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3:21:26

最新章节: 第三十三章 遗诏(完结篇)“娘娘!”安如意跺脚。“储君之事,咱们少谈论为好。”林媛放下茶匙,突然叹息起来:“贵嫔,张开山谋反那事儿,我早就知道是皇后。”安如意闷闷地坐了下来:“那娘娘要怎么办?好容易劝着皇上扭转心意,重新选定了东宫。这几日却是越发听信皇后谗言,昨晚上整整一夜,皇后的耳边风没少吹

第六十章 叶氏生产(3)



叶绣心身上丁点力气都没有了,满脑子昏昏沉沉,好在那个嗓门大的产婆还在卖力喊着“一,二,吸气,用力……”

医女拿了一块参片压在了她的舌头底下,抓着她的手鼓励道:“.cOM小主,您千万要坚持着,外头静妃娘娘、淑媛娘娘几位都不睡觉地陪着您呐……”

哪知叶绣心听了这话却满面都是惊恐。她两手抓着头上的绸缎,死死用力想要挣扎着起来:“她们竟然还在?那皇上在不在,慧嫔在不在?”

“皇上两个时辰之前就走了。”宫女回答丝毫没有意外,比起慧嫔来,自家主子还没那么得宠,皇上怎可能彻夜守着呢?“不过慧嫔娘娘……她是跟着皇上一块儿走的。慧嫔娘娘身子重,经不起劳累,走得早也是正理。小主您别担心,静妃、赵淑媛、恬嫔三位有掌宫的名头,她们恪尽职守,一直都会在的。”

叶绣心面上的惊恐越发地严重了。她口中呼喊着:“快,快拿雪莲汤过来,我要喝雪莲!产婆,你快想个办法,孩子怎么还不出来……”

一旁的心腹宫女听了吓一跳,跪下了连声劝道:“小主!又不是难产,不需要用雪莲的!虽然皇上吩咐了可以用雪莲,但那东西满宫只有两株,您这儿……外头的人都会说小主您恃宠而骄的啊……”

“我不管!”一向柔弱的叶绣心此时却异常坚持:“给我拿过来,我生的是大秦的龙嗣,恃宠而骄又怎样!外头的那些人都是想要我命的,等我生得没劲儿了,昏过去了,她们就会趁机杀了我……我不想死,快去拿雪莲过来,若是慢了,我就得死了……”

一旁医女和嬷嬷们听得心惊肉跳,然而再看这个叶小主的模样,没法子,不得不顺着她的意去拿雪莲。

叶绣心死死咬着牙关,拼命用力。一壁对宫女吩咐道:“你去华阳宫,把慧嫔娘娘请过来。就说我求她……只要她能过来,从此以后让我做什么都行。”

慧嫔中途离开,是因为自己开出的价码不够高吧……叶绣心恼恨林媛趁人之危坐地起价,但也没办法,现在的林媛是唯一能救她命的人。

宫女第二次被她吓到,不过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急急地小跑出去办差了。

拓跋弘自是回了建章宫歇息,林媛在绯烟楼里头,尚且睡不着觉。

她早就料到了叶绣心会派人来请她。等那宫女满头大汗地跑过来,她并不犹豫,起身披了外衫微笑道:“你家主子还没有好消息么?”

“没,没有……”不知怎地,这位名唤芝草的宫女看着慧嫔笑靥如花,只有一种额外诡异的感觉。

“那就走吧。”林媛很快上了轿辇。

“你家主子是不是用了雪莲?”

“是,原本是不需要用的,奴婢也不知叶小主怎么了……”芝草喏喏地回答。虽然慧嫔不是她的主子,但方才叶小主对慧嫔那模样简直是抓了救命稻草。再看着慧嫔云淡风轻的样子,芝草感觉到,自家主子已经被慧嫔拿捏住了。

可宫里人都知道,慧嫔和自家主子有旧怨,不合已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就不要耽搁了,咱们走快点。”林媛淡淡地吩咐。她也不想让叶绣心出事,没了叶绣心,她就少了一颗最重要的棋子了。

等林媛到了地方,里头静妃几个果然都还在。静妃已经困得掌不住,一手撑在小几上打瞌睡。赵淑媛闭着眼睛呆坐着,神色劳累得很。而恬嫔却还好,她拿了一卷佛经在抄,或许是因着年轻,她一点不觉得困。

林媛一眼扫过她们,不得不说静妃睡得还挺沉,有人进来了都没发现。而恬嫔……

林媛看向恬嫔的时候,眼睛微微眯起来了。

恬嫔抬头看着她,神色中闪过一丝惊愕。下一瞬,她满面笑意地迎了上来:“慧嫔妹妹怎么来了!你身子不便,怎地不去歇着呢……”

怎么又来了!恬嫔心里如是说着。

林媛捋了捋稍显凌乱的发髻,笑道:“我不是说过了么,我只是想过来学着经验,等日后自己生产时有所准备而已。方才回去补了个觉,这会子就又过来了。”说着伸手拿去楚华裳新抄好的佛经,赞赏道:“姐姐抄的是‘妙法莲华经’呀!我记得这是太后最喜欢的一篇经文。”

恬嫔看了看那经文,笑得谦逊:“里头的叶氏生产一定很辛苦,我在外头等着帮不上什么忙,只好为她抄经祈福了。”

“唔,恬嫔姐姐当真贤良仁善,这样体贴叶妹妹。待会子叶妹妹知道了,一定会万分感激姐姐您的。”林媛说着,不住地往内室里头张望:“我听说叶氏快生下来了。她现在怎么样了?”

恬嫔心里微微一跳,亦扭头看向那紧闭的内室。

她眼中精光一轮,轻轻迈步走了过去,给林媛撂下一句话:“想是快好了……我进去看看。”

然而她的手腕猛地被拉住了。她回头,压住心头的恼意看向林媛:“怎么……慧嫔妹妹也想进去么?慧嫔还是坐在外头比较好,里头血气浓重,又嘈杂,冲撞了妹妹的肚子就不好了。”

“我并不是想要进去,只是想提醒恬嫔姐姐。”林媛轻声地笑:“姐姐这一身衣裳是皇上几日前赏赐的吧?”

说着伸手去摸楚华裳的袖摆:“呀,这绣纹是天蚕丝织成的呢,当初宫里头只有昌和贵妃能享用天蚕丝,如今恬嫔姐姐也隆宠至此了呀……”

恬嫔笑得勉强:“慧嫔妹妹说什么呢,妹妹你才是皇上心尖上的人,姐姐还听说妹妹不喜欢天蚕丝,嫌它硬,颜色又不漂亮。否则皇上早就赏赐了你……”

林媛依旧笑得娴雅,手中抓着楚华裳的手腕却丝毫不肯放松:“恬嫔姐姐说笑了,皇上对待姐姐的心意可一点也不输于妹妹。姐姐这衣裳太过贵重,最好不要这样穿进去,里头血污之地,若是弄脏了可怎么好呀!姐姐不若去换一身衣裳吧。”

恬嫔抿着唇不说话了。

她的右手被林媛握着抽不开,左手却藏在袖子里,紧紧攥着袖口里头的一包东西。

“你们还等着做什么,服侍恬嫔姐姐更衣去吧。”林媛径直吩咐恬嫔身侧的宫女:“圣上赏赐的东西,若是弄坏了、弄脏了,莫说你们不能轻饶,连你们主子都会被斥责的。”

“慧嫔,你……”恬嫔咬着牙想要说什么,正在此时,内室骤然传来一阵婴儿的啼哭。

林媛和楚华裳皆是一惊。身后的静妃亦猛地惊醒过来,由宫女扶着急急地走上前来,还未说话,面上已经染了喜色:“生了么!是皇子还是帝姬?”又连忙一叠声吩咐左右:“快,快去请皇上啊!叶氏生了!”

殿内众人都惊动起来,人人忙着照看新生的孩子,恬嫔趁着林媛分神的瞬间,猛地抽回手,抬脚就向内室走去。不同于男人不可以进血房,女人倒是没有这条规制,不过血房是脏地方,一般身份高贵的人也十分忌讳的。一旁自然有人拦着恬嫔道:“里头污秽得很,恐冲撞了娘娘。”

恬嫔并不为所动,她命身后的宫女捧着她方才抄写的佛经,一壁急急地往里头赶,一壁道:“叶氏产下皇嗣,本妃奉皇上旨意协助静妃娘娘掌宫,自然应该进去看顾她。”

林媛看她那猴急的模样,心里只做冷笑——不能生的女人真可悲,只能殚精竭虑地去抢别人的孩子!别人的孩子都有自己的生母,她又怕将来养不熟,还要去冒险杀了生母。

楚华裳,你真可怜!

林媛满面嘲讽,而后伸出脚去踩在了楚华裳那件昂贵的天蚕丝宫装的裙摆上。

只听一声惊呼,楚华裳脚下一个踉跄,身子很干脆地朝后仰倒下来。楚华裳本能地双手去撑地面,回头的瞬间竟看见林媛在后头,这一下子更是惊恐。她眼睛死死地盯着林媛的肚子,拼了全力扯住身旁的宫女,身子一扭就朝侧方跌了下去。

林媛现在可是身怀六甲,别说不小心把她推下去,就算碰到了她一下,楚华裳都相信自己会吃不了兜着走。好在她反应够快,年轻身材也灵活,往左边一扭终于是避过去了。但她毕竟不是习武之人,在半空里这么一扭,她下巴着地狠狠地嗑在了大理石地面上。

现在是五月份,算得上是初夏了,地面上自然没有铺毛毯之类。众人只听着“砰”地一声,楚华裳摔了个结结实实。她趴在地上,嘴角上不住地外淌者血,身上的衣裳和发髻也散乱了,远远看上去就是一副狼狈不堪的狗啃泥模样。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