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3:21:26

最新章节: 第三十三章 遗诏(完结篇)“娘娘!”安如意跺脚。“储君之事,咱们少谈论为好。”林媛放下茶匙,突然叹息起来:“贵嫔,张开山谋反那事儿,我早就知道是皇后。”安如意闷闷地坐了下来:“那娘娘要怎么办?好容易劝着皇上扭转心意,重新选定了东宫。这几日却是越发听信皇后谗言,昨晚上整整一夜,皇后的耳边风没少吹

第六十三章 五皇子(3)



相比于楚达开的三十万守军,萧家的势力遍布天下,其中不乏有镇守边塞的将军,论兵马丝毫不输于楚家。不过这强弱差距是一回事,若是真和楚家顶起来,萧家也得掂量一下代价。

就好比现在的秦国虽然比四周小国强盛,却仍然忌惮他们,甚至不得不赏赐给他们巨额财物用以安抚——打得过,但打不起啊。

而令拓跋弘感到惊喜的是,楚达开有胆子说出这样的话。明知不如,还不肯退缩——拓跋弘需要的就是这样有胆魄的能臣,就算没那个本事和萧家抗衡,好歹能镇住他,也是能耐。

“楚爱卿果真是我们大秦的能臣。”拓跋弘对楚达开是越发满意了。

楚达开倒是没有一丝骄矜,恭恭敬敬地说些“为国尽忠”之类的话。君臣二人谈了一会子,楚达开便告退了。

送走了楚达开,拓跋弘一个人在建章宫里头拿了折子看。这些天的折子,大多是阿谀奉承为五皇子恭贺唱祝词的,通篇溢美之词。拓跋弘耐着性子一份一份地看,把这一类的折子都挑出去,然后看剩下的——两份是有关陕北旱灾,五份是弹劾齐州太守贪污,还有几份是北边蒙古和匈奴两国的动乱。

当皇帝不容易,拓跋弘看了一会子就觉得眼花缭乱,他这几日睡得太少,一天到晚徘徊在五皇子出生的兴奋和萧家闹事的郁闷之中,能睡好么。最后他索性把折子一扔,站起来活动活动筋骨,恩,还是去后宫看看慧嫔吧。

拓跋弘到了绯烟楼,却发现林媛不在,一问说是去长乐宫给太后请安去了。拓跋弘想起左丞相也跑到长乐宫了,遂问姚福升道:“现在左丞相还在长乐宫么?”

拓跋弘虽然没搭理左丞相,但他身边的人可一直把左丞相盯得紧。姚福升躬身答道:“左丞相是一刻钟之前从长乐宫告退的,亦是刚刚的事儿。”

拓跋弘摸着下巴上的胡茬,眉头轻轻皱起。也不知萧钰那老狐狸在太后跟前说了啥,前后不过半个时辰,这么快就把事儿说完了?算他识相,没有可劲儿地和母后纠缠。

罢了,等待会子自己去问太后吧。拓跋弘立即吩咐道:“摆驾长乐宫。”

长乐宫虽然华贵,但毕竟是寡妇院,地处皇城最北边,和建章宫、东西十二宫都有些距离。圣驾走得不快不慢,还没到长乐宫,皇帝竟是和林媛在半路上遇上了。林媛看皇帝追过来,有一瞬间的讶异,随即就明白了那位左丞相不是刚从长乐宫离开么。她如往常一样,笑盈盈地上前请安。

林媛的身子有六个月了,她身材娇小,那肚子透过宽大的宫装高耸起来,十分显眼。其实对于男人来说,怀孕的女人身材走了形,实在算不得美。而那些所谓的丈夫会额外心疼怀孕的老婆,也是不切实的。

在现代,女性怀孕后丈夫出轨的几率比平时要大很多,这也不能怪男人,这是人类千百万年的进化规律决定的——在原始社会,如果一个男人对孕妇感兴趣,把宝贵的繁殖时间浪费在孕妇身上,他只会颗粒无收,最后基因灭绝。而那些在老婆怀孕时出去偷腥的男人,反而会收获私生子这样意外的惊喜,基因得到更强大的传递。

只是现代社会的男人受道德法律制约,家庭责任感更强,他们不敢太得罪老婆。但在古代社会……

林媛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在有孕之后,她比平日里更加努力地在衣着首饰上头用心,身形不美,就只好突出脸蛋。后来孩子五六个月了,脸竟也肿起来,还长了黄斑。林媛对此相当无语,只好命令尚宫局奉上从西夏国进贡的最昂贵的嘉兰胭脂——那是一种盛开时形如火焰的花,从中提炼而成的精油做成胭脂。这东西除了奉给长乐宫,其余的都进了林媛的绯烟楼,旁的人就算是静妃也争不到一丁点。

林媛受不了自己的脸,就算恃宠而骄,她也得让拓跋弘喜欢。后来她又想起当初贵妃有孕时,姿色依旧绝美,连忙去尚宫局里打听当初贵妃都用了什么样的补品,自己也尽数照搬地用上。

此时的拓跋弘见了林媛,只觉着她一张面容白皙细腻,眉眼描画地十分精致,发髻和衣饰更是养眼。他不觉有心神荡漾之感,之后才回过神,连忙伸手与她道:“既然与媛儿相遇,不如和朕同乘一辇吧。你身子重,不好走远路。”

林媛低低浅笑:“嫔妾身为妾室,哪里能和皇上同坐圣驾。”

“媛儿也要比班婕妤‘却辇之德’?”拓跋弘伸出的手并不收回,调笑道:“媛儿要做贤妃,朕今日却不想做明君。”

林媛只是稍稍推脱了一句,看拓跋弘坚持,便笑笑伸手握住了他的手。怀了孕,总有很多特权的,比如这个时候坐上龙辇也不会被人抓住话柄。

“媛儿方才去了哪里?”拓跋弘散漫地问。听绯烟楼的宫人说,林媛半个时辰之前就出门了,怎地这会子还在半路上。

林媛笑得娇媚:“今日上林苑的玉美人和葛巾紫都开了,嫔妾看得入了迷,就在那儿呆了许久。”

她的确去了上林苑,不过却不是去看花的。

叶贵姬所居的汀兰小筑恰在上林苑牡丹花圃的附近,她以赏花为借口,是为了前去和叶氏说几句话,又在那牡丹花圃多呆了些时候,想来不会有人怀疑。

宫里人都知她和叶氏不合,起初两人就互相争宠,后来又因为叶氏投靠皇后,两人更加不睦。现在叶氏生了皇子,还是个结结实实的孩子,大受皇帝看重。宫人们都说慧嫔十分嫉恨五皇子。

既然当初设定好了“不合”的假象,林媛如今也不想打破这一点,让她们以为自己和叶氏敌对,有些事情做起来就方便很多了——比如上次算计萧皇后,根本不会让人联想到是她们两人合谋。

“唔,这天气慢慢热起来了,上林苑的景致总是夏日最美。”拓跋弘忽而笑道:“你若是喜欢牡丹,朕将上林苑里的花圃移植到绯烟楼里,也是可行的。葛巾紫是寻常品种也就罢了,玉美人却是西域进贡的一绝,朕早就想赏赐给你了。”

乾武一朝没有太祖那会子那么大的规矩了,除了皇后,得宠的妃子宫室里也能够种牡丹。

好看又富贵的花儿,谁不喜欢,只是玉美人太惹眼了。林媛托着下巴,想了半晌笑嘻嘻道:“牡丹到底太贵重了,又娇气,移来移去地恐怕要死不少。听说西域那儿还进贡了一些蝴蝶兰?我喜欢那个。”

“好好!”拓跋弘现在对林媛是有求必应,当即吩咐姚福升道:“听见娘娘的话了么,明日就把尚宫局里的兰花都搬到绯烟楼去。”

说笑间就到了长乐宫。时隔一个多月,长乐宫紫竹园里被挖地三尺,别说那些不干净的东西,就连虫蚁都被一扫而空。若不是紫竹这东西昂贵,拔了可惜,拓跋弘恨不能把这片园子夷为平地。

长乐供太后这些日子心情亦很好。在没有定下来五皇子的养母之前,五皇子只能放在她这儿养。养孩子是一件劳心劳力的事,但太后乐得自在。

皇帝携着林媛进来的时候,太后正亲手拿了一面小鼓,凑在摇篮车里头陪着五皇子玩。五皇子虽然小,嗓音却嘹亮,隔老远都能听见他“啊啊”地叫。拓跋弘笑着上前道:“母后也该歇歇,总被这小魔头歪缠着,可不闹得慌。”

太后有了孙子,连回头看一眼拓跋弘都懒得,伸手握着五皇子细嫩的小拳头满面慈爱:“我就这么一个好孙儿,趁着他小,我得多疼他。”赵王小的时候一直跟在沈氏身边,太后不曾带过。而太后对沈氏、贵妃、萧皇后几个都不怎么喜欢,又忌惮赵王身后的势力,就算是亲孙子也是有隔阂的。

而现在的五皇子却不同凡响。他的生母叶氏被太后拿捏地死死的,这孩子又争气,长得壮实,在太后眼里他就是最金贵的宝贝疙瘩。

太后顾着五皇子,倒没发现林媛也跟过来,之后一回头才看见了。她看着林媛的肚子,眉眼里的笑意更浓:“慧嫔也来啦!走,咱们去里间吧,哀家和慧嫔说说话。”

得,有了林媛,太后终于能放下五皇子了。拓跋弘此时的心情也是十分愉悦的,他活了三十年,还从来没看到母后这样高兴过——父皇在时母后委曲求全,二十年苦苦地熬过来;后来自己登基了,却是矫了父皇的遗诏,等同于篡位,朝堂内外人心动荡,皇权不稳。母后还要拖着年迈的身体辅佐他。

现在母后终于能真正开心起来了。有了喜欢的孙子,政敌穆武王被诛杀,她看到了安稳而祥和的未来。只有皇后的事成了唯一的烦心事。

太后一向喜欢林媛,这次林媛过来,她照常赐下了许多补品,对林媛直言道“要诞下一位如五皇子一般的麟儿”。林媛听了不太敢接话,只是温婉地笑。

若是生出来一位帝姬呢?恐怕太后面上就不好看了。林媛对此还真有点小担心。

林媛最大的长处不是机灵、脑子快,而是明白自己的身份。就算在最风光的时候,她也明白,自己只是皇家的妾室,只是太后手中一个好用的工具罢了。若是不能如太后所愿,她立刻就会被弃置。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