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3:21:26

最新章节: 第三十三章 遗诏(完结篇)“娘娘!”安如意跺脚。“储君之事,咱们少谈论为好。”林媛放下茶匙,突然叹息起来:“贵嫔,张开山谋反那事儿,我早就知道是皇后。”安如意闷闷地坐了下来:“那娘娘要怎么办?好容易劝着皇上扭转心意,重新选定了东宫。这几日却是越发听信皇后谗言,昨晚上整整一夜,皇后的耳边风没少吹

第四十四章 养母(1)



大家都不蠢,面子上哪会有人去争。静妃还推脱说“问问赵王自己的心意吧”。

林媛有点嘲讽地看着皇后,拓跋弘竟真去和她商量这事了?也不怕把萧皇后气死。她身为皇后没有亲生子,现成的赵王放在跟前,皇帝还问她你觉得谁合适?

至于到底谁能争到赵王,嫔妃们心里都有数,无非是四品往上、且在宫里得脸的几位。静妃二十四岁了,性子又好,让她养既能把赵王教好,也能安慰她丧子之痛。王淑容不错,但不得宠,拓跋弘八成不会把这个大馅饼送给她。赵淑媛就最有可能了,自己已经有一个女儿,擅长养育孩子,拓跋弘也喜欢她。

再往下的贵嫔、嫔位,都是有一争之地的。

然而到了二月初二,龙抬头这一天,宫人们大惊小怪地传着一条消息——赵王至建章宫求见皇帝,请求父皇下旨将自己养在文嫔名下。

彼时林媛还和皇后、静妃等一众嫔妃们相约在上林苑里赏景,早春的京桃和榆叶梅堪堪吐蕊,景致正好。一个小宫女跑过来向皇后禀报了赵王的事,还十分肯定地道:“赵王殿下此时仍在建章宫里。”

萧皇后面上闪过一丝阴霾,随即恢复如常。赵王虽然是长子,但自小被沈氏宠溺,资质平庸,不能得手也罢。

四周嫔妃中却有不少面露愤懑的。有人声色幽然道:“真看不出,文嫔娘娘竟是第一个有所行动的,还以为她清冷孤傲不屑与人相争呢。”说着还荷荷冷笑。

文嫔素来是个孤傲的,鲜少和嫔妃们一同宴饮游玩,因此她今日也不曾来。

静妃抬眼看了那说话的人一眼,陈嫔,也是个蠢物,和五年前一样蠢。自己没本事去争,等人家捞到了好处再来拈酸,有什么用!

不过说起来,文嫔倒也是个不错的人选,赵王亲口向皇帝请求,说不准还真能成。文嫔是皇帝登基后连续三年大选的第二年选进来的,只比静妃晚一年,现在也有二十二三岁,不算年轻了。况且……她性格刚毅且学识渊博,正适合教导皇长子这样性格软弱的男孩子,这怕是她最有优势的一点!

和皇后不同的是,韦静妃对赵王一点兴趣都没有。

她不喜欢将就。不是最好的,就干脆不要。

林媛瞧着这一圈子嫔妃的神色,心里暗暗发笑——赵王炙手可热的程度,果然超过了她的想象啊!那孩子虽然平庸,但他父亲子嗣凋零,盘算起来,他也是极有希望继承大统的。

有文嫔横插一脚,还有这么些饿狼盯着,楚华裳想得到赵王,怕是十分艰难了啊。

而此时跪在建章宫偏殿里头的赵王,并没有做为“馅饼”的认知。他很怕,怕父皇不肯答应他的请求,怕自己无法找到一处庇护所。

他受够了宫里人的欺辱,若能再找到一个对他好的人,哪怕不是亲娘,也比孤苦伶仃强得多。他只想求父皇让自己成为文嫔娘娘的孩子,他很怕这个请求得不到应允——

而浑然没有发觉宫里多少人抢着要做他的养母,相比于那些争得头破血流的人,他才是拥有选择权的。

若是一个聪明的孩子,一定会在这些人里头挑一个势力最强的,而不是选择文嫔。

他的腿都跪得有些酸了,一旁侍立的宫人们却久久没有动静。他想父皇果然是不喜欢自己呀,这次来求父皇,父皇的面色不但严厉而且阴沉沉地,开口就命令自己长跪……

也不知父皇他听到自己提出这样的请求,是不是不高兴?

他不敢起身,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有一位老内监从外殿进来,躬身与他道:“殿下,圣上传您进去。”

赵王这才如蒙大赦,连忙爬起来跟着走了。书房里头的拓跋弘方拿了一本折子在看,听见有人进来,头也不抬地问道:“想清楚了?真要认文嫔为母?”

“是,儿臣想清楚了……”七岁的赵王竭力压着声音中的颤抖:“儿臣很喜欢文嫔娘娘……”

拓跋弘听了反而笑了:“喜欢?她对你好么?”

“是,”赵王答了一声,又改口道:“不是她,文嫔娘娘性格很冷淡,从来没有和儿臣说过话。但是,文嫔娘娘的父亲徐大人,是教授儿臣‘文经’的师傅,他对儿臣很好,比旁的师傅都要好。”

说起徐大人,赵王心里都泛着酸,沈妃在的时候,不论臣子、嫔妃还是宫人,都对他恭恭敬敬、笑面相迎。沈妃死了后,乳母王嬷嬷甚至敢动手打他,教授他的师傅们也不再恭敬,他在乾西书房中的地位甚至不如与他一同上课的荣寿小郡王和淮南王世子。

只有徐大人一如既往地对他好。以前众人都对他如众星拱月,他并没有发现徐大人有多么好。但现在旁人都变了嘴脸,只有徐大人还给他恭敬地行礼称呼他为殿下。两个不懂事的小郡王时常欺辱他,在徐大人的课上惹乱子,徐大人教训起来总是不偏不倚,不似那个教骑射的魏将军行事偏袒,和着旁人一块儿来欺辱他。

有几次尚食局苛待他,他没吃饱饭就去了书房,徐大人知道后当面呵斥了几个管事内监。徐大人是二品的高官,如此一说之后竟是没有奴才敢当着徐大人的面怠慢赵王了。

赵王虽然年纪小,却知道徐大人是个好人。

在他单纯的思维里,徐大人的女儿文嫔肯定也是好人。

他看惯了宫里人的嘴脸,所有的人都是势利眼,认她们做母亲让人感觉很难受,而且很危险。文嫔娘娘他见过,面上冷冷的,见了谁都爱答不理。但那个样子和徐大人竟如出一辙地相似,对待位高者不肯趋炎附势,对待卑微者也不会肆意欺辱。

“哦,原来是徐大人的缘故。”拓跋弘好似弄明白了一般。他抬头,放下了手中的折子,目光直直射向自己的长子:“朕想知道,是谁告诉你,文嫔是徐大人的女儿?是文嫔自己么?”

若说这事儿里头没人动手脚,拓跋弘绝不相信。争皇子这样的大事,怎能简单得了?

赵王年纪小,又不是个早慧的,哪里会知道后宫与朝堂的牵扯。文嫔的娘家也不是萧氏那样的望族,全天下都知道萧丞相家里出了个皇后。在清水衙门供职且没有实权的徐大人,又有几个人会关注他,知道他女儿是嫔妃呢?

赵王觑着父亲的脸色,心里砰砰砰地跳得越来越快,他知道父亲这个样子是生气了。他犹豫着,思考着怎么回答父亲,话到嘴边却又咽下去了——

不能说,不能说……

那个娘娘是个很厉害的人,她交代了自己不可以说出去,否则就不让他成为文嫔的孩子了。

那一天他上完徐大人的课,想去建章宫给父皇请安,但父皇不想见他。然后慧嫔娘娘也来了建章宫——慧嫔娘娘长得很漂亮,身边簇拥着成群的下人,建章宫的总管姚公公见了还点头哈腰地迎上去,十分恭敬。结果慧嫔娘娘竟然连通禀都没有,就直接进去了。而他还需要在偏殿等候。

慧嫔从父皇那里出来的时候,他躲得远远地,不敢上前,因为害怕受欺辱。宫里头得势的嫔妃总会欺辱他,一个姓吴的婕妤曾经命人抓了他,拖到偏僻地方让太监用鞋底抽他的脸,一边抽一边尖利地骂他“小畜生”,说他娘害得她这辈子不能有孩子,她也不会让那个女人的孩子好过。

可是没想到,慧嫔在建章宫西侧的宫墙角落里找到了他。她冷眼瞧着自己,样子一点也不和善,跟在父皇面前笑盈盈的姿态判若两人。但是她也并没有伤害自己,只是低声对自己说:“你没有娘亲,一定很痛苦吧,你不想找一个娘亲么?”

他害怕慧嫔,被这话问得却想哭了,于是哭着说:“我娘亲已经死了。这个宫里没有人对我好,我不想让她们做我娘亲。”

但慧嫔接着说:“不是的,也有对你好的人呀。听说上书房的师傅徐大人对你好,还为了你训斥了欺负你的荣寿小世子,他是个好人对不对?他唯一的女儿就在后宫里,她的封号是文嫔……”

赵王听到这里眼睛亮起来了。他追问:“文嫔?那位娘娘会对我好么?”

“她是徐大人的女儿呀。”慧嫔挑眉回答他:“她虽然没有帮过你,但也从来没有欺负过你,对不对?”

赵王这才想起来文嫔这个人,的确,那位娘娘和别的娘娘不一样——她从来不会欺负人的。

赵王突然就开心起来了。他好像找到了一种能让自己过得更好的办法。

他跳着想要走,慧嫔拉住了他,告诉他今日所说的话,万万不可以对别人说起。赵王有些发愣,慧嫔就冷着脸对他说:“你如果敢说出去,我就让你无法达成所愿。你应该知道你父亲多么喜欢我,只要我开口,你父亲一定会听我的。如果我说赵王殿下无礼顶撞我,你父皇就会罚你。我还可以说出更不好听的话来……”

赵王吓得脸色发白,他长在深宫,完全明白父皇身边的宠妃们有多大的本事。当年他母亲得宠的时候,曾经在父皇面前轻轻地说了一句话“偏殿里的张良人无礼顶撞我”,然后他就再也没见过张良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