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3:21:26

最新章节: 第三十三章 遗诏(完结篇)“娘娘!”安如意跺脚。“储君之事,咱们少谈论为好。”林媛放下茶匙,突然叹息起来:“贵嫔,张开山谋反那事儿,我早就知道是皇后。”安如意闷闷地坐了下来:“那娘娘要怎么办?好容易劝着皇上扭转心意,重新选定了东宫。这几日却是越发听信皇后谗言,昨晚上整整一夜,皇后的耳边风没少吹

第七十五章 翻身(5)



还好她身后的宫女阿凉暗中拽了拽她的衣袖,她霎时清醒过来,堵死的喉咙也顺畅了。她深吸一口气,从阿凉手里接过用明黄色绸缎包裹的两块东西,叩首道:“凤令和凤印都在这里了……请皇后娘娘过目。”

萧皇后面上含着客套的微笑,眼睛一错不错地定定瞧着她,看了半晌才道:“齐嬷嬷,快去接过来。怎么能让静妃一直跪着呢。”

齐嬷嬷走了下去,拿起静妃手中的东西,在那一瞬间她分明感觉到静妃十指的力量。然而早晚要交出去的,抗拒也没有用,齐嬷嬷手上一使劲儿,静妃手指被她抓痛,瞬间失了力道。

凤令和凤印被呈到萧皇后面前。她打开粗粗扫过,便命人拿回去。静妃已经撑着从地上爬起来,萧皇后笑与她道:“这些日子辛苦静妹妹了。”

“皇后娘娘说笑了。”静妃勉强露出笑颜。

萧皇后嘴上说着和姐妹们叙话,却并没有闲情逸致。收了凤令凤印之后,她和众人闲话两句,就命散了。

大家规规矩矩地告退。

林媛身子不便走得慢,落在了最后头。萧皇后看着她跨出宫门,轻声吩咐左右道:“慧嫔的身子也有七个月了。去将库房里的人参和松茸送一些给绯烟楼吧。”

齐嬷嬷应下了,悄声道:“慧嫔这狐狸精,有孕之后越发隆宠势重,前头静妃掌权,她没少对着干,静妃还拿她没辙。娘娘,咱们对她可不能掉以轻心。”

萧皇后微微眯着眼睛:“先不管她。咱们现在需要对付的人是静妃。”

静妃虽然只掌权两月有余,但这段日子,足够她做不少事情了。以往都是萧皇后一人把持后宫,静妃横插一脚,不知在各宫各局里安插了多少钉子,又坏了她多少事。

萧皇后想想就觉着心烦。日后还得费上一番功夫才能清理掉静妃的势力。

齐嬷嬷跟着点头道:“奴婢这就下去办。”

“慧嫔那儿给我盯着。”皇后声色沉闷:“她身旁有很多御前宫人,咱们的人并不容易打探。但还是要留意着。她的肚子不能动手,之前本宫被她泼了脏水,皇上心里一直防着本宫。是骡子是马,等她生出来再说。”

一提及子嗣,萧皇后不免想起五皇子来。叶氏本是她最大的筹码,却被皇帝趁机夺走,现在就算她洗脱罪名,皇帝也不肯提及叶氏一句,根本就是打算着不把那孩子给她。

且已经指了恬嫔作为养母……

萧皇后想到这些,胸口处如针扎一般,细碎的疼痛在一瞬间汇聚成刀割剜肉的剧痛。

她惨呼一声,从凤位上滑落下去。

长信宫里响起此起彼伏的尖叫声。

***

萧皇后发病的消息被长信宫压得死死的,并没有走漏丁点风声。

那时候嫔妃们刚刚请安离去,也没有人意外地偷听到。

萧皇后并没有请御医,她日日都会痛一次,只是一日比一日更严重。齐嬷嬷和挽秋几个提心吊胆,但萧月宜还是不以为意,一是她不想让人知道自己病得不轻,趁机夺权。二是当年所中的毒太厉害,无数御医甚至贴皇榜请来的民间高手都束手无策,几日前梁御医来看过,只开了一些滋补药方,亦没有更好的方法。萧月宜知道这病治不了,指望太医也没用,索性破罐子破摔。

而且她也不害怕,都病了十年的人,到现在不还活得好好的么?那疼痛来得快去的也快,片刻的事情,完全可以忍受。晚上身子冷,就盖厚被子,她是皇后,想要什么没有。

这边萧皇后拿了凤印和凤令,立即雷厉风行地开始理事了。她先是召见了六尚掌事,细细询问了这些日子各宫份例、开销、贡物等一应的对账,又传召掖庭管事,让他禀报宫人们的境况。

平心而论,在财务和管理这两门功课上,静妃天生不如皇后。像是各宫分派的人手,萧皇后看一遍就能记住所有人的名字,静妃就差远了。如果她俩反穿回现代参加高考,静妃悬梁刺股能考上一本,皇后轻轻松松进复旦。

说白了,静妃数理化不出众。

但人家情商未必比皇后差。如果她俩在现代当不良少女,不好好念书最后找不到工作只能去傍大款,静妃傍上的估计还比皇后有钱。

皇后禁足的这些天,静妃不出彩,但也没出乱子。各宫各局的账簿没什么大问题。

只是恬嫔宫里的开销比往常多了三百两。

账簿头的小字密密麻麻,萧皇后却一眼看到了咸福宫不对头的地儿。她指着上头的数字,问道:“嫔位的份例是每月六十两。咸福宫这个月竟多出三百两。”

尚宫局的管事刘姑姑是一年前上任的,她的前任就是因着冰块出问题,被皇后赐死的。现在的这个刘姑姑可比前任伶俐许多:“回禀娘娘,咸福宫里不是住着五皇子么,这开销自然多了,且是皇上允诺的……不过按着常理,皇子的月银是另发的,五皇子每月一百两,已经给了咸福宫……”

刘姑姑很明白皇后想要听到什么,一股脑地将咸福宫的不是给搜罗出来了。

萧皇后轻扯了唇角,冷笑:“听闻恬嫔禀报了皇上,说五皇子喜好玉器摆设,遂送往咸福宫的东西都十分贵重,甚至超出了嫔位的份例……五皇子是否真的喜欢玉器本宫不知,但恬嫔这样奢侈,可不是嫔妃典范。”

“既然五皇子喜欢贵重的摆设,那恐怕恬嫔区区嫔位不适合抚养他啊。”一旁挽秋年纪不大,心思却活泛。

萧皇后睨她一眼,瞧着她满面的窃喜,微皱眉头道:“五皇子放在谁那里,只看皇上的意思。不过是月银上的小事,皇上难道会因为这个不让恬嫔抚养皇子了?这话你拿去给皇上说,保不准皇上要升恬嫔的位分!”

挽秋哽住说不出话了。萧皇后想了一会子,淡笑道:“这么着吧,将五皇子所用的器具全部登记在册,五皇子想要什么,尚宫局另外拨。刘姑姑,你奉本宫的命去咸福宫走一趟,看看有没有哪些东西是打着五皇子的名义送去,却没有摆放在五皇子的屋子里的。若是有,你就以本宫之命去问恬嫔,问她哪来的胆子,强占皇子的东西。”

刘姑姑一听就明白了,满面堆笑告退了。

不过几个时辰之后,恬嫔因着“骄奢”之名,被皇后罚跪在长信宫门前。

罚跪不算是很严厉的惩罚,但伤的是颜面。恬嫔入宫以来虽算不得事事顺心,但也扶摇直上,又抚养了五皇子正春风得意。她直挺挺跪在长信宫门前,来来往往的宫人们都不禁多看她两眼,更有胆子大的嫔妃窃笑着指指点点。

恬嫔紧紧抿着唇,神色倔强。她早就知道,比起静妃夺宫权,自己夺了五皇子,才更是皇后的眼中钉。

就算晨省时主动示好,也无法抹平皇后的愤怒。静妃已经交出了皇后的东西,但五皇子,是永远都不会回到皇后手里了。

刘姑姑奉皇后懿旨前来的时候,很轻易地在她的寝宫里找到了一个玉如意、两个越窑白瓷粉颈插瓶、一套翡翠绿玉斗茶具。她哪里敢认“强占五皇子的东西”这种罪名,只好跪下说自己是贪图富贵,假借五皇子的名义拿了这些东西,其实这些都并不是五皇子想要的。

楚华裳是羞于启齿的庶女身份,家里嫡母又厉害。入宫之前,她的生活暗无天日,在府中亦时常被克扣份例,吃穿用度都寒碜。虽然是楚家贵女,过得却不如一个体面的丫鬟。后来进了宫,竟是被皇帝看重,一跃成为宫中贵主,自然被富贵晃花了眼。她没贪大的,只多拿一点蝇头小利,并不过分。

这些事之前的静妃也知道,但不同于皇后,静妃就算想和她对着干,也懒得计较这种事。

骄奢的罪过,可比皇后扣的帽子轻多了。

纵然如此,她还是不得不在长信宫门前跪上整整一个时辰。

黄昏时分正是传晚膳的时候,过往宫人不少,她有得罪受了。

楚华裳被罚跪的消息很快传了开来,竟是有几个为人刻薄的宫妃结伴专程跑来长信宫门口看热闹,把楚华裳气了个半死。

这事儿之后就成了宫里人茶余饭后的谈资。楚华裳虽得皇帝赏识,又是五皇子养母,身份贵重,但止不住宫里女人们无聊又八卦,就算心里忌惮她,嘴上还是忍不住笑谈起来。

萧皇后听着只当是笑话,心里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