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3:21:26

最新章节: 第三十三章 遗诏(完结篇)“娘娘!”安如意跺脚。“储君之事,咱们少谈论为好。”林媛放下茶匙,突然叹息起来:“贵嫔,张开山谋反那事儿,我早就知道是皇后。”安如意闷闷地坐了下来:“那娘娘要怎么办?好容易劝着皇上扭转心意,重新选定了东宫。这几日却是越发听信皇后谗言,昨晚上整整一夜,皇后的耳边风没少吹

第五十章 迷毒(2)

拓跋弘听了说不上喜忧,宫里类似的事他见得多了,自从登基以来后宫失了多少孩子,他自己都数不清。林媛这一次死里逃生能保住孩子,已经是万幸了。

日后只能多加小心调理。

拓跋弘想着这些,不由也十分恼怒,抱紧了林媛郑重道:“这一次朕一定要彻查!她们明知朕最看重你这一胎,竟还敢出手害你!若是查出来,一定要满门抄斩才能解了朕心头之恨!”

又回头问几个御医道:“你们诊脉可曾查到什么蛛丝马迹?”

说实话,这群御医们也没那么神通,只知道林媛是误食或吸入了毒物,却查不出到底是什么东西。他们跪着回了皇帝的话,拓跋弘对这个答案显然十分不满,一甩袖子朝左右道:“查!接着查!既然是毒物侵体,就必然能查到那是什么毒物。”

一旁小成子几个内监方想跪地奏禀长乐宫之事,林媛一个眼色瞥过去,几人瞬时闭口不敢言。林媛拉了皇帝的手臂,低头啜泣道:“也不知嫔妾是吃了什么不该吃的,都怪嫔妾不小心,差一点没保住咱们的孩子。这一切都是嫔妾自己的错……”

拓跋弘心里大为怜惜,连忙再次抱起她安慰道:“这怎么能怪你呢!历来宫中争端不断,有孕的妃子更是成为众矢之的。朕听说你是在长乐宫附近晕厥的?你告诉朕,当时是怎么个状况,朕好帮你查。”

林媛知道他不是做戏,是真想着要彻查了。她想一想,细声道:“嫔妾也不知道……当时就那么晕过去了。嫔妾这几日都有些短精神,那一日想去给太后娘娘请安,也是为着多走动走动来缓解不适。没料到路远累着了,在半路上反而越加不适,想乘着轿辇回去,没来得及就晕了。”

拓跋弘点点头道:“原来是这么回事,多半是你这几日吃坏了东西。你也是的,察觉出不适来怎么不早点说。”说着吩咐道:“从尚食局开始查起,凡是娘娘近来吃过的东西,都要一样一样地查。”

林媛此时身体还虚着,嗯嗯地应了两声,面上又显出疲惫来。拓跋弘不敢叨扰她,命宫人们服侍她躺着歇息,自己则将吴御医一众并绯烟楼的宫人们传到了殿外,细细问话。

又等了约莫一刻钟,拓跋弘才摆驾离去。躺在内室里的林媛把眼睛睁开了,强撑着起来命人将吴御医叫了回来。

吴御医知道林媛有话要说,也没有跟着同僚们一块儿回内医院,而是自请留下来看顾林媛。

小成子一群宫人们也不敢退下。林媛看他们一眼,面上带了薄怒对小成子道:“你是越发伶俐了,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都不知道么!”

小成子虽然受林媛信任,但犯了错的时候也是不饶的,他慌忙跪着磕头请罪。林媛皱着眉头和他道:“刚才在皇上跟前,你怎么就敢说出长乐宫来!那是太后娘娘的地方,若是我们说是长乐宫附近有不好的东西害了我,日后我还怎么去面对太后!”

小成子连连磕头称是。林媛摆手道:“别磕了。你看看你,小聪明不少,但却不知道和雪姑姑她们学着稳重!都跟了我这么久了,我早拿着你们当心腹,你若是再毛躁,可就担不起重任了!你年纪小不免跳脱些,可你看人家初桃,比你还小一岁,都比你稳妥!”

训了好一会儿,她才放小成子退下了。

初雪和初桃几个都诺诺地站着不敢说话。初雪心里也是后怕的,当时主子在长乐宫附近昏过去,她还想着把主子挪到长乐宫里头,若是真那么做了,主子的胎肯定就保不住了!

她们这些人虽然是主子的心腹,但论起来,她们加一块儿都没有主子的心机深沉。

小成子低着头下去了,初桃看着主子有要紧话和吴御医说,亦不敢久留,退下时把门窗都关严实了。

林媛揉一揉前额,抬手喊了吴御医过来,问道:“吴大人,你实话告诉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被什么毒物所害。你从前是皇后座下的人,对这些阴私想必比旁人更清楚。”

吴御医自从反了皇后跟随林媛以来,本还担心林媛会因为他曾背主而对他有所防备,但这几月地相处下来,吴御医发现这位娘娘就是个看本事不看忠心的。她不相信人和人之间的信任,只相信用利益和威胁来让一个人效忠,不论这人是不是真正的忠心——就算此人心里不想为她做事,但有把柄在她手里捏着,或者她给了此人最想要的东西,那就不必担心此人会背主。

吴御医现在就处于这种境地。叶良媛有他的把柄,后来林媛又许诺他等梁御医告老还乡后举荐他为内医院院判,吴御医贪图权势,心里就决定在自己当上院判之前,一定会为林娘娘尽忠的。

吴御医是个聪明人,投诚了之后心里还不妥帖,想着自己毕竟不是林娘娘的心腹,日后若因为什么事被林娘娘怀疑,也是极大的风险。想来想去就把自己一家老小从老家扬州搬到京城里,把自己的家人主动交到林媛手里握着。林媛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就照着当初初桃的例,送他家一套大宅子,又雇了人去他家里服侍。

这么着,双方都对彼此放心了。

吴御医看顾左右,见四周除了初雪没有外人,这才上前小声道:“微臣才疏学浅,并不能知道毒物到底是什么。但方才梁大人悄悄和微臣说了一句,说娘娘是吸入了某种香料和紫竹的混合,导致晕厥不适。”

“刚刚皇上在的时候,梁大人一言不发,微臣也不敢把这话说出来。”

林媛微微点头道:“你很好。梁大人也是个聪明人。”

说着又一声叹息:“果然是那个最坏的猜测啊。”

吴御医觑着林媛面色,低声道:“娘娘是说……长乐宫?”

“对,那个害我的人,不单要害我的孩子,还要让我失宠与太后。”林媛说着有些咬牙切齿:“紫竹这东西一株苗子就要十金不止,价格昂贵,且比起寻常的竹子,它颜色浅淡不够鲜亮,用作景致的话反倒不中用。满宫之内除了太后娘娘喜欢在长乐宫附近种了一大片,其余地儿哪里还会有!”

“今日我若是让皇上查下去了,真查到是紫竹的问题,那就相当于太后间接地害了我。这样的事,太后一定会心怀愧疚,但人一旦有了歉意,心里的距离就远了,从此之后我和太后之间也会很尴尬。我不就是失宠与太后了么。我想到的这些,梁大人也想到了,所以就不敢在众人面前说出来,怕牵连得自己也得罪了太后。”

“若是我猜测得没错,等查出真相来,宫里必定会有人放出风声,说我和太后八字不合。我这一次中毒,只是在长乐宫附近走了一会子便惊险如此,若再呆的久了,落胎是一定的。到了那个地步,太后一定更加愧疚。”

饶是心里头有了准备,初雪和吴御医听着林媛亲口说出这些话,面上都又惊又怕。初雪恨道:“真是好毒辣的手段!害了娘娘的龙子,还要害娘娘失去太后的庇护!而且……”

初雪稍稍凝眉思索着,又越加恼恨:“她不光是一石二鸟的好计,还连带着给自己找好了退路!娘娘谨慎小心所以才躲过了一劫,可现在,咱们就算是抓到了蛛丝马迹却绝不能求皇帝去长乐宫附近彻查,那幕后之人料准了娘娘不敢得罪太后,也就不敢查下去!这事儿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说罢亦是长长地叹息:“那么娘娘准备怎么办呢?刚才在皇上面前,娘娘为了撇清长乐宫,已经将事情推到了吃食上头。真的就不查了么?”

林媛皱眉不语。

她今日昏过去很久,又担惊受怕,此时早就浑身虚弱无力,低低地喘着粗气。吴御医看她这样子,劝道:“有什么事等明日再商议吧,娘娘现在需要休息。”

林媛点点头道:“你说的是,来日方长。”初雪忙送了吴御医出门,自己过来服侍林媛睡下了。

第二日时好些个嫔妃都来到绯烟楼探望林媛,就算是没来的,也纷纷送来补品之类的礼物。

拓跋弘在晌午的时候来看了林媛一回,彼时正巧有懋嫔、方才人两位在林媛这儿。她俩见了皇上都顾不上林媛了,懋嫔失宠已久,连忙殷勤地给皇帝端茶倒水,赔笑与皇帝说话。方才人则做出一副忧虑的样子,拉着皇上道:“慧嫔娘娘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也不知是哪个天煞的要对娘娘不利。真是可怜,怀了孩子还这样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