璃瓦之上,映照出刺目的金黄色反光。

夏日暑气虽重,好在巷口的官道两侧种了许多葡萄架子,走在藤蔓的阴凉下,抬头还能看见上头未成熟的极小的青涩葡萄粒,林媛的心情尚好。

到了一个拐角,前方有些许的吵闹声传过来。

“好似是有人在责打下人。”小成子蹙眉道:“这些天皇上心绪不好,宫内众人都安分守己,不敢惹出什么幺蛾子。不知是哪个宫的这样不懂事,当街动私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