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3:21:26

最新章节: 第三十三章 遗诏(完结篇)“娘娘!”安如意跺脚。“储君之事,咱们少谈论为好。”林媛放下茶匙,突然叹息起来:“贵嫔,张开山谋反那事儿,我早就知道是皇后。”安如意闷闷地坐了下来:“那娘娘要怎么办?好容易劝着皇上扭转心意,重新选定了东宫。这几日却是越发听信皇后谗言,昨晚上整整一夜,皇后的耳边风没少吹

第六十七章 宁姬(中)



林媛瞥一眼这两人,微一抬手,小成子几人立即领命上前,把叶氏身旁的帘子尽数拉开。叶绣心猛地一惊,“啊”地叫了一声缩在了被子里头,呼喊道:“慧嫔这是做什么!明知道我不喜欢刺眼的光线……”

凡是有外人在场,叶绣心与林媛都是不合的。

也不知怎么了,叶绣心自从生产后就不喜欢光。林媛回忆了一下上辈子的经验,加上吴御医的诊断,她基本能确定叶绣心得了轻度的产后抑郁症。

这个病在现代太正常了,很多娇气的现代女孩生了孩子就宣称自己得了这病,没啥大事,休养几个月就能好。但叶氏尤其可怜,亲生孩子都不能自己养,不得病都怪。

幸好当初自己没有贸然怀孕啊……若是位分低的时候生了孩子,那种母子分离的惨状简直无法忍受。

林媛朝着她冷笑:“叶贵姬再这样闷下去,皇上自然不会愿意来,五皇子就更见不着了。”

她不能放任叶绣心病下去。

任氏看着林媛这样子,立即满面是笑:“慧嫔娘娘说得是呀!贵姬这个样子,别说是皇上,谁都不会喜欢的。贵姬怕光,莫不是‘见不得光’?”说着竟咯咯咯笑起来。

林媛看向何氏,突地一笑:“宁姬是从五品的位分吧?在贵姬叶氏面前的架子倒是大。”

任氏不料到林媛会言及位分,眉头一转心里已经恼了。她挺了挺身子,直视着林媛道:“嫔妾是礼聘入宫的,皇上说了,再过几日就要升嫔妾的位分……”

“那么要恭喜宁姬了,想必是何涟姬在皇上面前美言了,宁姬如今才会越发得宠。”林媛笑意稀薄:“不过……宁姬进宫日子短,如今只是从五品,即便晋封亦只是正五品,在宫中行走还需要谨慎谦恭才好。”

在林媛眼里,任宁姬只是个幼稚的小女孩而已。

任氏听着这话不大对。她能有今日,纵然何涟姬功不可没,但这样被人堂而皇之地挑明说出来,还是被刺伤自尊。难道没有何氏,自己就无能得到皇帝的宠爱么?

又说什么谨慎谦恭的话……她的神色渐渐冷了下来:“慧嫔娘娘能得如今的高位,也只是因着怀了龙嗣而已。”她的目光充满嫉恨,直直定在林媛的肚子上:“这龙嗣嘛……皇上近来时常去嫔妾那儿,以后的事儿,还真不好说。”

何涟姬虽然娇蛮无礼,也是有几分小聪明的。但这个任宁姬是真正有些愚蠢。

任氏说着又极快地掩住唇角,荷荷冷笑两声,转了脸自言自语:“不过是穷乡僻壤里小吏的女儿。”

任氏声色细小得几不可闻,然而林媛还是听见了。本来就不是好脾气的人,这样的话,令她心里怒火猛地窜起。林媛微微扫一眼初雪,初雪会意,下一瞬,任氏的脸上已经挨了一巴掌。

掌掴的声色无比响亮,力道十分地大。任氏满面震惊地看着打她的人——慧嫔身旁的一个宫女。

林媛闲闲地坐了,命人斟茶来喝。面前的任氏已然狰狞地暴怒起来,伸手指着宫女初雪:“你……你竟敢打本妃!慧嫔,我一定会去告诉皇上,皇上会处置你的……”

“处置?”林媛冷笑:“是应该处置宁姬口不择言吧!你礼聘进宫是事实,但你口口声声侮辱龙嗣,本妃怎能饶你!宁姬该不会是没有学好规矩,不懂得祸从口出啊。”

“什么侮辱皇嗣!”任氏捂着脸,昂首看着林媛:“我哪里有口不择言,我说慧嫔娘娘的出身卑微,难道不是实话么!皇上最宠爱我,慧嫔娘娘不过比我早入宫一年罢了。慧嫔娘娘今日打了我,将来可不要后悔……”

林媛只是笑:“哦?难道是本妃听错了?方才何氏低声细语,说本妃身份低微,因此不配为皇室生儿育女!”

任氏睁大了眼睛。

林媛唤过身边一个内监,那是皇帝遣过来服侍她的人。她扬声道:“你们方才都听见了,任宁姬口出恶语,辱及本妃腹中胎儿。这实在是太过分了,还请你们如实奏禀给皇上。”

“慧嫔!我没有那么说!”任氏怒得满面潮红,她到现在还没有抓住林媛话语里的机锋,而是对自己挨的一巴掌感到难以置信且怒气冲天:“你这个卑贱的恶妇……你竟敢打我……”

林媛皱着眉头,真不知这姓任的闹腾起来嗓门如此大。她挥手对身旁侍卫道:“太吵了,把她给我拖出去。”

任宁姬今日所经历的事情完全超乎她的想象。最后被拖出去的时候,她还在尖声叫骂。

她进宫这些日子,受到的敌意与刁难并不少,但皇帝那样宠爱她,总会为了她斥责那些对她不善的嫔妃。而就算再受磨难,那些女人们忌惮她得宠,最多暗地里传些流言诋毁她,也不敢当面和她争执。

但今日……她还是第一次挨打。

她从小到大都不曾挨过一个指头的,竟然有人敢对她动手。

任宁姬被拖出了汀兰小筑之后,捂着肿了半边的脸就跑去了建章宫,又吩咐自己的宫女给何涟姬带话。

林媛仍坐在内室里喝茶。叶绣心有些惊愕地瞧着她:“你……你怎么能打她,她好歹十分得宠啊……”

林媛瞥她一眼,看这屋子里没有外人了,伸手将茶盏一磕:“我心情不好,拿她出气罢了。而且我厌恶何氏,连带着也厌恶她。”

叶绣心何等聪明,立即想到林媛是因着恬嫔的事置气,一想起这事,她又把持不住地想落泪。恬嫔的父亲正得重用,且对皇帝忠心耿耿,是个难得的忠臣能臣。她夺了自己的孩子,连静妃都阻止不了,自己又怎么去反抗?

“别哭了!”林媛有些无奈地看着她:“你这个样子,没有任何好处!孕中流泪会落毛病,你就不会忍着啊!”

若是林媛自己处在叶绣心的境况下,怕也比她强不了多少。但林媛没有别的法子,该劝还得劝。

她也想把五皇子从楚华裳宫里拖出来啊!可她还没那个能力。

“五皇子不会回来的。”林媛一字一顿地说:“一年前你为了荣华富贵选择了皇后,并愿意把这孩子送给她的时候,你就应该想到会有这一天。自己做的选择,不可以后悔。”

叶绣心只听进去了第一句话:“林姐姐,珷儿……我的珷儿真的回不来了?”

“至少一年之内,你我都没有那样的能力。”林媛只是摇头。

“那么以后……”

“以后会有可能的!”林媛说得很肯定:“你不能再这样伤心了。其实你并没有做错,如果你当初不肯投靠皇后,你这个孩子根本不可能生下来。现在他只是被抱走而已,你应该知足了啊。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博取皇上的怜爱,快些养好身子然后去服侍皇上,等你爬到了更高的位分,自然就有了更大的力量。那个时候你就可以和恬嫔相争。”

叶绣心面色凝滞地看着她。

“你还是想哭对吧。”林媛叹一口气:“没事,我教你个办法。今天来的是任宁姬,我听说,前几日也有些人特意赶过来,只为了对你落井下石。以后再遇上这样的人,你不需要躲着,也不需要忍耐,就命令你身旁的宫女打她们的脸。那样你心里一下子就爽快了,也不觉得伤心了。”

“啊?”叶绣心的大脑显然有点卡壳。

“你放心,就算任氏得宠,她还能越过五皇子的生母?”林媛说得轻松而散漫:“和恬嫔争你争不过,但论起身份地位,宫里大多数人都不及你。只要位分比你低的敢来这儿欺辱你,你就放开了胆子去打她们。”

“这……这皇上不会生气么……”叶绣心低着头问了一句。

“皇上会偏袒你的。”林媛微笑:“不单是我希望看到你好好的,皇上也是一样。我和皇上,都不喜欢看到恬嫔抱走五皇子,却都无可奈何。你是皇子生母,皇上为了牵制恬嫔,也会让你好好的啊。”

叶绣心抓紧了被子。

“只是你一定要小心恬嫔。”林媛最后叮嘱她道:“她那一日杀你不成,日后绝不会善罢甘休。”

林媛很快离开了汀兰小筑。

而任宁姬被林媛的宫女掌掴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满宫。人人都说,慧嫔在叶贵姬的寝宫里头责打任宁姬,把叶氏任氏两个人一块儿欺辱了,当真骄纵。

宫里人对此事的热衷程度远超过林媛的想象,虽然只是两个宠妃之间的争端,竟是闹得人尽皆知、流言四起,比五皇子降生那一天都热闹。因为,这件事是宠冠后宫的慧嫔对新妃的第一次出手,人人都想知道,以礼聘的名头进宫、受封高位且受尽皇帝宠爱的新妃们,在皇上心里到底有多大分量。

能够与慧嫔抗衡么?

而此时的任宁姬仍然跪在建章宫的前院里求见皇帝,要皇帝给自己做主。

她孤身一人,素日里交好的姐妹何氏并没有陪着她。每每有事情,她都会去求助何氏,无奈这一次何涟姬肚子不舒服,在自己宫里窝着起不来。她等不起何涟姬,急着来向皇帝诉说委屈、讨回公道,就只好一个人来了。

御书房里的拓跋弘,拿着一张折子盯着看了许久,眉头紧紧地皱着。半晌之后,他觉得头痛欲裂。

他伸手揉着额角,深深地喘息。然而在这样烦躁的时刻,外头还传来女子的呜咽声,一声一声地钻着他的耳朵。

实在是太难听了。拓跋弘霍地起身,将手中朱砂笔扔了出去,冷声道:“是何人在外聒噪!”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