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3:21:26

最新章节: 第三十三章 遗诏(完结篇)“娘娘!”安如意跺脚。“储君之事,咱们少谈论为好。”林媛放下茶匙,突然叹息起来:“贵嫔,张开山谋反那事儿,我早就知道是皇后。”安如意闷闷地坐了下来:“那娘娘要怎么办?好容易劝着皇上扭转心意,重新选定了东宫。这几日却是越发听信皇后谗言,昨晚上整整一夜,皇后的耳边风没少吹

第四十一章 元月



“慧嫔到底年轻,怀了身子还没什么不适,看起来这一胎很是稳固啊。”静妃慵懒地倚着竹椅子,缓缓地说。

林媛抬头看着她,抿唇一笑:“嫔妾还是第一胎,什么都不懂,只觉得这怀了孕无非胃口改变些,和平日也没什么差别。”

“是了,你年轻不懂,少不得要更加小心。”静妃状似无意:“昨日那事儿把本宫都吓了一跳,你说那是谁蛇蝎心肠,收买了医女胡言乱语想要谋害你?可怜你自己都不知道你有孕,那人却知道,你说这多么可怕!从今往后,你要让你身边的嬷嬷和医女们好生地看顾着,可别再让那有心人钻了空子了。”

林媛低头浅笑,轻飘飘地回答道:“静妃娘娘教诲,嫔妾记着了。”

静妃的眉头拧了起来,在入幕时分倒也看不出来。她有一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自从她病愈走出合欢殿并封了静妃后,宫里多少人想巴结?这个林氏是真听不懂,还是根本不屑于依附她?

昨日那一出大戏不可谓不精彩,看着萧皇后吃瘪的样儿,静妃自是乐得慌。回了华阳宫,静下心思想一想又暗暗吃惊,不论林氏是早已洞悉还是单纯的运气好,最后把萧皇后整治一番的是她,得了皇帝的爱重、比寻常有孕的宫妃多出十数个服侍和护卫的人也是她。

林媛这样的女人,没由来地让人忌惮。但在韦宓庄看来,她还没有怕过哪个人,林氏来了她的华阳宫,又与萧皇后结怨已深,若是能收为己用……自然,以林媛的野心是不可能永远做一个依附别人的棋子。但眼下境况,她和林媛若能结交起来,对双方都有好处。

之前听着下头人的回禀,这林氏自入宫以来就独来独往,昔日沈妃和萧皇后都想要拉拢她,却都没有成功过。而就是这么一个孤立无援、又没有母家支撑的人,竟就走到了这一步。

韦宓庄都觉得吃惊。

不过现在就觉得气闷了。“林妹妹进宫有一年多了,自是明白,这宫里头的日子不好过。”静妃声色轻漫:“独木难支这个道理,妹妹应该懂吧?”

“哦?”林媛睁着一双大眼睛,神色有点呆。

真是不识抬举的女人!静妃已经没了耐心,她的手指轻敲着小几,腕上的镯子被磕得不住发出声响,也不怕磨坏了那上等的蓝田玉。

“娘娘,嫔妾虽然出身不高,却也是年过四书五经的。”林媛如常一般盈盈笑了起来:“娘娘说的这词儿嫔妾懂。不过若是如恬嫔那样出口成诗,嫔妾还是不行的。听说静妃娘娘曾也是京城里出了名的才女?改日嫔妾就和娘娘好生地讨教讨教,皇上也喜欢饱读诗书的女子呢,嫔妾懂的还不够多……”

静妃听得七窍生烟,最后一甩帕子道:“本宫乏了,先回!”扶着宫女就走了。

***

这一日之后,静妃和林媛之间自是产生了莫名其妙的尴尬。不过这也没什么,两人虽没能顺利合作,但毕竟同住一宫,面上的和气还是有的。

华阳宫依旧团花似锦。

每日都有来造访的嫔妃。这一次林媛并未以有孕为理由向皇帝请旨将这群人赶出去,因为怀了孩子,处理事情的方式就不能和以往一样了。龙胎,无疑是大秦后宫里最稀有、最珍贵的宝贝,也是最特殊的存在,林媛不得不万分小心,做任何事都要思前想后。

皇帝在得知她有孕的第一时刻,就毫不犹豫地亲口封她为嫔,又单独派遣军士守卫绯烟楼,给她的嬷嬷和医女比旁人都要多——这些已经足够惹眼了。她不能再恃宠而骄,把来探望的嫔妃们干脆地拒之门外,告诉她们皇帝多么体贴自己,那不是更惹眼么。

但林媛纵容了访客们,静妃可容不下。静妃不是矫情,她就这么个天生的性子,不喜欢吵闹。人一多起来她就头晕,吃不香睡不好。也不用去求皇上,她自个儿是妃位,除了皇后谁大过她,干脆以妃位的身份下懿旨——“凡入华阳宫者,需通禀合欢殿方可准入”。那些她不愿意见的人,不准进就是不准。这么一下子,人立刻少多了。

林媛知道会是这样,乐得自在,笑盈盈地夸静妃处事有方。

不多时到了十五的元宵节。萧皇后因着御医一事受皇帝申饬,精神都恹恹地,提不起劲来大操大办。她只吩咐了尚宫局各处按着往年的惯例安排,于是一个元宵节也过得无甚新意。

拓跋弘对她的消极态度也没什么不满,毕竟只是个元宵而已,除夕和大年初一的时候,皇后还是操办地很好的。

静妃冷言瞧着皇后这样子,私底下嗤笑了一句:“她终于知道要软下去了。若是这个元宵真大操大办了,皇上见了岂不是更厌烦她,那才叫愚不可及。”

余下的话静妃没说,几个心腹宫女们面面相觑,有些听不懂。

静妃只是冷笑,皇帝之所以厌恶皇后,无非是因着她权柄过大。身为皇后,竟收买了满宫的御医医女,让这群人合起伙来坑害怀孕的妃子。无德不说,这份一手遮天的能耐才是皇帝的大忌。

这种时候,最聪明的做法只能是示弱了。

不过再怎么示弱,皇后只是把一个元宵节糊弄过去罢了。真让她分点权柄给旁人,打死她都不会愿意的。

元宵节的当晚,静妃在合欢殿里头百无聊赖地煮了一锅汤圆,请林媛几个过来一块儿用膳,这个节就打发过去了。不得不说静妃的口味太清淡了,汤圆皮厚馅少,里头还是清一色的豆沙,要多无聊有多无聊。齐容华吃下去的时候如同在吃苦瓜,林媛把皮扒出来专门吃馅,还是张婉仪和方才人有先见之明,从袖口里掏出自带的白砂糖。

随着元宵节的冷淡,这个新年的喜气渐渐消弭了。新年热闹个十几天就够了,日子还得过,不能一天到晚地庆贺不是。

元月二十一的时候,华阳宫里再次来了人。

并不是嫔妃,而是宫中最不得皇帝看重的扇玉帝姬。静妃听着底下人的禀报,头也懒得抬,一挥手允了扇玉到绯烟楼拜访。

林媛看着这个一月不见的小女孩,命人拿了蜂蜜牛乳和白糖糕来招待她,淡笑道:“今儿怎么过来我这里了,听闻你这段日子一直往建章宫跑得勤。”

扇玉偷眼瞧着林媛的肚子,那里还是一片平坦。心里不禁苦涩,林娘娘的孩子还未出世就得到父皇无比的爱重,等生下来,无论是皇子还是帝姬,都是与生俱来的高贵龙子,和她是天上地下的差别。

同样是父皇的孩子啊……

自林媛有孕后,旁的人都趋之若鹜,扇玉却反而不来了。她心里清楚,在林媛没有孩子的时候,她还有几分希望来依附这位宠妃。但现在人家有了自己亲生的……怎么会多看一眼自己这个萍水相逢的皇女呢。

自己再上赶着巴结,没得讨嫌。

扇玉百味杂陈,微微低了头道:“父皇很忙的,我虽然日日在建章宫门前等待,见面的次数却寥寥无几。”她明白自己的身份,万万不敢命人通禀打扰到拓跋弘,遂只是静静地在建章宫的偏殿候着。

但很显然,就算她的死敌萧皇后不再风光,拓跋弘也没能看重起这个长女来。

扇玉的处境一点儿也没有变好。

她从前是住在沈妃那里的,当初沈妃肯收留她,也是因着和萧皇后势不两立,放她在跟前恶心萧皇后罢了。后来沈妃死了,扇玉搬出永寿宫,就不知该去哪里了。人人都知道她是个可有可无的皇女,尤其深受皇后厌恶,收养了她既讨不了皇帝的好还会得罪萧皇后,满宫里的人谁会做这种赔本买卖。那时候皇帝还忙着处理沈家的一摊子事,哪还会管她,扇玉遂无处容身,无奈只能去住乾南。

乾西和乾南都是给皇子皇女们住的地儿,不同的是,乾西五所是教养皇子的地儿,那地方不属于后宫,是在前朝皇帝的金銮殿一侧。里头请了翰林院的大儒做皇子们的师傅,不远的地方则是骑射的场子,能住在乾西的皇子,至少是得皇帝看重、想要用心培养的。而乾南——是靠近长乐宫的一处宫殿,不过是为了给宫里没娘的孩子一个住处罢了。

“今天是我的生辰,我自个儿在乾南住着怪无聊的,就冒昧来这里和林娘娘说说话。”扇玉依旧低着头。多年在明觉寺里住着,她的性子早被磨平了,即便在林媛面前,她也是十分守礼拘谨的。

林媛有些惊讶地抬头,倏地笑出来:“呀,原来是帝姬的寿辰。好,我这就让人给你做长寿面去,你今儿就在绯烟楼玩罢。”

因着是生辰的缘故,林媛总要对她宽容一些。这个宫里不会有人记得扇玉的生辰,她孤苦无依,在这个日子里来绯烟楼庆祝下,无可厚非。